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zc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笔趣-第一百五十八章 狗男女鑒賞-81m4s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
今夜,穆忒丝忒的心情显然不好。
天空只有一线残月。
青色的月光黯淡、无力,却依旧统治了整个夜空,极少的几片薄云被月光染成了淡青色,整个夜空就好像一大块青色的琉璃,清澈澄净极了。
勒夫岗西边,沿着蜿蜒曲折、坑坑洼洼的海边峭壁行进十一二里,大片柑橘林围起了一个名为‘章鱼眼’的小村子。
名字古怪的小村子,能有三百多户人家,大概能有一千三五百号常住人口。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章鱼眼的村民和勒夫岗的镇民一样,他们有着最为淳朴、憨厚的生存理念——小村外不到半里地,就有一个隐秘的小海湾‘章鱼腿’,在村民们的努力下,寂寂无名的‘章鱼腿’湾,变成了一个业务繁忙的走私下货热点。
凌晨一点多,章鱼眼村外围,一栋精巧的三层小楼的后院,一株挂满了半青半黄果实的柑橘树极有韵律的摇晃着。
寂静的院子里,一公一母两只野猫子一前一后追逐着跑过,发出细微的‘喵喵’声。
柑橘树前后摇晃了大概半个小时后,伴随着几颗橘子落地发出的响动,黑漆漆的柑橘树下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感慨声。
又过了半刻钟的功夫,帝国海军海外水文资料调查局的高级情报官,美丽的海妮薇小姐,以及英俊的马科斯先生,一前一后的柑橘树下走了出来。
大半夜的,两人却是精力充沛,活力十足,犹如夜间出来猎食的野猫子,眼珠锃亮,在黑暗中甚至泛着光。
无论是海妮薇,还是马科斯,他们都衣衫整齐,不见丝毫凌乱,头发打理得油光水亮、一丝不苟,一如去参加帝都的高级社交酒会,神态、举止从容而优雅,带着帝都大贵族特有的骄傲劲儿。
“这一片柑橘林,不错……充满野趣,我会记住这里的。”马科斯摸了摸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若有所指的轻声笑着。
“嗯哼……马科斯,你的艺术鉴赏力,比你哥哥要‘强大’很多。”海妮薇抬头看了看天空,轻声道:“什么时候了?”
马科斯深深的看了一眼海妮薇,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小怀表,‘叮’的一声弹开表盖:“可以出发了。”
海妮薇点了点头:“那么,准备出发。附近有什么动静么?勒夫岗那边,有消息么?”
黑漆漆的院子角落里,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走了出来,他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嫉妒狠狠的扫了一眼马科斯,然后微笑着向海妮薇说道:“海妮薇阁下,风平浪静。”
“风平浪静,我喜欢这个词。”海妮薇‘呵呵呵’的笑了几声:“腓烈特殿下,也一定会喜欢这个词。他不喜欢有人兴风作浪,甚或是推波助澜。”
黑衣青年抿了抿嘴,无声的向海妮薇欠了欠身。
马科斯微微挑起下巴,就好像一只刚刚在激烈的打斗中胜出的小公鸡,带着十足的优越感看着黑衣青年。
距离这个院子大概能有两千尺,一个小山包上,浓密的柑橘林里,乔眯着眼,借用一支大口径的单筒望远镜,鬼鬼祟祟的窥视着这边的动静。
这支单筒望远镜,是军用的好货色。
服用深渊蜉蝣药剂后,乔在夜间的视力已然非人。
借助望远镜,乔将海妮薇和马科斯刚刚在后院的所有举动,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个细节都尽收眼底。
“好一对狗男女!”乔低声的喃喃道:“这个海妮薇,她是腓烈特的情人,但是她原本有个未婚夫汉克斯……汉克斯被我们在警局干掉了,这个马科斯是汉克斯的……弟弟?”
“木槿,你说,如果我们尊贵的腓烈特殿下,知道他的情人在这里,和她死鬼未婚夫的弟弟,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腓烈特殿下会高兴么?”
兰木槿站在乔身后,站在一株柑橘树的阴影中,他的身体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哪怕知道他站在那里的人,都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听到乔的问题,兰木槿嘴角微微一抽:“乔,证据……重要的是证据!”
乔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幽幽嘀咕道:“冰海王国,皇家科学院的那群家伙,他们能把那个叫做相机的玩意儿,变得更精致一些么?”
兰木槿没吭声。
拉普拉希尖锐的声音在乔脑海中响起:“哟嚯……财大气粗的绯红阁下,您终于明白了知识的力量么?我这里有纽扣式相机的全套知识,只要微不足道的二十万金马克……二十万金马克,区区二十万金马克而已……你不心动么?你,真的无动于衷么?”
“哦,不要这么吝啬,来吧,花一点,花一点……你胸口捂着这么大面额的旅行支票,你就不怕它突然损毁了么?”
乔呆了呆,然后脸色骤然一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胸口,然后警惕的向左右前后张望了一下。
见鬼,拉普拉希说得有道理。
今晚上很可能要大打出手,但是一旦战斗,以乔如今的力量,这张旅行支票太容易粉身碎骨!
乔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莫名的冒出了极大的不安,身体下意识的扭动着。
章鱼眼村内,海妮薇和马科斯带着数十名下属走出了小院,顺着村子里的唯一一条马路向西边走去。
村外的柑橘林中,一辆一辆四轮马车驶出,每一辆马车上都塞满了硕大的、涂了柏油的大木捅。在那些木桶上,用红色油漆做了‘防火’、‘易爆’的危险标记。
“每一架马车,十桶……一共是一百架马车!”乔站起身来,一对眸子在黑暗中散发出淡淡的光芒:“225升一桶,一桶就是大概五百磅,一共一千桶,将近五十万磅!”
亚亚·彼得无声的从黑暗中窜了出来,他向兰木槿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凑到了乔的身边:“我们行动要小心些,章鱼眼村还有章鱼腿海湾附近,全是海军的人。”
乔看了看亚亚·彼得:“你们没有被发现吧?”
亚亚·彼得一脸惊讶的说道:“头儿,我们可是专业斥候……那些海军,可都是蹩脚的菜鸟!”
乔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那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行动要小心些?你是说,要我小心些?我会坏事喽?”
兰木槿的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个极其轻微的笑容。
亚亚·彼得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噢,是我的错,我们都要小心些……虽然都是菜鸟,但是他们人数可不少。”
乔向前挥了挥手,庞大的身躯无声的向前掠出。
他轻灵的在柑橘林中高速穿梭,犹如一条肥胖的影子无声的穿过树林,穿过草丛,无数的枝桠和草叶想要抓住他的身体,却徒劳无功的,只是抓住了飘忽的空气。
“哇哦!”亚亚·彼得惊骇的看着乔高速离开的背影。
“厉害。”兰木槿轻轻的说道:“出发吧,都小心些。”
乔无声的穿过柑橘林,穿过草丛,穿过章鱼眼村。他很兴奋的在黑夜中奔跑,身法轻灵,落地无声。他的气息被黑暗包裹,他的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都被黑暗吸收。
他好似一条影子掠过大地,章鱼眼村内,一条条鬼鬼祟祟半夜到处溜达的恶犬,没能发现他的存在,任凭他轻飘飘的在身边掠过。
海妮薇和马科斯就好像一对春天踏青郊游的贵族小情侣,肩并肩的行走在村外密布车辙的道路上。他们的前后左右,不时有人影闪现,远远的发出‘风平浪静’的信号。
顺着道路行走了小半里地,路边一片树丛下方,走下一个坡度缓和的小坡,就是一个不大的小海湾,最多大概只能同时容纳两条中型货船的小海湾。
一条曲折的水道通往外海,海妮薇和马科斯走下小坡,来到沙滩上时,这里已经站着数十名身穿便服、腰身笔挺的精悍青年。
“长官,一切准备好了。”一名青年见到海妮薇,急忙迎上来几步,‘啪’的一个立正,向海妮薇行了一个军礼。
“他们的人呢?”海妮薇眺望着小海湾水道的方向。
“刚刚已经有人来接头,马上就会过来。”青年不知不觉的提高了声音,海风呼啸而过,他的声音响彻整个小海湾。
“噢,蠢货,小声些……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马科斯注意到了青年的目光尽在海妮薇身上转悠,他立刻低声训斥了一句。
一条船帆破破烂烂,几条副桅杆被打得稀烂,船舷护栏也东倒西歪,明显挨过炮弹的中型货船,从章鱼腿海湾的水道慢悠悠的驶了进来。
货船的船头上,站着几个衣衫破烂、面容狰狞的男子,领头的是一名身高七尺以上,身形魁梧,皮肤黧黑,气息凶恶犹如一头野生大猩猩的独眼壮汉。
壮汉左手拎着一柄铁钩,右手拎着一柄大弯刀,独眼中精光闪烁,死死盯着沙滩上的海妮薇等一行人。
“喂,美人,真想不到,帕帕西那老家伙手下,还有你这样的好货色。”
货船距离沙滩还有近百尺远,独眼大汉猛地一跃而起,‘咚’的一声重重落在了沙滩上。他丢下右手的大弯刀,伸手摸向了海妮薇白净美丽的小脸蛋。
“说个价吧,今晚上,你是我的!”大汉肆无忌惮,无比粗鲁的朝着海妮薇咧嘴大笑。
“混账东西!”马科斯猛地冲了上去,一拳砸在了大汉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