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dx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上道國 愛下-第448章 僞詔相伴-m2kao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也不知道是不是貂婵刻意报复,在回去的路上,庾献时不时就有心悸之感传来。
他的身体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弱。
庾献竭力的调动内息,从神秘木匣中源源不绝的汲取生之气息。
这力量来的绵韧,却远不如诅咒来的霸道。
庾献节节抵抗,节节溃退。
等到身体实在撑不住时,只能临时觅地休息。
然而这持续不断地衰弱和疲惫感,却让庾献充满了踏实的感觉。
比起斩尸替身法要从身体里斩出一尸,这样的代价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如附骨之蛆般如丝如缕缠绵在肌肉骨骼里的力量在慢慢衰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充满勃勃气息的生机。
心動55秒,唐先生的VIP愛妻
这股生机带着青草和树木的清新,带着野花和果实的芬芳。
这神秘木匣的力量比起嫘祖之肺,果然丝毫都不逊色。
庾献强忍着疼痛和疲惫,终于在伪诏失效之前,赶到了子午谷口。
今日负责哨望的是捣蛋鬼常乐。
她自从出川就跟着艰苦行军,什么中原繁华锦衣玉食根本没有见到,这些日子更是跟缩头老鼠一样藏在子午谷中。
好不容易看到探路的庾献回来,常乐激动的远远就在不停挥手。
庾献定睛一瞧,见是常乐。
心情顿时就不是那么美丽了。
他好不容易做足准备,可不愿意在最后出什么岔子。
庾献略作思索。
致命貪 小熊哭
我總會戒掉你
重来。
于是在常乐翘首以待的期盼中,庾献的身影远远消失。
常乐看的一头雾水,“???”
等到庾献好不容易绕道找到了巴山鬼王他们,张松赶紧迎上来询问道,“国师此行,可有收获?”
庾献心中早有说辞。
他当即看着众人肃然说道,“不错。还好我提前出去查探了一番,这些日子关中局势的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说完,庾献就把长安之乱的前前后后大略说了一番。
众人闻言惊讶不已,过了一会儿,张松才后知后觉得醒悟道。
“如此一来,我等岂不是不用再去长安救人了?”
“不用去长安?”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
庆幸之余,又有些失落。
耗费那么多功夫穿过蜀道,最后竟然是白忙一场。
众人正议论纷纷,张松忽然发现带来消息的庾献,神色严肃不发一语。
名醫太子妃
他是心思灵透之人,连忙向庾献问道,“国师,莫非下官说的不对吗?”
庾献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若是单论此事,你说的并没错。可是我在来的路上,偶然截获了这个……”
说着,庾献从衣袖中拿出一副绢帛。
张松仔细一看,见那绢帛上隐隐有光泽潋滟,色呈五彩。
他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说道,“看这宝光,国师手中的莫非是圣旨?”
庾献沉声说道,“不错。这份旨意正好是发往益州的,还在路上就被我截获。上面的内容……,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大武珠
说着,庾献将圣旨递给了张松。
牧唐
毒醫橫行 知樂
张松眼中惊疑不定,小心翼翼的接过。
他有一目十行之能,草草一观就脸色大变,“怎么可能?!”
庾献看着张松的脸色,故意问道,“这圣旨莫非有假?”
张松闻言也起了念头,他仔细将手中圣旨打量了一番,这才没了侥幸之理,脸色难看的说道,“国师或许不知,事涉朝廷两千石高官的任免,必是三公手书,天子用印。这道诏书有五色宝光流转,真的不能再真。”
庾献听了放下心来。
这圣旨上的字很快就得消失了,提前让张松验看,倒是少了个隐患。
庾献目视巴山鬼王。
巴山鬼王立刻明白这定是庾献搞的鬼。
虽说他也稀里糊涂,不过倒不妨碍他给庾献帮个暗手。
巴山鬼王轻咳一声,主动开口问道,“这旨意上说的什么?莫非有什么变故?”
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全集【唐 七公子】
张松一慌,下意识就想把圣旨往袖中一藏,转眼醒悟过来,这种事情怎能隐瞒得了。
他支吾了一会儿,不得不实话实说,“朝廷赏功,打算委任刘州牧为司空。”
巴山鬼王听了有些疑惑。
刘焉担任三公,这无疑是高升了,张松怎会是这般模样。
接着,就听张松干巴巴的说道,“朝廷、朝廷还打算任命贾龙为州牧,犍为太守任歧为州刺史。”
张松这话一说,就连对政治不太敏感的巫鬼宗门之人,都相顾哗然。
谁不知道益州牧府的主要敌人,就是任歧和贾龙这两个叛贼啊!
特别是自从这两人叛乱以来,益州牧府的大多数军事行动都是直接针对的他们。
毫不夸张的说,深度参与这场益州内乱的,就是在场的这些人,和他们所代表的背后势力!
——倒向益州牧府的益州本土派,益州牧府的主战力青衣羌,因鬼姬所请而来相助的巫鬼宗门,以及鹤鸣道宫的道士们!
可若是这两人做了州牧和州刺史……
絕世魔尊
贺玄素来没有顾忌,他劈头盖脸的向张松质问道,“刘焉跑去享受荣华富贵了,那我们怎么办?”
张松这会儿也心如乱麻。
朝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往日的生死大敌转眼成了顶头上司。
那些世外之人大不了就此避世不出,可是他们这些依附刘焉的本土派和青衣羌却绝对会遭到血腥清洗。
张松正六神无主,就见庾献平静的向他一摊手。
张松犹豫一下,将手中的圣旨递了过去。
庾献接过,拿在手中。
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下双手一撮,将那绢帛撮的粉碎。
张松本就是极聪明的人,他见庾献这般胆大,心中也豁然开朗。
庾献扫视了瞠目结舌的众人一眼,淡淡说道,“什么朝廷的圣旨,我们不理就是了。”
张松越发觉得庾献果决,他小心的提醒道,“国师此言虽佳,可若是朝廷见久无回应,将旨意明发天下,又该如何是好?”
那时候刘焉若不遵从,就只能抗旨造反了。
刘焉会因为底下人的生死,宁肯放弃三公的高位,去做一个反贼吗?
张松可没有半点把握。
庾献听了正中下怀,他看着张松,认真的说道,“嗯,这个我也想过,我们去把长安的朝廷打垮了,他们就发不出这样的圣旨了。你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