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1rr火熱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133、不一樣展示-6x00w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他要不是忌讳张勉所谓的官场规矩,非直接杀上门去不可!
善琦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有校尉走进来,禀报道,“大人,南州水师提举蒋侃求见。”
善琦诧异的道,“这么快,老夫以为他还以为他要多撑些时日呢。
我靠譜,你隨意
既然来都来了,就让他多等一些时辰吧。
来人,设宴,来了这些日子也没陪各位好好畅饮一番,是老夫的不是。”
众人都很是高兴,开始大摆筵席。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蒋侃进来的时候,张勉等人正在大快朵颐,都不曾多看他一眼。
蒋侃对着张勉等人冷哼一声后,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善琦,拱手道,“善大人,您我又见面了。”
他乃是武将,除了军门,无需朝任何人跪拜。
善琦笑着道,“蒋大人,请坐。”
心里暗自感叹礼制崩坏。
“谢大人。”
蒋侃毫不犹豫的朝前两步,坐在了善琦的下手。
一攻天下
端起酒杯道,“在下敬各位一杯。”
说完直接一饮而尽。
善琦鼓掌道,“蒋大人真是好酒量,老夫着实敬佩。”
蒋侃笑着道,“善大人,在下是个粗人,说话从来都不拐弯抹角。
不知善大人封了港口是何意?”
善琦道,“在下身为布政使,保一地平安乃是应有之举。
三和贫瘠,匪类猖獗,万一逃出放鸟岛到海上,那就麻烦了。
到时候在下就没法向圣上交代了。”
“善大人,我南州水师也是奉旨剿匪,”
蒋侃阴沉着脸道,“大人为何不给上岸?”
善琦道,“如果不是见到了蒋大人,本官还以为这是海贼故意冒充的呢,居然敢拦截过往商船。”
“大人果然考虑的周全,”
蒋侃突然又笑起来道,“既然大人已经验明,此刻不知可否放开港口?”
“蒋大人不是也正在剿匪?”
善琦淡淡地道,“拦截了通往放鸟岛的来往商船,不知可查清了吗?”
虽然很多大船会从西江进入白云城,但是随着白云城到放鸟岛的路修通,更多客商愿意从放鸟岛上岸后,通过陆路进入白云城。
放鸟岛眼前是三和出入南海最重要的通道。
南州水师拦截过往商船已有一个月,对三和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最直接的是体现在赋税上!
他布政司收的钱少了。
这才是他匆匆赶到放鸟岛的原因。
“海贼狡诈,不得不防!”
蒋侃正色道,“如果放任到处劫掠,出了事情,这个责任善大人担得起嘛!”
“楚州、岳州、洪州流匪已经窜入三和,本官责无旁贷,要是贼人势大,本官同样担不起。”
善琦端起茶杯。
善因扬手道,“蒋大人请吧。”
“善大人,望你好自为之!”
蒋侃挥袖而去。
冥王搶婚:逆天五小姐
入夜,南州水师派了好手五六十人强行登陆。
八品的温潜、七品的善因二人坐镇,南州水师死伤十五人。
第二日。
善因匆匆跑进来道,“叔翁,南州水师说他们已经抓住了海贼。”
善琦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撤了封锁,让他们补给完毕后,今天务必离港。”
善因应了好急忙跑了出去。
南州水师二十三艘大船离开放鸟岛的当日,立马就有七十多艘客商的大小船进了放鸟岛。
放鸟岛的街道再次恢复了往日熙熙攘攘,一片繁忙的景象。
这次回去,善琦没有坐大船,而是独自带着百十人的官兵,乘坐马车从新修的大道回去。
一路沿途风光无限,各个喜气洋洋。
山上的厘人因为修路,对三和的官兵多有接触,此刻看到也不惧怕,带着一大堆的东西出来兜售。
善琦隐隐地感觉到了三和与别处的不一样。
古之名将所谓秋毫无犯,能做到有几人?
三和的官兵皆是无名小卒,但是他们真正的做到了!
这一路没做停留,依然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回到白云城。
他又不得不感叹三和之大。
林逸听说善琦回来的消息后,也没多做关心。
他现在正为跑下山的猴子发愁。
和王府隔壁原本是孤儿院,后来因为孤儿越来越多,不得不在别处另行新建。
隔壁的地方就废弃不用了,林逸干脆就把挡在中间的围墙拆掉,也一并纳入和王府的范围,用来做仆人、侍卫的住宿地方。
但是,随之而来的烦恼是,因为之前孤儿院的孩子喜欢偷偷喂山上跑下来的猴子,与之亲密接触之后,这些猴子渐渐地习惯了,一点儿也不怕人,每天都是一大群过来。
你冲他们龇牙,他们就敢伸爪子挠你。
林逸看着在自己肩头嬉闹的两只金黄色小猴子,很是无耐,无论怎么赶,这些猴子都不走!
“你们欺负老子不吃猴脑吗?”
林逸挨个把两只小猴子从肩膀拨拉了下去,还不敢太用力,毕竟老猴子在围墙上看着呢。
这帮子玩意最是记仇。
只有形容人是猴精,没有形容猴子是人精的,说明猴子真的很难缠。
小黄和大黑这么凶,看到它们都是绕着走。
两只小猴子落地后,一下子又蹦跶到面前的桌子上,对着林逸很是委屈的叫着。
“回家吧,”林逸指着围墙上的老猴子,“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明月噗呲笑道,“王爷,要不奴婢把它们赶走吧。
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林逸琢磨了一会道,“在山上设个投喂点吧,不要再让它们随意下山。”
不然自己每日吃饭都不安生,一个不注意就被它们给夺了过去。
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脸皮!
明月便安排侍卫在山上撒了苞米、香蕉,每日皆是如此。
下山的猴子确实是少了。
但是依然还是有一只小猴子,每日在和王府长住,拿着小黄和大黑当做坐骑,在和王府耀武扬威。
要不是王爷拦着,王府的人早就给踢了出去。
林逸迎来抵达三和的第二个春节。
毫无悬念,又是他一个人对着满桌子的菜发呆。
“咱们放个一千两的烟花听个响吧。”
吃好饭后,林逸让人把提前买过来的烟花摆满了和王府的花园。
一起点燃,徇烂的烟花在半空中炸响,吸引了满白云城的人注意。
在门口一直站到子夜,他突然笑着道,“本王已经年满二十!”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坐擁庶位
唐老二的悠閑生活 幸運皮皮
侍卫、仆人过百人跪满了一院子。
林逸对明月道,“大家跟本王来三和也算是辛苦了,每人给一两银子,算是红包了。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心想事成,万事大吉。”
“谢王爷,”
大家异口同声,“王爷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
林逸摆摆手道,“大过节的,大家开心就好,别搞那么严肃。
韩德庆,包奎。”
“属下在!”
林逸笑着道,“掌灯,上大桌子,本王推牌九给你们压,有本事,你们尽管赢。”
说着把洪应托着的盘子放到桌子上,全是金银。
众人皆是眼前一亮,里面还有不少金瓜子呢!
赌场无尊卑。
这一晚,林逸输了五百三十两银子。
第二日酒醒过后,心疼的简直无法呼吸。
林逸严格督促,叶秋精心打理的花园里鲜花盛开。
林逸正对着一朵海棠花使劲嗅,方皮跑过来道,“王爷,来了个娘们,很漂亮的。”
“很漂亮?”
林逸眼前一亮,“报名字没有?”
方皮挠头道,“说了,好像叫柳如烟。”
“柳如烟?”
自从确定白云城的柳如烟和安康城的是同一个人后,林逸就失去了兴趣。
毕竟这女人是江重的义女,跟暗卫有关系。
方皮道,“王爷,让他进来吗?”
林逸想了想道,“让他进来吧。”
坐在那里抱着茶杯,看着款款走进来般般入画的柳如烟,他很没出息的咽了下口水。
“如烟给王爷请安。”
柳如烟嘴上说着径直走到林逸的身前。
“你还是这么好看,本王甚是怀念啊。”林逸指着椅子道。
明月悄悄退了出去,走到门口低声骂了句狐狸精。
“王爷,您又骗奴家,”
柳如烟娇声道,“奴家来这么时间了,您都没来看过我。”
“是吗?”
林逸想着这样的女子如今居然还是处子之身,真是可惜了,“说吧,你怎么来三和了?”
“王爷,奴家想您了,这不就来了嘛。”
柳如烟坐到了林逸的右手边。
“说实话,”
虽然对方秀色可餐,但是林逸知道她的身份后,就已经没法回到从前了,“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本王可不信你。”
柳如烟一愣,这位王爷以前可不会说这种绝情的话。
只能委屈道,“王爷离开都城,大概不了解情况。
去年安康城又选了新花魁,奴家年老色衰,哪里还能支应,只能来这白云城了。”
林逸冷哼一声,自然不信这女人的话。
虽然年龄已有二十有三,但是依然漂亮的不像话。
再不济,还是能在安康城找个有钱的老实人嫁了的。
英雄聯盟之菜鳥之光 艾希控
“那你赚了那么多钱,起码够两辈子花了,何必还要这么拼呢。”
林逸掐指一算,自己这么节省的人,在她身上花了估计都有两千两,只有两年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