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64b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猛卒 愛下-第九百三十六章 春赴新豐展示-1jzai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进入初春后,关中冰雪开始解冻,河水上涨,麦田里钻出了嫩绿的麦苗,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到处可以看见忙碌的农人。
这天上午,郭宋带着大群官员来到了新丰县的戏水河边,戏水河流比较短,只有百里左右,注入渭水,但这条河的特点是水流湍急,特别适合使用筒车提水灌溉,不用人工踩踏水车,直接利用水流转动筒车,一条河上至少有数十架筒车。
但郭宋带领官员们来这里参观,并非是视察筒车,而是来视察新式水力轧棉机,在郭宋的鼓励下,关陇贵族的资本大量投入西域,主要涉及棉花种植和推广,另外甜茶产业也在关陇贵族们的计划中。
在庞大的棉花产业链中,侯莫陈家族选择了轧棉和纺线这两个中间步骤,目前纺线还没有成气候,但随着今年独孤家族的长绒棉大规模推广,纺线迟早会成为一大产业。
郭宋之所以感兴趣,就是侯莫陈家族利用水力驱动轧棉机,这会大大降低制棉的成本。
河边出现了密集的筒车,一架挨着一架,但不是提水筒车,就是水力驱动的木转轮,在它们前面还有一排排木屋,一眼望去,足有数十间之多,另外还有几座巨大的仓库。
这时,家主侯莫陈森已经率领十几名族人在路边等候了。
“卑职参见晋王殿下!”侯莫陈森上前行礼道。
郭宋微微笑道:“早就想来看看贵家族的水力轧棉机,一直因为冬天结冰没有成行,不知道现在是否使用?”
“已经开始使用了,殿下请随我来。”
郭宋翻身下马,将缰绳给了士兵,回头对一众大臣笑道:“大家都步行过去吧!”
众人纷纷下马,跟着郭宋走进了围墙,郭宋来到水车旁细看,他立刻明白了水力轧棉机的原理,水车内镶嵌着一根很长的铁轴,水车转动带动铁轴转动,那另一端就直接连着轧棉机。
侯莫陈森在一旁笑着介绍道:“原本是使用木棍,但木棍不结实,最多一个月就得换,换一次要折腾一天,索性直接用铁棍。”
郭宋点点头,“我见铁棍上有一个洞眼。”
“是的,这种铁棍要专门定制,铸造时就留好眼,这样便于和木头固定。”
郭宋笑道:“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铁棍头做成方型,卡口也做成方型,这样套进去就固定住了,当然,留个眼,加一根铁栓更好。”
郭宋又跟着侯莫陈森走进屋子,果然和他想得一样,屋子是一台很大的轧棉机,十三根手臂粗细的铜棍,中间一根最大的铜棍直接连着外面探入的铁轴,
一名伙计站在木架上,不断向上面均匀地抛洒棉桃,棉桃被卷入下面铁柜,棉籽被挤出来后,顺着木槽落入大筐里。
“不错!”
郭宋夸赞一声,又问道:“一天能轧多少斤棉?”
侯莫陈森笑道:“一天三百斤左右,二十台轧棉机一起开动,一天六千斤,现在的问题就是没有那么多棉桃,可能棉花大规模种植后,这里就会忙碌起来。”
郭宋点点头,又对周围的官员笑道:“大家集思广益,利用水力还可以做哪些事情,我来抛砖引玉,可以利用水力磨麦子,大家都说说。”
潘辽笑道:“既然磨麦子可以,那磨豆浆、榨油、舂米应该也可以,我记得汉朝就有了,水碓就是用来舂米。”
张谦逸接口道:“可以替我研墨!”
众人一阵大笑,杜佑道:“其实利用水力自古就有,只要是涉及到磨、砻、碾三项的东西都可以利用水力,像造纸要搅拌纸浆,熬糖也要搅拌,碾米、舂米、筛面都可以。”
侯莫陈森心念一动,连忙道:“能不能利用水力纺线?”
郭宋笑道:“这个想法不错,侯莫陈家主是怎么想到的?”
“我们家族有一座纺麻工坊,雇了两百个人,一辆纺车一般只有两到三枚锭子,大纺车也只有五枚锭子,一天也最多纺出三斤细麻线,如果纺车再做大,人力就不够了,但水力可以,我们可以造一架很大的纺车,利用水力驱动,说不定同时能驱动几十枚锭子。”
郭宋竖起大拇指道:“如果你的水力大纺车研制成功了,我就升你为国公!”
侯莫陈森目前世袭龙泉郡公,照目前的情形,他们家族升国公是无望了,但晋王忽然给了他一个机会,他顿时激动得满脸通红,连忙道:“我一定尽快研制出水力大纺车,不辜负晋王殿下的期望。”
郭宋点点头又对众人道:“今天这一趟没有白跑,让我们知道不仅可以利用畜力,还能利用自然的很多力量,像水力可以利用,风力何尝不可以利用,还有烧煤也要渐渐取代木材,这些事情不仅需要民间来摸索,更需要官府研制推广,还要充分利用太学的研究成果,希望参事堂能够制定一个长远计划,从方方面面进行推动。”
……….
从新丰县回来的路上,郭宋令人把独孤立秋请来,不多时,独孤立秋催马上前,和郭宋并驾而行。
独孤立秋低声问道:“殿下,碎叶的情况怎么样?”
郭宋摇摇头,“现在那边消息断绝,史家在碎叶建了一个消息点,也被毁了,家人生死不明,安西都督郭晋文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现在还没有回信,除了等待,暂时没有别的办法。”
独孤立秋微微叹了口气,又问道:“殿下找我有事?”
郭宋笑了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甜菜之事,第一批甜菜已经运到了吧!”
北庭种植的第一批甜菜去年收获后,全部被独孤家族出高价收购,先是运到了兰州,但随着黄河结冰,大批甜菜没有来得及运回长安,现在已开春,郭宋比较关心这件事。
熬糖法在一百年前就从天竺传到了唐朝,用甘蔗熬制的白霜糖已经出现,但价格极其昂贵,一直是权贵专用,目前长安市场上基本看不到,主要在成都和洛阳,在那边能卖个好价钱。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甘蔗从岭南地区运输过来不便,原材料的稀少导致霜糖产量少,自然价格高昂。
在白糖红糖没有出现前,甜味剂一直是用麦芽糖和蜂蜜,但口感不如红糖、白糖纯正,如果甜菜熬制的糖能够大规模推广,这对消费升级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独孤立秋点点道:“第一批几天前已经运到了,用骆驼运来的,三万斤,黄河现在凌汛,要到月底才能正式通航,所以先运一批过来熬制试试看,看看品质如何?”
“开始熬制了吗?”郭宋又问道。
“今天开始熬制,我特地请了吴家的老掌门吴应泰替我熬第一锅糖。”
“这个吴家很有名吗?”
独孤立秋微微笑道:“他们是熬糖世家,传承快百年了,从前皇宫的霜糖都是他们家熬制的,现在洛阳那边的熬糖名家都是吴家的徒子徒孙,吴应泰能熬出冰糖,代宗皇帝对他赞不绝口。”
郭宋顿时大感兴趣,熬糖必须纯度非常高才会出现冰糖,看来这个熬糖世家确实有本事。
“其实我觉得可以在北庭建一个熬糖工坊,先把甜菜熬制成粗糖,再运回长安精制。”
独孤立秋笑着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其实不光是甜菜,我还考虑在岭南建一座大型熬糖工坊,先熬制粗糖,然后走海运到扬州,再从扬州换运过来。”
郭宋摇摇头道:“这个运输过程太漫长了,上次我建议你们把甜菜引入丰州大量种植,有没有考虑过?”
“回禀殿下,我们去年已经着手实施了,试种植了一千亩,但甜菜需要两年才能长出来,如果丰州种植成功,也能像北庭那样熬出糖汁,我们才能进行推广,这个过程至少要花费五六年时间,所以这几年还是以北庭的甜菜为主。”
郭宋笑道点点头,“我只是问问,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我不会干涉。”
独孤立秋笑道:“其实殿下说得有道理,确实路途太遥远,如果不是因为独孤家和窦家涉足造船业,我们也不会想到去岭南建立熬糖坊。”
“造船已经开始了?”郭宋微微一怔。
独孤摇摇头,“还没有,还在选址中。”
“还在选址?这进度太慢了,得加快啊!”
独孤立秋苦笑一声道:“之前说的濡河口太偏僻,没有码头,以前的造船工场早已荒废百年,招不到工匠了,我们再三考虑,决定还是不在那边造船。”
“然后呢?你们决定在哪里造船?”郭宋问道。
“我们考虑在漳河口附近建造船场,那一带有很好的造船基础,还有一座海港,冬天不冻,另外,我们考虑造船耗时太长,光备材就需要好几年,造出一艘三千石海船,至少要十年时间,所以我考虑先购入一批海船。”
这个消息让郭宋精神一振,他连忙问道:“购船有眉目了吗?”
“有眉目了!扬州一个很有名的海商要出售十艘海船,都是八千石的大海船,我们已经派去接洽了。”
“可是扬州刘东尚的家族?”
独孤立秋点点头,“就是刘家的船,他们家族经营海上贸易数十年,手中有大海船上百艘,据说被朱泚盯上了,他们家族便开始分散资产,卖船也是迫不得已。”
郭宋想了想道:“是谁去扬州和刘家接洽?”
“犬子明礼和窦仪的侄子窦扬。”
“能联系到他们吗?”
“应该可以。”
“你让他们去一趟扬州高升客栈,那边会有我的最新指示,我会写一封亲笔信给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