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ja6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天降鬼才 武異-第1765章 大困擾閲讀-aiu3y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许芷芊已经推测出,江湖协会陷入死局,然后她还叽里咕噜的告诉众人,让武林盟上下皆欢喜。
战都还没打完,武林盟就想放鞭炮庆祝,这怎么行?
周兴云虽能提醒维夙遥,提醒各派掌门别掉以轻心,可是……下面的人听不见啊!
纪律一旦松散,就很难抓紧了。
所以,周兴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上演一出‘假病’,让武林盟的小伙伴‘生于忧患’。
有人会问,周兴云昨天不是在房间看书,装出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好让武林盟的人安心,今天怎么就反过来干,蓄意制造恐慌。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亦或者,是天宫鸢掌控人心的高明之处。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武林盟未战先怯,周兴云当然要稳定军心,让大家安稳休息。
如今许芷芊走漏风声,武林盟的人都知道江湖协会没有胜算,个个都开始飘飘然。周兴云便要勒紧他们的脖子,让大家脚踏实地,严肃认真的对待敌人。
正因如此,周兴云才会强调,武林盟没有退路,一旦战败,大家都永无安宁之日。
周兴云这一昏,消息传出去后,必将牵动整个武林盟的神经。
今时今日的周兴云,可不是以前的周兴云……
周兴云率领武林盟,漂漂亮亮的打了一仗,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定海神针。
就连许芷芊、维夙遥等女,都觉得现在的周兴云非常可靠。
此时,武林盟最可靠的人倒了,他们该怎么办?
谁是武林盟的主心骨?谁是镇北骑的定心丸?唯有当他倒下的时候,众人才会深切地意识到,他的重要性。
一直存在的光明,不可贵。
只有在黑暗中看到的光明,才可贵。
绝望即将来临,若果不出意外,武林盟将陷入多线作战的绝境。
周兴云必须从现在开始布局,为迎接下一场战役,打响心理战的第一枪。
失而复得的光明,才是最可贵的存在……
杭驭城,江湖协会在讨伐水仙阁的路上碰壁之后,便老老实实的退回天龙庄。
江湖协会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比许芷芊等人预料到的情况,还要糟糕很多。
今天早上八点,江湖协会各大门派的执事,纷纷聚集在天龙庄的大厅,你一言我一语的辩论与争论。
江湖协会各大门派的执事,都在辩论与争论什么呢?
是否继续讨伐水仙阁?
要不要讨伐水仙阁,这确实是他们争执不休的问题之一。
但是,比起要不要继续讨伐水仙阁,江湖协会遇到一个更麻烦、更基础、更关键、更重要的难题。
从今早上开始,江湖各大门派的执事,都为此吵得脸红耳赤,甚至有一拍即散的冲动。
这是一个怎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困扰着人类文明几千年的大问题!
没钱了。怎么办?
没有钱!江湖协会数以万计的人口,吃什么?
江湖协会向武林盟宣战,浩浩荡荡的讨伐水仙阁,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是钱!
江湖协会得知镇北骑击退黄酆国,周兴云就在杭驭城的时候,他们找上门来第一件事是什么?
要钱!
江湖协会和蟠龙众开战,把家底败光了,而后心生邪念,去欺负看似很好欺负的武林盟,嚷嚷讨伐水仙阁,又是为了什么?
拿钱!
武林盟勾结邪道,江湖协会讨伐水仙阁,充公门派财产,天经地义无可厚非。毕竟,蟠龙邪道就是这样对待正道门派……
然而,令江湖协会万万没有想到,看似很好欺负的武林盟,实际上是一块硬钢板,他们一脚踢上去,脚趾头都断了。
江湖协会和蟠龙众开战,把皇室赏赐的钱,全都打光花光,现在武林各派别说拿‘分红’,他们甚至还欠下一屁股债!
江湖协会欠了谁一屁股债?
杭驭城大商人、令狐飞龙!
江湖协会租来数百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去讨伐水仙阁,那都是鳌棕找令狐飞龙借来的货车!
如今江湖协会在半路上遭遇伏击,马车没了一大半,这笔账怎么算?
姑且不说心头滴着血的令狐飞龙,就是鳌棕长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重新购入近千匹拉货的农家马,打造数百辆拉车和车厢,那需要多少时间和金钱?估计令狐飞龙今年都要休业了。
虽然鳌棕长老承诺,江湖协会肯定会赔偿他的损失,但他们只赔偿马车的损失。
鳌棕长老可有想过,半年不去跑商,令狐飞龙要损失多少?
此时江湖协会各派的执事,就在为赔钱一事,吵得天翻地覆。
凭什么要我们凑钱赔偿?
不仅仅是赔偿,还有参加武道大会的赏金。
之前大家都说好了,四海英杰武道大会的赏金,将会按照各派门人,在武道会上的表现,分配给大家。
现在赏金非但没了,还要他们赔钱?开什么国际玩笑!
再说了,许多江湖门派的师门,都被蟠龙众搞得岌岌可危,他们哪来钱赔偿?
于是乎,折返天龙庄的江湖协会,就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没有钱。怎么办?
江湖协会欠了令狐飞龙一屁股债,他们要是不还,惹恼令狐飞龙……
令狐飞龙有绝对的权利,把他们统统轰出天龙庄。
尽管令狐飞龙是鳌棕的弟子,可那是记名弟子,他能看在鳌棕的份上,为江湖协会提供住宿,算是仁至义尽了。
现在鳌棕都开始愧疚,觉得他很对不起令狐飞龙。
幸好,令狐飞龙是个非常孝顺的弟子,尽管心里在滴血,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甚至还对鳌长老说,即便不赔偿也无所谓……
说真的,对于令狐飞龙而言,他根本不在乎那几百辆马车,令狐飞龙在乎的是,没了几百辆马车,他半年内都没法带货行商。
“鳌长老,你让我们赔钱,那是不可能的,这事根本不因我们而起,是你们、是武林盟主决定要去讨伐水仙阁!我们只是响应号召,按你们的要求出力。”
鳌长老提议江湖协会的各大门派,凑钱赔偿令狐飞龙的损失。
千山派掌门闻言,顿时强力反对。
“千山派掌教说得对,我们响应江湖协会的号召,出力帮忙讨伐水仙阁,你们怎么还好意思找我们要钱啊?讲讲道理好不!”
“还有!武道大会发放的赏金,江湖协会还欠着我们的没还!这笔账现在怎么算?”
有一部分江湖门派,跟着江湖协会和蟠龙众开战,就是为了拿回他们参加武道大会的‘赏金’,拿回他们应得的那份钱。
只不过,江湖协会的高层,满嘴仁义道德,说当务之急是优先讨伐蟠龙邪道,所以这一部分的江湖门派,唯有随波逐流。
现在事情越来越不对劲,武道会奖励的赏金,几乎都耗光了。
江湖协会不仅仅耗光了赏金,甚至还要他们自掏腰包,赔偿令狐飞龙的损失。江湖各派门人,肯定不干这蠢事。
自从和武林盟正面交锋后,大部分江湖协会的江湖人,都深刻地认识到,江湖协会不行!江湖协会是真的不行!
蟠龙众你干不过,武林盟你也干不过,还有脸自称中原武林的正道表率?
中原武林门派,之所以加入江湖协会,不外乎觉得,江湖协会是一只稳如泰山的大船,只要上船就能高枕无忧。
然而,经历了种种事迹,江湖各派都发现,这根本就是只底层漏水的破船,早晚都要沉船。
“各位请冷静,今日江湖协会面临大难,希望大家能静下心,听华某道说一二。”华禹孟高昂发声,镇住台下乱哄哄的话语:“鳌长老刚才的发言,我认为很有道理!大家在天龙庄住了那么多天,身受令狐庄主照顾,我们岂能以怨报德,损害令狐庄主的利益?赔偿,是一定要赔偿!但是!”
华禹孟眼看台下的众人又要起哄,不由狠狠地加重音,压下他们的势头,并且说出他早已蓄谋好的话:“但是!要赔偿令狐庄主损失的人,不是我们江湖协会!”
“究竟是谁!卑鄙无耻的偷袭我们!究竟是谁!毁坏了令狐庄主的马车!放走了马匹!是武林盟!”华禹孟话锋一转,就甩锅给了武林盟。
“应该向令狐庄主赔不是、赔偿的人,是武林盟!”华禹孟振振有词的说道:“我们本想以和为贵,到水仙阁就事论事,只要他们放下屠刀,协助我们讨伐蟠龙众,我们便不会与水仙阁计较。谁想到,武林盟竟是一群卑鄙小人,他们不单止在半路伏击我们,还抓走我们的人做人质!这不正是邪道的作为吗!”
“我们拿武林盟当正道人士,可他们却辜负了我们的信任!是不折不扣的邪道!现在,裘老兄的亲子,还有江南七贤的孙儿们,都不幸落入武林盟的贼人手中!在坐江湖各派的门人,又有多少人,伤在武林盟狠手之下!”华禹孟严肃不苟的说道:“我们只有横下心,讨伐武林盟,才能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武林盟必须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赔偿令狐庄主的损失!赔偿我们的损失!”田家家主田丰海,暴躁的怒喝。
武林盟抓走他们家的孩子,江南七贤心急如焚,担心江南七少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