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t2t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無限諜影討論-第兩百二十九節 能對付殲星艦的,只有殲星艦(五)熱推-7v65l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空间像水纹一样波动了一下,一个身高两米以上,长着尖锥形脑袋的兽化兵出现在乱世佳人号第三层的某段回廊中,他的膝部有着角状的突起,而手肘至原本应该是手指部份已经异化成了两把刀锋,一旦全力爆发,将会随着他的力量与意志以超高速振动,形成无坚不摧的高周波刃。
“我是桑克斯,应该在敌舰第三层左侧回廊上,在我附近的突击队向我靠拢。”杰多五人组中,桑克斯以敏捷、高速见长,他通过携带的通讯器发出指令,不过在对方歼星舰上,肯定会受到自由同盟军的通讯干扰,能有多少人能收到他也没有把握。
冒牌新娘 紫月
不过这不要紧,桑克斯双手低垂,沿着回廊前进,虽然是在敌舰上,但以自军的兵力,这一波传送比敌舰连非调制体算在内的士兵还要多,他只需要沿路前进,被随机传送到这附近的突击队员便会互相汇合,直到以他为核心形成一支突击队。
与之类似的,艾利根、卡斯达、坦而布那里都会分别聚拢成一支数量超过五百以上突击队,再向同一个目标进发,直取歼星舰的指挥室,在路上再与老大杰多汇合。
而另一路则是由沙龙巴斯亲自出马,他会尽量汇集在另一方向的突击队员,也全部是兽化兵,然后形成第二波,或从另一个方向攻来,但目标同样是敌舰的指挥室。
瓦普跳跃投射的战法可以是斩首行动,也可以是据守消磨再反攻,也可以是牺牲一部份牵制,让另一支实施突袭斩首。银河战争到现在,战术战法没什么秘密可言,早在无数次的大战中互相知晓了。
但光知晓是没用的,环境、彼此的兵力和实力永远才是真正的决胜条件,有时候就算是知道对方的战术,但实力不济依然无用。
沙龙巴斯并不知道乱世佳人号为了营救赛德,这艘歼星舰上虽然兵力难以增加,但质量却是远胜平时,因为调集了其他歼星舰上至少是突击队长级别的多个战士,至少有三名以上的凯普殖装者和七名绝地武士。
虽然只是强殖装甲中最低阶的殖装者,而且也不是降临地球那种光辉皇朝最完美的殖装技术,仅仅是自由同盟从费沙行星同盟和北天区南京楼军手中以技术换技术的形式交换得到的不完整殖装技术,再将两家殖装技术拼凑产生的殖装者;绝地武士更无复昔日之威,是银河议会灭亡后,被西斯帝国追杀,逃到海尼森,并加入自由同盟的一支绝地武士残余,里面连一个绝地长老都没有。但他们仍有与杰多之下其他四个超兽化兵一决生死的可能。
但在沙龙巴斯的计划中,己方的兵力雄厚到投射过来还是敌人的接近倍数,以这样优势的兵力,最恰当的战法就是其他什么都不用去破坏和攻击,所有部队都以敌舰指挥室为目标,消灭敌舰指挥中枢固然必定胜利,就算敌舰转移指挥中枢,也会造成对方指挥中断,甚至是混乱,那么仍在持续的空战中,乱世佳人号也会被渥金女神号打得无还手之力,届时再视情况,或继续追击对方灭掉中枢的指挥,或是分出一支去破坏敌舰的动力,。
重生未來帶著系統來和親 嘉語
廢材小姐傾天下
桑克斯沿着回廊向上层进发,每经过一个交叉路口,或是舱室时,都会有同样被传送到附近的渥金女神号突击队员冲出来和他会合,不过有时则是像蜘蛛一样的敌舰机器人警卫跳出来,向他发动攻击,这些机器人警卫是敌舰上的战斗兵器,虽然不如真正的士兵灵活,只会按防御系统的指令攻击,但所用的武器却足以对兽化兵都产生威胁,金属风暴般的重型火药武器、大中型爆能射击武器、高能炸药,如果都不得逞,还会用轮盘式前进装置猛冲过来,挥舞起金属锋刃作近身搏击。
这样的机器人警卫在渥金女神号上同样有很多,这是作为防守一方的优势,当初王动他们在太空海盗的战舰上同样遇到过,只不过数量少得多,而歼星舰几乎等于小型要塞,机器人警卫起码是数倍,所以突击歼星觅,出击部队必须全是兽化兵,否则数量未必一定是优势。
桑克斯一路行来,他的速度惊人到机器人警卫的金属风暴都打不中他,只有爆能枪能命中,但即使是爆能射击,都只能让他前进的速度减缓,被他开启的高周波刃将能量束挡开,这东西的威力并不在绝地武士的光剑之下。
桑克斯也不知道自己劈开了多少个机器警卫的身体,有的机器警卫在攻击他的时候,明显机器身体上有血迹,甚至有疑似脑浆的东西,很可能是恰好与突击队遭遇了,双方死拼了一场,最后胜出的是机器警卫,又来截杀桑克斯,然后被高周波刃变成废铁。
誘妃再嫁
随着前进之势,突击队员逐渐在桑克斯身边汇集,当然也有一些小小的插曲,比如他们打开路上某个舱室,也发现了一两个倒霉鬼,有人被投射过来时,恰好传送到厚厚的金属舱壁中了,这种多半当即就死了,除非他的身体能比歼星舰的舰体金属还要坚硬,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防御最好的超兽化兵都达不到,歼星舰的舰体是能正面承受重型粒子炮一击,或是接受中型粒子炮连续射击的。
明星系統 六級考試
当完全通过第三层,也是歼星舰倒数第二层的平行长回廊,开始沿着第二层与第三层间的斜向通向进入更上一层时,桑克斯身边已经成功的集结起了四百七十五名突击队员,不算多,比他原本预计的少了二十五名,不过不要紧,足够了。
如果乱世佳人号上的兽化兵部队以他为目标,那么他会立即在第二层停下坚守,这样其他几组人便会压力减轻,且会不断向他靠拢,反过来将敌人围杀。
如果上升到敌舰决定以所有兵力与他们杰多五人组的部队大战,那么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拖住对手,然后等沙龙巴斯的部队赶到将对方包饺子,一战而定。
如果敌方退守,以指挥室为核心层层设防,那么五人组的部队就会先汇合成功,然后不慌不忙的进攻,打起消耗战,再加上后面会赶到的沙龙巴斯,乱世佳人肯定消耗不过。
然而,当桑克斯和他的部队进入第二层后所遭遇的敌人却像神仙一样,迎面便是一阵密集的爆能武器集射,导致十来名以敏捷见长的刺客型兽化兵路基鲁非死既伤。
接下来的交手更是神奇,当桑克斯从己方受伤的状况上判断敌方的部队应该不多,只是伏击了自己一把,于是以力慑人,全军推上想和敌方硬拼时,对方却迅速撤退。
之后桑克斯的追击便不断陷入陷井和埋伏,对方的兵力的确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可以即时的知道桑克斯的任何举动,不论是他的追击,还是分兵想绕过前后夹击,都被对手识破,就好像对方能随时掌握桑克斯的动向似的。
桑克斯的每一次追击都损兵折将,而对方却每次都退得非常及时,从开战到桑克斯沉不住气为止,对方从头到尾竟然没死一个人!
这简直就不可能,但却又发生了,而且还有一个异常的地方,那就是应该有五人众的其他部队来汇合才对,双方交手后的动静,只要另外还有五人众的部队在附近,没道理发现不了,但却偏偏没有人来会合,这让桑克斯心中一沉,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但更加不相信这个念头,那就是如果有另一支五人众的部队比自己先到第二层,比如传送的位置就在第二层,已经被这支神秘的部队给先消灭了,然后对方在把后上来的自己当成目标。
这念头一生出就只能觉得是荒谬,难道对方是兽神将?
桑克斯禁不住怒吼一声,他脱离了队伍,孤身向再一次看到尾巴的敌人追击过去,以他的速度,只要不保持与所率这支部队匀速,不论对方如何利用地形,甚至有他无法理解的预知己方动向,最多也只能甩开兽化兵突击队,却不可能甩得开他这个以速度和敏捷见长的超兽化兵了。
所以为了避免被对方靠神秘先知和地形不断放己方风筝,他不惜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孤身追上,使对方无法逃脱,然后死拖住对方,让己方突击队追上,凭借兵力优势吃下对方,至不济也能歼灭对手大半,使这支牵制自己的狙击部队再也没有力量威胁到自己或其他五人众所率部队。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在他全力追上去后,看到的却是一队最多百人的小分队在急速撤退,但他却无法继续追击了,因为这是在一个极为狭窄的通道上,而对方的指挥官也现身拦住了自己,好让刚才的队伍有机会撤走。
桑克斯冷静的看着神秘的敌方狙击队头目露出真面目,却显得相当意外,因为对方看装束竟然不是自由同盟的,而且也没有变身为兽化兵或超兽化兵的状态:“你是谁,你不是这艘战舰上编制的军人?”
对方微笑着回答道:“我叫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