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y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緝兇進行時笔趣-第九百六十一章 柯城大案-gu61u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纽城,布鲁克林区,一栋公寓内,一名又瘦又高的白人男子正坐在沙发中,痛苦的诉说着什么。
而将满头金发扎成马尾的萨拉·博里斯则坐在他对面,耐心的听着,并时不时的将男子说过的话记录在手中的登记簿上。
“我回到家的时候,发觉门并没有锁死。我知道,这一定是玛姬又忘记锁门了……”
“可是当我走进卧室的时候,我……老天,玛姬她……她浑身是血的倒在床上……”
“她是那么的善良,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在男子面容哀戚的讲述中,萨拉·博里斯怜悯的停下手中的笔,轻叹道:“对于您和您爱人的遭遇,我感到很遗憾,杰森先生。”
“死掉的应该是我,而不是她……”名叫杰森的白人男子痛苦的低垂着头,一双大手紧紧地捂着脸庞呜咽起来。
諸聖亂世之零度空間 醉眸
笃笃笃。
就在萨拉·博里斯准备再宽慰杰森几句的时候,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却将她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而沉浸在哀痛中的杰森则缓缓抬起头,表情悲伤的看向房门方向。
笃笃笃。
“你好。”又一记敲门声后,一个语气轻松的悦耳男声在门外响起:“萨拉·博里斯警官,麻烦开一下门。”
以为门外人是来找杰森的萨拉·博里斯闻言一愣,立即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心中情不自禁的一乱,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博里斯警官,这是……”杰森疑惑的看着萨拉·博里斯,希望她能解释一下。
“请稍等。”萨拉·博里斯哪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站起身来到门后,闭眼深吸一口气调整心绪,然后睁开眼的同时伸手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拧。
“萨拉警官,我终于找到您了。”混血男子自来熟的笑笑,抬脚就想往里走。
“你来做什么?”萨拉怎能让他轻易进屋,寸步不挪的站在门后,挡着混血男子的去路,有些羞急的低声道:“我正在工作!”
寒王絕寵:全能小靈妃
“是局长让我过来协助你的。”混血男子耸肩笑笑,随手拿出一个警官证递给萨拉·博里斯。
“你怎么会有这个!”萨拉·博里斯一眼看出混血男子手中的警官证真的不能在真,大吃一惊的同时也稍稍松了口气。
“买来的。”混血男子眨眼笑笑,指了指萨拉·博里斯脚下的地板:“可以让开了吗?”
“那忠叔呢?”瞪着混血男子的萨拉·博里斯依旧没有让开,语气却是软化了下来:“我需要和受害人家属介绍你两个。”
“萨拉警官,我是你们的助手。”同在门外的忠叔笑了笑适时开口,看着混血男子和萨拉·博里斯的眼神中满是慈祥。
闻言,萨拉·博里斯点了点头,迅速记下警官证上的信息,轻轻瞪了混血男子一眼,这才将警官证递回去,并退开两步让出门口的空间。
混血男子满意的笑笑,洒脱的从萨拉·博里斯身边走过,直接来到有些茫然的杰森面前坐下,笑问道:“杰森先生,你好,我是萨拉·博里斯警官的搭档,您可以叫我卡尔。”
“因为路上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来晚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呃……没关系。”杰森表情怔然的应了一声,忽然感觉自己的悲伤情绪因为混血男子和忠叔的突然出现,而变得十分不连贯。
这时,萨拉·博里斯回到了屋内,见混血男子坐在自己原先的位置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坐在另一处空位。
“萨拉·博里斯警官。”混血男子似乎很喜欢看萨拉·博里斯生气的样子,咧嘴笑笑问道:“咱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正在梳理案情。”一说起案子,萨拉·博里斯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转向杰森认真道:“杰森先生,请您继续。”
“好的。”杰森点点头,回忆了一下,继续讲述自己报警前的看到的一切。
半小时后,杰森两眼泛红的停下话头,脸上写满了哀伤。
萨拉·博里斯心有所感,正要宽慰几句,却觉手背一热,竟是混血男子忽然将手掌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刹那间,萨拉·博里斯只觉脑中轰的一声巨响,将她原本调理清晰的思绪炸得烟消云散!
“看得出来,您和您爱人非常的相爱。”混血男子扫了眼脸色泛红陷入混乱的萨拉·博里斯,心中纳闷自己仅仅是制止了她开口,为什么她会是这样一副表情?
不过混血男子很快就将思绪重新放回杰森身上,撤回阻止萨拉·博里斯的手掌,满含同情的说道:“您的遭遇非常值得同情,可我还是想问您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杰森顺着混血男子的话头问道,一旁的萨拉·博里斯则稍稍回过神来,好奇的看着混血男子。
混血男子见状笑笑,盯着杰森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问道:“您妻子的死,会给您带来什么好处呢?”
话音刚落,屋内瞬间陷入了落针可闻的安静!
“你……”恼羞成怒的杰森涨红了脸,忽地站起身,指着混血男子的鼻子语无伦次道:“你……你怎么敢……”
“怎么了?”混血男子不以为意的翘起二郎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气急败坏的杰森和暗自警惕摁着枪的萨拉·博里斯,轻声笑道:“被我戳中心事了吗?”
“请你出去!我的家不欢迎你!”两眼瞪得老大的杰森咬牙道:“滚出去!”
“好吧!”混血男子无所谓的站起身,洒脱笑道:“一年前,您给您的妻子在保险公司购买了一份巨额保险。”
“而这个时候您爱人死于谋杀,能够让您从这份保险中获得三百万左右的赔偿。很让人心动,不是吗?”
“滚!滚出我的家!”愤怒到极点的杰森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要告你们诽谤!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萌軍崛起 找花的懶獅子
“我无所谓。”混血男子耸耸肩,转向惊疑不定的萨拉·博里斯,笑呵呵的说道:“不想吃投诉的话,就尽快找到他谋杀妻子的证据吧。”
说罢,混血男子哈哈一笑,带着始终紧随自己身后的忠叔离开了杰森的家。
屋内,喘着粗气的杰森瞪视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萨拉·博里斯,指着门外大声道:“还有你!滚出我的家!”
神級海賊勇士 海賊勇士
“冷静!杰森先生。”有些气恼混血男子胡来的萨拉·博里斯眼珠一转,举起双手缓缓退出了屋子。
“我以为你会拼命的给他道歉。”街头路边,挂着看好戏表情的混血男子笑吟吟的看着气冲冲走向自己的萨拉·博里斯。
“所以你只是来搅黄我的工作的吗?”萨拉·博里斯虽然瞪着大眼睛站在混血男子面前,却没能成功的扮出生气的模样。
“对你来说也许是好事呢?”混血男子歪头笑笑,然后暗暗指着萨拉·博里斯身后杰森的家:“那个家伙正在透过百叶窗偷看我们呢。”
“不偷看才奇怪!”萨拉·博里斯没好气道:“有那样的情报,私下告诉我就好了,你却偏偏让他警觉起来了!”
“这样才有趣味性,不是吗?”混血男子笑的很开心。
“拿来!”萨拉·博里斯翻了个白眼,伸出洁白纤柔的手掌。
“吃相真难看。”混血男子揶揄一句,盯着萨拉·博里斯的眼睛问道:“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拿到这些信息的吗?”
“你差点搞砸我的工作。”萨拉·博里斯依旧伸着手掌:“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所以一定是买凶杀人。”
“把杀手的身份信息给我,还有他和杀手之间有联络的证据。”
“萨拉·博里斯警官,你是个警官,不是强盗。”混血男子颇感有趣的看着毫无惧色且寸步不退的萨拉·博里斯,强调道:“我是坏人,残酷冷血草菅人命的那种。”
“是吗?”萨拉·博里斯莞尔笑笑,理所当然道:“那我勒索你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吃霸王餐了。”混血男子失笑摇头,冲身后的忠叔打了个手势。
忠叔挂着慈和的笑容,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袋交给了萨拉·博里斯,温声道:“除了你提到的东西,里面还有杰森近期的行踪记录、通话记录和银行流水。”
“谢谢忠叔。”萨拉·博里斯甜甜的笑笑,接过文件袋后又翻了混血男子一眼,这才转身向自己的汽车走去。
眼看着萨拉·博里斯驾车离开,混血男子收起脸上兴致勃勃的笑容,冷冷的看了眼杰森所在的公寓,寒声道:“忠叔,让里面的家伙乖乖待到萨拉拒捕他的时候。”
忠叔颔首欠身,嘴角微翘,旋即注视着杰森公寓的双眼中泛起一丝寒意:“好的,威少爷,我这就安排。”
就在混血男子和忠叔为萨拉·博里斯铺平破案之路的时候,远在秦夏的宋何正在动车上打盹。
而他睡了还没一会,恼人的手机铃声就在昏暗的车厢内响起,惊醒了他的同时,也惹来了其他被惊扰到的乘客的怒视。
“不好意思,抱歉抱歉!”看也没看立即接通手机的宋何先是起身冲周围乘客道了个歉,然后才小跑着来到车厢连接部位,将手机放在耳边。
“喂,师父。”宋何搓搓脸恢复了精神,挠头道:“现在都快半夜了,您还没睡?”
“是谁害老子不能睡的,你心里没数吗?”沈江河冷哼一声:“你小子一伸手就把河玉区管事儿的薅下来了,老子不给你善后,你特么走得出福城么你!”
“您老的大恩大德,徒儿我没齿难忘。”宋何送上一句毫无诚意的感激,然后没心没肺的问道:“这事儿可是征得您老人家同意的,所以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不可能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咱们开门见山吧,师父。您老人家年龄大了,得早点休息,否则明天起来会血稠三高的。”
“三高你个鬼!老子身体好得很!”沈江河被宋何激的音量大了三分,怒问道:“下一站是哪儿?”
“柯城。”宋何迅速答道。
“我猜也是。”沈江河语气舒缓了下来,沉声道:“柯城正好有个案子,求到了秦都。你既然到了,就替我处理一下吧。”
“行。”宋何爽快地答应下来,然后好奇问道:“师父,啥案子啊?都需要到秦都请救兵了。”
“一看你个小兔崽子最近就一门心思的算计武贵海,根本没关注其他地方的案子。”沈江河习惯性的怼了宋何一句,然后才解释道:“重大案件,去了你自己了解吧。”
熊途—與熊共舞 豆條
“合着您老在这吊我胃口呢……”宋何不满默默的嘀咕一句,然后拍着胸脯大声道:“您老放心!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认真点,别掉链子。”沈江河叮嘱一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与沈江河道了别,宋何思忖片刻拿起手机连接网络,开始查看有关柯城的新闻,试图找到有关自己任务的蛛丝马迹。
然而他刚刚在搜索引擎中打上了柯城两个字,就见一大串自动生成的搜索条目弹了出来,清一色全是重大刑事案件开头!
“我去!柯城遇到什么案子了。”宋何诧异的点开一条搜索条目,飞速阅读。
很快,他就通过一条条新闻明白了柯城所遇重大案件的概况。
一周前,几名小孩子在柯城城郊玩的时候,在距公路百米左右的树林深处,发现了一个吊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的人。
几名小孩子吓坏了,当下就回家告诉了大人。而大人也被吓了一跳,合伙前往案发地确定小孩子所言非虚之后,当下就报了警。
警察赶到后,立即发现这是一起手段残忍的他杀案件,毕竟现场一没有供死者借力踩踏的东西,二没有攀爬上树后又跳下的痕迹,所以死者根本不可能是自己把自己吊上去的。
而明确这一点后,警方就将现场封锁起来展开调查,而记者所能探听到的关于这名死者的信息也就此而止。
然而,在这具尸体被发现后不久,有心多获取一些信息的几名记者准备绕行到案发现场后面,偷偷拍摄一些照片的时候,却在树林更深处发现了第二具被吊起来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