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8hj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首輔嬌娘 ptt-177 二更熱推-in9ka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顾长卿的书房,烛火摇曳。
一名暗卫闪身而入,向他拱手行了一礼:“世子!”
顾长卿的容颜隐在暗处,显得整个人有些冰冷。
他看向暗卫:“让你调查的事查得如何了?”
暗卫抱拳道:“回世子的话,没有找到。”
顾长卿浓眉一蹙:“一个都没有?当年我娘房中少说有七八个丫鬟,四五个嬷嬷,怎么都找不着了?”
这还真是诡异。
和姚氏生孩子时陪在身边的下人一样,也都没了踪迹。
姚氏当年陪产的下人不多,两个小丫鬟、一个老嬷嬷,老嬷嬷去世了,小丫鬟远嫁外地找不着了。
姚氏出身不高,她的丫鬟来路没那么严苛,可小凌氏的下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往上三代皆可追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杳无音信了。
暗卫道:“那些都是先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下人,真要查,就得从凌家入手了。”
但凌家是顾长卿的外租家,他一直十分信任对方。
真要查,首先他心里这关过不去。
“查。”他说。
暗卫一怔:“世子?”
顾长卿正色道:“我需要一个真相。”
暗卫深深地看了世子一眼,躬身应下:“……是!”
暗卫离开后,顾长卿拿出了当年的那份证据——姚氏写给顾侯爷的信。
信上说小凌氏的病情拖不了几日了,顾侯爷何时来娶她?她出身不高,若是不早些定下这门亲事,恐他日会有变数云云。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二人已经有了苟且,还是趁着小凌氏病危、姚氏上门来照顾她的机会。
如果一个人真的这么做了,那她得是个多心机深沉又心肠歹毒的女人?
可万一她不是,那么伪造了这封信的人,又是一个怎样的可怕存在?
况且不仅仅是信,还有人亲眼看见姚氏进顾侯爷的书房。
那个人证是看错了,还是受了谁的指使?
谁能使唤得动小凌氏身边的下人?
顾长卿心里乱糟糟的,他起身,将书信收回了匣子,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外面飘起了小雪。
他骑上自己的坐骑,一路出了侯府,在风雪中奔走。
他没刻意去想究竟去哪里,可马儿却在碧水胡同的宅子前停了下来。
宅院的大门开着,穿堂与院子都点了灯笼。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可以看见几个孩子不怕冻坏地坐在雪地里,看样子像是在打叶子牌。
顾琰的脸上被画满了乌龟王八,还贴了不少条。
小净空的脸上很干净,什么也没有。
另外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年。
顾长卿虽来过这里,也进去照顾了顾琰一宿,可那会子顾小顺也出了痘疹,在房中养病,是以二人并未打过照面。
但这并不影响顾长卿猜出他的身份。
顾小顺打叶子牌也输了很多次,脸上也画满了乌龟王八。
老太太抱着蜜饯罐子,一边吃一边走过来,依次摸了摸三人的脑袋,没冻坏,又继续去啃她的蜜饯了。
顾长卿看着这一幕,其实有些不明白。
顾小顺是顾娇养父母那边的孩子,小净空则是上山领养的小和尚,二人与顾娇都没有任何血亲关系。
可他们在家里的地位与顾娇、顾琰是一样的。
难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也能相处得这么好吗?
“哎呀琰哥哥你又耍诈!”
顾琰偷藏了一张牌,被小净空当场抓包了。
“我没有!”顾琰一本正经地否认。
“那这是什么?”小净空果断把被顾琰塞在雪里的叶子牌找了出来。
顾琰耍赖:“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藏的。”
“就是你!就是你!我看见了!”小家伙气得爬上凳子,叉腰跺脚还蹦了起来!
二人吵得不可开交。
二人的小宠也开始争吵,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
忽然间,顾小顺望了望门口:“有人?”
二人争吵的动作一顿,齐齐朝门口望去。
顾长卿原本只是在一旁悄悄地看着,不知何时看得入了神,竟然大喇喇地站在了门口。
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二人都看见了他。
“哇!大哥哥!”小净空瞬间忘记了方才的不快,从凳子上蹦下来,哒哒哒地跑向顾长卿。
顾琰也想过去,却猛地想到什么,一把丢了手里的叶子牌,手忙脚乱地将脸上的纸条扯下来。
扯完又想起来脸上画了乌龟王八。
他又绝望地把纸条贴上去!
“大哥哥!发财发财!”小净空拱小手,礼貌地拜了年。
街坊邻居来他们家窜门都这么说,他也就学会了。
顾长卿眼神柔和了下来:“你们在做什么?”
小净空道:“打叶子牌!”
姑婆教哒!
老太太开了口:“小净空,谁呀?”
小净空回头道:“是大哥哥!”
老太太知道是谁了,唔了一声:“进来一起吃饭。”
她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然而就是有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顾长卿犹豫了一下。
他没想过上门拜访,所以没带礼物,大过年的这样似乎不大好。
“还愣着做什么?进来!”老太太道。
“是!”顾长卿走了进去。
他先给老太太见了礼。
奇怪的是,他行的是君臣之礼。
他自己都被自己这下意识的动作弄得一怔。
好在老太太与众人都没在意。
顾琰将自己的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乌龟王八。
顾长卿看着顾琰那怂哒哒的小样子,忍俊不禁地轻笑了一声。
顾琰听见他的笑,整个人都不好了,果断在雪地里背过身子,甩了他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老祭酒带着萧六郎去探望那位病危的老友了,晚饭是顾娇做的。
不像侯府那样大鱼大肉,吃起来却别有一股小时候的味道。
饭桌上的气氛也没那么严肃,一家人吃得很开心。
顾长卿甚至有些后悔前两次为什么没有留下来。
吃过饭,小净空问他:“大哥哥,你要不要打牌?”
“我、我不会。”顾长卿从小就在顾老侯爷的强压下长大,成长道路十分严格,玩与他基本没关系。
在他的认知里,他不该玩,也不能玩,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小净空歪着脑袋道:“没关系,可以让姑婆教你!姑婆可厉害啦!”
他们三个全都是姑婆教会哒!
小净空是最聪明的一个,姑婆一教就会,时常把顾琰与顾小顺杀得片甲不留!
顾长卿犹豫。
顾娇弯了弯唇角:“过年,可以玩。”
顾琰也点头点头。
其实就连那么疼孙子的顾老夫人都没和他说过,没关系,你可以玩。
顾长卿仿佛终于要打破一直以来背上身上的一个枷锁,他深吸一口气:“那、那好吧。”
顾娇道:“去姑婆屋里打吧,那里暖和,我去拿点吃的。”
老太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顾长卿衣着气度都不凡,且一脸正气,一看在牌桌上就是个人傻钱多的铁憨憨。
老太太:“哎呀,当着客人的面画乌龟王八太不好意思啦,打十个铜板,最小的吧!”
小·土豪·净空刚收了租,好多钱钱,完全没压力!
顾小顺也还有一点顾娇给的压岁钱。
顾琰是最惨的,他的压岁钱还不够给小净空还债的。
他在小净空那里打工,挣的都是辛苦钱,每天十几个铜板,铲鸡粑粑铲到手软!
可是比起在顾长卿面前画乌龟王八,他还是宁愿把荷包输瘪。
大不了……就是再欠小净空的债,多给他铲几天鸡粑粑。
小净空:友情提示,你的鸡粑粑档期已经排到明年了哟!
“我真的不太会……”顾长卿汗颜,老侯爷从不许他玩物丧志,他连叶子牌都不认识,半天才弄明白哪个是哪个,“要是打得不好,你们别介意啊。”
结果一上手,把小净空给秒了!
小净空:“……!!”
又玩了几把,老实说顾长卿对规则还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时常是打这个好还是打那个好?这个吧?
然后一出牌,轰炸全场了。
他自己都赢得莫名其妙。
老太太是碧水胡同的赌王,街坊邻居没有能从她手里赢到钱的。
老太太不信邪,上去玩了一把,结果被顾长卿吊打。
老太太的脸黑成了碳。
顾长卿讪讪:“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不打这个了,我换一张。”
他换了一张最小的,不料凑了个顺子是最大的!
剩下是王炸,要给双倍钱。
老太太:“……”
速效救心丸还有木有?
一家子会打牌的被顾长卿这个连规矩都没摸明白的新手干翻了。
小净空灰头土脸。
他毫无灵魂地站在原地,被老太太抓狂地挼来又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