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iog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第461章 惡魔?英雄?閲讀-zk8xz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卡波妮娅见罗文目光专注,表情关切,以为罗文是无心之失,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
“你们在搞什么?我快顶不住了。”希尔瓦娜斯两个箭袋射空,纤白的手指被弓弦拉出缕缕伤痕。
寵妻上癮:劫個相公太傲嬌
罗文伸手将卡波妮娅拉起来,卡波妮娅为自身施加清晰法术,强行压下身体的温度。
眼下局势依然十分被动,卡波妮娅整理心绪,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蜂拥而至的敌人身上。
轰轰轰,连续炸响,炎爆冰箭纷飞,冲在前方的末日守卫,成片倒下。
那个奥术师怎么还能打?格雷泽亲眼看着她被聚焦射线冲翻在地,伤势严重。
格雷泽在军团征战多年,大大小小的战事参与过上百次,身为军团先锋军的侦查型角色,他的大部分对手都是反侦察的游侠和控制能量的施术者。
游侠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极强,有较强的生命力,这还说得过去。
反观这些玩弄能量的施法者,他们一旦被邪能法术和近身攻击撂倒,基本就意味着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可这名精灵奥术师依然生龙活虎,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不足半分钟,恢复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是何等诡异的恢复能力?
不过这还不是全部,最妖孽的是施展恢复法术的软弱人类。
那个人类看似普普通通,实际身上暗藏杀机。
怪了,这个人类表面没有任何能量反应,但却能控制元素和恢复之力。
而且,在近百余名恶魔的围攻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丝毫不比身边的两名高等精灵要差。
不对劲,普通人类怎么会有这种角色。
格雷泽开始翻阅脑海中积累的信息和情报,最终,他靠着模糊的记忆,锁定了罗文的身份。
托蒙托鲁姆这蠢货。
传送高塔引擎中,进来了一名大鱼,他居然还在relax。
这可能是决定人类联盟战事走向的角色。极有可能是罗文。
当然,就算不是罗文,也是一名联盟中的关键角色。
杀了他,稳赚不赔。
農女當家:撿個將軍來種田
格雷泽重新凝聚强光,聚焦射线喷涌而出。
这次格雷泽使用了体内超越半数的邪能之力,蓝条直接空了一半。
格雷泽提前看过苏拉玛攻城战的战事汇报,罗文这奸诈的人类,卑鄙狡猾,对付他,直接抹杀才是最佳的抓捕方式。
来了。
罗文塑法之形的土元素和水元素都进入冷却空档,被打散的元素,不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凝聚。
但罗文还有气元素可以控制,劲风骤起,一股强大的推力,按照罗文的调动,扭转了四块镜片。
重生之超神任務
镜片转移速度很快,强光射到镜面,连续经过四个回环,直接冲了回来。
聚焦射线顶在了大眼魔领主格雷泽的脊背,迸发出灼热的火浪。
格雷泽痛的嗷嗷大叫,眼球紧闭,落到地上来回翻滚。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笛安
卑鄙奸猾的人类!
屁股已经穿了,如果眼魔的这个部位,算是屁股的话。
卡波妮娅没想到罗文还有这种阴险的手段,不愧是你啊。
狂风继续奔走,将格雷泽吹下高塔。
卡波妮娅当即锁定大眼魔领主,同时施展超凡天赋奥术强化,能量法阵和咒术洪流。
紫色奥能围绕卡波妮娅玲珑的身段,挤压的啪啪作响。
魔峰傳說 翔峰
近距离观看,似乎能察觉到有电流状的光芒在激荡。
气定神闲。
“去死吧,让你打我肚子!”卡波妮娅的报复心极强,恨不得用法术把格雷泽给融化了。
希尔瓦娜斯在格雷泽下坠瞬间,施展急速射击,新的箭袋直接射空。
罗文,希尔瓦娜斯和卡波妮娅的一套组合技,直接在落地之前,就把格雷泽送回了扭曲虚空。
嘭!
一声沉闷的响动,四周的邪能守卫和末日守卫,畏畏缩缩,失去了进攻欲望。
“能量动了,我们去上层。”罗文察觉到了尖塔引擎的能量运转,引擎控制室的恶魔,一定启动了传送引擎。
卡波妮娅再次施展强隐法术,三人小队遁入寒霜之影,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三名侦查眼魔,看到领主已死,纷纷躲在核心通道中不敢出来。
没有了反制阴影的手段,罗文小队如入无人之境。
托蒙托鲁姆控制启动核心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格雷泽的能量消失。
说实话,托蒙托鲁姆有些后悔没有陪同格雷泽去解决这些入侵者。
可惜,这世上没有买后悔药的。
不过引擎已经启动了,传送仪式马上开始,托蒙托鲁姆也算是照顾到了一头。
他就是担心,自己会被这个联盟的猎手小队给搞死。
说实话,军团的指挥角色,大部分都是有脑子的。
他们可以清楚判断出敌人的意图和目标,但能不能做出有效的反制,这是个问题。
就比如高塔传送引擎的邪能审判官托蒙托鲁姆,提前算到了罗文的计划和目的,但他最终还是在引擎控制室里面等死。
嗡,邪能防护屏障碎裂。
希尔瓦娜斯脱离暗影庇护,数发奥术箭矢,分别瞄向托蒙托鲁姆的眉心和胸口。
托蒙托鲁姆来不及闪躲,被钉死在控制室的邪能大幕处,箭矢贯穿的伤口,渗出黑红色血液。
卡波妮娅对这些恶魔首领恨得牙痒痒,希尔瓦娜斯打出了致命攻势,她依然要补上几刀。
五发冰箭在她额头上方凝聚成巨大的冰川尖刺,近距离射出,洞穿了邪能审判官的腹部。
不过托蒙托鲁姆硬是一言不发,黑暗兜帽下的眼眸,依旧投射着阴森恐惧的目光。
“他不痛么?”卡波妮娅好奇的看着邪能审判官,洁白的脸蛋,一脸疑惑。
絕品神醫
希尔瓦娜斯同样莫名,心中猜测他可能没有痛觉神经吧。
燃烧军团的恶魔,大多都是怪胎,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他们的身体构成。
罗文转身没有顾忌这名审判官首领,他的视线一直留在控制室核心区域中的那颗水晶碎片上。
在满是邪能色调的控制室内,那颗释放着蓝色光辉的水晶,格外耀眼。
罗文深吸一口气,准备凝聚元素,准备拿下那颗充能水晶,可等他转身的时候,两位精灵女士,仿佛被迷惑了一般,双手捂着脑袋,肩膀微微摇晃。
逼婚成寵:傅少,請克制!
“你不好奇?”沉默许久的邪能审判官询问道。
罗文看到希尔瓦娜斯和卡波妮娅,同时被一道诡异的目光所牵制,纷纷陷入迷惑状态。罗文本能的想起又一名军团的首领,托蒙什么鲁姆。
这名邪能审判官和格雷泽是搭档,都是守望者地窟的首领。
而且这名审判官要比格雷泽更难对付,他的好奇凝视,简直就是远程输出的噩梦。
爆发一开,DBM告诉你要躲技能了,这种感觉,真是吃了粑粑一样难受。
“我好奇什么?”罗文心中腹诽,难道我要告诉你,你已经被我推了几百次了,我闭着眼睛都能打穿你么?
托蒙托鲁姆依然被箭矢和冰川尖刺钉死在大幕上,他无力挣脱束缚,可眼下两名高等精灵已经陷入迷惑状态。剩下一名普通人类,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你很特别,凡人。不过那不关建了,军团的大军即将到来,你很快就会成为远征怒火之下的燃料。我会让你痛苦的死去。”
罗文冷哼一声,雷电元素破空而出。直击光能能量的发起点,那颗闪耀着蓝色星涌光芒的特殊水晶。
托蒙托鲁姆惊愕不已,这么大的控制室,近百道能量井道。你打那一段不好,怎么片片找到了引擎的核心启动装置。
“不!”托蒙托鲁姆一声惨叫,他知道自己玩大了。
这种珍贵的水晶一旦被窃取,他将迎来扭曲虚空的万世放逐。
基尔加丹一定会将他送到女巫会,接受最严酷的惩罚。
雷电弧光击碎了防护罩,罗文引动气旋,将水晶引导了自己手中。
审判官托蒙托鲁姆伤势严重,加之急火攻心,直接昏了过去。
蓝色水晶脱离引擎,轰轰巨响随之消弭,高塔引擎外侧的传送门轨道倏然跌落,上千名穿梭于虚空航道,准备折跃进入南海镇战场的恶魔,直接被碎裂航道吞噬,放逐回扭曲虚空。
托蒙托鲁姆昏厥过去,希尔瓦娜斯和卡波妮娅脱离迷惑状态。
回过神来之后,卡波妮娅开启燃烧天赋,连续炎爆投射,恶魔审判官,被烈火轰炸,形神俱灭。
罗文手捧着活跃的蓝色水晶,目光专注。
他明确感受到水晶内的能量,脱离于宇宙的六大能量秩序,是一种独特的‘光能’。
我本少爺
罗文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只感觉不规则水晶块中暴汗能量波动,冥冥之中,周围仿佛有一个立场共鸣。
太多疑点了,罗文注视水晶,心中满是疑问。
任务完成,罗文让卡波妮娅制作传送锚点,返回南海镇。
依靠罗文目前掌握的知识,还不足以完全剖析水晶,还是回到工业区,找守护者们开个会,或者让系统给自己做参谋,好好的研究研究。
……
费伍德森林,囚魔地牢。
地窟灯火昏暗,泰兰德在塞拉·月卫的引领下,走向地牢核心地带。
守望者在暗夜精灵的领地,一共有四处地牢。
最大的地牢位于阿苏纳的边缘海岛,与世隔绝之地,名为守望着地库,那里关押着罪无可赦的恶魔和敌人。
其他三座地牢则相对松散一些,实际上充当着暗夜精灵社会的监狱,关押囚犯和异族。
不过地牢关押的对象,也有例外,比如在塞拉·月卫值岗的地牢,就关押着一位危险人物。
这名精灵的身份非常特殊,他没犯过弥天大罪,但却被族人们视为死敌。
地牢最深处,也就是他的栖身之所。
“守望者正在整理部队,各处守望者地牢的守卫正在火速返回森林,大祭司。”塞拉·月卫清楚地面战斗压力巨大。
世界之树诺达希尔毁灭,暗夜精灵元气大伤。
没有了这片神圣之地,精灵只能在其他边缘城市生存,短时间,在无法恢复往日的荣光。
泰兰德点点头,说了几句客套话,回应着守望者的忠诚。
“大祭司,前面这道封锁…”塞拉·月卫顿了顿,将钥匙紧紧握在手心。
泰兰德蹙眉,问道:“怎么了?我没有权利进入地牢?”
塞拉·月卫一脸歉意,摆摆手说道:“怎么会,大祭司。只是前面地牢关押的生物非常危险,我担心他会…”
泰兰德自信的摆摆手,表示不用考虑自己的危险。
地牢深处关押的危险生物,其实并不危险。他们曾经还是朋友。
“不用,开门。”泰兰德声音冷厉。
塞拉·月卫咬了咬牙,戴上守望之盔,身披盔甲,进入地牢最深处。
地牢最底层,这里常年没有光芒。
漆黑的暗影,吞噬着任何可见的火光,乃至石墙上悬挂的烛台,都只是在一个狭小的光圈中闪耀。
不过,在越是黑暗的环境中,通道尽头的囚室,就显得格外特殊。
站在通廊尽头,泰兰德在黑暗中依稀能看到一丝混乱的邪能光辉。
一万年了,泰兰德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她不知道玛法里奥是否来看望过他,但她从来没有。
脚步声越来越近,地牢内低沉声音响起。
“告诉玛维,我不认罪。”半靠着墙壁的壮硕精灵,头戴破旧的眼罩,他体态散漫,看似慵懒,实则充满力量。
饶是在地牢中忍受了近万年的孤独,他仍然保持本心,没有任何动摇。
“伊利丹?”泰兰德轻声喊道。
一脸决然的伊利丹,面色骤变,他突然起身,握住冰冷的铁门。
“泰兰德?是你么?在黑暗中度过了一万年的时间,你的声音还是如同皎洁的月光般,照进了我的心里。”伊利丹的幽灵视觉,在黑暗中捕捉到了一个大致的轮廓,真的是泰兰德,一万年了,她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美丽。
泰兰德握拳,望向塞拉·月卫。
“我的姐妹,海加尔山遭受了灭顶之灾,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们需要他的帮助。”泰兰德说道。
塞拉·月卫一脸警惕,她退后一步,微微摇头:“不,大祭司,我们不能放走这个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