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ctj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道長去哪了討論-第一百四十四章 彎了(爲造園的人盟主加更)相伴-2l6bs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如果崇玄署宣扬的观点没有问题,天下中心在终南山那个大坑处的话——可能性极高,那么南吴州必然会在那个大坑湮灭之前而湮灭。
根据测算,终南山大坑如今应该已经距离南吴州不远,相当于原黑山郡城以东百里的位置。或者换一个说法,应当是南吴州来到了原大散关的位置。
这个位置并非平地所处的位置,而是在南吴州脚下的另外一面。事实上,站在北主峰的山顶,放眼看出去的世界已经明显有了弧度,不论从哪一面向前走,都隐隐有了下坡的感觉。
名門閨謀:嫡女二嫁棄夫
如果此时怀素和精确道长以步伐丈量世界,绕行一周只需五天。
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南吴州的湮灭必然发生在终南山之前,或许还剩四个月,又或许是三个月,甚至是两个月,谁知道呢?
至德六年正月,南吴州开始了第二次连山太极蟠龙阵的测试。
护罩风刃已经完全稳定,不再出现蟠龙柱龙首异象的问题。风刃向下的切割又深了十丈,切割深度为一百一十丈,证明在蟠龙柱上缠绕庚金环的方法有效,取得了不错的进步,载物又有了很大提升,虽然依旧比不上崇玄署,但也只能如此了。
试阵到了最关键的第三步,天空中的云层凝聚为太极阴阳图的时候,两只阴阳鱼的眼睛居然没有成形。
这一结果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经过改进之后,不是更进一步,反而原地倒退了。
顾佐郁闷的停下了大阵,和创研小组重新分析阵图。连夜拆解,一张一张阵图对照,无论是阴阳演化还是五行推算,不管是八卦风水还是九宫方位,都完全找不到破绽,何况在座的都是当世顶尖的阵法流修士,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是材料不过关?还是整个阵法的演绎次序都出了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大家都等死吧。
整整三天,屋子里烟雾缭绕,全是元阳烟的味道。
就在顾佐瞪着通红的双眼查看了不知多少遍阵图的时候,精确道长建议道:“干脆让张遂过来看看吧,他也擅算,演算之能并不在我之下。”
几人都不认识张遂,纷纷望向顾佐。
张遂就是前司天台监丞一行大师,至今仍然领导着少林派门人,负责整个世界的观测。
顾佐有些犹豫,这毕竟是个佛道兼修之士,以前只是和精确道长讨论计算问题和授时问题,没有引起什么怀疑——其实顾佐也不知道精确道长有没有产生过怀疑,此刻如果将他引入那么多元婴高修之中,天知道会不会被人瞧出破绽,更何况旁边还有个炼虚级数的岐王。
正想着岐王,就听岐王道:“张遂此人,孤知道,是个有能耐的,他如今也在南吴州么?那就请他来参详参详吧。”
都不用顾佐开口,精确道长便一阵风似的出去了,过不多时,将住在南吴州东南偏僻之处的一行给扯了进来。
见了一行大师,顾佐有些心虚,但别人却没想那么多,精确道长在路上已经把情况跟他介绍了,进门之后,一行摆袖扫了扫满屋的烟味,也不多话,直接坐下来看图。
精确道长连忙将门窗都打开,使了个驱风术,将满屋烟雾吹散,于是众人又纷纷打起火苗开始点烟。
看图是件很费工夫的事情,一行连看了两个时辰,大伙儿就陪着他看,同时向他解释疑难。看到天亮之后,一行闭目沉思片刻,取过纸笔开始计算,算了一页又一页,满满都是各种五行、八卦的算式,当然,最多的还是天干地支和各种数字。
算完之后他又重新去看阵图,看完阵图接着演算。算了整整一天,大家就陪着他坐了一天。
等到顾佐点燃第十九根元阳烟的时候,一行终于开口了:“数不对。”
所有人都嗡的一下围了过来,纷纷问:“哪里不对?”
吸術 獨奏二胡
一行道:“你们用的是什么时候的数?”
谷执事不解:“什么意思?”
精确道长恍然大悟,仰天长笑:“原来如此!”
大家都等着他解释,于是精确道长又点燃一根元阳烟,拍了拍一行的肩膀,笑道:“还是得请张监丞来啊,这不就查出来了?说起来,还是跟时辰有关,原本龙首中的乙二套件是有定时功效的,如今看来怕是不能倚仗了。如今每一天的时辰虽然相同,但实质不同,反应在天象上也不同,至少天空的弯曲度就和以前不一样了,每一天都比原来弯上三分……”
一行立刻纠正:“两分三。”
岐王也明白了:“原来是弯了。”
撒旦總裁的下堂妻 黛小咪
苦桑道人大笑:“原来是弯了啊,难怪,哈哈!”
这么一说,大家伙儿都明白了,个个如释重负。
谷执事问:“如此一来,乙二套件就没有用了,要不要去掉?留着空耗灵石,用的灵石还不少。”
川藏秘錄 廖宇靜
众人犹豫片刻,还是没敢去掉,多花一些灵石就多花一些吧,免得出现别的问题。
华山西玄派的刘长老道:“那就需要加一个授时法器,老夫以前炼制过,长安宫中的那个鹤嘴铜漏便是老夫所炼。”
一行向刘长老躬身:“原来是前辈所炼,那个鹤嘴铜漏极好,也不知朝廷有没有带出来……”
精确道长打断他们聊天,问刘长老:“炼制四十个需要多久?”
刘长老道:“肯定不能原样照搬,需要重新绘图,炼制四十个的话,需要半个多月。”
一行问:“顾馆主,下一次试阵准备在什么时候?最好精准到时、到刻。”
因为需要授时,所以不能为了赶时间而随意定时,必须留出提前量来,否则授时法器完成不了,又得花时间调整,思索片刻,道:“就……下月十五吧,留足二十五天,辰时初刻!”
崛起之華夏 銀刀駙馬
一行当即低头俯身,继续演算,算出一个数来交给刘长老,刘长老扫了一眼,道:“没问题!”
刘长老的动作很快,两天便将可以融入蟠龙柱的授时法器图纸绘制出来,谷执事立刻动员四十个炼制小组同时开工,赶在二月初六完工。
元婴修士们连夜忙碌,用了三天时间将授时法器融入蟠龙柱,按照一行给出的弯度调整大阵,堪堪赶在二月十二的夜晚完成所有步骤。
提前了三天,一切就等二月十五的辰时初刻了,这将是第三次试阵,距离世界湮灭还有三个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