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lik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第五百五十五章 人心不古展示-bp58v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不能因此就否定明仁宗朱高炽的品行,毕竟站的位置不一样,待人待事的观点就不一样,朱高炽再怎么感激自己,他也得为朱家的国祚着想。
朱高炽应该有自知之明,又缺乏自信,所以恐惧自己在安南布局成功。
黄昏猛然想起狗儿来时的提醒。
暗暗思忖,应该怎么回答,不用猜,狗儿提醒自己是情分,回去如实汇禀朱棣是本职,这对于狗儿而言并不矛盾。
几秒钟后,黄昏想好了应对之辞。
苦笑着说了句人心不古啊。
这话其实对太子很不敬,但又超过尺度不多,就算是太子朱高炽听了,鉴于他反对高贤宁任职交趾布政使一事,他也只能吞下去。
他确实理亏。
而朱棣若是听了,根本不会有任何不悦,因为这意味着就算黄昏和太子之间有盟约,也出现了裂痕,若是没有盟约,那双方的关系就会因此而恶化不少。
朱棣喜闻乐见。
这是朱棣想听见的话,黄昏就说给他听。
至于有没有怨恨太子,答案是没有。
因为没必要。
太子的反对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这是黄昏基于对朱棣的信任,除此之外,黄昏完全理解朱高炽的苦衷,毕竟是朱家人,以国祚为重,为此朱高炽愿意背恶名。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就是“仁”。
舍身成仁的仁。
狗儿听到黄昏的应答之辞后暗暗颔首,咱们这位黄指挥如今在官场上的能力,肉眼可见的攀升,要不了几年,就会成为金忠、郑赐那样的老油条了。
笑道:“黄指挥也莫怪太子殿下,他也是为国着想,毕竟谁都知晓,高贤宁的身上写了个黄字,他要是将交趾牢牢掌控,别说太子殿下,陛下也会担忧。”
这是隐隐提醒黄昏,有些事别过头。
过犹不及。
一旦超过了陛下的底线,这天下谁都救不了你。
黄昏笑而不语。
担心个屁。
老子从始至终就没对皇权产生过想法,如果硬要说有,也不会阻止大明的进程,而是会去中南半岛或者西洋那边。
和朱棣迟早的一战,那是基于对历史上众多明君的了解。
就如乾隆留和珅给嘉庆一样。
只不过朱棣大概率不敢把自己留给朱高炽,所以会选择亲自动手,至于这件事最后会怎样收场,那就只有鬼知道。
从某方面来说,黄昏其实不想看见这种局面。
君臣还是相得益彰的好。
狗儿见黄昏不说话,直到他心里有数,有些事,没有答案比有答案更让人放心,起身,“还有事,黄指挥你忙,我得回宫了。”
黄昏起身相送。
临走之前,不着痕迹的赛了一张纸给狗儿。
狗儿愣了下。
黄昏挤眉弄眼,压低声音,“朋友之礼。”
狗儿笑了。
趁着两个小内侍和几个护卫在收绯春送的红包时,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张明显不是宝钞的纸,入目两个字很是震惊:地契!
震惊之余分外讶然,这不是平常见到的那种地契。
黄昏笑道:“这是顺天时代商行下辖商行,华为房产经过顺天行部批准的,自制的契约书,等顺天那边房产修好,狗公公凭此地契,可去交接一套宅邸。”
这可是个豪华大礼包。
狗儿想推辞。
黄昏笑了笑,“但收无妨,我明确一点,这是咱们朋友之间的情意,和地位官职没有半毛钱关系。”
狗儿还能说什么……
笑着告辞。
黄昏送走狗儿后,带着绯春回主院,打算继续逗娃,然后抽空想一个策略,怎么去袁忠彻手中把清明上河图忽悠过来。
乾清殿,朱棣见狗儿回来,放下手中刚批红的章折,叠在一起,说狗儿你等下把这些章折送到文渊阁去。
狗儿急忙应是。
朱棣往后斜斜一趟,“黄昏怎么说?”
狗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怀中掏出那一张地契,摆在御书桌上,在路上狗儿就想好了,回到乾清殿,还是知会陛下一声,别让他怀疑自己和黄昏在私相授受。
朱棣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故作不解,“这是什么?”
狗儿摊开,“这是一份黄指挥时代商行分行华为房产的地契,据他说等顺天那边的坊子修好,可以凭此地契去交接,然后到顺天行部办理官府的地契。”
朱棣哦了声,“他送你的?”
狗儿颔首,“应该是罢,上面确实写的奴婢的名字和户籍。”
朱棣哈哈一笑,“所以他是在明目张胆的贿赂你?”
狗儿吓了一跳,急忙跪下,“奴婢自知在陛下身边,在外臣眼中,奴婢是天子近臣,但奴婢自知,奴婢只是个侍候陛下的内侍而已,绝不敢僭越国事,更不敢仗着陛下的信任为自己谋私利。”
朱棣缓缓将地契推向狗儿,笑道:“收下吧。”
狗儿不解。
朱棣解释道:“我知道你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分不清主次,何况这封地契的出现,本来就有朕的授意,要不然黄昏去哪里找你的户籍?这件事在顺天时,黄昏就来汇禀过,当时我是同意了的,你跟我多年,又有白河沟战功,如今亦失哈和郑和都在大展抱负,只有你枯守在皇宫,这也是朕对你的一点补偿罢。”
狗儿跪在地上,默然不语。
朱棣讶然,起身,看着狗儿,“怎么,不要?”
狗儿抬头,双眸泛红,谢恩。
朱棣微微一笑。
现在自己好像有点明白狗儿为何会亲近黄昏了,因为这小子办事真的很稳妥,既给了狗儿情分,又不让狗儿又压力,顺便还让自己给了狗儿个情分。
狗儿岂能不喜欢这样的黄昏。
人精啊。
待狗儿情绪平复,朱棣才问道:“说吧,黄昏听说太子反对高贤宁出任交趾布政使时,他有如何的反应,是否有泼口大骂?”
敢骂太子,他在找死。
不骂,那就说明太子和黄昏两人有可能在唱双簧。
狗儿据实回答,“黄昏说了四个字。”
朱棣:“嗯?”
狗儿:“人心不古。”
朱棣:“……”
许久,才倏然间笑了起来,暗道了一个好一句人心不古。
这话还是有怨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