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okn火熱都市言情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四百五十章:圍殺熱推-wsnpe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叮叮当当………叮当叮……”一连五道铁板被韩冥打了回去,巨大了力道,令得韩冥手臂发麻,青冥擎天戟甚至发出丝丝的器鸣。
而远处的铁板道人见了,脸色大惊,飞回来的铁板在他眼中越放越大,眼看着就要撞上了,铁板道人当即拔出怀中的宝剑,猛然砍下,只听得:“哐当………咔嚓………”
一道铁板直接将铁板道人给震的口吐鲜血,还不带他反应过来,又中了一道铁板,直接破甲而入,穿入他的胸膛,骨折之声,听声闻酣,铁板道人,神色显得慌张道:“解药!解药!快解药!”
慌慌张张的铁板道人逃出怀中的小葫芦,他在铁板内淬毒,触之必死,然而他中的位置乃是心脉,即便是服用了解药!也是无可救治。
而一旁的飞拔和尚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接被一道铁板打中额头,整个人昏死过去。
“殿下低头!”赵云面色难看,当局招呼着前面的韩冥。
韩冥当即不在迟疑,猛然服帖在马背上,赵云当即银枪抖擞,一脸七朵枪花,如同一朵朵灿开的莲花,将剩下七道铁板,如数的给挡了回去。
“保护四殿下!”赵云面色凝重,此刻赵云虎口发麻,这七道铁板,震的人掌心生疼
而完颜金弹子见敌军已到,自己段然无机会,更何况刚才韩冥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自己非他对手,有自知之明的完颜金弹子,当即拔马就走,麾下的士兵自然不会恋战。
“掩杀过去!“王保保看了一眼战场的战况,竟然让韩冥连斩四员大将!如若在不斩杀他,士气一而衰!在而竭,怕是在无翻身的可能了。
“给我冲!“粘得力得一杆猛将,自然不会如先前一般。
完颜阿骨打吃了败仗,整个人处在发飙的边缘,看向完颜金弹子气不打一出来到:“给我冲过去!杀了这个小子!快!”
“诺!”
“杀了这个小将!重赏!“成吉思汗面色凝重道。
“杀了这个人!粮食!奴隶!要多少给多少!“完颜阿骨打整个人气不打一处来!勃然大怒道。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这一刻所有人都将目光注释在韩冥身上,草原中的打量猛将都瞄准了韩冥打方向。
粘得力!俺巴孩!铁雷八宝!山狮驼!四个大汉,如同四大天王一般,横切直入。
完颜金弹子!连儿心善!符生三员虎将也是不甘示弱,伴随在四人之后,也是加入这场屠杀之中。
“就是他!杀了他!荣华富贵!取值不尽!”万人之中!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这一嗓子,数万人都为了韩冥打杀而去,这战况都是类似于自刎乌江前,项羽拼杀一段。
“来啊!”韩冥周身上鲜红的血气在这一刻迸发出来,这场战争,他是主宰,他要主导这一切。
“叮,韩冥基础武力值102,受青冥!冥王两属性影响,武力值加18,当前武力值为133!”
娘亲!等着!孩儿打完这一场!就来见你!
韩冥催马而上,和七人混在一起,赵云和秦用等人正欲追赶而去!但却是被后面涌现而来到敌军给纠缠助。
“小子受死!”山狮驼手中鎏金镗猛然劈砍而来,韩冥看罢猛然一脚而上,山狮驼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连砸倒三四人。
“小子!你很强!可是今天你只要死路一条!给我下去!”粘得力猛然一锤而上,韩冥整个人都掉落下马,连连翻滚数十个身子这才定下。
符生哈哈大笑道:“这个功劳!我取了!”
“叮,符生残暴属性发动,兴奋时候,杀人如麻,每兴奋一次,武力值加5,最高可达四次,当前第一次,符生基础武力值101,嗜血刀武力值加1,赤云马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08!”
“去!”韩冥猛然一招扫马退,吃痛的赤云马整个马身翻滚在地面,压着符生的小腿,韩冥猛然吐了一口血,单戟打杀而去,势要一招结果了符身。
“狂妄!给我去!”还不带韩冥有下一步动作,完颜金弹子猛然掏出怀中的流星锤,打向韩冥。
“叮,完颜金弹子流星锤属性发动,武力值加5,当前完颜阿骨打武力值111!”
“呼!”韩冥倒吸一口凉气,却是不打断格档,依旧一戟而下。
“哐当………噗呲!”符生被韩冥斩下头颅,温热的鲜血撒在韩冥脸上,而中了流星锤的韩冥,整个人一口温血吐出,胸膛前的护心镜在这一刻碎成了渣子。
“他不行了!冲!”铁雷八宝见了,整个人大喜,猛然挥打着手中的铁人砸了下去,伴随的还有山狮驼和粘得力三人的重击。
韩冥面色渐冷,猛然挥戟顶上,三人之力叠加而上,韩冥只感觉一口气血翻涌,手中的青冥擎天戟像是超出了负荷,被三人的巨力给弹开,没了兵器的韩冥,面色渐冷,看向三人打来到巨力,当即双手护在自己的胸膛。
“噗呲!”山狮驼的鎏金镗刚刚插入韩冥打心肺,鲜血刚刚流出,韩冥便是被粘得力和铁雷八宝的巨力给震退了回去,手臂上传来的剧痛,令昏昏欲睡的韩冥清醒了不少。
“这个大功!俺取了”俺巴孩猛冲而上,猛然挥打着手中的大刀。
嘈杂!冷漠!困乏!无奈!不甘,披头散发的韩冥依靠着头发上的细缝,看着兴奋的俺巴孩,还有他越来越靠近的大刀。
“咻………嗖!“韩冥距离俺巴孩还有一米的距离时,韩冥猛出而上,拔剑刺入俺巴孩的小腹,俺巴孩始终的大刀在韩冥打肩膀上却是再也落不下去。
韩冥那鲜血淋漓的伤口,和自己小腹传来的剧痛,让俺巴孩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韩冥,苦涩道:“你………这个小………鬼………!“
“嗖!”韩冥猛然退开俺巴孩,单膝跪地手中鲜血淋漓的宝剑支撑着地面,伤口上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染红了韩冥身下的土壤。
“这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