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q57優秀言情小說 時空之頭號玩家-第735章 旅店溫泉的意外偶遇熱推-o5kwi

時空之頭號玩家
小說推薦時空之頭號玩家
察觉到有不明生物入侵领空,那只巨大的蜈蚣立刻有了反应。
灰色的云层如沸腾的滚水般翻腾滚动,环绕着其中游走的红影,遮天蔽日向罗戒的方向强势压来。
放手任由「路西法」漂浮在身侧,罗戒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蒸汽化改造的【岚龙魂·影】,不疾不徐的将一枚【秘银箭枝】搭在绷得笔直的弓弦上,双臂发力徐徐拉满。
——「风」!
三段蓄力的箭枝在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白线,犹如刹那的闪电般没入前方的滚滚灰云,撞在那光滑的红色甲壳上,发出犹如敲钟般沉闷的金铁交鸣声。
好硬!
以坚固著称的【秘银箭枝】虽没有损毁,却也只是箭头卡入了甲壳裂开的缝隙中,C金武器200%威力的蓄力一击,居然完全没能对这只妖兽造成任何损伤。
罗戒不由得暗暗咂舌,幸好这只大蜈蚣只是凭借本能行动的妖兽,否则但凡有些许智慧,只怕就就能成为当前世界最顶级的BOSS之一了。
这飞行能力显然是这蜈蚣在向妖兽进化时意外获得的天赋妖术,它的本体终究是在爬行的虫类,飞行速度远比不上那些天生生有翅膀的飞行妖兽。
看似在空中翻滚游动,实则更像是伏在救生圈上划水的拙劣泳者,如果不是那数百米长的巨大身体带来相对速度加成,与其说是飞行,反倒像漂浮更多些。
趁着对方距离尚远,罗戒再次连连拉动弓弦,在四箭连射的技能「岚」过后,一道急速凶悍的龙型箭光随着悠扬的清鸣呼啸而出,径直飞向那足有两列火车头般大小的巨大虫头。
——「龙」!
与之前的几箭不同,「龙」这一技能除了【岚龙魂·影】本身的攻击以外,射出的龙型箭光还额外附加着等同于使用者精神属性的能量攻击。
罗戒此刻的精神属性值已经达到2200,即便是在前世的四阶玩家当中也绝对不算低。
那条巨型蜈蚣显然也意识到了危险,身形扭动间硬是偏开了头部,这凶猛的一箭擦过光滑的甲壳,大半截箭身没入第三四节的缝隙间,嘭然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空洞。
搁在其他动物身上足以致命的伤口,在那犹如空中列车的巨大身体上,甚至连轻微伤都算不上,可由伤口传来的疼痛却是实打实的。
这只巨大的妖兽愤怒了。
嘶——!
如黑洞般的钳口发出了撕布般的嗡鸣,一团散发刺鼻气味的水雾由其中不断喷出,融入四周,将那包裹着身体的灰云染上了一层暗绿的色泽。
毒雾!
毒是蜈蚣这种生物的天赋能力,罗戒从一开始就防着这一手,见状身形立即后撤,飞快的脱离灰云范围。
与此同时,黑色巨剑「路西法」不退反进,剑身下隐藏的繁杂魔术回路喷射着橙黄色的热风,破开滚滚毒雾射入蜈蚣的漆黑巨口。
若是其他的武器,这一招基本就相当于肉包子打狗,对巨型蜈蚣造成不了什么致命伤害,还会凭白损失掉一把武器。
然而,「路西法」的本质是机巧人偶而不是普通的大剑,即便被巨型蜈蚣完全吞入体内,罗戒依旧可以通过虚空中的魔力通道操控「路西法」的行动。
“所以说,没有脑子,体型再大也没有用……我倒要看看你的肚子里面有没有外壳那么结实!”
罗戒的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两扇赤红色的魔力血翼在身后瞬间绽放。
——「红翼阵」!
巨型蜈蚣的食道中,魔力供给骤然提升十倍的黑色巨剑,周身的魔术回路亮起刺眼的光芒,甚至隐隐透出那厚实的外壳,令巨型蜈蚣的体表泛起一处淡淡的橙色光斑。
——「火之神神乐·雷光·日晕之龙头舞」!
巨型蜈蚣体表那一处光斑突然爆发出明亮的光芒,所在部位如同吹气球般急速鼓胀。
嘶嘶——!
别说是肉身凡胎,就算是精钢浇筑也挡不住这瞬间数千度的太阳之火的灼烧。
巨型蜈蚣抽搐着,头尾一同喷出两道数十米长的金色火线,在空中剧烈的翻滚下坠,数百米长的身躯不断扭动抽打,沿途无数树木与山岩被击断拍碎,沿着悬崖滚落,在山间回荡起久久不散的闷雷声。
居然这样都不死?
见视觉投影中久久没有出现击杀提示,罗戒不禁对这巨型蜈蚣那顽强的生命力吃惊不已。
不过做到这样已经足够了。
“赖光,动手!”
不等那巨型蜈蚣完全坠地,一直关注着天空中战况的「源赖光」早已急不可耐的从隐蔽处冲出。
高挑丰满的身形纵跃而起,手中闪烁电光化作一把两米来长的蓝色薙刀,猛的向下刺入巨型蜈蚣翻滚露出的白色腹部,刀刃逆向朝前,一路向上狂奔,拖出一道不断喷射出蓝色血液的狭长血线。
“斩魔!”
随着「源赖光」身形从半空中急速下落,手中薙刀飞射贯穿了正要抬起的巨型蜈蚣的头颅,一道粗壮的天雷紧随其后从天而降,无数山石树木与那巨大的虫头一同在刺眼的白光中升腾湮灭,化作漫天的齑粉。
罗戒也从高空落了地,望着眼前那散发着烧烤香气的无头蜈蚣巨尸,捏着下巴渐渐皱起眉头。
「源赖光」收起武器走上前:“御主大人,怎么了?”
“有点奇怪……这只蜈蚣明明已经死透了,我却没有收到击杀提示。”罗戒在意识中翻看着视觉投影的提示信息,摇头道:“或许是这只蜈蚣还有其他分身吧,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源赖光」点点头:“就算是分身,吃过这次亏,那只蜈蚣也应该不敢再出来了。”
“那就抓紧时间,甩掉身后那只蛇妖吧。”
……
没有了「入内雀」的威胁,罗戒一行人搭乘着「路西法」于高空疾驰出数百里,直到于前方天空再次看到那黑压压的雀云,才寻了附近的一座城镇降落下来准备过夜。
这座城镇的规模虽然不大,由于常有客商经过,各种设施倒是五脏俱全,不仅有供人休息的旅馆,里面甚至还有从山上引来的温泉水可以沐浴。
隔壁房间有「源赖光」贴身保护,「红」的预知能力虽时灵时不灵,却也能作为一层额外保障,因此罗戒完全不担心「缝夫人」母子的安全。
用过晚餐,罗戒只身来到了位于旅店后方的温泉浴场。
常规的温泉大多会分男宾区与女宾区,即便没有条件修建两处,中间也会以隔断隔开。
而这座旅店的温泉却没有类似的设施,也就是俗称的混浴。
当然,混浴什么的也就是听上去引人遐想,实际上在这个年代,女人很少会出门远行,会在旅店落脚的大多都是往来各地的商人,就算有女客也多在房间里简单洗洗就算了,不会有年轻女子真的会来这种公共浴场。
或许是罗戒来得比较晚,温泉内竟是空无一人,皎洁的月光照在氤氲缥缈的水面上,松柏青青,气氛幽静异常。
罗戒刚入水不久,庭院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有人赤足在向这边走来。
他摘下脸上的毛巾侧过头,刚好看到一具白皙丰韵的月同体正扶着池边的石块徐徐踏入水中。
“缝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