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ck0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 線上看-1677 外戰展示-piv0a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哎哟,好像很强的样子。”
同一时刻,位于呼伦族聚落北方的草野深处,两名刚刚分开的人影随着升腾的火焰巨浪而显现在了清晰的两端,将扬过自己眼前的灼热各自让到了一边:“虽然只是普通的火焰长剑,但附着在上面的魔法好像并不普通啊。”
“能够徒手将我的‘爆裂攻击’正面挡下,甚至还没有受伤——不愧是传说中的王者成员。”升腾的火焰依旧在围着另一头盘旋飞舞,位于爆炸中心另一头的一名大剑战士对着自己所面对的那位扛着长剑、赤着上身的对手笑声回答道:“不过你的出手似乎有一些犹豫啊,是因为你背后那个女人的原因而手软了么?”
“小心被她听到这句话,不然你有可能会死得更惨。”转头望向正在草原后方与另一名闪烁不停的身影战得叮当作响的絮语流觞,剑北东脸上的轻松之色收敛起了少许:“而且同为火焰属性,想必你也不想面对一个自己打起来属性相抗的对手吧?”
“哼,不过是比谁的火焰更加猛烈而已。”虬结的肌肉随着向前平举大剑的动作而浮现在双臂上,与剑北东对峙的大剑战士咧嘴回答道:“更不用说我手上的爆裂之剑乃神山出品。”
“无论是品质还是杀伤力,绝非你们这些万年之前从自由世界的偏远角落里挖出来的破铜烂铁可以比拟的啊。”
呼啸的火焰随着这道话音的落下而重新向着前方划出了一条笔直的长线,伴随着大剑战士的哈哈大笑声顷刻间劈斩到了剑北东的头顶,没有在意这种粗糙攻击的剑北东只是偏转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就让过了这一次的冲锋斩击,想要伸手递出的反斩却是被下一刻忽然回转过来的火焰线条挡在了自己的面门之外:“这种简单的躲闪方式,我随便猜都能猜得出来!”
“虽然是势大力沉的攻击,但反转的姿势却没有丝毫迟滞。”一正一反两道火焰斩击从自己的面前经过,再度后退到更远方的剑北东闻着近在咫尺的烧焦气息评价道:“即便是再怎么强大,你的力量值似乎都有些夸张了。”
“因为我有一件宝物,可以减少我使用双手武器的限制条件。”不断挥舞在空中的火焰形成了一道道环形的线条,宛如龙舞一般向着剑北东不断后退的方向步步紧逼着:“这个‘限制条件’减少可是全方位的,就连武器的重量都会减少呢。”
“原来如此,本来就是双手使用,再加上高力量作为辅助……”仰身让过了又一道斜挥过自己面前的半弧形斩击,剑北东不由自主地叹息道:“这就是神山派来的杀手质量,啧啧啧。”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凶狠的重斩下一刻落在了剑北东千钧一发之间躲开的地面上,掀起的火焰热浪也将周围的草屑与泥土一同掀飞了起来,背负着双手腾飞在空中的赤身剑士随后也带着不断挽出的剑花转过了身,似乎早早地就注意到了穿过那道火焰气浪之后奔向自己落点的大剑战士:“小看神山的人,最后都会死得很难看!”
“我可没有小看神山的意思,不过那也只是对那个所谓的幕后势力来说的。”身体宛如猎豹一样在空中伸展开来,摇了摇头的剑北东在阴沉天空的映照下轻声回答道:“对于使用这份幕后力量的你来说,这番表现明显还不够格啊。”
铛!
又是一声清脆的剑闪声随着一上一下两道身影交织在一切的瞬间骤然升起,紧随而至的则是另一道剧烈的爆炸声,二度掀起的升腾火球与滔滔热浪也又一次淹没了这片草原的一角,带着无数被烧尽的余烬和呼啸而过的风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比如像这样的能量碰撞——”
“你也只是带着那柄大剑上的附魔,单纯地与我对抗而已。”
掀飞的热浪一角逐渐显现的那名大剑战士后退的步伐中,落在爆炸中心没有半分退却的剑北东将自己从容的身躯缓缓显现:“那什么爆裂之剑对你来说也仅仅是一件工具,连武器似乎都算不上。”
“啊啊啊啊啊——!”
似乎无法接受这一次较量的结果,双臂一展的大剑战士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脚下的草地随后也在爆发开来的力量中化作一层层深深的凹陷,裹挟着他那变得通红的双眼向着剑北东所在的位置轰然冲去。一道道火焰所组成的轨迹随后也在剑北东嘴角拧出的微笑中再度交织成为一次次金属的撞击声,那扬起的弧形火焰斩击也宛如放大的弯月一样向着天空中不断升起,眼见着这番场景的絮语流觞也跟着放下了自己举起武器的动作,似乎从先前环绕在自己身边的紧张气氛中缓和了过来:“看来是不需要我来担心了。”
“当然,因为你马上就会人头落地。”细线所组成的微光在絮语流觞淡白色铠甲包围的缝隙中出现,下一刻化作一抹黑暗的流击刺破了她那白皙的脖颈:“虽然亲手葬送像你这样的女子并非我所愿,但是——”
“喂,我还没死呢。”
骤然浮现在絮语流觞身边的黑影还未完全落下的话音中,宛如泡沫般浮现在絮语流觞背后的那名盗贼玩家的后背紧接着被数道攒射而过的剑气串成了蜂窝一样的破片:“女武神铠甲的效果可不是你这种过家家一样的攻击可以轻易突破的,它可以自动阻止不超过我血量上限20%的伤害呢。”
“……怪不得我总觉得自己的攻击没有落到实处。”被串成蜂窝的身影在空中迸裂消失了,但属于那名盗贼的声音却并未就此褪去:“难道我们转职成为剑士的魔女小姐,最近开始专职堆血量了?”
“是你的攻击过弱。”镶有白翼护手的华丽长剑在空中摆开了一道炽白色的线条,带着笔直射向天边火焰从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一划而过:“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样的方式一直在我的攻击下维持不死,但如此普通的反击,就算是再给你一万次机会你也伤不到我分毫。”
“你指的是‘幻影泡沫’?哎呀呀,那是当然的。”又是一道泡沫般的声音随着这道火焰剑气的飞出而四散开来的景象中,属于那名盗贼玩家的低笑也跟着重新响起在了战场的另一侧:“没有这点本事,我也不可能被神山所看中,成为神使执行者的其中一员呢。”
“神使的执行者?”竖向的火焰剑斩将那道发出声音的盗贼身影再度斩成了泡沫,同时也将絮语流觞不动声色提出的问题送了过来:“那是什么称号?神山为什么要派你们过来?”
“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宛如交织奇幻般的光影折射浮现在了絮语流觞的背后不远处,就连那发出的声音也随着这些泡沫变幻的折射而显得扭曲了起来:“反正——”
刀客諸天行
“你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
折线一般的光芒在交织的泡沫幻影中不停出现,几经反射的那条锋锐的攻击也终于突破了某种束缚而来到了絮语流觞的面前,察觉到这道攻击威力不同凡响的她却是并未选择后退与躲避,而是冷眼将手中华焰长剑护手上的圆盘状盾牌对准了射线过来的方向:“——剑焰之华!”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話結局
替身莫邪變身大明星 夜魅兒
“浴火转化!”
白色的女武神长靴在草地上踏出了深深的凹陷,侧身挥挡的华焰长剑也在锋锐的射线即将临体的一瞬间爆发出了剧烈的燃烧光芒,身上闪过了一瞬间火焰升腾的絮语流觞随后也发出了一声娇喝,用一记华丽的侧踢将自己眼前空门大开的那名盗贼的身影送了出去:“——终于被我发现了呢,你的破绽。”
“所谓的幻影泡沫只能化解武器攻击,对吧?”
由炽白色的气浪裹挟着锋锐的光芒一同斜飞向后方天空的景象中,收起了修长双腿的絮语流觞也终于发出了一声明悟的微笑:“很好,那我就只能一拳一拳地教训你了。”
“咳咳,咳咳……不愧是曾经的魔女,这么快就窥探到了我招式中的秘密。”滚落的身体在草地上擦出了长长的痕迹,借着草坡的缓冲才停下来的那名盗贼也随之发出了几声带有咳嗽声音的低笑:“而且居然还可以把武器的攻击威力转化成防御的力量——你的能量控制似乎又摸到了我们所看不到的高度了呢。”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摇曳而又自信的脚步带着吞吐的长剑火焰而向着倒地不起的盗贼所在的方向逼近,絮语流觞的脸上也终于失去了优雅的笑容:“你背后的神山究竟是什么势力?他们的老巢在哪里?”
张了张自己的嘴巴,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的盗贼没有立刻回答,上线的白光却是在下一刻忽然显现在了他的身边,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某位青年剑士还未察觉到状况的迷茫询问声:“怎么回事?现在——”
攻守在一瞬间完成了转换,察觉到不对的絮语流觞急忙向着青年剑士玩家所在的方向掀起了自己另一道火焰剑气,硬顶着这道剑气又一次化作泡沫的盗贼身影随后也吐着血将自己的匕首顶在了青年剑士背后的脖颈上,刚刚打算咧嘴露出的笑容却是被紧随而至的一记直拳堵了回去:“女武神之翼!”
“趴下!”
傭兵戰 蔔星
她向着刚刚上线的剑士发出了自己的大声警告,想要再度逼退对方的一脚却是落了空,紧急刹车停下的蓝发女剑士随后也急忙再度摆出了防御的姿势,四下环顾寻找的视线却是并未找到那名盗贼的身影:“可恶,又想使出什么阴间招数——嗯?”
似乎终于找到了对手的存在,她的话音与动作一同停在了远方的天空中,属于那个方向的剑北东刚刚准备扬起的长剑随后也被一道细线般的攻击挡下,将那名同样来自神山、此时却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队友救了下来:“好了,你们二位的实力我们已经充分领教过了。”
惡魔寶寶:惹我媽咪試試 八寶糖
“时间有限,我们就不陪二位继续玩下去了哈。”纠缠的冷芒在剑北东的身边刮起的叮当声响中,扛起自己同伴的盗贼玩家将自己头上的兜帽缓缓地扯了下来:“你们就继续在这里待着吧。”
“快看,呼伦族的骑兵过来了!”后跳了两步的剑北东想要说话的动作中,被絮语流觞扶起的青年剑士指着草原前方大声提醒道:“我们是不是又进入他们的领地范围中了?怎么这么气势汹汹的样子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有气势,不过应该是被我们之前的战斗吸引过来的吧。”望着那两名莫名其妙前来挑战的玩家向着来时方向迅速消失的背影,絮语流觞则是摇着头回答道:“撤退,我可不想被那些骑兵淹没。”
“喂喂,就这么放那两个人跑了?”身后不断奔腾而来的震地声中,宛若常人的剑北东回身问道:“这么大好的机会——”
“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可不是来和这些人较量的。”冷声丢下了这句话,絮语流觞头也不回地拉着还未反应过来的青年剑士向远方走去:“而且别忘了我们也有我们的专业人士。”
“追击的事情就交给她好了。”
*******************************
網遊之地下城主 不老不死不滅
“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情况到底怎么样?”
被一众呼伦族的骑兵林立环视的包围圈中,名为格德迈恩的玩家用低声的话音打破了宛若被凝固的气氛:“感觉我们两个现在就像傻子一样。”
“别说话,坠了我们的气势。”依旧保持着举旗屹立的姿势,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望着前方的朝日东升声音麻木地回答道:“就算是死,也得死得像样一点。”
“总觉得那个呼莫卑好像看穿了我们一样。”将半张脸再度藏进了盾牌之下,格德迈恩叹息着望了望依然还在不停响起战斗声音的草原北方:“而且我总觉得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就这么扛下这口锅真的好吗?”
“你管他那么多干嘛?”
呲了呲自己的牙,朝日东升不由自主地将瞪大的眼睛朝向了自家的同伴,属于呼莫卑的声音却是在下一刻忽然响起在了两个人的耳边,伴随着几道轻微的马蹄声而一同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抱歉让二位等了这么久。”
“因为长老会实在有些来不及,所以我就先把族长的答复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