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r6z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笔趣-第2004節 美女愛英雄分享-g9xvi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比喻十分地恰当,东南军进退不得,他们的火枪派不上用场,再精准的狙击枪也无用,包头佬根本不露面,只顾着往峡谷里乱扔东西!
不用枪来不用弹,到处都是石头,石头多得是,砸!
东南军使用了炸弹攻击,还有飞雷炮,炸得顶上的包头佬甚至飞跌下峡谷!
但是包头佬的军官非常残酷,这批军士被炸伤炸死了,那就挥挥手,换上另一批!
在军官的高压下,包头佬前仆后继,他们的“你有炸弹我有肉-弹”招数在特定环境下大展神威,把守峡谷出口的包头佬始终坚守阵地,有时东南军冲得狠了,包头佬军官就驱赶着士兵扑向东南军,和他一起滚落峡谷中。
固然包头佬死得不能再死,可是冲顶的东南军也没了!
更何况,包头佬不仅仅有肉-弹和石头,他们还有火枪、炸弹、弓箭、火箭以及,尿!
那些装备就算打不死人,也有可能造成受伤,更容易骚乱。
从那些可恶的异教徒头顶上撒泡尿,出出气,他们又打不着,是多么爽的事!
东南军火冒三丈,结果前面的过不去,退不回,后面的拼命往前冲,军官止都止不住,更糟糕的是还有驴车堵路。
东南军向来自大惯了,后面的往前冲,认为前面的家伙不给力,前面的家伙心中委屈死了,他们也想冲,可冲不上啊!
除非攻占更多土地,有秩序的安排是不可能的,而夺取更多土地在目前看来是不可能实现的野心。
东南军中的特种兵发挥特长,试图攀登其它地方越过去,但他们沮丧地发现,好上去的地方都有敌人在把守,不好上去的地方就是岩羊也上不去,人类也不例外。
越来越多的包头佬来了,奥斯曼的贝伊(中级武官,次于帕夏)阿拉法特·谢赫赶到,他统率了四千人和三十门火炮!
他急忙赶到可以俯瞰敌军的山崖,正好及时击退差点要冲出峡谷出口的东南军,那些东南军差不多要打败守军了,结果被阿拉法特·谢赫以绝对优势把他们赶了下来!
东南军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差点就要冲出峡谷,现在确确实实在对着地形上占尽优势的敌人作仰攻。
阿拉法特·谢赫命令炮兵冲着峡谷口开炮,把再次冲锋的东南军压回去。
炮弹横飞,东南军受到上面炮火的强烈压迫,唯有贴着岩壁,才有可能逃生,有人则用上工兵铲,试图在山岩上挖出掩体,但他们发现中华神器工兵铲在坚硬的山岩上只能迸出火星,毫无寸进!
在这个危机时刻,郝摇旗赶到,他已经止住了后面的部队,冲上前来使劲地大声痛骂起来,让士兵们后退。
对于老总的话还是听的,官兵们听从了,后退空出更大的地方,他们把驴车拆掉,东西搬到一边去,道路也就疏通了。
女记者何洁妮就在现场附近,亲眼目睹了郝摇旗一到,马上就把局势给缓和下来。
然后郝摇旗组织了精心的一战,让人大开眼界。
他首先火力准备,向山顶处抛射弓箭还有发射飞雷炮,让峡谷周边的敌人
郝摇旗组织了敢死队,在装甲掷弹兵的掩护下,以炸弹开路向前冲!
东南军的炸弹是不要钱的,成群结队地飞向峡谷各处,轰轰烈烈地炸开来,把包头佬给炸得应接不暇。
趁此机会,东南军勇士们冲了上峡谷!
包头佬的反击迅猛而有力,不顾炸弹在他们当中炸开,向着东南军展开反冲锋!
枪声、爆炸声、呼喊声和惨叫声在峡谷处激烈地响起来,在这危机关头,郝摇旗着重甲,扛起了短柄大刀准备突击。
见状后,何洁妮冲动之下,来到郝摇旗面前,站在石头上给了他额头一吻,嘱他道:“活着回来!”
面临生死关头,激情之下,郝摇旗一把抓着小美女,狠狠地嘴了她一下,然后大步离开。
官兵们顿时热烈地欢呼起来,象打了胜仗一般。
跟随着郝摇旗冲上去,勇猛突击!
同行记者汤正杰委婉地道:“郝将军的年龄很大啊!”
何洁妮根本不以为然地道:“我父亲的年龄比我母亲大三十岁!”
没错,何洁妮是她父亲的小老婆所生,她父亲的大女儿年龄比何洁妮的母亲还要大!
“郝将军家有一妻三妾共九个孩子啊!”汤正杰对于郝摇旗还是了解的。
无奈何洁妮牛心,她得意地道:“我有一百亩地的陪嫁田,种棕榈树,现每年都在产油!不靠他来养!”
东南国地方广大,为了鼓励民众生育,向有女户奖励女儿的陪嫁田,出嫁后是女方财产,不入夫家财产,最初是三十亩地,虽然普遍地质不好,可土地就是土地。
后来给的土地越来越少,但象何洁妮家里这么有钱,早早给她置地当陪嫁,所以她就有很大的选择权。
象她这样的剩女,在东南国经济发达地区越来越多,甚至不在乎东南国的人头税。
东南国一般人不收人头税,但对于剩女有法令曰:“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者,五算。”
意思就是五倍的人头税,每年要交六百文钱给朝廷!
每年六百文可能对于一些家庭是沉重的负担,但对于何洁妮这种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女子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所以美女爱英雄,她喜欢了就爱,爱过了再说!
由于禁止女性上最前线,她在峡谷下焦急地等待着,听到上面激烈的声音,只觉得时间无比地漫长。
汤正杰则可以上去,这是赤果果的性别歧视,何洁妮不禁吐槽。
终于,峡谷上的声音静寂下来,一队接一队地东南军上去,显然道路已经被打通了!
不过,把守道路的宪兵一丝不苟,依旧封锁道路,不让何洁妮上去,他们铁面无私,哪怕她使尽甜言蜜语,又或者威胁说要找郝摇旗告状,甚至说出来“我是将军夫人,将来把你们派到西伯利亚吃西北风去!”也依旧不放行。
一个宪兵军官说道:“前线危险,包头佬非常残酷,一旦你落入了他们手里,你才会明白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低声道:“他们会一百个男人排着队去强*你!”
“不让你上去,我们是在救你!”军官义正辞严地道。
何洁妮被他的话给镇住了,再也不敢吱声。
终于,那个军官接到了命令道:“何记者,你上去吧!”
何洁妮快步向前,爬上了峡谷顶,看到的是尸横遍地,血淋淋一片,虽然包头佬多,但东南军的明显比以前的战斗多了。
她心急火燎,到处寻找道:“哎,你们见到了郝将军没有?”
终于找到了,看到他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军医正提着医箱过来,吓得何洁妮的小心肝扑扑跳,赶快冲到了郝摇旗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