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m3v有口皆碑的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線上看-第123章 花樣百出看書-9dhsd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第二天,刘备亲自骑马送李素一百余里,从南郑出阳平关、至阳安关的西汉水畔码头。李素带着数百亲兵和几个心腹将校,跟刘备拱手作别,准备登船南下:
超級復制系統 就不服
“远送千里,终须一别,兄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等坐船顺流而下,五六日便可抵达垫江。”
刘备拍了拍李素的手:“贤弟一路小心。愚兄素知贤弟临阵谨慎,不会身陷险地,所以战事倒是不担心。但你文弱怯热,如今即将五月,江州比之南郑,又南去六七百里之远,千万小心瘴气热病。
这里有几样东西,贤弟收好,可能有用——这都是前阵子,愚兄考虑到你可能要南下督战,巡防羌胡商人所得,听说这个油膏叫薄荷油,是西域大秦商人穿越沙漠酷暑时清凉用的。还有这种木胶,名叫樟脑,是香樟熏炙而得,避南方瘴气。到了垫江,每日有机会泡澡,也可把油加在汤中清凉。”
刁蠻王妃傻王爺 素染墨香
说着,刘备拿出一盒香药,交给李素的仆人收好。
李素被这番物质激励所感,智商临时提高,临走多提醒了刘备一句:“兄此番被皇甫嵩、袁术所阻,不得勤王,本是皇甫嵩在先、袁术在后,
但将来外镇诸侯与兄联络、请兄申大义于天下时。兄依理婉拒,却要反其序而陈述,让人以为我军是与袁术交涉在先、与皇甫嵩交涉在后。”
刘备微微一愣,对这个话题没有思想准备。虽然以他的智商,多想几分钟也能想清楚为什么,但既然李素就在面前,刘备有些惰性,也就直接问了,不屑于亲自动脑。
“贤弟这是为何?”
李素也不卖关子:“被车骑将军所感而不出兵,是知道身为一方牧守的汉室宗亲,不该出兵。被袁术拒不拨发粮草而不出兵,是条件不允许,不能出兵。义理情由,自当以不能在先,不该在后。对外交涉措辞,事关大义名分,不可不慎啊。”
做不到,那就说明还是该做的,只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不该,那就是从动机层面就不要去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儿,其前期尝试当然是法盲比知法犯法要好。
刘备想了两秒钟,很快琢磨过这个弯弯绕。
搞外交的心都脏啊,天天玩这里面的文字游戏花活儿。
“愚兄明白了,保重。”
……
六天之后,五月初五,李素带着援军和典韦等将领,抵达了巴西郡的临时郡治垫江县。
太守蔡邕和巴西本地文官幕僚、钓鱼城前线围城将领,全部出来迎接。
蔡邕比李素早几个月来,他三月暮春之时,就到垫江上任了,就近处理巴西民政事务、抚化百姓,倒也地方俨然,治绩不错。
蔡琰跟李素尚无明媒正娶,所以其实她只是跟秘密夫君缠绵了一个冬天,开春后就跟着老爹上任,被迫与李素暂时分离,夫妻小别数月重逢,自然别有一番温存慰藉。
而钓鱼城的前线将领,目前因为关羽被调去跟袁术扯皮演戏,暂时未归,所以前线督战的主要是关羽下属的周泰、徐晃,还有一位去年冬天才被正式劝降的甘宁。
甘宁此人,去年夏末被俘之后,一直关在牢里。刘备知道只要将来给个台阶下、抓住刘焉背叛朝廷的把柄、证明刘焉只是在利用甘宁、张鲁,那么劝降肯定是水到渠成的。
中華大帝國 大肥羊
所以刘备当时也不急,把甘宁关了半年,也不让他苦役也不折磨他,就给他一些书,让他坐牢读书反省,顺便用对付江湖轻侠之士的惯常手段收拾收拾。
等蔡邕上任之后,倒也礼贤下士亲自跟甘宁说了朝廷旨意、刘焉的倒行逆施,已经读书冷静下来的甘宁,顺势痛改前非投降了。
但为了明确奖惩,甘宁初降也只能先从曲军侯开始做起,争取立功才能升迁,而且他这个曲军侯还是看在他当初那几百个水贼手下也被俘投降了、发还让他重新统领那些老部下,规模能凑出几个曲,才让他当曲军侯,算是“带资进组”。
反正如今钓鱼城还是以围困为主,有他们三个在,倒也始终没出问题,敌军偶尔试图小规模试探性的援兵或者运粮,凡是走水路的,都被周泰、甘宁击退;走陆路的,也被徐晃击退。
所以关羽暂时在不在差别也不大,过几个月真要总攻时,关羽早就赶回来了。
李素到了前线,少不了把周泰徐晃甘宁全部巡视了一遍,新官上任提点了一些注意事项稍加整顿。
同时,他也少不了让前线花几天时间,重新按照他在剑门关那边鼓捣出来的图纸,造一些配重式投石机——不指望这些投石机真能直接、彻底攻破钓鱼城,但打击敌军士气、进一步加强封锁,总归是用得上的。
这活儿具体就交给周泰先负责,毕竟周泰跟他最久,资历最老。
花樣年華
交代完事儿之后,李素才慢慢搜集前线将领的反馈意见,看看他们对于最近的围城有没有什么建议和动作:
“关将军坐镇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围城耗粮的?有没有想办法进一步加速敌军粮食消耗,还是就这么干等着?有没有主动设计引诱敌军出城骚扰,或者引诱江州敌军来增援、顺便打援?”
周泰职位最高,他诚恳地汇报:“也有试过,不过城内军队根本引诱不出来,我们偶尔就是鼓噪攻城、弓弩对射,骚扰一番就退走。演得再像的话,伤亡太大。江州敌军也丝毫不担心这儿,暂时没有来援。”
李素细细问了一番,他们的诱敌招数也比较生硬,没什么新意。
李素便问:“那关将军离开前线的消息,敌军知道了么?关将军是去跟袁术商议讨董,这个理由透露出去了么?”
周泰闻言一惊,还以为李素是在考验他们军中的保密工作,连忙否认:“这些都是不许谈论的机要之事,关将军走后已然在垫江军中虚立旗号,怎敢泄露?”
綜皇帝
李素一听就觉得他们太老实了:“怎么能怕泄露呢,这是引诱敌军轻敌的好机会啊。虽然不一定有用,能泄露就泄露出去——对了,我来了这一点不能泄露。”
魔獸修真
李素交代道最后,连忙补充一句关照。他的到来,可是比关羽的暂时调走更加吓人,说不定就把敌人吓住了。
周泰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确认道:“关将军走时,说过‘不能让刘焉军诸将知道外面已经有诸侯讨董’,因为咱至今连当初给征西将军发讨刘焉旨意的少帝被废的消息,都没让敌人知道呢。
关将军说过,此事会导致刘焉军士气高涨,让刘焉、刘瑁父子有借口抨击旨意是乱命——这一点也不得不虑啊。”
李素立刻说道:“云长所言,当然不无道理,但你们可以把要泄露的信息修饰加工一下嘛,让敌军士卒误以为‘董卓废帝和少帝、何进发旨意讨刘焉’之间隔了很长时间,不是旨意刚发没多久少帝就被废了,那不就行了?算了,我教你们怎么散布流言……”
李素也懒得让手下那些不擅长流言造谣的家伙想词儿,直接发挥谈判专家的老本行,把泄密场景、泄密台词、汉军为什么要加紧进攻、为什么“现在不运粮进城,将来就更运不进,现在是相对防备最松懈的时候”等等都编造得明明白白。
“行了,按我说的,去细作散布流言,这几日从水门也组织几次攻城,让个别死间士卒不小心落水、受伤漂到钓鱼城北墙外的汲水滩,被敌军俘虏。
要是不行的话,陆路也多发动几次进攻,比如故意用上我军新的投石车骚扰东北段城墙,但不要强攻。持续几天之后,假装因为敌军不敢出城,所以我军主力懈怠、只派少量士兵保护投石车、大军休息为主。到时候,敌军定然会沉不住气,看投石车阵地守兵过少、周边也无埋伏,出城反冲。到时候让他们抓住一两个砲手俘虏不就好了。”
对于李素来说,散布假消息的渠道实在是太多了,随便一想到处都是。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周泰领命而去。
……
此后几日,汉军一改此前的温吞水疲软姿态,颇采取了几波急促而猛烈的攻势。
钓鱼城东城墙北段,原本就是钓鱼城唯一可以被从陆上攻击的防区。汉军造出射程远超守军防御武器的投石车后,对这段城墙的攻击果然起了效果。
徐晃带着数千河东兵和部分原本张鲁和板楯蛮的俘虏,在十几架投石车的掩护下,轮番冲锋,攻上了好几个夯土城墙的缺口,杀伤敌兵数百。
李素的投石车,也没有拘泥于始终使用砸墙的独头弹,而是适当搭配一些碎石包,形成霰弹效果,专门杀伤墙头的有生力量。
因为对新武器的猝不及防,东北外墙果然被攻破。
但这个进展,对于彻底拿下钓鱼城而言,也还谈不上什么决定性的突破。无非是让刘瑁放弃了外围阵地,把一线防线收缩到钓鱼山主峰一带。
原本钓鱼城东西纵深有十二里,突破了一道之后也还有十里的纵深,把最外面两里低地放弃了。
而一旦退到钓鱼山一线,因为山脉本身的高度优势,投石车再想在两三百步外砸城墙,就做不到了,除非把投石车拉到极近的距离,那样“利用射程无伤攻击敌人”就不可能了——钓鱼山的主峰,高出嘉陵江面足足三百米,石头是绝对丢不上去的。
李素让徐晃冒险了一两次,把投石车逼近骚扰,次数多了之后,当投石车阵地兵力不足时,果然引来了守军的反扑,结果就有一些砲手被俘虏进城拷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