j68gw火熱都市小說 唐朝小白領 樊籠13-第二百八十五節 吐谷渾的來回(35)達延芒結波分享-ujvj3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咣当……
风吹起来的刀法,就是草原上弯刀的办法。
这叫做什么,翻云如画,不见多少的风波,可是雪花已经不见了,到处飞舞,最后消失不见了,而人心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这个黑应答人的刀法就是如此,只是一抽出刀来就可以看出来这人不是个草包。
刀光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竟然不是金色的,而是银色的,而且更加可怕的却是这个刀法就像是雪花落下来一样,让人分不清楚这个人的刀打算从什么地方飞过去,然后将你的脑袋砍下来。
叶檀看到这一幕,顿时后退了一步,而人家则是赶紧追上来,手里的刀看着就像是随时将叶檀的脖子砍下来。
两人在这么小的空间里交手,速度不快都不现实,但是呢,不管如何追,就是砍不到叶檀,而等到黑应答人手里的刀砍中了一边的岩壁的时候,发出碰的一声,可以看出来这人的力气不只是大,而且还有很厉害的一个方面那就是这人的刀法的走向也不一般。
而叶檀却已经到了对方的身后,看着他说道,“没有想到,大王给予厚望的二王子,竟然是这么有个人,不简单哦,不过呢,你想要弄死我,你是做梦。”
叶檀手里的这个只有手指粗细的铜棍忽然一挥手,在空中翻转着刺目的光芒,然后对着这人的脖子就捅过去。
黑应答人不是傻子,所以,他朝后一退,就让开了叶檀的攻击,然后笑呵呵地说道,“你若是只有这么一点本事的话,今日你就留在这里吧。”
说完,手里的刀忽然树立在身前,似乎是当狼牙棒来使用,然后忽然一个转瞬,就到了叶檀的脖子处,看来这一手,他应该是练习和使用了不少次了,否则不会有如此厉害的手法。
而叶檀则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将手里的铜棍击中了他手里的弯刀的刀柄处,然后黑应答人就像是自己撞到了一座山一样,直接就飞出去了,他手里的弯刀的刀法再厉害,如何和一座山相比较?
砰的一声,他撞到了岩壁上,然后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
而叶檀则是在他起来的时候,走过去,看着他说道,“你为何要作死呢?”
说完,手里的铜棍直接就刺中了对方的脖子,这个东西像是有点过分的最锋利的那种刀子一样,刺中了之后,手里的铜棍却在瞬间就变得很大了,之前不是手指粗细嘛,越是靠近越是走进,这个手里的越少,而进入皮肤里的越多。
黑应答人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缠绕了,这个感觉真的不好。
而叶檀手里的铜棍却是从他的脖子处的表皮穿过去,然后像是玩一把所谓的铜环一样,直接就将他的脖子给护住了。
然后慢慢地站起来,看着他道,“起来吧。”
黑应答人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呢,没想到竟然只是被人刺破了皮肤,所以他就慢慢地站起来,然后刚要伸手将手里的弯刀刺中叶檀,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那个东西像是一个固定的东西一样,竟然让自己没有了力气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看着他惶恐的模样,叶檀背着手朝外面走去道,“跟我来。”
两人很快就到了之前融化矿石的地方,四周的温度很高,叶檀看着对方道,“你若是不愿意带我过去的话,也可以,我将你扔进这里,让你和他们一起融化可好?”
看着叶檀饶有兴趣的模样,黑应答人忍不住在心中骂道,“好个屁。”
这个东西既然矿石进去之后可以变成液体,那么人进去了自然也是不会例外的。
不过呢,奇怪的就是,这些负责冶炼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其实呢,这个东西也不能怪他们,以前有人因为有其他的人被欺负了,所以就出来帮忙,然后一起进入了这个大锅里,所以,大家都知道了,不应该你管理的事情,你不应该去做,否则就是找死。
黑应答人看着叶檀道,“我带你去的话,你就不怕被二王子杀死?”
“这就不是你可以操心的了,你想要操心的东西就是好好地帮我带路,其他的事情,你不要多想了。”叶檀看着他说道,“我的耐性不好,如果我再问你一句的话,你还是废话连篇的话,那么,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他从手里取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可是黑应答人去朝前走了一步,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的一样。
“我,我带你去,我带你去。”
他双手想要用力地将自己给拉回来,可是呢,却发现没有什么力气。
“好,果然聪明,不过呢,你得等我一会。”
叶檀说完这个,竟然不管这个人,转身就走,目的地就是之前看到的金矿的地方。
很快,他就到了那里,这里的金子不少,自然全部都被系统收走了,然后就是这里的金矿,叶檀的手里像是有个吸尘器一样,将这里的一些金矿都给收走了。
速度不慢,可是呢,他经过的地方都是没有了,虽然这里的近况很大,可是呢,叶檀走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这里的金矿,断脉了,也就是说,以后想要挖的话,至少也得地下一百米以下,对于过去的条件来说,不太可能的。
叶檀回来的时候,黑应答人打算让工人帮自己,将自己带走,可是呢,很明显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害怕。
叶檀一脚将这人踢到地上,然后看着四周的人道,“你们都可以出去了,这里要塌陷了。”
那些人根本就不当回事,反正呢,也不害怕是不是?
不过呢,这个东西虽然是如此,可是呢,叶檀忽然一伸手,就有一股子奇怪的气流从这个里面冒出来,本来很热的地方,开始变冷了,四周开始结冰。
那些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叶檀就是所谓的天神呢,赶紧磕头,却被叶檀一巴掌拍了出去道,“还不快滚?”
人的本能是活下去,其他的东西相对于这个来说,狗屁不是,所以,他们开始朝外面跑去。
等到人都差不都走干净了之后,叶檀看着慢慢站起来的黑应答人,然后看着面前的这个巨大的融化金矿石头的东西,忽然一伸手,黑应答人感觉自己看到了神人。
哪些宛如金子一样的液体慢慢地从哪些坩埚里出来,然后呢,从液体变成了固体,随即就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如果说,之前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很厉害,可是现在却觉得吧,像是一个诡异的情况,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吃饭是个最要紧的事情,可是因为没有所谓的人心等事情,所以人们的心里的寄托却是一个很奇葩的存在,开始崇拜所谓的神灵。
而叶檀的行为不像是个神灵,可是依旧让人觉得可怕。
等到他将四周的金子都差不多收拾了之后,转身看着黑应答人,他已经不敢乱动了,担心对方将自己弄死。
“你们有马车吗?”叶檀接着问道,如果没有马车的话,这个家伙骑马的话,可能不是很方便,因为他脖子不能转动。
“有。”
黑应答人现在就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人,所以,不能多想啊,,否则的话,岂不是找死吗?
“那我们就快点离开吧,这里要塌陷了。”
叶檀说完这个,就朝洞口走去,而他虽然走的不快,却赶紧跟着。
两人很快就到了路口,然后找到了一辆马车。
虽然这个马车破旧了一点,可是呢,却是个不错的地方,因为防风。
黑应答人就坐在那里,他不敢乱动,否则的话,脖子痛的过分。
但是呢,马车是很颠簸的,要不是因为现在的环境是到处都是雪花的话,这个人可能是不能活着回去的。
在过来差不多一个时辰,外面的风开始停了,四周都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的时候,马车被停住了。
赶马车的人是一个黑应答人的手下,所以,他已经冻得差不多了,才算是到了。
而叶檀跟着对方下来的时候,却看到了面前的这一切。
一个叫做城池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一般都会有不少的房子才是。
而这里也是,不过呢,却是很奇葩的存在。
差不多得有上百个黄泥和野草一起混合的东西,放在那里,然后堆积成的。
而且这里还有不大的城墙,四周不少的草堆一样的房子,这样的地方,放在中原的话,没人会真正意义上的在意,可是在这里,却是一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存在。
巨大的木头堆积成的大门,门口没有房子,可是呢,却有两个穿着非常的粗糙和笨重的人手里拿着一把武器,正在哪里看着,这个就不如中原来的温柔,中原的看门的官员都是有自己的小房子的,虽然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工作,可是呢,这里却没有。
这些人宛如木雕一样的样子,不过呢,却是有点搞笑的地方就是他们却是很灵活,随时都会抢劫人们。
地上的路已经被冰雪铺垫的非常的结实了,你如果不用心去看的话,你是没有办法看到这个东西的。
马车到了前面,然后就被盘问。
不过黑应答人的身份还是不错的,所以,这些人就放他进去了。
马车走在了坑坑洼洼的城里的地面,他们可没有心思和能力搞一些石板来搞这些事情,这个就是正常的现象。
说真的,叶檀一直都觉得后世的历史当中丢失了不少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却不被我们认可,不得不说,是个挺可笑的事情。
我们拿着那些所谓的历史去讨论,也是挺搞笑的。
现在是半夜,所以,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其实呢,就算是平时,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马车沿着这条路一口气走到头,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帐篷,这个帐篷差不多得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大,上面虽然是晚上了,还是可以看出来,这里是金光闪闪的。
看来这个人很喜欢金银的感觉,然后呢,驻扎在这里的人也更多,他们的眼神里透着凶狠,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亲卫。
说真的,黑应答人不明白叶檀为什么要来这里,虽然他厉害,可是这里却是很可怕的,就算是自己都不一定有那么安全。
因为相对于慕容顺,二王子达延芒结波不是个善良的人,他完美地继承了草原上的人的勇武,同时呢,和慕容伏允的关系也不是很好,所以,他很小心,虽然厉害,可是不会作死。
所以,两个人下了马车之后,那个车夫就走了,而黑应答人站在那里,身边跟着叶檀。
这个检查的繁琐的,非常的繁琐,虽然是男子,可是呢,这帮子牲口的手段还是很不错的,叶檀都感觉自己被人摸了一个遍。
然后他们就走了进去,里面的空间不大,门口有一个类似桌子一样的东西,哪里有不少人在哪里,不知道干什么呢,反正看着挺高兴的。
黑应答人和叶檀就站在那里,等着。
过了差不多得有半个时辰,才有人过来,让两人过去。
穿过了一个用巨大的牛皮纺织成的门帘,然后走在空旷的一个走廊里,这里已经不冷了,反而有点暖和,越是靠近,越是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黑应答人虽然走在前面,可是叶檀却感觉到对方在颤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叶檀发现了这些走廊边上都是一些牛皮做成的,而且里面应该是有人的,这些人应该都不是什么善茬,所以,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
终于走到了,门口有十二个人在那里站岗,说真的,这里比慕容顺那里麻烦多了,因为慕容顺几乎都是在中原生活下去的,所以做事方面,还是比较温柔的,而这里却像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存在。
叶檀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这些人的武力值都很高,虽然自己有办法一口气就解决了,可是呢,却会将不少人都给惊醒了,这个可不是自己的想法。
而黑应答人站在那里,根本就不能转头,也不敢说话,似乎是担心什么。
“你们进去吧。”
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然后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