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do7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第1570章 恐怖如斯-yp5rf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司马邕回到了临淄,其实他就任青州刺史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到州城临淄来。
当时司马师筹备黄河防线的时候,司马邕担任的还是徐州刺史的职务,他奉司马师之命,紧急地从徐州绕了一个大圈子,跑到了白马来,面授了司马师的机宜之后,便动身赶往了青州。
而到达青州之后,司马邕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到临淄赴任,第一站就前往了黄河防线上,并且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兢兢业业地坐镇黄河防线,时刻都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司马邕也是一个极为勤勉的人,这一点倒是有点继承了司马孚的基因,做起事来循规蹈矩,极是认真,所以司马师考虑再三,才将青州黄河防线交给他来管辖。
司马邕倒也没有辜负司马师的期望,竭心尽力地来打造青州黄河防线,利用现有的资源和现有的人力,把青州黄河防线的防御体系做到了极致。
当然,这条防线真正达到了什么样的防御效果,由于没有经受过任何实战的考验,谁也不太清楚,如果并州军当初没有选择在白马进行渡河而选择从青州渡河的话,司马邕的这条防线能不能挡得住并州军呢,估计所有的人都会说,够呛!
因为兖州河段是整个黄河防线之中最为重要的防线,由司马师亲自来督造,投入的人力和物力也是最多的,但就是这样固若金汤的防线,最终也没有撑过一天的时间,换作是青州防线,能强得过兖州防线吗?
现在这样来比较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毕竟随着白马防线的失守,青州防线已经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司马邕也只能将黄河防线的兵马全部撤下来,去加强青州的防守,以应对并州军即将到来的进攻。
这次的大撤军,对于整个青州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以前黄河防线是整个青州防御体系的重心,青州大约八成以上的军队都集结在黄河防线上,现在突然改变防御策略,司马邕决心建立以临淄为中心的新的青州防御体系,就这需要将黄河防线上的全部兵力(除了陈骞所带走的两万人之外)和其他郡国的兵力全部都集中到临淄来。
除了兵马之外,司马邕准备将青州各地的粮草和物资也全部集中于临淄,他的目标就是要打持久战,最起码也要坚守临淄一年两年,如果一两年的时间内,天下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或许司马家族还有反击的希望,反之,司马家族都被曹亮所灭了,那么他孤零零地守住青州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等到城中粮草耗尽,也就是他的败亡之时。
当然,现在的司马邕不一定会考虑的那么遥远,他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能调集所有的资源,来守住临淄,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司马邕也是不会向曹亮投降的,他必将要血战到底。
如此长距离的大规模调动,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从黄河防线上撤下来的时候,司马邕还比较担心时间够不够,万一并州军来得比较快,还未等青州军完成集结就已经攻到了临淄城下,那么司马邕还真是不太好应对。
不过现在司马邕不用有这方面的担忧了,因为陈骞带了两万的人马去守泰山小道,等于是帮他司马邕来守住青州的门户,尽管说司马邕也不一定就认为陈骞真得能守得住泰山这条路,但最起码他也是能撑一段时间的,只要司马邕这边完成了临淄的防御体系,就算陈骞那儿失守了,也无关紧要。
所以,有了陈骞的防守泰山,司马邕也就变得轻松了不少,原本紧张的事情也变得游刃有余了,反正前面有陈骞在顶着,司马邕便可以从容地去处理原本很是棘手的事,这大概也是司马邕之所以爽快地答应陈骞分兵的重要一个原因吧。
否则的话,在青州如此兵力吃紧的情况下,司马邕断然不会同意陈骞的分兵计划的。
就在司马邕自觉高枕无忧的情况下,突然接到了北海的消息,原本北海、东莱、城阳三个郡的兵马和粮草物资都调往临淄来,为了方便运输,司马邕计划将三个郡的人马及资源集中起来后再统一调往临淄,但刚刚走到半路之上,就遭到了并州军骑兵的突袭,几乎是全军覆灭,所有的粮草物资也都被并州军给劫走了,只有少数的零星的人马逃了出来。
司马邕闻讯大吃一惊,不是说泰山有陈骞在阻击吗,怎么青州的后方会出现并州骑兵呢?
并州军另一个进入青州的通道是徐州,但从兖州绕行徐州是有着相当远的路程的,如此短的时间内,并州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徐州绕过来的,而且到目前为止,徐州也还是控制在司马军的手中的,司马邕也没有接到并州军进入徐州的消息,除非是陈骞那边出现了重大的秕漏,才会导致并州军从泰山那边进入北海。
司马邕怒不可遏,这显然是陈骞的不做为,如果他尽力地在泰山阻击并州军,并州军又怎么可能会跑到北海来?
就在司马邕准备派人去问责陈骞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陈骞战死虎口崖的消息,整个儿驻守虎口崖的两万军队全军覆灭,无一生还,所以虎口崖失守的消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临淄来,直到北海那边的军队遇袭,青州军才会发现情况不妙,一打探,果然虎口崖那边出了大事。
司马邕不禁呆住了,陈骞的两万人马,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似乎没有起到任何阻击并州军的作用,就这么干脆利落地被并州军打发了,别说泰山那边地势险要,就算是普通的平原地带,这两万多人好歹也能抵挡一阵吧,但陈骞及两万人马,就如同是一枚被扔到大河里的石子,连点浪花都没有激起来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并州军的战力,也太恐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