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2jm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第三百八十七章 定星排座看書-8e0lh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宋江并不知晓,梁山后营正酝酿惊天动地的变化。
此时梁山兵强马壮,他马不停蹄立即发动针对凌州曾头市的第二波打击。
这次,关胜,林冲,呼延灼,秦明还有董平等猛将全部随行,还有一个枪棒天下第一的玉麒麟卢俊义,直接将曾头市一波流带走。
很好理解,曾头市虽然实力不弱,可征战手段还是绿林那一套,喜欢玩单挑戏码,这次就算史文恭都直接被卢俊义干掉,更何况其余人等?
柴大官人坐镇梁山本寨,闻讯并没有丝毫惊讶。
眼下的梁山大军,正是快到了气运最为鼎盛之时。
除非大宋不惜血本发动国战,以本身龙气抵消梁山蒸腾的气运,不然谁碰谁倒霉,谁碰谁死,就是这么不讲理。
柴大官人在这个环境,也能收取源源不绝的气运,识海里的福运宝塔,第三层即将彻底填满。
他在符文方面的实验继续,梁山方面则是朝着最巅峰状态迅速奔驰。
之后时间,又有健康府神医安道全,活闪婆王定六加盟,一时间梁山聚齐了一百多位位好汉。
期间,原著中倒霉的韩伯龙还活得好好的,只是这厮没什么眼力见,竟然在宋江不在的情况下,拜了朱贵当老大。
等宋江回到梁山,眼见梁山气势惊人头领众多,顿时玩了一出石碣受天的把戏,顺便将聚义厅改成忠义堂,门口悬‘替天行道’大旗,端的是大义在手威势无两。
反正在这个时代,‘替天行道’的大旗,还是很能唬人,或者说邀买人心的。
柴大官人看得清楚,原本有些不太情愿的关胜等官军降将,此时却是个个满脸红光精神抖擞。
显然,一面‘替天行道’的大旗,足以暂时安抚住这些官军降将的心。
不得不说,大宋文教大兴,赵氏皇族正统深入人心。
等把梁山的大义抬起来后,就是确定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辰的星主名单了。
这时候,一直充当透明人的柴大官人开口了……
“星宿入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公明哥哥得了九天玄女指点,欲在梁山确定天罡地煞星宿入命存在,没必要把人定死了!”
见宋江满脸懵逼,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柴大官人笑道:“星辰入命可不仅只有区区一人,公明哥哥将人选选定,又以梁山气运确定,岂不是平白无故得罪了其余拥有星宿入命机缘的存在?”
这下不要说宋江,凡是在场的梁山重要头领全都懵逼了……
丫的你在说啥,俺们怎么听不懂?
入云龙公孙胜却是满脸喜色,柴大官人的话他自然听懂了。
以后在梁山,他不再是孤独的法术担当了,起码柴大官人可以作为交流对象。
“大官人的想法不错,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之主,没必要彻底固定下来!”
公孙胜突然开口笑道:“说句诸位不想听的,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诸位之中有人陨落,那星宿之主的位置,就彻底空下来了么?”
这对梁山气运,绝对不是好事!
宋江这才反应过来,脸上神色变得轻松……
尼玛,把话说清楚不就成了么,刚才可把他惊得不轻。
又是星命入体,又是梁山气运的,搞得好像真的一样。
就不是担心所谓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出了意外不好顶替么?
话说,他也确实忽略了这点……
“大官人和公孙道长说的不错,确实不能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给定死了。如此咱们立下的星主,就以第一代称呼!”
宋江从善如流,征询了一干头领的意见后,便果断拍板定了下来。
就在这一瞬间,柴大官人和公孙胜同时察觉,天上对应的天罡地煞星辰微微一亮,梁山原本已经达到巅峰的气运,竟有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两人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开心神色。
从这一刻起,梁山的结局绝对不会如同原著那般凄惨。
说实话,宋江弄出来的天罡北斗一百零八星,将众多头领彻底绑定的同时,也断绝了梁山以后的希望。
真说起来,这样的手段比起两晋时期的九品中正制都要落后不堪。
一位头领绑死一颗星辰,基本上断绝了梁山实力更进一步的可能,同时也断绝了梁山吸收新鲜血液的可能。
后来的好汉,没办法成为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中的一员,自然而然得不到梁山的重用,算不得自己人。
这才是原著中,梁山越打越弱的主要原因!
没有新鲜血液注入,甚至连上升渠道都被堵死,一个势力还能有什么未来?
之后定星的时候,柴大官人和公孙胜都没有参合,顺利的进行下去。
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对应眼下梁山的头领。
宋江作为老大,自然是第一把交椅的天魁星,卢俊义作为梁山三大头领之一的存在,定为天罡星。
与原著不同的是,柴大官人成为了梁山三大头领之一,定为天贵星,座次就排在第三。
柴大官人没有推脱,所谓的定星辰排座次,其实就是对应自身实力的体现。
看着忠义堂里的头领们个个喜笑颜开,就是那些官军降将也都满心欢喜,显然对宋江忽悠人的天书,以及天罡地煞定星之事十分满意。
不管如何,能够与天上星辰遥相呼应,在这个道门大兴的时代,还是很有市场和吸引力的。
以后就算接受了朝廷招安,把定星之事抬出来,也能自抬身价不是?
更别说,经过梁山眼下的法术担当,柴大官人以及公孙胜的一番说辞,就算在场头领们没怎么听懂,却也对定星之事多了几分郑重。
什么星命入体,星辰气运之类的,若是真的呢?
想想都感觉激动啊……
柴大官人心中波澜不兴,甚至感觉眼前定星排座次的一幕,很有那么点子沐猴而冠的意思。
梁山一干头领,何德何能能够与天上星辰交相辉映?
像是李逵和鲍旭这等杀人狂魔,放在寻常时候就该千刀万剐的存在,凭什么能有星命入体的机缘?
柴大官人没有多做理会,等定星辰排座次的活计结束,酒席开始没多久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幸好后营一干头领还在,不然他这种行为,肯定会引发不小矛盾。
可就是如此,柴大官人的行为也引起了好些位不熟悉头领的注意,就比如大刀关胜……
正好豹子头林冲就坐在旁边,他干脆直接问道:“林兄,那位柴大官人怎么提前离开了?”
再怎么说,都是梁山第三把交椅上的存在,总不能太高高在上吧?
“关兄不要介意,大官人就这脾气!”
说着,林冲左右打量见没人注意,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大官人一向不喜那帮子无法无天的家伙,平时也不怎么乐意参合兄弟们的聚会,习惯就好!”
关胜眼神一闪,也把声音压低下来,好奇道:“大官人如此行径,就不怕引来那帮兄弟的不满?”
“不满又能如何?”
林冲悠然笑道:“山寨后勤大权全部掌握在大官人手里,谁敢不服以后有苦头吃了!”
“难不成,大官人还会在后勤方面动手脚不成?”
关胜的脸色变得难看,显然这样的事情,已经触犯到了他的底线。
“关兄别误会,大官人不是那样的人!”
林冲急忙笑着解释道:“一些叫人恼火,却又不好折腾的小手段罢了!”
见关胜不信,他笑道:“旁的营头吃新粮,得罪了大官人的营头只能吃陈粮;别的营头吃新鲜肉食,得罪了大官人的营头只能吃保存了许久的盐肉;别的营头每年都能换新衣和新被服,得罪了大官人的只能拿到用旧布料改造的衣服和被子,这谁受得了啊?”
关胜一脸懵:还能这么玩?
只是在他的印象中,就是大宋禁军的后勤物资,都是偷工减料的货色,别说什么新米新布了,有得吃有得穿就很不错了,
至于新鲜肉食更是想都别想,一个月能享用一顿就不错了,哪能计较那么多?
林冲一眼看出了关胜的心思,得意笑道:“可能梁山在其他方面都比不得官军,但在后勤一项上绝对远远超出!”
说到这里,感叹道:“大官人的能力卓绝,自从他执掌了梁山后营后,在吃穿住行方面都摆弄得井井有条!”
“不说每天的饭食管饱,平均一天就能沾到一点油腥!”
林冲笑了笑,悠然道:“后勤无忧,梁山大军才能一直保持相当旺盛的战斗力和士气,谁也取代不了大官人的位置!”
关胜闻言,下意识点头表示赞同。
林冲笑道:“关兄还是好好享用吧,也就是开大宴的时候才能大吃大喝,等过几天就恢复正常了!”
“难道恢复正常了,伙食标准就降下去了么?”
“那倒不是,而是每位头领标准的四菜一汤,都是小碗乘上,精致倒是精致了,味道也不错,却是少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爽快,关兄不要错过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