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fbj優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txt-第647章 日出處天子致書日落處天子-6v2ri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李世民现在只剩下了两个敌人,西突厥和高句丽,至于其它的,都不配做他的对手,也威胁不到他。
西南夷也好,岭南俚僚也好,再南边点的占城蛮等,其实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天高地远的,这些山蛮们根本不可能如草原上的游牧部族一样威胁到大唐。
秦琅也不能说李世民的想法是错的,只能说就算是李世民,也要受限于时代。事实上,北方游牧部族确实威胁最大,哪怕是辽东的半农耕半渔猎的高句丽人,也威胁大的多。
“东瀛使者犬上三田耜,苏我仓麻吕,物部连子,土师日向,药师惠日,拜见大唐天子!”
李世民听了,笑问身边的宰相秦琅,“是那个当年隋朝时遣使来中原,上书称日出处天子致日没处天子,无恙乎的那个倭国吗?”
“陛下博闻强记,此东瀛确实就是当年那个无礼者。当年倭王这话惹怒隋炀帝,被斥为蛮夷书无礼,不复闻。故此之后,大隋不再让东瀛遣使来朝。大唐立国以来,这是东瀛国第一次来使!”
“时隔二十余年,再次来浮海东来,所为何来?”皇帝问。
“名实朝贡,其实也为贸易而来,更想偷师学艺。”秦琅直言。
“偷师学艺?”
“我大唐不论是典章制度,还是文化艺术,都是当今天下之最,东瀛小国,蜗居小岛,哪有什么文章人物,因此便想来我中原偷师学艺,上到国家典章制度,下到文字语言,诗词歌赋,圣人经典,乃至于是佛经道藏,器物技术,无不想偷学。”
李世民对这番话倒有些意外,同时又觉得自豪,大唐强大啊,四夷都想来学,这是好事啊,正应当推广啊。
“陛下,有些东西可以传授给蛮夷们,比如说这佛经道传啊,这诗词歌赋啊,都可以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们,但有些东西,是国之利器,不可轻示。上到国家制度典章律法,下到军工制造农业生产,这些切不可轻示,否则就是养狼(虎)为患。”
李世民笑笑,心里倒觉得没这么严重,比如说建筑设计这些,能有什么隐患的,教给他们大唐的建筑建造技术,把大唐的宫殿房屋等样式传播到蛮夷,不也挺好?
“这个犬上三田耜姓犬上?名字这么奇怪?”
“回陛下,倭人姓氏与华夏有些类似,其实倭国与我中原早有交流,早在秦汉之时就已经开始有往来交流了,所以他们取名也基本上跟我们相似。”
“倭国以前实行的是八色姓制度,包括真人、朝臣、宿弥、忌寸、道师,臣、连、稻等。以前四姓最贵重。”
“贵族官僚有姓氏名字,而普通倭人则只有名没有姓氏,比如这几个使者,苏我仓麻吕,姓苏我,这是倭国有名的臣姓,比如苏我之外,还有春日、平群、葛城、巨势等姓,都是大官贵族。”
“而物部连子,来自物部家族,物部出自连姓,物部本意是造工具的,那个姓土师的使臣,他这个姓本意是挖坟的,还有中臣、忌部就是掌管祭祀的。”
说白了,真人、朝臣等八姓,其实有些类似于中国上古八姓如姬姜妫嬴姚妊等。
八大上古姓,又分出了许多姓。
所谓苏我氏等臣姓,有些类似于公孙啊公叔啊这些姓,而物部啊土师啊,则类似于司徒啊司空啊这些姓,公孙公叔这些姓,来源于国公的孙子或是叔父,另立门户后另起的姓,便以身份为姓。
而司徒司空这些原本都是官职,于是以官职为姓,这样的情况很多。
倭人也走的这条路子。
至于后来倭人的什么松下、犬养、井田等等姓,自然就是越说越远了。
李世民听说那个使土师的使者,祖上居然是倭国里原来挖坟的,不由的觉得很晦气,一个挖坟的跑来当什么使节。
“倭国使团来了多少人?”李世民皱眉问。
“回陛下,倭国使国在扬州港登岸,登记人员一共二百余人,乘船两艘。使团官员是正使、副使、判官和录事。使团成员约半数是舵师、水手,不有阴阳师、医师、画像、乐师、通译、史生、主神、卜部,以及造舶都匠、船师、船匠、木工、铸工、锻工、玉工等各行工匠,另外还有随船的留学僧侣、留学生,还有部份担任护卫的射手。”
“这一行人登陆扬州后,搭乘运河船一路来到长安,政事堂暂时只允许了使团官员进入长安,其余人等,都暂时由鸿胪寺安排在长乐坡的蕃馆里居住,未得允许不得离开。”
李世民先前还不太相信说倭人是来偷师学艺的,可听秦琅这般报菜名一样的说出倭人使团中的那大批的工匠后,也不由的信了。
来朝贡进献,居然还带史官,甚至连阴阳师都带来了,更别说弄来这么多各行各业的工匠。
“倭人提出什么要求吗?”
“他们希望能够派留学僧、留学生留在长安,学习佛经,和大唐先进的典章制度律法,以及文章礼乐服饰建筑等等,还希望大唐能够传授他们先进的造船、建筑、耕种、造纸、印书、开矿、冶炼、铸钱等技术。”秦琅笑着说道。
李世民一听,马上不高兴了,“倭人也太贪得无厌也!”
“这些倭人,他们带了什么贡品前来?”
“银和铜,还有一些金子,另有美女二人。金银铜大约能值百八十贯吧,此外还有一些鱼干和兽皮。”秦琅笑道,李世民脸都黑了。
“果真是无礼也,这些倭人便交给你来处理。”李世民气恼的道,若不是看在今天是正旦大朝会,一定要叫侍卫把这些不懂礼的倭人给叉出去。想了想,皇帝又道,“这些倭人虽然无礼,可毕竟是远道而来,海上风高浪急也不容易,稍加教训就是了。”
“臣遵旨!”秦琅奉命。
“教训归教训,该给的回赐还得要有。”
“臣明白。”
别看这倭使抠索的只送了这么点东西,可实际上那几个使臣却都个个还有许多金银在身上呢,都是要来长安采购夹带回去的私货的。
不过秦琅也不在意他们的那点钱,他看中的是倭国这个很大的海上贸易出口市场,倭国虽说是个岛,可却盛产白银和铜,这两项原料偏偏是极值钱和大唐稀缺的。倭国本身生产技术落后,所以大唐的船、丝绸、糖、酒、药材甚至是书籍等,对倭人都是有极大吸引力的。
只要能打开这个市场,可是前景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