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33x精华都市小说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討論-第1691章 乾屍復生,危急時刻(二合一)展示-zyuq3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我去,谁能告诉我,这棺材什么情况?”
北调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口刺猬棺材,真搞不明白这棺材为什么会突然抽风,飞到上面找射,这不是有病么?
还是说……
想当妈妈了?
不仅北调如此,就连正在吹狱笛的奶油小生,都惊讶的看着这口棺材,把吹奏这项艰巨的任务都给忘记了,笛音一断,沙怪开始发生暴乱,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继续吹起了狱笛,还好没惹出大乱子。
“有好戏可看了。”
苏然心里清楚的很,对于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也了若指掌,棺材里装着的是干尸的魂魄,一定是因为干尸的缘故,魂魄苏醒,迫不及待的想要从棺材里出来了。
而这出棺的方式,则是利用系统禁空的设定,借助外力,一举破棺!
如此一来,这令牌也就没了用武之地,这一环节跳过,旺财吃掉令牌的事情,也就没必要自责了。
他刚才还在担心,怎么拖延这二十分钟,结束旺财烈焰狱印技能的冷却时间,现在倒好,全都解决了!不得不说,干尸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妙,妙哉!
“轰!”
正如苏然所料,这口元宝棺材在承受了大量的箭矢后,耐久度被消磨一空,轰然爆炸,破碎的棺木崩射开来,露出了火红色的光团,悬浮在空中,就好像一个小型的太阳,散发出了滚烫的热量,还有那耀眼的光芒,将整个寒冰沙狱都照亮了,连影子都无迹可藏。
“卧槽,这下牛批了!”
诈尸傻愣愣的看着空中的光团,眼神中满是震撼,“蒙西尼前辈的魂魄也太强了吧?”
他的魂,最多也就是一缕青烟,连个屁都不如,最起码放P还能听个响,闻个臭味,再看看这蒙西尼的魂魄,如此强大的气场,根本没有可比性……
“强?”
蒙东尼冷笑一声,讽刺之意甚浓,“就算实力再强又如何,还不是死人一个!”
“切,你这纯属是嫉妒,技不如人,连死人都比不过,还有脸在这说,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别在这丢人现眼!”
“你!”
青月.輪回
蒙东尼气的浑身发颤,可偏偏现在又奈何不了诈尸此人,他将火气都发泄在了手中的干尸身上,用力掐着它的脖颈,怒声喝道,“毁了你的尸体,看你还怎么复生!”
“你找死!”
诈尸没想到,都已经到了这地步,这家伙还不死心,这简直就是一个犟种,死不悔改!
为了阻止蒙东尼下死手,诈尸也豁出去了,只见他猛地跃起,朝着这个老头扑了过去,他打算将这具干尸抢到手,现在的任务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阶段,绝对不能让这老家伙坏了他的好事!
“嘶……”
还不等诈尸扑过去的,这具干尸散发出了滚烫的热量,蒙东尼倒吸了一口凉气,连想都不想的直接将尸体推了出去,脸上写满了惊骇。
NPC真可怜,连句‘卧槽’都不会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诈尸如是想到,见这NPC直接将干尸丢了出来,他怎么可能错过这难得的机会,顿时转移了目标,朝着干尸抓了过去,只要干尸到了他的手中,就不怕这老家伙的威胁了!
然而。
後仰跳投 能貓
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干尸的肩膀的时候,就像摸到了一座燃烧正旺的火炉,瞬间收回了手,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嗖!”
就在诈尸甩着手臂呼痛的时候,空中的那团魂魄宛若一道流星,袭落下来,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没入了干尸的体内。
“可恶!”
蒙东尼见自己已经大势已去,忍不住低骂了一声,准备逃离这处是非之地。
“前辈,我誓言还没完成呢,你怎能离开这里?”
诈尸一直提防着蒙东尼的一举一动,见他有逃走的意思,也不顾的手疼了,立马纠缠了上去,威胁道,“给我老实点,我还等着看你炼丹呢!”
“人类,你休要欺人太甚!”
“欺负的就是你,别给我叽叽歪歪,不想受到皮肉之苦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听到了没有?”
诈尸的话说得相当硬气,有蒙西尼前辈给他撑腰,再加上这老家伙又身处虚弱状态,他还怕个蛋蛋啊?!
“……”
奸妃生存手冊:誤惹一等妖夫
蒙东尼从未这么窝囊过,被一个弱小的人类威胁,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
“覆水兄弟,干尸复活后,诈尸兄弟的任务,总算是见到希望了!”
北调走到了苏然的身边,感叹道,“本以为这令牌被狗吃了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没想到不用令牌也能完成,诈尸这运气,简直无敌了。”
“诈尸有他自己的机缘,谁都羡慕不来的。”
九天帝尊 娶貓的老鼠
苏然对于这种小场面并没有放在心上,回想到他自己的一系列经历,幻魔古碑,魔技,小殭尸,暗夜雷龙,万古毒龙,机关神猪,旺财等等,还有啥好羡慕的?
“看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再说吧,我感觉这蒙西尼不像是好惹的主,刚才诈尸那小子又捅了它一刀子,要是记了仇,还不得给他小鞋穿啊?”
诈尸对付蒙东尼的时候,北调都看在了眼里,特别是见到匕首伤到干尸的那一刻,替他捏了一把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触发了魂魄的苏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此时的奶油小生一刻也不敢停歇,吹着狱笛控制着那群沙怪,生怕被阴阳毒雾给沾染上,万一影响了局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诈尸对付蒙东尼的时候,这顶巨大的阴阳伞失去的控制,在原地旋转,不在往前移动了,就连那些被控制的沙怪,也无法离开毒雾所笼罩的范围,这也算是变相的给苏然他们减轻了压力,不需要担心来自毒雾的威胁。
“我去去就回。”
苏然已经按捺不住了,刚才他就想到阴阳毒雾那里,寻找动手的时机,没想到多了炸棺这档子事,半空中还多了一道红色的魂魄,这才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现在魂魄已经附体,现在去对付那阴阳毒雾,危险系数最低!
“覆水兄弟,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阴阳毒雾反正也没有威胁了,你最好别招惹它,别再惹来一身骚。”
北调并不看好苏然能对付得了那群沙怪,剧情都已经到了这地步,消停一点不香吗?
“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我需要那些毒素,有大用!”
苏然解释完,直接骑着旺财冲了出去,一骑绝尘,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相当的悲壮。
“覆水兄弟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与他这种敢拼命的冲劲有着很大的关系,很多人都不敢迈出这一步,包括我……”
北调沉默片刻,用低沉的语气说道,像是说给身边不远处的奶油小生,也像是说给他自己听。
听到北调对于苏然的高评价,奶油小生的嘴角微微翘起,心情变得很不错。
“旺财,这次能不能成功,就指望你了,一定别让我失望!”
苏然对着胯下的旺财说道,他知道,以旺财现如今的灵性,一定可以听懂的。
“汪汪!”
旺财做出了回应,在阴阳伞的外围绕起了圈。
苏然则借助这次的机会,将万古舍利朝着阴阳毒雾靠近,不断汲取着浓郁的毒素,简直不要太爽!
沙怪们就算吸引了仇恨也没用,跟不上旺财的速度,只能在毒雾笼罩的范围内转来转去,急的直发狂。
……
就在这时,那具干尸已经彻底的吸收了魂魄,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渐渐有了灵性,血色消退了下去,它活动了下僵硬的手臂,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殿下的單純小丫頭 羽千冷
“我尊敬的大哥,你竟然还活着?”
让诈尸稍稍有些尴尬的是,他一个大活人站在干尸面前,竟然被忽视了,干尸绕过他,走到了蒙东尼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怎么变得这么狼狈,被一个人类逼迫到了这地步?真是丢人现眼!”
诈尸识趣的走到一边,这是任务剧情的开场对白,还没到他去交任务的时候,在干尸主动找他之前,他怎么敢去影响剧情发展,以免被这干尸厌烦。
干尸的声音比苏然还要沙哑,却是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让人提不起与它对敌的勇气,诈尸离得最近,这种感觉最为强烈。
愛上小醫生
不过,从这干尸的话里不难听出,俩人是兄弟关系,而且还是反目为仇的那种,得罪蒙东尼去讨好这具干尸,这步棋算是下对了。
看到这里,诈尸那悬着的心这才落回了肚子里,想看看这蒙东尼如何应对,所料不错的话,这家伙估计没有多少分钟活头了,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在这干尸手中。
只有这老头挂掉,他的任务才能继续下去,这是游戏的正常操作,这次应该也不能免俗。
“我丢人现眼?最起码我还活着,就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好意思说我?”
蒙东尼在气势上弱了干尸不止一筹,强打着精神,冷笑道,“你已经中了沙狱烙印,这辈子都不可能活着离开沙狱,与其苟延残喘的活着,不如早点踏入轮回,死亡,才是你最好的解脱!”
“沙狱烙印?!”
不提这四个字还好,这四个字一出,深深的刺激了干尸,它的双目再度变得血红,怒吼道,“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中这该死的烙印?!”
咦?
一旁的诈尸听到这点,顿时来了精神,终于找到兄弟俩反目的原因了,看来是这蒙东尼布下的局,让干尸中了烙印,魂魄才会被封印进了棺材中,永世不得翻身。
好狠的大哥,好狠的心!
诈尸心中暗自感到庆幸,还好这任务不是交到蒙东尼手中,要是听他指派,什么时候被坑死都不知道!
“哈哈哈,我的好弟弟,你可总算开窍了!”
蒙东尼肆声大笑,由于情绪过于激动,那长长的白胡子一抖一抖的,用讥讽的语气说道,“死了这数千年,可曾弄明白,我为什么要对你下手了?”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知道多了还有什么意义,我只需要知道,你才是杀死我的罪魁祸首,就足够了!”
無鹽女:不做下堂妻 李辰兒
干尸死死盯着面前的蒙东尼,眼神冷冽,杀意开始蔓延,丝毫不加掩饰。
“我的好弟弟,你打算怎么对付我?不过你要记住,我的体内,流着和你一样的血脉!”
蒙东尼挺直了身躯,毫不示弱的与干尸对视,双手背在后背,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算计我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咱们是亲兄弟?!”
干尸怒火攻心,懒得在和蒙东尼废话,单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恨声道,“这次,你的性命,将由我来终结!”
幻滅之時 我是貓舒
天下第一宮 鬥戰勝妃
“想杀我?哈哈哈,要死也是你先死!”
蒙东尼状若癫狂的笑道,就算被掐住脖子,也浑然不觉,厉声喝道,“阴阳毒雾,将眼前的一切都毁灭掉吧,给我爆!!!”
“这下麻烦了!”
诈尸被蒙东尼所说的话下了一跳,难怪这老头会有如此大的信心,之前召唤出来的阴阳伞,竟然是他留下来的后手!
从蒙东尼的话里不难听出,这阴阳毒雾接下来将会大范围爆炸,而且爆炸所产生的威力,绝对小不了,就算秒杀不了这具干尸,也妥妥的会重创它,更不用说他们这几个玩家了。
难道,他们四人要全军覆灭了?
诈尸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因为自己的任务,连累了覆水老大他们,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就算把他卖了,也无法补偿他们的损失,该死的蒙东尼,早知道刚才先把他杀了!
“覆水,快躲开!!!”
此时此刻,奶油小生哪里还有心情去吹笛子,毫不犹豫的朝着苏然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北调则是快速后退,生怕被这即将爆炸的阴阳毒雾给波及到,只要他还活着,就能将整队人救活,任务也就还能继续下去,当然,前提是这具干尸能在这次的爆炸中活下来。
“小生姐,别过来,快点离开这里!”
苏然已经察觉到了阴阳伞的异常,他拥有无敌技能,自然不会畏惧这浓雾的爆炸,本想趁此机会多吸收点毒素的,没想到小生姐竟然不畏生死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