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rp2人氣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名劍收天-第686章:無論什麼樣的世界,都是要看後臺硬不硬的看書-34s63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与阐教的十二金仙见过面之后,高杰又在多宝的引见下,与截教的诸位弟子见过了面。
一眼望去,尽数都是熟人。
当然了,这是属于高杰单方面的熟,他们却还不认识高杰。
“云霄见过师兄。”这里不得不说的就是三霄仙子了,毕竟三霄仙子的名气,比起截教的其他几位加起来还要更强。
毕竟那彪悍的战绩摆在那儿,谁也不能忽视。
“先前三妹无礼,云霄在这里给师兄赔个不是。”云霄在三霄里最为稳重,通常也是脑子最清楚的那一个,一点儿也没有属于云朵化形之后的那种飘忽不定的性格和特质。
在她的身上显露着的,就像是云中子那样的沉稳。这一点属实难得。
也只有云霄,在高杰的眼中是需要慎重对待的对象,而在三霄里也是他唯一一个好感度颇高的女子。
“师妹无需这样说,我也明白,莫名出现一个人,成为了人教二弟子,更是凌驾于诸多先入门的同道之上,任何人对此有些微词,我都不是不能理解。”高杰笑着摆摆手,在他的后面,十二金仙早就已经离开,在双方相互见过面之后也去往了昆仑山脚下。
而高杰这边,则是被截教的人裹挟着,一切朝着昆仑山山脚下走了过去。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截教的人数属实有点多。
别的就不多说,人教的核心弟子只有玄都大法师一人,顶多加上一个高杰。
都市高手混社團
而阐教乃是十二金仙加上云中子还有南极仙翁,除却这十四人,也没了其他。
未來神術師養成記
截教不同,先不说别的,就单单是截教内门四大弟子: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无当圣母。
更有随侍七仙:乌云仙、金箍仙、毗芦仙、虬首仙、灵牙仙、金光仙、长耳定光仙。
外门弟子中,有资格入座第三道门之内的便有赵公明,三霄仙子,函芝仙以及彩云仙子。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便是十绝君,也没有资格来到这第三道门之内,只能坐落在外,聆听教导。
所以这阵势真的不能说截教无人,也不能说全都是一群乐色,这些弟子纵使是个阐教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只是在截教那大规模的弟子中,他们这些清流显得不是那么突出就对了。
“师弟且从下级世界而来,可有什么见闻与吾等说说?”多宝落在最后面,瞧着这簇拥着的一群人,这些他眼中瞧着的截教核心弟子们,心中既骄傲,也有着悲凉。
天数不再,神通不如,知道的太多,烦恼也就越多。
多宝宁愿自己不知道那一切,宁愿自己并不知道接下来演绎的剧本中,他的师弟师妹们,最终会遭遇何等的结局。
等到那一场封神之后,眼下这些师弟师妹,终究还能剩下多少?
便是只有无当一人了吗?
心中顿生悲凉,多宝也只能强行转移话题,不至于让心中的悲切流露出来。
“下级世界的一切倒是不曾有什么好说的,与洪荒大世界比起来,没什么精彩的地方。”虽然多宝极力掩饰,但源星渡可不是那种粗心大意之辈。
就算小声的很,他也听得出来在多宝的声音里潜藏着的那一丝颤抖。
知天命,晓阴阳,通古今,明明知道一切却无力改变的结局,想来不好受吧。
“师兄,不如你和我说说,三教的故事如何?”高杰不愿意说,是因为除却多宝之外,截教中只有少数几人知晓未来的故事。
戒中
奮鬥在晚明
瞧着那殷切的在身边打转的碧霄,还有在一旁笑的像是个老父亲一样的赵公明,高杰也明白多宝的难处了。
“三教吗?”现在是三教,以后就是分道扬镳,各自再也没有了归路,再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那师弟你可要听好了。”
————————割————————
“将师兄留在那里,截教的那些家伙,当真不会…”太乙真人凑到广成子的身边,在垒砌的高台下,十二金仙站在这里等待许久,但却没有动弹。
因为站在台上的,是阐教的副掌教,燃灯道人。
广成子知道燃灯道人终究会前往西方佛教,成为佛祖。但现在,他仍旧还是阐教的副掌教,得给他一些面子。
“你二师兄见多识广,可不比你们这些成天只知道修炼的家伙。”广成子撇了一眼凑到身边来的太乙,他明白太乙的意思,更加清楚太乙心里的那点打算。
“截教的多数弟子都是无用之辈,但能有资格共入圣人面前,便是你我也要以道友相称。”
“你轻视了他们,难道不是平白瞧不起你自己?”
太乙真人的脸色变得通红,但面对自己的大师兄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退到后方阐教的阵型之中。
“这么说的话,太乙可不会甘心。”赤精子站在广成子的身边说道:“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想你不会不清楚。”
全球第一村
“以后的日子,得看他自己的表现,不然混元金斗可不留情。”广成子闭着眼睛,并不想要多说什么:“心思太多,修炼难免落了下乘;落了下乘,可保不住自己的脸皮。”
“他要是知道你这大师兄的心思,怕是得要气死。”赤精子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退后了几步:“文殊,还有普贤的问题,你考虑的如何了?”
“走可以。”广成子睁开眼睛,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冷光让他的气息变的凌厉。
重返人生 言荒
恰逢此时,高杰和截教弟子们从昆仑山上下来,刚刚来到这里。
“但想要凭借着现在的一身东西走,休想!”
“他们的背后可是站着那两位,而且天道不变,大势不可更,你怎么阻止?”赤精子好奇的问道。
錦畫江山
“我的确没那个本事去更改,但有人可以。”广成子的眼神一直都放在高杰的身上,这个根本就游离在剧本之外的师弟,就是这一场剧本里最大的变数。
他听师傅说,在这位师弟降临的那一天,西方的圣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与他沟通。
广成子相信,若非是因为自己的师尊还有师伯师叔尚且还没有反目,三清协力的现在,只怕那位西方的圣人已经直接抢人了。
就连广成子都明白,一个不属于已经被规划好的剧本中的人,对整个剧本到底有多么巨大的影响力。
但这份影响力有多深,取决于这个人的自身强度如何。
就像是在片场中,如果你是个误入了拍戏现场的路人甲,会被大声呵斥一顿然后被赶出去。
但如果你是投资方的儿子,甚至是富(权)二代,那你就算意外跑进去了,导演也不会,不敢对你大吼大叫。
而且你自己如果想,随时可以发动关系进入到片场中,成为这部戏的某一个角色。
甚至是取代男主角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