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h5o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問丹朱-第二百八十七章 旁問看書-cozlv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宫里进忠太监如何忍笑,皇帝如何揣测,陈丹朱都不知道,也不在意,她畅通无阻的进了军营,感觉进军营比进皇宫容易多了。
进皇宫在宫门就要通报,来军营是到了铁面将军营帐所在才开口。
“将军。”竹林在外大声说,“丹朱——”
他的话没说完,枫林就笑着掀起帘帐:“丹朱小姐快进去吧。”
陈丹朱对他盈盈一笑,高高兴兴进去了。
营帐里铺设着毡垫,铁面将军穿着甲衣,面前摆着棋盘,其上黑白两子厮杀正激烈。
那个大夫——王咸坐在对面,手里捏着棋子一脸不高兴,陈丹朱刚开口喊一声“将军我——”,王咸就打断她,伸手指门口那边的客席:“停,你先坐一边,别吵,我可是要赢了。”
陈丹朱果然乖巧的不说话了,但没有乖巧的去坐门边,而是就在棋盘这边坐下来,兴致勃勃的盯着棋盘看了一眼,伸手指着一处。
“将军,你要赢了啊。”她赞叹说道,“在这边落子的话极其精妙啊。”
王咸顿时瞪眼:“喂——”
那边铁面将军便将棋子落在此处,棋盘形势顿时逆转,他哈哈一笑:“好了,我赢了。”
王咸气的指着陈丹朱:“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懂不懂?”
陈丹朱对他一笑:“王先生,我又不是君子。”
铁面将军摆摆手:“我的棋艺这么差,你赢了胜之不武,有什么可高兴的。”
王咸哼了声:“我才不管什么胜之不武,赢了你我就是高兴。”说罢招呼铁面将军,“再来再来。”
铁面将军摇头:“老夫本不喜欢下棋,不玩了。”看陈丹朱,“你怎么来了?”
是哦,原本不喜欢下棋,因为太无趣了就拉着他下棋,现在有趣的人来了,就把他甩开了,王咸坐在一旁冷笑,将棋盘上一颗一颗收拾了,然后自己跟自己下棋——反正他是绝对不走,看这陈丹朱又来干什么。
陈丹朱并不介意王咸在场,对她来说王咸跟铁面将军是一样的,毕竟她与铁面将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咸就在场,而且这一次,有王咸在一旁听听可能更好。
“有件事我想问问将军。”她说道。
丹朱小姐很少这样开口啊,一般不都是先娇滴滴的说一堆吹捧关爱铁面将军的谎话吗?王咸斜眼看过来。
铁面将军只道:“说罢。”
“我听说三皇子的病治好了。”陈丹朱问,满脸都是小女孩的好奇,还有丝丝的害怕,压低声音,“真的是吃人肉吗?”
铁面将军声音笑了:“你不是自己是大夫吗?你觉得呢?”
“我是大夫啊,但我学的可从没有吃人肉治病的。”陈丹朱说道,再次压低声音,“将军,这会不会是齐王的阴谋,巫蛊什么的,要把三皇子诓骗到齐国去,然后害死他。”
铁面将军笑道:“真要有这种巫蛊,齐王怎么舍得用在三皇子身上?他要么用在陛下身上,要么用在老夫身上。”
老将很得意呢,陈丹朱心里忍不住笑,跟着恭维:“没错没错,天下安稳就在陛下和将军您两人身上呢,不过,将军你让人及时的告诉我三皇子在齐国的事,我实在是好奇啊,我这么厉害的大夫都治不好,竟然被那个齐女治好了。”
这不是好奇,是不服气吧,这个女子,还是花言巧语那一套,王咸在一旁捏着棋子道:“丹朱小姐,要知道人外人有人,山外有山,来来,不要想这些事了,既然丹朱小姐能助将军赢了,就来与我对弈一局吧。”
陈丹朱对他一笑:“其实我棋艺一般,适才是有了将军半步胜算在前,我才能侥幸指点,我啊,有自知之明的。”
这牙尖嘴利的丫头,王咸撇撇嘴。
铁面将军道:“好,我知道了。”他唤声枫林,枫林从外边进来,“齐国那边的动向给丹朱小姐安排一个信兵。”
枫林笑着应声是。
陈丹朱高兴的道谢:“有将军在,我真是万事无忧啊。”
铁面将军问:“周玄走了吗?”
“走了走了。”陈丹朱忙道,“将军不用担心,有你的威名在,他不敢把我怎么样,今天乖乖的走了。”
铁面将军点点头:“那看来是想通了。”
是指周玄误会她喜欢他所以拒婚金瑶公主的事吧?也是啊,周玄前脚拒婚公主,后脚就搬到她这里,是个正常人多想一下就能想到其中有问题,虽然山下有皇帝的太监说一些只是来这里养伤的场面话,时间久了也是没用的。
阿甜虽然不告诉她,她也知道茶棚里的路人都在谈论,陈丹朱在抢过穷书生,缠上三皇子后,又媚惑了周侯爷——
陈丹朱讪讪一笑:“是,周侯爷是个聪明人,他想通了用我的名义来拒婚公主,不太合适。”
王咸在一旁哈哈笑:“丹朱小姐,你太谦虚了,要我说,这天下除了你没有更合适的。”
这个人真是讨厌,陈丹朱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口中喊“将军——别人误会我嘲笑我就算了,您不能这样想。”,说这话眼圈一红,眼泪就要掉下来。
铁面将军转头呵斥王咸:“不要说这个了。”
王咸心里呵了声,再看这边陈丹朱扁着嘴,眼泪汪汪,对他挑眉一副得意的模样,这丫头!
陈丹朱见好就收,将一个小瓷瓶递过来:“将军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糖丸,你在军营风吹日晒,饮茶的时候吃一枚,润喉润肺。”
铁面将军伸手接过,陈丹朱高兴的告辞。
看到陈丹朱走了,王咸还在忍不住笑。
“这个女孩子真是好好笑,绕了这么大一圈子,还是惦记三皇子啊。”他说道,“要通过你这个老父亲,给心上人嘘寒问暖呢。”
他拿起小瓷瓶,打开嗅了嗅。
“这种药丸,难道我不能做?”
他嘀嘀咕咕说了这么多,铁面将军丝毫没理会,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的转过头来:“你去趟齐国。”
王咸皱眉:“做什么?陛下文臣武将派了十个,三皇子就是每天睡觉,也能把事情做了,用不着我们。”
铁面将军道:“你去看看三殿下的身体,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王咸哦了声明白了,笑道:“还是听信了丹朱小姐的话啊,将军,就算太医院多数人都材质平平,张太医还是有真本事的,而且先前我们说过,就算是三皇子没治好,也不影响他这次做事——”
铁面将军打断他:“她说别的话也就罢了,三皇子是中毒不是病,她再三说觉得三皇子的事蹊跷,必然是看出了什么,别人不知道,不相信丹朱小姐,你难道不清楚吗?丹朱小姐她可是能用毒杀人于无形啊。”
王咸捏着瓷瓶的手停下来。
这个女子,几年前才十五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李梁毒杀了,连他都没能阻止以及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