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g0r2火熱玄幻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七百零七章 還不跪下熱推-73tuo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笑道,“有个落脚点就不错了,我现在可没多少心气。”
这几日,他在家中憋得狠了,静极思动,早就想出去松快松快了。
便在这时,他腰囊中的如意珠,又有了动静儿,却是余都使找他,催开禁制,传来的竟是宇文拓的声音,“你的差遣下来了,治玄九都五监的副监,这是个烫屁股的位置,肯定是有人要整你,但绝不是老子出手,到时候,你小子可别怪错了人,那个……”
“那个”了一下,终于没了下文。
不多时,又传来余都使的声音,“看来是真和他无关,难得他也会记挂人了,你倒是好手段。”
前番在晴雨小筑赶走宇文拓时,许易曾经放话,若他有个三长两短,宇文拓就等着名扬天下。
宇文拓自问英雄,这回也彻底没了脾气,才收到不利许易的消息,便颠颠来报,生恐许易误会,误伤了他这个老实人。
许易虚应两句,“却不知宇文拓说我那个位置烫屁股,是何道理?”
余都使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们在纪司之下,我们位属吏司,你自己小心行事,实在不行,和我招呼一声,我想办法帮你挪挪位置。”
许易笑道,“那感情好,没想到,我许某人有朝一日,也能小媳妇睡觉,上面有人。”
话才出口,许易忽地意识到不妥,打个哈哈,赶忙挂断。
余都使轻啐一口,暗道,也是个色厉胆薄的。
一旁的小陶歪着脑袋道,“为什么小媳妇睡觉,上面就得有人啊。”
余都使素手一扬,将小陶甩了出去,“好个不知羞的,你问许易去。”
…………
这日一早,许易赶到了楚天城,一座悬浮在空中的巨型岛屿,据传,这座巨型空中岛屿,乃是上古的一件至宝所化,灵力逼人。
跃上岛来,许易并没感受到什么逼人的灵力,反倒生出一种压抑来。
岛屿中,山环水绕,大量红色建筑群散布四方,几乎每一座建筑都在散发着浓烈的威压气息。
许易凭借着仙官令牌,很容易就进了佐事厅,道明来意后,便有佐事干员,领着他到了典官厅。
吏司已经将他的官照发到了纪司,他到此领取后,赶去治玄都上任就是了。
整个过程很顺利,许易悄悄准备好的门敬都没送出去,一切按规矩、章程办,让许易颇为意外。
领到了官照后,他便出了纪司衙门,朝楚天城的西北方向赶去,第九治玄都的都衙便设在彼处。
都判刘东升在大堂接见了他,态度很冷淡,说了些场面话,便放他离开了。
出了大堂,许易心中直犯嘀咕,都判刘东升是正七品的大员,他崖岸高峻,不足为奇,怎么堂下的小吏,随侍们,对自己的态度也这般冷淡。
许易绝不会认为这帮小吏,随侍,是因为外界传言自己这仙官得来不正,故而冷淡自己。
他在底层混迹过,下面的人才不管上位者的位子是怎么来的,只要是上位者,下面的人都必须加以礼敬。
除非,有更上位者施加了有形无形的压力。
许易的疑惑,很快解开了,才赶到第五监,他便见到了玄野王。
一身玄衣的玄野王高坐大堂,二十余人分列两边,看诸人腰间的令牌,都清楚地知道,这些人是第五监和第六监从九品以上的仙官队伍。
许易心里咯噔一下,立即知晓了玄野王的身份,治玄都的三位都使之一,从七品高官,分管第五监和第六监。
这下,许易彻底知晓他这个治玄都第五监副都监的位子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看着玄野王玄铁一般的面孔,许易顿生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一个大比淘汰的家伙,却堂而皇之登上了重量级衙门都使的位置,成了他这个大比二甲靠前名次的成功试炼者的顶头上司,这踏马地跟谁说理去。
难怪这南天庭嚷嚷着要改制,像这样,不改制怕是撑不了多久。
“见了本官,还不跪下参拜。”
玄野王寒声喝道。
许易抱拳道,“恕我眼拙,不知大人姓甚名谁,何等品级,何等职务。”
摆明了,是玄野王要找他麻烦,他便是一退再退,换来的也只能是人家的步步紧逼。
索性,他就不退了。
玄野王脸上青气狂闪,“大胆,敢对本官无礼,来啊,赏五十枯魂鞭。”
霍地,两名甲士涌上前来,一左一右拿住许易,许易并不反抗,任由两人将他拿住,高声道,“且不知在下无礼在何处?此非我南天庭同僚相见之礼?”
玄野王眼中已有火星乱射,他真没想到一个练嘴的,竟是如此的难缠。细说来,他要弄许易,没别的原因,只因为徐胭脂。
长安境试炼,他受的教训实在太惨烈,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
彼时,他纠集琅琊五公子合围徐胭脂,最后导致琅琊五公子全被淘汰。其他四公子背后,也是四大家族,众人被淘汰,他玄野王想不担责任都难。
最后,还是玄家老祖出面,终于将此事料理清楚。
玄家付出了多少,只从玄家老祖再不曾正眼看过他玄野王这个玄家的明日之星,便能窥出一斑。
他恨毒了徐胭脂,奈何根本抓不到徐胭脂的毫毛,颁下重赏,也不曾查到徐胭脂的下落。
弄不了徐胭脂,他太不甘了,这一腔无处发泄的怒气,忽听,空虚客便是蛊惑了徐胭脂,才通过了大比,两人交情匪浅。
一下子,玄野王就瞄准了许易,不惜代价,将许易弄到了治玄都,安在了自己麾下。
今日,他摆下这偌大阵仗,就为了拾掇许易,好生出一口心中怒气。
没想到,这姓许的竟是块滚刀肉,真不好拿捏。
玄野王真的有些坐蜡了,他满以为一个袖手空谈的名士,知道什么天庭条律,弄到夹袋里来,还不是任凭自己拿捏。
现在一看,还真不是这么回事,许易字字句句都卡在条例上,他还真拿不到许易的短处。
喝令人来拿许易,罚五十枯魂鞭,不过是恫吓,只要许易露怯,一切就都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