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9u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笔趣-第2193章 鎖魔鏡-xuf1z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独角鬼王也是有苦难言,他那点本事在柳梦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更何况这两个女人还是缥缈仙门的人,又手握着姬女皇的令符,他没有半点反抗的胆子。
“你们只要好好配合两位仙子,就不会有什么事。”独角鬼王觉得一直不说话也不大好,于是开口劝说道:“让你们族中三老别反抗了,梦梦大仙女殿下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虽然柳梦很鲁莽,不过柳云曼并没有怎么阻止她,相反还放任她“胡闹”一般的行径。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也没想到别的好办法,又不想在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不如先放任柳梦试探一下他们,说不定就能拭探出一些情况来。
更何况,柳梦跟夏天一样也是冰火灵体,对于正邪善恶之别,有着天然的敏感,并不是纯粹地瞎胡闹。
“那好,族中三老,先停手。”年轻公子犹豫了一会儿,不过看到那三个老者节节败退,顿感不妙,终于大声喝令道:“让缥缈仙门的两位仙子好好看看,我们是不是魔教中人。”
那三个老者犹豫了一下,立即停了手,纷纷退后到边上,一副躬身谦卑的模样。
“没意思。”柳梦见那三个老头儿都不反抗了,顿时觉得不好玩了,“接着打啊,你们明明挺有实力的,为什么要藏着?”
“姑姑,你先停手。”柳云曼见状也只好开口叫住了柳梦。
柳梦扭头冲柳云曼说道:“曼曼,这三个人铁定有问题,明明有实力,但是不敢用出来。”
“我知道了,你先回来。”柳云曼安抚了柳梦一句,冲她招了招手。
柳梦足尖一点,回到了柳云曼的身边,嘴巴嘟了起来:“哎,不好玩,清雅和清影不是说这边有很多厉害的人物,能让我打个尽兴嘛,怎么都是些怂包啊。”
年轻公子听到这话,眉尖不由自主地挑了挑,似乎是有些忍不住脾气了想发作,不过最终还是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
“柳小仙子,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手段可以鉴别他们是否魔教中人?”独角鬼王脸上带着些许的疑惑,冲柳云曼问道。
毕竟万原星火教早在万年前就被缥缈仙门等正道的光给消灭干净了,而彼时的修仙前辈大多数也已经仙逝多时了,现在的人想要鉴别魔教中人,确实有些困难。
“想要鉴别是否魔教中人,现在有三个方法。”在离开神仙岛之前,姬女皇和月清雅已经教给她们鉴别方法了,“第一,就是以极盛的火气烛照,魔教中人必须献祭魂魄给野火老祖,所以在火气中必现骷髅之相;其二,缥缈仙门昔年有三样神器,可以直接鉴别出来魔教中人,恰好我这里有一样;至于其三,暂时不说也罢。”
说着,柳云曼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亮在了众人面前,却是一面巴掌大的白玉镜子。
“太上锁魔镜!”那个红胡子老者看到这面镜子瞬间变了脸色,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
柳云曼纤眉舒展,浅浅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哦,这位老先生,你居然认识这镜子。”
“缥缈仙门,乃是万年宗派,其中三神器更是赫赫有名。”边上的无须老者眸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替同伴解释起来,“认得此镜也不是什么奇事。”
“这倒也是。”柳云曼没有半点咄咄逼人的意思,淡淡地说道:“不过,既然你们认得这镜子,那就好办了,你们是不是万火教徒,只要经这镜子一照就知道了,你们谁先来?”
那三位老者面面相觑,眼底尽是迟疑之色,显然他们谁也不想被这镜子照。
“这位柳仙子,你这话颇有些不妥。”年轻公子这时候开口说道:“我们鬼族本来修的就是鬼道功法,天然就被锁魔镜所弃。不管我们是不是魔教中人,这锁魔镜对我们的伤害都不小,若是出现误判的话,一身修为可就成了空。”
“可是这镜子不是万年前被毁了吗?”红胡子老者忽然低声自言自语起来。
柳云曼知道对方打的什么心思,笑着解释道:“放心,这镜子已经由缥缈仙门的新任掌门修复并调整过了,不会出现误判,也不会再伤害正常鬼修,只针对真正的邪魔外道。”
“话虽如此,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它绝对不会出错。”年轻公子怔了一会儿,还是强自辩解道:“不如这样,族中三老毕竟年事已高,身体难经折腾,不如就由我代劳好了。只要我经过锁魔镜的考验,那便足以证明我们不是魔教中人了吧。”
柳梦撇了撇嘴,对此甚是不屑:“我看你们就是不敢照,铁定有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在污蔑我们鬼族!”断眉老者立时勃然大怒,冲着柳梦和柳云曼,甚至独角鬼王都大喝了起来:“我看你们肯定心怀叵测、没安好心,我们绝不能上当。这两个女人来历不明,谁知道是不是缥缈仙门来的,说不定只是冒充的。当年若没有我们须鬼一族,你这只独角鬼只怕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做什么鬼王,现在竟然恩将仇服!”
独角鬼王听到这话,自然是心有不爽,直接反驳道:“当年本王确实受了你们须鬼一族的恩惠,但是后来也不是没有回报过,当年连你们的银须鬼王都说我们之间恩怨都一笔勾消了。如今你们遇难,说来投奔,本王二话不说就把狩魔井送给了你们,何来恩将仇报一说。更何况,万火邪教人人得而诛之,现在只是要你们稍稍配合一下而已,你们就推三阻四,难道你们真的是入了教?”
“放屁!”红胡子老者也怒了,指着独角鬼王怒叱道:“这不是配合不配合的问题,而是你们心怀不轨,分明在打什么坏主意,想逼我们乖乖就范,绝无可能。”
“对。”另外两个老者这时候倒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年轻公子心中暗自感叹,这三个老头看似狡猾,其实幼稚得很,就这种手段能成什么事。
“说那么多废话,就是不想照镜子呗。”柳梦听得不耐烦了,冲柳云曼道:“曼曼,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让我直接揍得他们现原形好了。”
柳云曼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如果他们真的不配合,那你就出手吧。”
说着,她便举起锁魔镜,迎向上方从密密的林叶中漏下来的碎隙阳光。
阳光一入镜,立时反射出来一道莹白色的光圈,这种光泽像是仙界中才有的,看着就无比的圣洁与缥缈,任何邪魔外道经它一照,必定无所遁形。
众人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出神。
柳云曼淡淡地说道:“四位,请吧,逐一入镜。”
年轻公子转眸看了看那三位老者,显然在咨询他们的意见,可惜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顿时叹了口气,随即缓缓迈步走入了锁魔镜的光圈之中。
“咦,他这是什么物种,毛这么多?”柳梦瞥了一眼光圈中的年轻公子,只见他显露出来的却是一个须发浓密、形似猿猴的本相。
独角鬼王这时候回答道:“须鬼一族的本相,大多如此。”
“那九表哥这是没有问题?”雪绮罗倒是有些意外地问道。
柳云曼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看向那三位老者:“轮到你们了。”
三位老者目光交流了一会儿,红胡子老者率先出列,缓缓走向锁魔镜,与年轻公子身形交错的一瞬间,嘴角忽地动了一动,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向锁魔镜。
“圣炎焚鬼!”
那红胡子老者刚要迈脚进入光圈内,蓦地勃然变色,在极短的时间内掐印念诀,一股黑色的火焰立时他从的口中喷射而出,潮水一般烧向柳云曼她们。
“小心。”柳云曼低喝了一声,随即身形一提便到了半空之中。
独角鬼王见到这股黑色焰流也吓了一跳,慌得抓起雪绮罗就腾空而起。
倒是苦了那四个看门小鬼,他们没什么闪避的手段,眼看就要被这股黑焰给烧死了。
一号小鬼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快逃呀,不然我们就要烧死了!”
二号小鬼也面无鬼色,急道:“我们不会飞啊。”
三号小鬼急中生智:“要不我们遁地吧。”
四号小鬼一脸茫然地反问:“我们什么时候学过遁地术了?”
这么一说,四个小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绝望了,这下是真的死定了。
好在柳梦还没有玩够这四个小鬼,身形一闪便把他们捞到了手里,帮他们逃过了一动。
“速退,下到井中去。”红胡子老者趁此机会,立即返身暴退,同时冲年轻公子吼了起来。
年轻公子本来还觉得自己可以蒙混过关的,这下算是坐实了自己是万火教徒的身份了,只得无奈跟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