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6va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遼東之虎-第八百一十九章分享-tkg25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被俘的英军上校身上穿着笔挺的英国陆军军装,军装上三颗星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两撇八字胡划了个完美的弧形挂在鼻子下面,金色的头发好像打了发蜡,在阳光下有些反光。
祖宽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自己混成这奶奶德行,荒山野岭的待了二十多天,这货居然活得这样逍遥。还有他娘的天理?
“这就是英国上校?”看着眼前这混蛋,祖宽问了一句。
“对!就是他,团长您猜这货藏哪了?就藏在英军主阵地下面的掩体里,原来那掩体里面有个秘密的地窖。这些天他就待在地窖里面,今天出来找吃的,结果被咱们兄弟给逮到了。”参谋走过来,兴冲冲的向祖宽报告。这他娘的是捡了头大肥猪啊!
“我操……!”祖宽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上,找了这么久,居然人在自己脚底下,还真他娘的是灯下黑。
“我是英国陆军,皇家来复枪团的巴列维上校。我要求你们给予我军官应有的待遇!”巴列维一眼看出来,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就是这里说了算的人物。
“巴列维,上校!”祖宽仔仔细细的看了眼前这个金色头发的英国人,这家伙除了皮肤苍白一点儿之外,连油皮都没伤到。一张脸干净得不要不要的,祖宽感觉比自己的脸都要干净。
“是的!我是巴列维。”舌人将祖宽的话翻译给巴列维,巴列维立刻对着祖宽打了个立正。
“我操你妈!”祖宽冲过去就是一巴掌,接着又是一脚把巴列维闷出老远。巴列维没想到自己会挨打,被祖宽打倒在地上,本能的用手护住头。
蠱仙奶爸 得遇良馨
“你个狗日的王八蛋,还得老子漫山遍野的找人,弟兄们也阵亡了三十多人。”祖宽恨他把部队解散,害得自己手下兵要漫山遍野的去抓人,这些天被印度人冷枪射杀的兵就有三十多人,更不要提还有四十多个受伤的。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太無情
仗都娘的打完了,还他娘的有近百人的伤亡,祖宽真是气得要死。
对着巴列维,没头没脑的踢了一阵子。直到巴列维倒在地上不再动弹,身边的参谋看不对劲儿,赶忙拉住了祖宽。
軍師王妃 異世孤魂
“团长!这黄毛怪是该死,可咱们还得把他交给师部请功。您也不想弟兄们打了这么一仗,功劳少了许多吧。”参谋一边抱着祖宽,一边给身边的士兵使眼色。
士兵们看势头不对,赶忙把巴列维拖走。这家伙是重要俘虏,交上去又是不错的军功。大家都想揍他,可惜得把他先交到师部去。这功劳,可不能被团长一顿胖揍给打没了。
“我要求与军官身份相称的待遇!”巴列维嘴里不断的嚎叫。
“滚你妈个蛋,再嚎把你牙打掉。”
**************************************
李枭手里拿着前方的战报,看到这一段时“噗呲”笑出声来。“这个祖宽,还真是个猛张飞。
穿成二小姐 再見東流水
让小伙子们回到关中休整,在前线待了足足五年,也该回关中好好休整了一下。跟艾虎生说清楚,多拨一些银子,不能让英雄们太寒酸了。”
李枭知道,在西北打仗除了牛羊肉没啥油水可捞。西北牧民们穷,印度兵更他娘的穷。这就是个没有油水的仗!
“大帅,张先生来了。”顺子进来通报孙承宗来了。
“请!”李枭有些纳闷儿,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引来了孙承宗?西线完全占据了伊犁河谷,这事情本就是迟早的事情,也不至于孙承宗巴巴的跑来和自己商量。
“看你精神头不错,有什么喜事儿?”孙承宗走进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您看看这军报!”李枭没直接回答,而是把军报直接递给了孙承宗。
“呵呵!这个祖宽,虽说是给手下兵士们出了口气。可这样殴打外邦将领,终究不是个事情。毕竟,咱们还是礼仪之邦。今后虐杀俘虏的行为,能少则少,对我大明声威不利。”
“我的个老天爷,还虐杀俘虏?孙先生您不是不清楚,现在壮劳力在大明都卖成什么价了。这些印度俘虏,可都是壮年男子,卖奴隶可是一笔不少的钱。
燈火幹坤 鉛筆
西北打仗,朝廷扔进去几百万的银币。可士兵们是真没见着实惠,积攒起来的钱财,也大多是自己的军饷所得。这卖奴隶的钱,可是他们的重要进项,怎么舍得一刀杀了。”李枭有些哭笑不得,毕竟手下人贩卖人口,这怎么说都不是长脸的事情。
“呵呵!贩卖俘虏,也不是君子所为。哎……!算了,指望你手下那些丘八成君子,恐怕得日头打西边出来才行。有你这么个带兵的大帅,手下的兵能好到哪里去?”孙承宗无奈苦笑。
当初李枭可是砍人头,卖人头起家。说起来,也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您哪壶不开提哪壶!”李枭也对自己那段黑历史感到脸红,毕竟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
“孙先生,您看现在伊犁河谷的战事基本上已经结束。我已经派四师去伊犁河谷驻防,那里是中亚气候最好的地方。只要我们妥善建设好好经营,迁十万移民过去。不出五年,那里的粮秣自给自足就没有问题。
只要挨到铁路贯通,伊犁河谷就算是和我们大明内地联通上。四师所需要的物资,也可以通过铁路运输过去。
我们沿着伊犁河谷西进阿富汗,又或者是南下印度,北上罗刹国都没有问题。今后伊犁河谷,将会是我大明西部最要紧的屏障。”李枭对着地图,给孙承宗指占据伊犁河谷有什么样的好处。
“嗯!这地方的确是个要点,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富饶,倒是我大明在中亚一个不错的立足点。若是利用好了,对吐蕃人也会产生牵制作用。
惡魔殿下一加一 墨茹雅
最近听说,你支持的那个什么格萨尔把吐蕃闹了个天翻地覆。现在高原上处处烽烟,虽然大明和印度没有参战。但双方支持的势力,正在做殊死搏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你不准备插一手?”
“高原上的事情,就让他们打去吧。我现在没有心思管他们的事情,再说咱们的战士上了高原,会有气疾发生。还是不要去趟那池子浑水,三师和骑一师撤回关中和京城休整。我带着一师,去印度转转。
绿珠在印度争取到了很好的局面,我争取到印度好好打一场,这一次只要把孟买占了,就算是毁了吴三桂这么多年的经营。吴三桂就算是逃走,他在整个亚洲也不会有坚固支撑点。
他只能回去英国本土!
可回到英国本土……!嘿嘿!这些年他在海外权势滔天,得罪的人远比交到的朋友要多。真希望他在英国过得愉快,但我觉得英国那些议院们,或许不这样想。”
“而且英女王对吴三桂的印象也不好,说不定吴三桂到了英格兰本土,死的比在印度还快。就是不知道此子能不能参悟透这一层!”李枭一说,孙承宗立刻就明白他说的意思。
吴三桂有兵有地盘的时候,英格兰议会和女王等人还忌惮三分。可吴三桂输得裤衩都不剩,回到英格兰只有死路一条,政治这东西,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
没实力的政治家,想混个自然死亡,那得需要非常强大的政治智慧才行。
总之,吴三桂只要丢了孟买,他就死定了。
“你带着一师去印度,可否也把之洁带上?”孙承宗忽然说了一句。
系統你好
李枭神情一窒,他没想到孙承宗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孙之洁带的一团警卫团,可是孙承宗在京城唯一控制的军事力量。也是京城掌控军力第二多的人!
现在,他居然把自己的孙子孙之洁送到前线去,这到底是为了个啥。
“带之洁去印度,孙老战场龙血玄黄兵凶战危,这可是不是说笑的。您知道的虎子也是几经生死,我就算是身为大帅,也不可能护得了之洁的周全。”孙之洁是孙承宗最喜欢的孙子,这万一有个什么三场两短,自己可负不起责任。
“呵呵!上了战场,跟脑袋栓在裤腰带上没区别。这一次让他跟着你去,也是为了捞些军功。如果老夫计算的不差,这应该是大明五十年内最后一战。
趁着他还年青,还有闯劲儿,让他上一次战场历练一番。别空当过一回兵,连战场都没上过。真有一天,老头子两腿一蹬,他啥都不是。”
李枭点了点头,原来孙承宗打的是这个主意。
他说得倒也没错,军人的任务就是打仗。更何况辽军最重军功,丘八们相聚在一起,比的不是肩膀上有几颗星星,而是比谁身上的战伤多。
孙之洁没上过战场,今后就算是做了将军也没人服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扛得起孙家。孙承宗这样做,也是为了孙家的未来打算。
“好吧!我带之洁去印度,不过……”
“不要不过,既然去了印度,就得让他带兵去一线。我可不是只想让他去印度镀镀金而已,而是真的想让他上战场搏杀一番。
这人,见惯了生死和纨绔是两码事。待在后方,这跟没去过战场有什么区别。我要的是对他身心的磨练,包括见识见识生死。”
“可吴三桂的装备也很好了,上前线就算是团长也会有危险。”
夜色溫柔 弗·斯·菲茨傑拉德
“如果之洁真的出了意外,也是我孙家气数已尽,怪不得别人。”孙承宗说完,目光炯炯的看着李枭。
最強保鏢 景泰藍
李枭点了点头,这一下算是真正明白了孙承宗的用意。他今天是来拜托李枭,今后照顾孙之洁。
孙承宗的神色有些黯然,毕竟让最疼爱的孙子去前线,他也很担心。
李枭同样尴尬,他还留了一师的宋大忠部留守京师。却没想到,孙承宗把亲孙子交到自己手上,真是枉做小人。
既然是这样,宋大忠部也可以随着一师出征。这样一师也算是齐装满员的出征去印度,京师的防务。那就暂时让撤回京师休整的满爷接手,反正骑一师的师部也在京城。
两人各有心事,沉默了良久,孙承宗忽然说道:“正事儿差点儿忘了,你看看这折子。”孙承宗说着,掏出一个奏章出来。
李枭有些纳闷儿,没有皇帝奏章这东西大多是张煌言和孙承宗来批阅。自己从来不插手这里面的事情,怎么今天忽然让自己看起奏章来。
打开奏章,李枭大吃一惊。这份奏章居然是请命,李枭登基称帝。再一看落款儿,工科给事中顾大中!
“这是怎么回事儿?”李枭拿着奏章,仿佛碰到瘟疫一样扔到桌子上。
天地良心,李枭从来没想过当皇帝。即便是现在,手握百万雄兵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当皇帝。
“真的不是你授意的?”孙承宗看李枭的样子,似乎不像作假。
“我连顾大中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怎么会授意他?”李枭叫起了撞天屈,他根本不知道工部还有个叫做顾大中的给事中。
“说起顾大中没人知道,可说起他的爷爷,想必你也有耳闻。”
“谁?”
“顾宪成!”
“最早创立东林书院的那个顾宪成?”李枭更加吃惊,那可是东林党中大佬的大佬。
“就是他!本来我以为,这是你授意的。我还纳闷儿,你怎么和他搞到了一起。现在看起来,这或许是个阴谋。可究竟是什么阴谋,老夫暂时还看不出来。”
“这有什么难的,如果我登基称帝,那么就是篡夺大明江山的逆臣贼子。如果他挑唆了些军中将领,说不定会举兵发难。
【粉筆琴】大當家(穿越強強)[修改版本]
现在骑一师尚未回防,陆军第一师也正在乘船南下。这个当口真乱起来,他们还真有机会。”
“这一层老夫也想过,可老夫觉得此事绝无这样直白。顾大中这个人一向以心思细腻著称于世,不可能想出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主意来。”孙承宗摇了摇头,觉得李枭说得有些太简单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