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x81好文筆的小說 詭三國 愛下-第1947章商會馴化,拙劣計謀閲讀-zo97u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大多数的时间之中,人类总是为了各种利益奔忙。
白石羌也不例外。
这一次征讨西域,白石羌作为牛羊马转运『承包商』,将在其中获取接近三成的总收益,也就是说如果有十只羊从西域运抵陇西草场,那么白石羌将获得其中三只,当然,如果说路途当中死去了三只,那么白石羌将什么都得不到,更极端的情况,如果是死去了五只,白石羌还要赔付两只……
当然,如果是被敌方攻击,劫掠导致的损失,白石羌不负责赔偿,所以沿途的安全,是由骠骑将军人马负责的,同样,这些沿途护送的骠骑兵马,其实也是一种监视和监察。
十抽三,似乎看起来不多,但是要知道,这一次西域之战,其中国度少则数千,多则数万的牛羊马,而且还有那个在汉初就动人心魄名闻天下的大宛汗血宝马!若是有一万牛羊,这一趟白石羌就可以获得三千,若是有十万,就是三万!
卫青当年征匈奴,当时捕获的牛羊数目是以百万计……
川蜀卓氏原本要和白石羌竞争这个牛羊马转运的,结果被白石羌死活抢了过去,只好退而求其次,负责从川蜀调配各类所需的物资到陇西,以此来换取白石羌收益之中的十分之一。
因为卓氏不用承担损失风险,所以自然收益也降低了很多。其实卓氏并非是完全抢不过白石羌,只不过卓氏胆子还是小一点,不敢直接承担高额的风险,所以……
白石羌头人里那古大吼着,一遍又一遍的确认着人手和各类物资,清点着牧羊犬数量,检查着其中的各种情况。
家有仙園
白石羌有胆量承担这一次的转运,并不是里那古傻,对于风险没有意识到,而是里那古的白石羌,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西域西羌一带的中间商,自然对于路线十分熟悉,有了充沛的经验,并且在运输过程中,也促进了新的一个犬种,牧羊犬。
后世一些人认为,洋人高人一等,所以洋犬自然也是高贵的……
但是实际上,华夏驯化犬类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快穿攻略美男計劃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人类是在狗的帮助之下,才更快的获得了一些发展和进化,比如学会了标记领地,学会了追踪猎物等等,而中华田园犬,也逐渐的成为了华夏万能犬,成为许多华夏人记忆里面的一个符号。
道闖乾坤 頓頓蛋炒飯
白石羌的牧羊犬,便是因为长时间的转运牛羊,而驯化出来的犬种,这些家伙会在牛羊周边巡逻,甚至不需要主人特别吩咐,就能担任警戒,护卫,寻回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大大减轻了白石羌牧羊者的负担。
白石羌在准备着,然后奔赴西域的同时,其余几个商会大户,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各项工作,准备接收从西域而来的各项物资。
整体来说,汉代商人还是比较讲究诚信的,但是这个诚信,并非这些商人一开始就具有的品质,而是汉代从一开始,就有专门的立法来进行规范。
城市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标志,也是汉代商业物流的重要集散地,商业的勃兴带动了城市的发展,长安、临淄、成都、邯郸、南阳等都成为货殖集聚、商贾云集的大都市汉代也就将商业规制的重点放在商业中心城市,设立关市集中管理。
而这种管理,不仅仅体现在平铨衡、正斗斛之上,同时也体现在对于所售卖的商品质量的监管,『贩卖缯布幅不盈二尺二寸者,没入之。能捕告者,以畀之。』即出售的布匹达不到法定尺寸,要没入官府,如果有人能检举告发并将出售者捕获,则可以得到这批货物作为奖励。
同时,如果出现商业欺诈,也是严格处罚,『诸诈贻人以有取,及有贩卖贸买而诈贻人,皆坐臧与盗同法,有能捕若吏,吏捕得一人为除戍二岁。』即商业诈骗所诈取的赃物以盗窃论罪,如能有人检举或捕获该诈骗者一人,可免除二年徭役,以此类推。
再加上汉代重农不重商,对于商人一旦犯错,往往都是加重处罚,所以商人自然是战战兢兢,诚信经营……
毕竟在汉代若是稍微有不诚信的举动,带来的代价么,就是无法承受之重,相比较后世而言,则是相反,不诚信则是可以获得大量的利益,而承担的风险就那么一点,即便是被抓住了,也不过是不痛不痒的罚款了事,所以诚信……诚信是个什么东西?
封建王朝之中,统治者的态度,决定了商人的地位。
斐潜当下重视商业,商人的地位自然有所提升,但是这个提升也是有限度的,还远远不能比得上那些经书传家的人员,所以『大汉商会』的这些成员,想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地位,自然就希望能通过这一次的西域之战,展现一些力量出来,获取更多的关注和职权。
……-(^▽^)///(^▽^)-……
江湖不好混:郡主娘娘闖天下
和熙熙攘攘准备追逐利益的商人们不同,在海头的西域人,闻到的不是铜臭味,而是血腥的味道。
清晨,海头,或者叫做月亮湖。
月亮湖大概就像是一个被啃了一口的圆形,差不多是初十二十三左右的月亮形状,有点圆,但不是很圆。圆弧的一面对着东面,缺口的一面在西面。
整个湖南面圆弧略长,北面略短。
湖水清澈,湖面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雾霭。湖边已经渐渐变黄的长草上有些细微的白霜,象征着萧瑟清冷的深冬脚步,已经是一步一步的临近。
同时逼近的,还有死亡。
阙素站在湖边,深深的吸了几口有些冰冷的空气,然后蹲下来,抄起湖水洗了洗脸,顺便也喝了几口冰冷的湖水,不由得被冻得哆嗦了一下,打了一个寒颤。
未来会走向何方,阙素很迷茫,这种对于未来,和自家部落国度命运的无法把控的无力感,深深的让阙素感觉到了痛苦和无奈
虽然说商量了迎敌之策,但是具体能不能管用,阙素也不知道。这里确实是汉人必经之道,但是能不能将汉人拖在这里,就成为了关键之中的关键……
特派員和女妖 天修極
微风拂过。湖面上轻轻荡起层层涟漪。阙素呆呆地望着,一时间心乱如麻。
『呜……呜……』
远处,忽然之间有几个黑点晃动着,伴随着悠长的号角声蓦然响起,凄厉而苍凉的牛角号霎时打碎了清晨的安谧。
阙素霍然而惊,转头向东方望去。
在寒风之中,阙素虽然听不清楚远处奔来的族人究竟喊着一些什么,但是示警的牛角号声和那几个族人扭曲的面容,都表示着同一件事情,代表着同一个含义,『汉人来了,汉人的铁骑来了……』
阙素骇然心惊,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一股强烈的窒息顿时侵袭了全身,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痛苦的摇晃了两下,才勉强稳住身形,急促地喘了几口大气,然后厉声喝道:『快,快去通知白熊和阿姆西!汉人来了,来了!』
金牌劣妃 沫梓茹
在这一个瞬间,阙素似乎闻到了血腥味,非常浓烈的血腥味,而这个血腥的味道,似乎从他自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样……
吕布率领魏续、姜冏、蒙弘、允二等人,以及八千铁骑,从玉门关一路而来,到了距离月亮湖以东二十里外的原野上。
大军刀甲鲜明,旌旗飘扬,气势雄浑。激昂的战鼓声和号角声此起彼伏,响彻了冬日将临的这一片区域。
西域。
斥候和传令兵往来飞奔,大战前的紧张气氛笼罩在这一方天地之间。
『大都护,似乎只有焉耆人在这里,这些焉耆人以此湖为中心,列阵于湖附近的三个山丘上,构筑成一道品字形防御阵势。』
『大都护,在西北方向发现了一些战马痕迹,斥候正在想办法绕过进行侦测……』
『大都护,焉耆人已经列阵完毕……』
吕布笑了笑,说道:『又来玩这一套,看来是想要以逸待劳,以上击下,然后等战事胶着之时,便从侧翼袭击我等……』
姜冏冷笑了两声:『哼,就算他能守到侧面龟兹等人来援,怕是也就剩下半口气了……』
吕布哈哈大笑,连续下达命令。
『传令!蒙氏允氏,领千骑,驻留于此,护住后翼!』
『传令!魏校尉,领千骑,向南搜寻敌军,寻机侧击!』
『传令!其余兵卒,下马整备,饮食少许,准备作战!』
出发的出发,整备的整备,汉军骑兵对于这些事项进行得都很自然,甚至没有什么太多的紧张感。不少准备作战的骑兵掏出了揣着的炒豆子,自己吃一把,然后也给自家的大伙伴填上几把,一时间咯嘣咯嘣的声音此起彼伏。
吕布看着远处的焉耆防线,摇了摇头说道:『这些胡人,真以为我会直接扑上去?正面八成有陷马坑……哎,有时候真觉得他们蠢得可以……三个山丘,在山丘上设弓箭手?西北方向故意留下了战马痕迹,有意让我们发现,是为了让我们避开西北方向?当某是傻子么?』
姜冏瞄了一眼吕布,然后眨巴眨巴了两下眼,没有说什么,心中回想着,吕布当年似乎……那什么,好像也中过了曹操的陷马坑?这算是吃亏了涨了记性?只不过若是将眼前的西域胡人和当时吕布比较起来,又是那一个会稍微强一点,聪明一些?
准备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吕布看了看手下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便将方天画戟一举,大吼道:『传令!击鼓!吹号!跟着某!杀上去!』
『绕过正面,侧面进攻!向西北方向进军!』
吕布一马当先,头盔上插着的两根高高长长的羽翎在风中骄傲的翘着……
正常来说,如果说西北有敌军的骑兵痕迹,那就走南面比较保险一些,毕竟如果走有敌军痕迹的方向,就很可能会收到敌人的两面夹击。
但是,吕布么,胆子一项比较肥。
阙素望着铺天盖地一般飞奔而来的汉军铁骑,望着冲天而起的烟尘,听着惊雷一般的喊杀声,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恐惧,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阙素终于是明白为什么龟兹白熊在谈及汉军骑兵的时候,眼底流露出来那种奇怪的神色究竟代表了什么了。
该死,早知道自己就不能答应说留在这里作为诱饵!
『再派人出去!』阙素大吼道,『告诉白熊和阿姆西!让他们加快速度!』
阙素转目看看西面的天空,低声说道,似乎说给自己,也是说给身边的人,『阿姆西最快也要下午……我们要坚守,一定要坚守……』
阙素身边的护卫瞪着眼,看着汉人前进的方向,手掌不由得紧紧握在一起。
快到了,就快到了有陷阱的区域了!
昨天夜间,在夜色掩护之下,在撅着屁股和泥土进进出出精疲力尽之后,终于是在前方挖掘了大大小小的不少陷马坑,就连阙素等人的护卫也不例外,甚至到现在手上沾染的泥土还没有完全清除干净……
而现在陷马坑即将派上用场了!
一切的辛苦都将获取回报!
然而,渐渐浮现出来的笑容在下一刻瞬间消失了……
『汉人……汉人竟然,绕,绕……绕……』
紫極天下 灰萌萌
难道是陷马坑太明显了?
不至于啊,虽然不排除个别陷马坑的新旧土壤有些区别,但是阙素还亲自巡查过一遍,没发现什么特别显眼的问题,汉人又是怎么看出其中的区别来的?
不是特意在西北方向留下了痕迹么?
为什么,为什么?!
『吹号!吹号!我们杀下去,杀下去……』
因为吕布的路线改变,导致了阙素已经没有办法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在小山丘上等待着,陷阱被绕开,那么只有凭借着从上而下的冲击力,才能占据一些优势。
号角长鸣,鼓声如雷,战马的奔腾声和将士的喊杀声汇成了滚滚洪流。汉军铁骑就象惊涛骇浪一般,挟带着咆哮的风雷,和焉耆人的人马撞在了一处。月亮湖在冲撞中颤抖,在冲撞中呻吟,战场在冲撞中突然溅起千重巨浪,一圈圈巨大的涟漪,在惨叫和血腥中荡漾开来。
长箭如蝗,战马如飞,数不清的长矛和战刀在空中飞舞,厮杀声和金铁交鸣声伴随着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和号角声响彻了原野,激战从一开始就激烈无比……
号角凄厉,焉耆人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象恶狼一般奋勇扑向了汉军骑兵。阙素猛踢马腹,纵马冲下了小山冈,『儿郎们,跟着我杀下去,拦住汉人,拦住他们……』
山丘之上,焉耆人的弓箭手疯狂的开始射击,给冲下山丘的自家骑兵提供火力支持,但是吕布指挥的汉家骑兵,在很短时间内就将焉耆人杀得步步后退,甚至不得不退到了山丘之下,才在山丘之上的弓箭手支持下,勉强维持住阵线。
而允二在下马之后,仰攻侧翼山丘的时候,身先士卒,将铁棒挥舞得如同车轮一般,将一百多步的斜坡杀得血肉模糊,残肢横飞,成功的突破了西面的小山丘的焉耆人战线,将原本品字型的焉耆人布置彻底打乱。
焉耆头人阙素领着兵卒反扑了三次,但是都被蒙弘和允二打了回去。
有了一个山丘作为支点,吕布更是带领着骑兵飞驰鏖战,就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将焉耆人剩余的两个山丘相互之间的联系切断!至此,吕布彻底将焉耆人逼迫到了角落之中,在吕布的狂笑声中,瑟瑟发抖。
金簪記 林中燕
阙素这才明白了汉军骑兵的厉害,他连忙指挥着手下的亲卫,疯狂的冲击着魏续对于另外一座山头的包围圈,在损失惨重之下,终于是将那一部分的焉耆人马给接应了出来,但是没有想到这反而是吕布已经计划之中的事情……
对于战场上的临场指挥,寻机变动,作为前线指挥型的吕布,已经是修炼多年,几乎成为了一种本能。
虽然说阙素救出了另外一座小山丘上的焉耆人,但是吕布同样也是大发神威,连续扑击,将焉耆人狠狠的咬下了好几块肉来,杀得焉耆人鬼哭狼嚎,死伤遍野。
虽然说因为战马和兵卒也都是要休息的,不可能长时间持续作战,阙素确实也成功的将时间渐渐的拖到了午时之后,但是焉耆人的损耗则是让阙素脸色发白心疼难忍。
阙素仰头望天,看着刺眼的太阳,平生之中第一次觉得太阳的移动竟然是如此的缓慢,连续的冲击和营救,也让阙素的体力下降到了一个很低的水平,甚至都有些头昏眼花起来。
四周的焉耆人马也都带伤的带伤,胆怯的胆怯,就连目光之中也都是散乱着,不知所措。
『该死的!龟兹和莎车,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短暫的一年 秋雪利
阙素痛苦的将战刀砍在了面前的土地上,盯着山丘下面的吕布,盯着吕布头顶上那高高翘起的羽翎,他知道,即便是最后他能存活下来,眼前的一幕,也将成为他一辈子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