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i0精彩都市异能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一章 意外真相熱推-kuipb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有事说事,不要打人。”胡杨随口说了一句,让暴动的村民稍微冷静来。
带胡杨他们一行人的两个村民苦笑:“兄弟,他家的瓶子真的是完整的,这我们全村人都可以作证。”
村民的话,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们听了都觉得可笑:你们全村人作证,跟你们家里人作证有什么区别?能信吗?
那男子也捉到这句话的漏洞,嗤笑道:“你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帮忙说谎难道不正常吗?”
“瓶子的碎片呢?拿给我看看。”胡杨对他们说道。
村民为了争取胡杨这些外地人的信任,赶紧把瓷瓶的碎片带过来。
“喏!就是这些,瓶子以前有人看过的,给三万,我嫌少没有卖。”村民说道。
吵闹的男子又忍不住怼道:“人家给三万,你就要我五万,就凭这点,你们不是讹诈是什么?”
“但我没有卖,我觉得值五万,你打碎了,自然要赔五万。”村民辩解道。
直播间的观众们,对吵闹的男子没有好感,可对打人的村民同样没有好感。理性分析,似乎双方都没有什么道理。
胡杨捏起一片碎片观察了一会,让他惊讶,这件瓷瓶如果没有碎的话,价值还在五万元以上。那么,村民要求赔偿五万,其实已经是吃亏了。
他鉴定过,碎片的口子是新的,显然是碎的时间不长。另外,碎片的口子没有粘合剂,所以可以肯定,瓶子原来是完好无损的。
那么,说谎的就只有那男子,想要推卸责任。
“小兄弟,听我说,这村子的人……”
没等那家伙说完,胡杨就摇头,皱眉地看了一眼这个人,说道:“我有自己的判断力,不用你提醒。”
被这么一噎,那男子有点懵:大家都是外来人,不应该团结吗?
而村里的人听到胡杨的话,顿时都对胡杨这几个年轻人有好感了。
胡杨对村民说道:“这瓶子的价值不止五万,你们可以报警的。”
呃!
别说村民吃惊,就连华仔、徐宏等人,以及直播间的观众都大吃一惊,显然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都以为是村子的人耍横。
“喂!原来你跟这村子的人是一伙的,我知道了。”那男子立即喷起来。
胡杨鄙视他一眼:“是你自己想要逃避责任,这瓶子的碎片,大家认真看可以发现,口子都是新的,说明碎的时间不长。另外,没有看到一丁点粘合剂的成分,说明瓶子以前是完好的。”
听到胡哥的解释,大家马上懂了。根据这两点,就完全可以说明说谎的是那男子。
“妈的!亏我刚才还同情他。”
“没被打死,算他好运,生在一个有法律的年代。”
“好吧!刚才我也说了村子的问题。看来,这个世界真的也不能完全眼见为实,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
“还是胡哥谨慎,要是换一个人,铁定被那男子糊弄了。”
……
那男子一听,顿时慌了。现在,胡杨是跟他讲科学证据,这就容不得他抵赖了。
村民则是大喜,本来还有点苦恼,没有视频等证明,瓶子是对方打碎的,就算告到法庭上,也奈不了人家什么何。
如今,胡杨直接给他们提供了证明的方法。
“老五,赶紧报警。”一个村民立即说道。
那男子马上怂:“别,我给五万。”
然而,村民听到刚才胡杨的话,瓶子不止五万元,自然不可能再接受你这五万元,而且被你这么一闹,大家也不想轻易放过你这孙子。
带领胡杨的那两位村民,微微松了口气,暗想:还好,这年轻人是个讲道理的,没有盲目相信别人的话,人云亦云。
“这好像是青花瓷吧?”徐宏问道。
胡杨点头:“嗯!是清朝末年的青花如意瓶。”
大家一听,就知道很靠谱,很专业,碎成这样,连什么瓶子都说出来,可见人家的观察得很认真。
胡杨告诉他们,如意瓶其实很多人都见过,只是不知道那是如意瓶而已。
小时候看西游记,观音菩萨手持的瓶子,插有柳枝的,那就是如意瓶。
如意瓶古为菩萨手持,瓶中多插有柳枝,在中国民间及佛教造像中多有出现。“瓶”与“平”谐音,寓意称心如意,福寿平安,象征祥瑞。
“当然了,如意瓶也有不同造型的,比如双耳如意瓶等,造型上差别很大。但经典的如意瓶,有点像我们以前见过的玉壶春瓶,瓶颈稍大,瓶底稍尖。”胡杨解释道。
如意瓶也曾经拍出过天价,是一件清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最终拍出1.2亿的天价。
不得不说,清朝的瓷器,以乾隆时期的最贵重。
眼前的这一件,属于清末的,这时候的瓷器已经日薄西山,远没有乾隆时期的珍贵。
“宣统?这是清朝的一个年号吗?”有人问道。
“是的!宣统是清朝最后一位皇帝的年号,在位的时间很短,只做了三年的皇帝。这个时候的青花瓷也有高品质的,很多都是仿古瓷,比如仿康熙的。不过,由于时代的进步,此时制瓷已采用大规模的机械化生产,所以宣统瓷已具有现代瓷的特征。
所以,它看上去,有点像现代的瓷器。”
或许,也正是这样,之前那位给三万价格的买家才没有下决心花钱买走吧!
事实上,宣统年间的青花瓷为了满足市场需要,特别是满足广大农村市场的需要,民窑粗瓷产量大大增加,间或生产少量仿古瓷和艺术瓷,中档瓷器几乎不见生产,给人们的印象是景德镇瓷业急剧衰落,这正是受当时形势所迫的写照。
眼前的这一件碎掉的还好,属于官窑的,品质还算过得去,所以它的价值应该在八万左右。
“要是没有这个款识,怎么区分?”徐宏认真地问道。
“看胎釉吧!如果把同治、光绪、宣统三朝同类的青花瓷盘作一比较,宣统瓷胎最薄,其次是光绪,最后是同治。
还有就是青花料,从宣统开始,青料开始使用进口的化学青料,这不难鉴别。”胡杨笑道。
“客气,我只是看不惯这种行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