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ew0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三十五章 哀嘆-gll6k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夜幕降临,军营里亮如白昼,到处都戒严,到处都是奔走的兵马,除了兵马还有不少文官到来。
一队队禁军太监簇拥着太子疾驰而来。
看到太子来了,军营里的文官武将都涌上迎接,三皇子在最前方。
太子跳下马,直接问:“怎么回事?大夫不是找到良药了?”
三皇子轻声道:“事情很突然,我们刚来军营,还没见将军,就——”
他余下的话不说了。
太子心想铁面将军突然过世有三皇子在场,必然要承受皇帝的怒火,再看三皇子面色惨白的样子,又理解又高兴,他不多问,拍了拍三皇子的肩头以示安慰。
三皇子迎着他向内走,问:“父皇还好吧?”又忍不住向军营外看,夜色深深,从军营到京城的方向火把明亮游走,似乎搭起了一条银河。
皇帝的车驾始终没有来。
先前听闻将军病了,皇帝立刻前来还在军营住下,如今听到噩耗,是太伤心了不能前来吧。
太子轻叹道:“在周玄之前,军营里已经有人来报信了,陛下一直把自己关在寝殿中,周玄来了都没有能进去,只被送出来一把金刀。”
三皇子陪着太子走到中军大帐这边,停下脚。
“你自己进去看看将军吧。”他低声说道,“我心里不好受,就不进去了。”
太子看着中军大帐,有周玄扶刀肃立,便也没有强求。
周玄看着太子走近,俯身施礼。
太子低声问:“怎么回事?”再抬眼看着他,“你没有,做傻事吧?”
太子的眼神凝重不安迷茫交织,但又坚定,表明就算是他,也不要怕,虽然很心痛震惊,还是会护着他——
周玄低声道:“我还没机会呢,将军就自己没撑住。”
太子拍他的肩头,太遗憾了,有把柄在手总比没把柄更好掌控。
“殿下进去看看吧。”周玄道,自己先行一步,倒没有像三皇子那样说不进去。
看着周玄握着刀一副守护他的模样,太子眼中闪过欣慰和满意,铁面将军可不会这么敬他为君上,还是年轻人好啊。
太子示意太监和禁卫都留在帐外,自己跟着周玄迈步,看到营帐撕裂的帘子,哀伤叹气:“虽然知道大家悲伤慌乱,但,将军必然不想看到这样子。”吩咐门外的兵卫,“把帘子换好,也免得陛下来了看到了生气。”
兵卫们应声是。
太子轻轻抚了抚破裂的帘子,这才走进去,一眼就看到营帐里除了周玄竟然只有一个人在场,女人——
陈丹朱。
陈丹朱跪坐着一动不动,丝毫不在意有谁进来,太子心想就算是皇帝来,她大概也是这副模样——陈丹朱如此骄横一直以来依仗的就是床上躺着的那个老人。
太子不再看陈丹朱,视线落在床上,走过去掀起将军的面具。
“自上次匆匆一别,竟然是见将军最后一面。”他喃喃,看一旁木石一般的陈丹朱,声音冷冷:“丹朱小姐节哀,同行的姚四小姐都死了,你还是能活着来见将军尸首一面,也算是幸运。”
大概是因为营帐里一个死人,两个活人对太子来说,都没有什么威胁,他连悲伤都没有假作半分。
陈丹朱转头看他,似笑非笑道:“我还好,我本就是个不幸的人,有没有将军都一样,倒是殿下你,才是要节哀,没有了将军,殿下真是——”她摇了摇头,眼神讥讽,“可怜。”
太子皱眉,周玄在一旁沉声道:“陈丹朱,李大人还在外边等着带你去大牢呢。”
陈丹朱看他讥讽一笑:“周侯爷对太子殿下真是呵护啊。”
这是在嘲讽周玄是自己的手下吗?太子淡淡道:“丹朱小姐说错了,不管将军还是其他人,全心全意呵护的是大夏。”
而他就是大夏。
这个女人真以为有了铁面将军做靠山就可以无视他这个东宫之主吗?一而再二三的跟他作对,圣旨皇命之下还敢杀人,如今铁面将军死了,不如就让她跟着一起——
太子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殿下。”周玄道,“陛下还没来,军中将士心神不宁,还是先去安抚一下吧。”
也正是收复军心的时候,太子自然也知道,看了眼陈丹朱,没有了铁面将军从中作梗,捏死她太容易了——比如趁着铁面将军过世,皇帝大恸,找个机会说服陛下处置了陈丹朱。
太子懒得再看这个将死之人一眼,转身出去了,周玄也没有再看陈丹朱一眼跟着走了。
陈丹朱也没有看他们,听着营帐外人群聚集铠甲乱响,军中主将们叩拜太子,然后是太子的哽咽声,然后所有人一起同悲。
陈丹朱不理会那些嘈杂,看着床上安稳如同睡着的老人尸首,脸上的面具有些歪——太子先前掀起面具看,放下的时候没有贴合好。
她跪行挪过去,伸手将面具端端正正的摆好,端详这个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生命的缘故,穿着铠甲的老人看起来有哪里不太对。
陈丹朱的视线落在他的盔帽下,隐隐的白发露出来,鬼使神差的她伸出手捏住一丝拔了下来。
白发纤细,在白刺刺的灯火下,几乎不可见,跟她前几日醒来后手里抓着的白发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被时光磨成灰白,但那根头发还有着坚韧的生命力——
营帐外传来一阵嘈杂的齐齐悲呼,打断了陈丹朱的失神,她忙将手里的头发放回在铁面将军枕边。
想什么呢,她怎么会去拔将军的头发,还跟自己拿到的那根头发对比,难道她是在怀疑那日将她背出客栈的是铁面将军吗?
不是应该是竹林吗?
或许是因为她先前跪晕后做的梦,梦里那个背着她的人,在湖水中抓着她的人,有着一头白发。
是臆想吗?
也不算臆想吧,陈丹朱又叹口气坐回去,就算是竹林救的她,也是铁面将军的授意,虽然她临走前回避见铁面将军,但铁面将军那么聪明,肯定察觉她的意图,所以才会让王咸和竹林赶过去救她。
以后,就再也没有铁面将军了。
如果早知道再见面是天人永隔,她走的时候应该去见一面,亲口道谢。
谢谢他这几年的照顾,也谢谢他当初同意她的条件,让她得以改变命运。
周玄说的也没错,论起来铁面将军是她的仇人,如果没有铁面将军,她现在大概还是个无忧无虑快乐的吴国贵族小姐。
她不该为一个仇人的离世伤心。
陈丹朱垂头,眼泪滴落。
营帐外太子与将官们同悲一刻,被诸人劝扶。
“将军的后事,安葬也是在这里。”太子收起了悲伤,与几个老将低声说,“西京那边不回去。”
老将们纷纷点头,虽然于将军的祖籍在西京,但于将军跟家里也几乎没有什么来往,皇帝也肯定要留将军的墓地在身边。
“将军与陛下相伴多年,一起度过最苦最难的时候。”
“陛下不知心里多难过,将军安葬在这里,陛下也算是能常常见到。”
不过说起来,陛下怎么还没来?
总不会是因为将军过世了,陛下就没有必要来了吧?
虽然太子就在这里,诸将的眼神还是不断的看向皇宫所在的方向。
夜色深深的皇帝寝宫只亮着一盏灯,进忠太监守在门口,除了他之外,寝宫四周不见其他人。
但在夜色里又隐藏着比夜色还浓墨的影子,一层一层密密环绕。
进忠太监抬头看一眼窗户,见其上投着的身影矗立不动,似乎在俯瞰脚下。
皇帝看着脚下跪着的人,一头灰白发,但身形已经不是枯皱的老树,他肩背挺直,一身黑色衣衫也挡不住青春年少英姿勃发。
“楚鱼容。”皇帝道,“你的眼里真是无君也无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