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jrx精彩都市言情 妖龍古帝-第4150章 柏準……逃了?展示-jeqpz

妖龍古帝
小說推薦妖龍古帝
“祖神境的力量!!!”
柏准心中嘶吼:“没错,这就是祖神境的力量,虽然他没有展开祖神境威压,可除了祖神境,谁能与其媲美?!”
祖神之下,一切皆为蝼蚁。
听说过以妖君境的修为,交战妖皇境,却何曾听说过,以妖皇境的修为,交战祖神境?
祖神境完全就是一座大山,跨过了,便是另外一个世界。
层次上的不同,注定了实力上面的巨大差距。
毫不夸张的说,别看柏准他们,现在能够以半步妖皇境的力量,媲美四星,甚至是五星妖皇境。
可等他们真正的成为了四星、五星妖皇境的时候,却依旧不敢说,他们能够拥有媲美祖神境的战力。
哪怕只是一血古妖、一血古魔!
在柏准心中,怕是只有中麟那种层次的巅峰天骄,才有可能,以妖皇境的修为,冲击祖神境战力。
可就算是中麟,柏准也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顶多只是有可能而已。
苏寒比得过中麟?
柏准认为不可能。
但……
他却是拥有了人族古神境的恐怖战力!!!
若苏寒是巅峰天神境也就罢了,柏准的震惊还会少上一些。
可关键是,苏寒的修为,只有半步妖皇境啊!
连一星都未曾达到,更别说巅峰!
“该死,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柏准心中懊悔。
不是懊悔来到了上等星域,而是懊悔,四位圣族子嗣在这里,自己为何偏偏要首先出手?
“哗!”
豪門情劫:囚婚老公太殘忍
有光芒从柏准身上爆发出来。
那不是属于攻击的色彩,而是如之前一样的红光。
“护神符?”
红衣他们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有柏准才深有感触。
所以,当看到这红芒出现之时,红衣不禁皱眉道:“柏准,你在做什么?”
之前是因为苏寒偷袭,他们不知苏寒出现,所以护神符才会自行弹出,保住了他们一命。
可眼下,柏准和苏寒是正面交战,已经谈不上偷袭一说,难道柏准就已经小心到了这种程度?
太古戰神
他的战力,应该可以将苏寒稳稳压制才是,根本没必要浪费护神符啊!
对于红衣的话,柏准并未理会。
他依旧是冲向了苏寒,之前那巨锤还没有彻底落下,此刻看起来,像是又要朝苏寒杀去。
“真是谨慎啊!”
望着这一幕,红衣他们都是松了口气。
护神符的施展,真让他们觉得蹊跷。
不过,此刻见柏准依旧冲向苏寒,他们顿时认为,柏准应该是吃了之前的亏,只是想要小心一些而已。
不过这小心的代价,还真有些大。
“轰!!!”
巨锤轰向苏寒,柏准死死盯着苏寒的身影。
他根本就不敢与苏寒对视,那宛如漆黑星空般的冰冷目光,像是能够将其吞噬一样,让他忍不住浑身颤抖。
“你想逃?”
苏寒开口,让柏准身躯狠狠一震!
红衣他们不知道柏准的想法,可苏寒却是清清楚楚。
连护神符都拿出来了,更是在知晓自己具备古神境的战力之下,依旧朝着自己冲来,不就是妄想着,从苏寒一侧逃脱?
至于红衣他们……
死道友不死贫道!
“倒也不是不行,希望你能逃得掉。”苏寒又道了一句。
柏准眉头紧皱,不知苏寒此话是何意。
不过,在那巨锤彻底落下的时候,柏准直接松手,将那巨锤狠狠扔了出去。
以他的战力,这股力量显然是非常巨大的。
而且他的动作极快,堪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在将巨锤扔出的刹那,柏准便是猛的加速,连他脚上的靴子都闪烁起了乳白色的光芒,显然也不是凡物。
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在苏寒伸手,朝巨锤抓去的时候,他与苏寒擦肩而过,直奔山洞的出口而去。
苏寒微微转头,望着柏准逃离的方向,神色淡漠,并未追击。
但这一幕,却是看呆了红衣、金溯,以及象冲!
他们怔怔的站在那里,相互对视,一脸迷惑。
“轰!!!”
也就在此刻,巨大的响声从前方传来。
再次抬头之时,只见苏寒伸手。
那白皙修长的手掌,就宛如一把惊天利器,居然就这么硬生生的将那充满尖刺的巨锤给抓住。
星際仙途 傲無常
巨锤的一切力量,尽皆都被手掌抵消,苏寒没有后退哪怕一步,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极其平静。
显然,拦住这巨锤,他并没有耗费多大的力量。
“嗯?”
象冲眼瞳收缩了一下,低声传音道:“柏准并未留手,这一锤,怕是都能够将三星妖皇境给锤爆,可这家伙……居然就这么抵挡了下来?而且,他似乎并没有用什么太强的手段,我甚至都没有感受到他的修为之力,该不会是光凭肉体吧?”
“人族有体修不假,可他一个半步天神境的修士,怎么可能拥有堪比三星、四星天神境的肉体?你脑袋怕是秀逗了吧?”金溯冷哼了声。
象冲立刻就想怼他,不过此刻也不是时候,他想了想,终究没有再出声。
“他到底有多强,这还只是其次,关键是柏准……”
红衣眉头紧皱。
三國之汝南陳伯至 愛辣吃不辣
他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道:“他该不会是逃了吧?”
此话一出,金溯、象冲两个,都是气息一滞!
逃?
堂堂圣族子嗣,战力无比之强,更有自己三人还在旁边,他柏准为何要逃?
刚才甚至都还没有交手,难道柏准就已经知晓了苏寒的战力?
不可能!
他们三个都站在这里看着呢,苏寒甚至将一切的气息都收敛起来了,根本就感受不出来。
可若真是如此,那柏准,又为何要逃?
家有情獸相公 紀小夏
红衣忽然想到了柏准在最后关头,将护神符拿出来的那一幕。
之前,他还觉得是柏准太过谨慎,但此刻回想起来,却又是非常的不对劲。
柏准要是没有自信,岂会首先对苏寒出手?
可他既然又这种自信,又为何会在攻击还没落下的时候,就展开护神符?这不是前后矛盾么?
抬起头来,红衣与站在对面不远处的那白衣男子对视。
这一眼,红衣仿若灵魂都要深陷进去。
关于柏准的疑惑,他似乎,正在一步步的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