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h89精华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 線上看-961 誓滅91旅團熱推-fxz6m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就这么一番说笑,在北满黑河省边境一带建立根据地的雏形计划也就形成了。
说到最后,韩烽又问道现在队伍驻扎的隐蔽和保卫问题。
徐梓琳道:“老韩,你就放心养伤吧,医生说了,你这伤至少还得躺上个把月的,咱们队伍目前驻扎在一片山林里,物资也足够丰富,够咱们用上半年的,后续咱们就准备开辟根据地的工作,慢慢的就全部走上正轨了。”
“嗯,对于根据地的隐蔽而言,一个是咱们内部的团结,另一个就是咱们的保卫工作,对了,可以把这个工作交给史二号嘛?他擅长干……”
下意识的话语戛然而止,木屋内原本欢悦的氛围也顿时消散。
韩烽的心底又是猛的一痛,再抬头的时候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多少好弟兄啊,陈牛(飞毛腿儿)、史二号,蛋子,徐山……他们现在要是都在,眼见着咱们的根据地开辟工作马上就要进行了,该有多高兴啊!”
“唉——”
朱国寿的眼眶彻底通红了。
和尚握紧了拳头在那里骂骂咧咧,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带上了小鬼子的祖宗。
“后事呢,史二号他们……”
徐梓琳安慰道:“放心吧,战士们的遗体都已经收敛回来了,可惜陈牛的……只找到了他当年穿过的衣物。”
“等到建立了根据地之后,把他们葬在根据地,地势最高,风景最好的地方吧!我想这些兄弟们瞧见咱们根据地的日子一日一日地好起来,心里也会高兴着呢!”
“嗯。”
和尚骂道:“妈的,这狗日的小鬼子,三哥,咱们和着91旅团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山本这个老鬼子,俺要是不亲手砍下他的脑袋,都对不起飞毛腿和史小全他们。”
于目光通红之中,韩烽的声音格外的平静,“侵犯我国土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大丑,现在又杀我兄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老团长李云龙当年教过我的道理。
和尚,你说的对,山本这个老鬼子要是不死在咱们的手上,老子宁可一辈子呆在这东北了。”
“誓灭91旅团,宰了山本!”
相隔百里千里,跨越千山万水,丢盔弃甲,灰头土脸地在野菊中队的护送下,终于逃出生天的91旅团旅团长山本三郎已经在自己的指挥部修养了三天了。
可一想到三天前与韩烽一行作战的场景,便是怒火中生中又觉得羞愧不已,更夹杂着一抹心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韩疯子竟是如此的命大。
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跟他废话,直接让野菊中队不过一切代价消灭韩疯子了。
武俠異界遊戲 瞬孤雪
当时自己太大意了,本以为韩烽一行插翅难逃,劝降对方,浪费时间不说,后续队伍也没有调过去,这才导致了最后的功亏一篑以及落荒而逃。
此刻,山本三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人在惦记自己。
“难道是那个韩疯子?”山本摇了摇头,又觉得有些不大可能,那个混蛋,多次让自己的队伍受挫,前前后后死在那韩疯子手中的91旅团部队,都快有一个满编大队了,自己还满腔怒火呢!
“只是最终围剿计划功败垂成,施文挥又已经身亡,接下来又该怎么对付这个逃出升天的韩疯子呢?”
想着想着,韩烽一行一二十人,居然数次击退他野菊中队的情形似乎又浮现在眼前,山本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可好歹也是个将军,很快镇定下来的山本遂在心底打定了主意:
往后与韩烽交锋的机会不在少数,自己定要彻底消灭这支队伍,以雪前耻。
想到自己铺天盖地的情报组织都已经动用去搜索关于远东团,关于韩烽的情报了,山本心中稍定,只稳住性子,耐心地等待消息。
無盡長夜
他有自信,自己的91旅团再不济,可毕竟是关东军此刻还留在满洲的为数不多的精锐之一。
那远东团和韩烽对阵自己,也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退一万步来讲,若是就连自己都对付不了那韩烽和远东团了,这整个伪满洲国,还有什么队伍能够对付得了这样的敌人呢?
这是一场他与韩烽之间的对阵。
至于胜负,
那就拭目以待吧!
……
时间就这样一晃就是大半个月过去。
这大半个月以来,韩烽的日子倒是过得惬意。
远东团与日伪军之间暂时没有任何交锋。
韩烽又在养伤,在老婆徐梓琳的“强硬”叮嘱下,老兄弟们一片哄笑声中,整日里多半时间躺在床上养伤,偶尔才能出去走走。
至于根据地的开辟工作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
韩烽与众人商议过后,初定的根据地位置在乌云山区一带,这乌云地区地处逊河、黑河以及佛山和罗北的中央,一旦可以开辟出来,稳固之后,对于根据地向左右两侧的延伸大有好处,可以说是处于最中央的枢纽位置。
偷菜女強銀 孤獨千年
至于具体的开辟工作,也不像是关内那么繁琐了,毕竟这里的民情特殊,需要做的工作并不算多。
甚至这根据地在开辟之初,完全就是由远东团的战士们组成。
警 靜夜寄
另一边,关于赵飞虎一行伪军的政治思想工作徐梓琳也没有落下。
这些人原本当时选择倒戈,心底便存在着对往日做汉奸的愧疚,对将来做抗日英雄的向往,接受这些思想工作,建立心中新的信仰倒不是困难,只是时间问题。
徐梓琳对此表示自己很有自信,相信要不了多久,这支队伍就可以彻底融入远东团了。
血滅輪回
“桩子,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同为伤员,有优待,韩烽没事儿倒是可以和养伤的桩子聊聊天儿。
其实当时桩子也是全凭意志力忍着,他半个身子被烈火灼烧,哪有想象的那么轻松。
合租仙醫
战斗完毕,等到和尚和王文礼一行赶来的时候,韩烽晕倒的同时,桩子也终于忍不住倒了下去。
“团长,我没事儿,都好的差不多了。”
韩烽和桩子两人随便的聊些话题,不知怎么的,又说到了飞毛腿和史小全的身上。
韩烽清楚,飞毛腿、史小全、桩子和四眼四个人亲如兄弟,刚加入突击队那会儿四个人基本上都形影不离,成绩又是突击队里最拔尖儿的。
现在一下子就没了两个,另外两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就连被大火灼烧也能不皱眉头的桩子,此刻哭得稀里哗啦的,愣是让韩烽安慰了好一番,这才慢慢的停了泪水。
桩子走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对韩烽笑道:“团长,我和四眼儿都选好了,就把飞毛腿和老史的遗体葬在咱们根据地后山顶上,那个地方我俩看过,一眼望下去,能把咱根据地所有的地方看得明明白白的。
那俩家伙生前的时候就喜欢美景,这回一定高兴坏了。
关键是我和四眼儿住的地方就正对着他们,没事儿哥四个咱们还能隔空聊聊天儿呢!”
……韩烽不语,他分明又看见了桩子扭过头时的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