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vs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起點-第1357章 怎麼就成惡婆婆了呢39鑒賞-aqi0n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现在,他落魄了,走投无路了,就想起了自己的前妻。
想起人家的好,来跟对方谈夫妻情分,谈旧情。
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
他们十几年的夫妻呢,那恩情海了天。
况且对方现在不是在翠屏庄当大管事吗?不是很风光很有钱吗?!
于是这个男人便来找卫氏了,死乞白赖地要卫氏给他银子,跟他回去。
呸,去tm的一日夫妻百日恩。
还想让她给他回去?她在那个家当牛做马被折磨了十几年,以前没那个勇气和底气反抗和独立出来,现在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自由,还回去?真以为她犯贱么?
这种男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卫氏和离出来也就一年多时间吧,他就把家里一切都败光了!
整日沉迷财色酒气,自己把自己折腾成一个看起来至少七十多岁的腌臜老头。
而且是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无比邋遢的那种。
牙齿开始掉了,头发眉毛也花白稀疏,腰背也驼了,走路都不利索……
就这么可怜兮兮地站在卫氏面前,要求她看在两人几十年夫妻一场的份上,收留他?
呵,收留?
卫氏看见对方从原来那个狠恶劣又高高在上的样子,变得这么可怜狼狈,很是感慨。
她的本意是觉得这个男人落到如今地步都是他自己作的,他活该。
可有人却只是看到她现在的风光和男人此刻的落魄,都用一副怜悯的样子,劝她大度,劝她莫记前嫌,一日夫妻百日恩神马滴。
卫氏现在也经常会帮一些人,比如那些逃荒或者落难的人。
但是要她把银子给这个男人,她心里真的膈应的慌。
然而,当周围人都用一副“他好可怜,你现在那么有钱。你要是都不给的话,那就太冷血无情。毕竟是几十年的夫妻呢……”劝她善良时,她心里就无比的矛盾。
…………此刻,卫氏在看到芩谷应对找来的宏家老爷,便坚定了心中所想。
是啊,人们只看到了她现在的风光……可谁又知道她当年受了多少的苦?
人们看到他现在多造孽,谁知道这就是他曾经造下的孽?
他自己造的,凭什么要让她去帮他承担?他是对她有恩还是对她有情了?只有恶和压榨好吧!
她为了养家养儿女,为了给他赚吃喝嫖赌的钱,她什么都做过,甚至为了银子和前途坑陷别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不是东家太太给了她一次“新生”的机会,她现在要么被他磋磨死,要么恐怕也和那个小妾一样,只能逃命了。
呵,那些人动不动就让她要大度要宽容要念旧情……
去tm的宽容大度,你那么仁慈你自己去给啊。
恶毒又怎么了,心胸狭隘又如何。
把饭食给狗吃还能给自己摇一摇尾巴,还能帮自己看家护院咬贼人。
给他能有什么?就只是彰显自己的大度和仁慈?
不,一点也不需要。
她不稀罕别人说她仁慈,各个不需要这样的男人回心转意或者对她感激涕零,然后说一句“还是老伴儿你对我最好啊”,统统不需要!
不得不说,卫氏在这个小时空的大环境下,能如此“拿得起放得下”也是很厉害了。
…………
宏家现在已经快解不开锅了。
两年前,就在芩谷离开宏家不久,宏泰生便将甑氏扶为正妻,并将管家大权交给她。
不得不说,甑氏的确比那个黄脸婆善解人意多了,不管生意上遇到什么样的问题,总是能说出让他感觉无比熨贴的话。
一开始甑氏说,把那些银子存在钱庄或者放在家里,还不如拿出去放贷。钱生钱。
宏泰生一听,这简直是好买卖。先投了几千两,不到两个月就回了近一万两。
而后在甑氏以及一大批人的“劝说”下,说这么好的生意,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这次也是最后一次集资之类。
于是宏泰生一口气把钱庄里的和家里的钱共两万多两,全部压上。
没有任何悬疑,人家都不用等半年跟你说钱亏了。不到两个月,对方就说被朝廷查了,这是违反律法的。
钱没了,还不能声张。
这让宏泰生心里无比郁闷,那都是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啊。
好在有两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一直在身边安慰他鼓励他,说,不是还有铺子和田产吗?
在甑氏的建议下,逐步将之前合作的换了,换成新的供货渠道。
几个月后,铺子被人举报,说他们以次充好,坑害顾客,被官府查封。
又两个月,又几个铺子因为经营不善,持续亏本,面临倒闭。
甑氏就对他说,与其把精力分散去经营这些不赚钱的铺子。
不如把它们都卖了,再集中精力管理几个赚钱的铺子。
宏泰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照做,以低廉的价格卖了出去。
可是剩下的铺子也没支撑多久,便出现这或那的问题,要么是之前合作的人变卦,要么是货源断了,要么是赊出去的银子收不回来,也面临倒闭。
甑氏又建议,说现在关键时刻还是要保住铺子,不如把几百亩田产卖了。有了周转银子很快就能让铺子起死回生。
只要铺子在,回钱就快,到时再把田地赎回来就是。
于是宏泰生又把土地卖了,然后又把几个院子卖了出去……
如今,宏家就只剩下靠后山的那片院子,什么都没了。
没有钱财来源,之前的花团锦簇和和气气一扫而空。
上次宏文跃来找令氏,就是想从令氏这里拿好处,或者以她为纽带再从芩谷这里弄点什么。
只不过宏文跃心中对令氏的那份感情好像有些死灰复燃,而令氏也不是那种无脑的,所以想从她这里来牵制芩谷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银子,以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卿卿我我恩恩爱爱也没有了,变成了整日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争吵。
甚至会为了你背着我多吃了肉,我背着你开了小灶而大打出手……这才是生活的本质。
宏文跃看着金氏那张日益变得尖酸刻薄的嘴脸,当年多么喜欢她的风情,现在就有多么厌恶她的自私。
金氏也算看清了宏文跃的本性,有钱有享乐就什么都好,一旦没钱就开始怨天怨地怨别人,却从来没想过是自己没本事。
当年老太太分出去时,宏文跃自己可是对老太太各种不满,自己只是顺着他说。
现在宏家败落,老太太反而东山再起,于是他就怨恨说是她挑拨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是她这个儿媳妇不孝把婆婆赶出去的。
生活一旦落到柴米油盐上,便是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