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gye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諸界末日在線 ptt-第八十六章 報仇閲讀-xvsec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毁灭开始了。”
黑色人影挥了挥手。
在他身后,那些黑色管道疯狂蠕动不休,一个个人影从管道中诞生,然后——
所有的人影一拥而散,瞬间便跨过长空,轰然落于那片大地之上。
“你在干什么!”女子警惕的道。
她转头朝大地上望去。
山林间,一道人影落于其中,伸手抓住树上的一条毒蛇。
“嘻嘻嘻,原来是毒一类的力量……可以让生命在痛苦中走向毁灭……”
人影笑着,身上忽然放出一道道绿色雾气,朝四面八方吹拂而去。
那些遍布于山林间的野兽,只要沾染了这绿雾,立刻便浑身抽搐,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每死去一头野兽,人影就变得更加凝实,显现出具体的模样。
竖瞳、鳞皮、长舌。
——它就像一头蛇,但却顶着人类的轮廓。
出 紫金色
“我乃末日·瘟疫。”
“一切生命都将因为我而毁灭!”
人影吐着信子道。
撕心烈愛:周少請克制
另一道人影落于巨城之中,等待数息,伸手召来了一团火。
“生命喜欢用火……然而这火却极其容易毁灭生命。”
轰——
人影猛然化作一头全身满是烈焰的怪物,朝着一栋建筑飞奔而去。
它没入那栋建筑之中,又很快穿过建筑,从其后再次显现身形。
建筑化作焦黑的废墟。
人影却变得清晰、显现出具体的身形特征。
双角、火目、四爪、人躯。
“从现在开始,我便是末日·毁灭之火。”
怪物宣告道。
整个大陆上,这样的一幕幕发生在各处。
末日开始彻底毁灭这个文明。
在最初的措手不及之后,大陆上的众生立刻开始反击。
他们的实力相当强大,然而末日却打不烂、杀不死、不断变强,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对付。
天空中,那名女子也开始与黑色人影交手。
他们的交手更是超越了一切想象,无数从未听闻过的手段层出不穷,除大地之外,天上的群星为之坠落,时光的长河激荡出无穷波涛,虚空不断裂合。
长剑微震。
无穷的光影从长剑上飞射出去,凌空化作过去时代的久远画面。
那些曾发生过的战斗,再一次显现在顾青山面前,让他得以亲睹掩藏在虚空之中的秘密。
许久。
他突然叹息道:“不行,这样下去是打不赢的。”
在那副光影画面之中,黑色人影也开始说话:
“你就是这个纪元的使徒吧……可惜,你们再强,也不是我的对手。”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蘇夢笙
他隔空轻轻击出一拳,女子顿时被击飞出去,落在大地之上。
整个世界都随着这一拳不断摇晃。
“出来,你的实力不错,不至于死在这一拳下。”黑色人影道。
他站在半空,背后却有无数黑色管道,不停的从大地上汲取各个末日的毁灭之力,灌注在他身上。
他的身形开始凝实,更加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女子忽然再次显现在他对面,全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黑雾之中。
“原来是这样的力量……”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身上的那些黑雾渐渐化作光影。
“对啊,就是这样的力量,想不到你被我打了一拳,就能获得我的力量。”男子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道。
他看上去似乎根本不准备再出手。
女子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
“……可怜的众生,你敢将我的力量化作种子,却不知道这种力量是你们从来不曾见识过的凶险,它会要你的命。”男子失笑道。
女子身上突然爆出一团团血光。
她飞坠于大地,身形渐渐被黑暗阴影彻底笼罩。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禁绝。”
霎时间,女子身上的黑暗轰然而散,消弭得干干净净。
她再次恢复了神智,睁眼望向面前的老者。
“师父——您不是已去世了么?您还活着?”
女子惊喜的道。
老者收回手,盯着她,悲伤的摇摇头道:“不行的,它们掌握了毁灭的真谛,是诸界的末日——虽然我不清楚它们会什么要毁灭众生,但你们确实打不过这个家伙。”
老者抬起头,望向天空那道黑色人影。
女子放出感思,扫过整个大陆。
只见大陆满目疮痍,无数众生陷入死境,强者们还在挣扎,但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那些怪物。
女子痛苦的咬紧牙关,流着泪道:“难道我们真的只能被毁灭?”
老者点点头,神情忽然一肃,仿佛作出了什么决定。
“徒儿,你听着。”
“我乃是混沌的使徒,早已预知会有危险降临,所以提前数百年托生于世,帮助你们变强,可惜还是没能阻止你们的毁灭……”
“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将整个世界的力量集中在你身上——毕竟你是整个纪元的命运所系,是纪元的使徒。”
女子双目泣血道:“大家都死了,这都怪我不够强大,没能保护大家——我应当第一个领死,如何能一个人活下去!”
老者按住她的肩膀,低沉的道:“你必须继续活下去,将纪元的力量留存至未来。”
“为什么?”女子道。
“时光的长河之中,一定会诞生更多惊才艳艳之辈,有更多更强大的人物出世,有值得与你并肩战斗的人,你要去未来寻找他们——”
“——你们要为所有众生报仇!”老者道。
女子浑身一震。
天空中,传来那黑色人影的声音:“你们说完了吗?每过一会儿,我就变得更强大,整个世界的毁灭已成定局,难道你们以为自己还可以存活?”
黑色人影随手朝那女子一指。
这一次,女子再也无法抵御他的力量。
轰!
女子的身躯爆裂开来,化作一蓬飞逝的血雾。
——纪元使徒,死!
老者丝毫不为所动,抬头看着黑色人影,脸上忽然绽放出笑容。
“我们确实打不过你——”
他手上忽然出现了一层层细密的金光,显化为涌动不休的符文。
下一瞬。
老者忽然从原地消失,出现在黑色人影面前。
“死!”
黑色人影随口道。
他一拳击穿了老者的身躯。
老者却不顾一切的将那道金光印在黑色人影胸口。
黑色人影顿时僵住。
大团大团的毁灭之影从它身上剥离,散入那些管道之中。
“你做了什么!不可能!这是我的——身躯——”
人影惊恐的尖叫道。
“你是末日,而我是混沌的使徒,我的力量自然跟你处于同一水准上——如今我耗尽一切力量,要夺下你这具身躯,将其封印。”老者说道。
他低头望去,只见大地上无数末日肆虐不朽。
世界正步入毁灭。
纪元终结了。
老者叹了口气,伸出另一只手,隔空虚引。
只见女子的灵魂从虚空显现,落在他身边,满目焦急的说着什么。
老者听了几句,微笑道:“孩子,唯有我重归于永灭,你才有一线机会。”
“众生才有一线机会。”
在他手上,那道金光骤然大亮,照耀十方虚空。
所有的黑色管道在这恢弘的金芒之中,渐渐退缩而去,消失于虚空的深处。
原地只剩下那具黑影之躯。
老者神情一凝,道:“我全力施展的混沌封印,它有着独特的灵性,如果没有意外,它将来会占据这具末日之躯——”
“徒儿,为了帮你躲避那些末日的追杀,我会让你的灵魂陷入沉睡,直到混沌封印觉醒,拥有了独立的人格,足以镇压此躯——”
“封印之灵会自然而然的想起如何锻造纪元力量之匙——那个时候,你才会转世重生。”
老者的身躯渐渐融入无穷金芒。
女子的灵魂焦急的来回飞舞,依依不舍,口中连声说着什么。
老者伸出手,握成一个印。
“记住这个印,它的作用是解开钥匙上的力量。”
“是的,总有一天,你需要再次寻回力量——我会把整个纪元的力量都封印在那把钥匙中——也许是两把钥匙。”
他顿了一下,道:“它属于你。”
“在未来某个时刻,我的徒儿,一定会有人重拾纪元的力量,当他把力量传递给你——”
“他就是你真正的战友,你们会并肩作战。”
“——也许你们能为众生报仇。”
紅樓非君不”嫁” 魑魅幽冥
话音落下。
老者散入金光之中,彻底化为虚无。
女子放声大哭,却又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的虚影渐渐消散。
所有过去时代的光影也随之消散一空。
黑暗中。
一切都是虚无。
只剩下寂寥的风不断吹拂。
顾青山收了长剑,从背后取出一柄战旗。
这是一柄他从未触碰过的战旗。
他将战旗高高举起,念颂道:“以我永灭之力,召唤混沌的意志,为你解开些许束缚,令你摆脱所有法则的厌弃,从无穷的沉睡之中苏醒!”
“我的战友,你必须获取更加强大的力量,然后——”
“去报仇!为众生报仇!”
战旗绽放出炽烈而又绚丽的光辉。
这些光辉在虚空中席卷而上,钻入时空长河的上空。
它就如同一场伟大的光之海洋,穿透了时空的束缚,朝着历史上某个时刻迅速飞驰而去。
……
上古时代。
波涛如怒,苍山孑立。
一名少女站在峰顶,静静注视着奔流不息的江水。
重生之不可能的替身
任凭晨露沾湿了她的衣裳,苍雨化作烟云,如冰霜一样浸过她的发梢,她都不为所动。
她仿佛自从无穷的岁月之前,就一直站在这里。
忽然。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她身后。
却是她峰下一名女弟子。
女弟子行了一礼,开口道:“前线死伤惨重,几位大人请您早上去主峰商议此事。”
“知道了。”少女道。
女弟子转身就要走,忽而又停住。
“峰主,您若喜欢在这峰顶呆着,不如去请求宫主把这座峰划给我们?”女弟子问道。
二世仙凡道
少女摇摇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座峰?”
“因为您总是站在这里,就像在等待什么。”
“等待……”
“是呀,峰主。”
少女想了想,正要说些什么,忽然脸色一变。
“你先退下。”
“是。”
女弟子行了一礼,纵身而去。
一息。
两息。
三息。
虚空破开。
一片恢弘的光芒海洋倾泻而下,全然落在少女身上。
“顾青山……”
少女竭力保持着平静,低声念叨着。
过去的回忆再次变得鲜活,那些曾经的叮嘱重新响于耳畔。
“在未来某个时刻,我的徒儿,一定会有人重拾纪元的力量,当他把力量传递给你——”
“他就是你真正的战友,你们会并肩作战。”
“——也许你们能为众生报仇。”
峰顶上,苍风厉啸,灰云尽去。
山色天光,映照出苍翠而充满生机的人间世界。
少女的双眸绽放出明亮的光辉。
报仇。
报仇啊!
顾青山,我们要报仇!!!
她伸出手,捏出那个手印。
一瞬间。
仿佛有什么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