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a1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霸體訣 愛下-第三千九百二十五章 鯤鵬羽翼閲讀-2nu1s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
“鲲鹏绝命刺”
鲲屠怒吼,他放弃了人形,展现出本体,双翼一挥,竟然直奔龙爪撞去。
鲲鹏的翅膀、头颅之上,有神辉亮起,形成了尖锐的箭头,带着无尽的惨烈意志,对着龙尘的利爪撞去,颇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
鲲屠拼命了,他无比愤怒,身为一头祖鲲,从下届一路杀上仙界,历万险,经千劫,一路横推,从无敌手,他是骄傲的。
骄傲如他,怎么甘心败给龙尘?龙尘是一个人族,哪怕他拥有了祖龙之力,但是他不是祖龙,鲲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此时的他,全力爆发,不做任何保留,将一身精气神,全部点燃,要跟龙尘同归于尽,现在的它,跟九幽罗刹那时一样疯狂。
鲲屠此时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命了,就算死,他也要保护鲲鹏一脉的尊严,要跟龙尘一起上路。
“轰”
一声爆响,一只遮天龙爪被鲲屠硬生生撞碎,但是龙尘的另外一只龙爪,则狠狠拍在鲲屠的身上。
“啪”
一声惊天爆响,巨大的鲲鹏被拍飞,鲜血飞溅,珍贵的鲲鹏之血,洒落长空。
“嗡”
就在这时,龙傲天的攻击再次到来,但是跟鲲屠不一样,他背后出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苍凉的气息,注入他的身体,此时的龙傲天,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
“龙尘,我看你还有什么力气阻挡我这一击。”
眼见龙尘的攻击,被鲲屠接住,此时的龙尘气喘吁吁,气血之力已经严重不足,龙傲天顿时抓住了这个机会,两把神兵全力刺来,这一击,竟然比刚才的一击更加恐怖。
很显然,龙傲天攻于心计,故意让鲲屠拼命,自己却保留着最强底牌。
“我答应那位前辈,只用肉身之力击败鲲屠,又没说对你一定要用肉身之力。”
“嗡”
面对冲来的龙傲天,龙尘直接祭出了一口青铜古鼎,那口古鼎,正是龙尘在天葬之地得到的神秘古鼎。
龙傲天呼啸而来,忽然看到前方出现的古鼎,眼珠子差点凸出来了,他竟然忘记了龙尘还有这个恐怖宝物,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
“轰”
他的日月五行旗和血色长枪,携带着背后异象中神秘强者的无上力量,狠狠刺在了古鼎之上,一声爆响,五行旗和血色长枪两把绝世神兵竟然轰然爆碎。
恐怖的力量反射回去,直接将龙傲天背后的异象击穿,龙傲天鲜血狂喷,他双臂被震碎,人一瞬间被震得昏死了过去。
……
“噗”
就在龙傲天的异象被震碎的同时,在一座神秘宫殿内,一个白须白眉的老者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那老者,正是龙傲天背后异象之中的老者,此时他一脸惊怒之色,大声咆哮:
“谁敢动傲天,老夫必将你灭族灭种。”
……
可惜,那老者的咆哮,龙尘根本听不见,就算听见了,龙尘也不在乎。
那青铜鼎,龙尘还无法驾驭,现在只能做到将它放出来,或者收回去,但是这一点已经足够了,直接把龙傲天坑趴下。
收起青铜鼎,龙尘手持鸣鸿刀,来到鲲屠面前,此时的鲲屠,已经被龙爪拍得几乎支离破碎,但是不得不说,鲲鹏一族的肉身太恐怖了,龙尘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肉身。
龙尘现在能驾驭祖龙精血,但是祖龙神通真不是他能驾驭的,能发不能收,而且,驱动祖龙神通,他自己承受的负荷太大,一个弄不好神通发不出来,自己就要受伤。
龙族强者当初让他只吸收三个符文,他还有些不服气,现在想想,除了龙啸九天外,另外两个祖龙神通,他都掌握不了,学那么多根本没意义,而且时间也不允许。
龙尘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龙族能屹立于万兽之巅,绝对不是偶然。
而鲲鹏一族,能与龙族并驾齐驱,也绝对有自己的真本事,今天龙尘算是大开眼界了。
“你败了,送你上路。”
龙尘看着鲲屠,缓缓举起了鸣鸿刀,敌人就是敌人,龙尘可不会做什么烂好人,放人家一条生路,鲲屠攻击龙血军团时,可没想过放别人一条生路。
“别杀他”
忽然龙尘脑海中响起了龙族强者的声音。
“怎么?”
龙尘一愣,你之前不是说,要我踢死他么?
“把他的翅膀撕下来,炼化成雷霆羽翼,你将会拥有鲲鹏的速度。”龙族强者道。
龙尘一听,拥有鲲鹏的速度?顿时怦然心动,不过转念一想,这跟不杀他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杀他,他还会生出新的鲲鹏羽翼,新的鲲鹏羽翼,很可能会成为变异羽翼。
到时候你再将羽翼斩下来,再次炼化成雷霆羽翼,四翼叠加,不光会具备它们的速度,还可能掌控鲲鹏一族的神通。
鲲鹏一族最强的地方,就在它们这双翅膀上,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速度太快,一旦逃走我们追不上它,不然早就把它们灭种了。
行了,别耽误工夫了,我说怎么干,你就怎么干,我还会害你?”说到后来,龙族强者不耐烦地道。
“嗤嗤”
龙尘双臂运力,硬生生将鲲屠的羽翼,从庞大的身躯上,硬生生撕了下来。
“啊……”
原本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鲲屠,顿时被疼醒,发出震天嚎叫。
“我去,嗓门还这么大,看来你死不了啊。”那两片遮天双翼,被龙尘收入星辰空间,看着怒吼的鲲屠,啧啧称奇地道。
“龙尘,士可杀,不可辱,你如此折辱于我,我鲲鹏一脉誓要灭你全族。”鲲屠被撕去双翼,眼珠子几乎要凸出来了,杀气滔天。
“一对羽翼,换你一条命,算便宜你了,滚吧。”龙尘说完,一脚踢在鲲屠身上,鲲屠庞大的身体被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