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rmu寓意深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四十七章 爲什麼展示-e5rr0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石棉瓦盖着的猪圈里,昏黑着,
唯有那敞开着的门,透进些远处城市映在夜幕上的光,
猪圈里,女孩仰着头,看着自己哥哥,脸上笑着,身上萦绕着的怨消散着,
年轻乞丐虚搂着身前,一遍遍呼唤着,泪水从红着的眼眶里流出,似乎是刺骨的寒冷,年轻乞丐浑身不禁微微颤动着。
看着自己哥哥,女孩笑着,往后退了两步,
“……唔唔,唔唔唔……”
紧随着,似乎察觉到变化,年轻乞丐嘴里发出些声音,往前紧走了两步,
伸出手,年轻乞丐不禁往前抓着,只是却什么也未抓住。
女孩看了看自己哥哥,再往旁边走了几步,退到了两位鬼差旁边。
“……唔唔,唔唔唔……”
似乎是已经察觉到自己妹妹已经离开,年轻乞丐伸出的手慢慢垂了下来,整个人紧随着也蹲了下来,
摸索着,从那猪圈的稻草泥污里,捡起了一块破碎的,被踩在泥污里的衣服布料,拿着那块布,年轻乞丐低着头看着,轻轻往脸上蹭着,
如同哀鸣般,年轻乞丐嘴里发出着些声音,眼眶里泪水不断涌出,滴落在那块布料上。
……
看了眼那年轻乞丐,廉歌转过了视线,再看向了门口站着的,之前领路的那人,
那人正浑身颤动着,有些畏惧站着,看着廉歌和年轻乞丐,
“……不是我,不是我,这个女孩是陶姐,陶姐弄回来的……前面那个,最前面那个石棉瓦屋里,那女人才是我的……”
似乎是廉歌投过目光,那人浑身愈加颤抖起来,再看了看年轻乞丐后,慌忙着说道,似乎想解释些什么,
“……陶姐之前在街上看到她,觉得这女孩看起来就让人心疼,而且又聋又哑,省功夫……就找了个机会把她弄了回来……弄回来过后,就把她的腿给她打断了……也是陶姐动得手,不是我,不是我……”
慌忙着,那人说着,
“……后来,后来那女孩伤口感染了……感染了……就在屋后面,找了地方给埋了……”
那人慌忙说着,
猪圈里,捏着那块布的年轻乞丐缓缓站起了身,眼眶红着,眼睛也有些红,
踩着猪圈里,混着稻草的烂泥,重新从猪圈里走了出来,
“……陶姐,陶姐就在前面,就还在之前那屋子里,我带你们过去,带你们过去……”
看着年轻乞丐的模样,那人畏惧着,往着门外退了两步,慌张着,朝着后院前的屋子那侧跑了过去。
愈加攥紧了那块布,年轻乞丐踏出了那石棉瓦屋门,死死咬着牙,眼睛红着,盯着那慌忙往屋前跑着的那人,跟着,往着前屋走了去。
看着年轻乞丐,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再看了眼猪圈里,那两位鬼差和那女孩,转回了视线,挪开了脚步,同那年轻乞丐往着前屋走了去。
身后,
女孩看着自己哥哥走出猪圈,垫着脚,朝着猪圈外望着,似乎想跟上来,但紧随着,又顿住了脚,低下了头。
两侧,两位鬼差看了看女孩,伸出了手,擒在女孩肩上,
紧随着,两位鬼差和女孩骤然消失在猪圈里,出现在石棉瓦屋外。
“……谢谢。”
女孩转着身,望了望四周,有些欢喜着对着两位鬼差说道,
紧随着,也朝着那前屋跑了过去。
两位鬼差闻声,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也没答话。没阻拦女孩的动作,只是在女孩身后紧跟着。
……
“……就是她,就是她……”
屋子里,灯还亮着,白炽灯下,
之前栽倒的几个男人和那中年女人,依旧或躺或趴在地上,抱着腿,或捂着脸,吃痛着,发着些哀嚎,
几个人摸着旁边的凳子,桌子,似乎想再爬起身,但却一跤接着一跤,始终未再能起身,只是有些畏惧着,痛苦着,躺在地上。
领着路的那人,慌张着,再从后院跑进了屋子里,
指着那正抱着腿,吃痛嚎着的女人,便慌忙着,说道。
廉歌和年轻乞丐紧随着,再踏入了那屋子里,
年轻乞丐眼睛红着,攥紧了那块布,咬着牙,盯着那中年女人,
正躺在地上的中年女人闻声见状,慌张着转过身,爬着,朝着旁侧跑去,
“……啊啊,啊啊啊……”
而就在这时候,年轻乞丐手愈加攥紧,眼睛红着,愤怒着,嘴里发出了些喊声,朝着那中年女人扑了过去,
“……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年轻乞丐按住了中年女人的腿,一拳一拳,砸在中年女人之前栽倒时,崴得扭曲的腿上,
中年女人嚎着,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年轻乞丐眼睛红着,紧紧咬着牙,死死盯着这中年女人,一拳一拳的砸着。
……
看了眼年期乞丐,廉歌没有阻止,只是看着。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紧跟着进入屋子里的那女孩,和两位鬼差。
女孩站在一旁,看着屋子里那栽倒在地上的几人,浑身怨气滋生着,
又看向了自己哥哥,不禁往前走了两步,又顿下脚,看着她哥哥,脸上有些担心。
但终究,还是抿了抿嘴,没走上前。
“……啊啊,救命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屋子里,中年女人嚎着,想要转过身,再往旁边跑,
旁边几个同样栽倒在地上的几人,有些畏惧着,往着后侧缩着。
“……啊啊,唔唔,呜哇,哇哇!”
年轻乞丐攥紧了那块布,一拳拳往中年女人腿上砸着,眼眶红着,嘴里发着些愤怒的声音,
“他问你,既然你知道痛,那为什么要砸断别人的腿,砸断一个才七八岁女孩的腿,为什么。”
廉歌走上前,走到年轻乞丐旁侧,语气平静着,看着那干嚎着的中年女人说道。
“……救命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中年女人依旧只是嚎着,挣扎着,想要旁侧跑开,
年轻乞丐眼睛红着,愈加攥紧了那块布,一拳拳往那中年女人腿上砸着,
“……呜哇,哇哇……”
……
“……不许动,都不许动!”
“……不许动!”
就在这时,警车警报声渐近,紧随着,一众警察从院子外涌入,朝着屋子里涌了进来,
将所有人围住,一众警察大声喊道。
“……这两位,这两位先生就是让我报警的人……”
之前那女服务员文慧,紧跟着警察身后,跑了进来,赶紧出声说道。
“……这位先生他,他的妹妹被这些人……”
又转过头,看向了年轻乞丐,女服务员出声说道,
闻声,正要上前控制住那年轻乞丐的几名警察,闻声,不禁放缓了动作,脚步,
“……啊啊,啊啊啊!”
年轻乞丐眼睛红着,咬着牙,依旧一拳,一拳往这中年女人腿上砸着,
“……唔唔,唔唔唔……”
如同哀鸣般的声音,年轻乞丐嘴里发出些声音,停下了动作,
缓缓抬起了手,泪水再从眼眶里涌出,滴落在那块布上,
屋子里,一众警察看着,相继有些沉默,
屋子里,愈加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