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945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欺世盜國 線上看-第749章 他日若遂凌雲志熱推-0coq4

欺世盜國
小說推薦欺世盜國
“‘在陇西都部署和陇西转运使司的支持下,鸿雁协会正式成立,教育监教员陈孚先生当选为第一届主席。鸿雁协会将在陈教师的带领下,继续为陇西将士代写家书,让每一名将士都能把自己思念传递给亲朋,也能感受到亲朋的思念与支持。’到这就没了。”
不念,不忘 抽風的漠兮
一名青年放下手中报纸,看向坐在他侧前方的另一青年:“这不会是同名吧?”
“应该不会。”那名青年,也就是陈衡,语气带着肯定,“有李相公在,不可能让一个同名的被如此宣传。”
“哈!这么霸道的吗!”一开始拿着报纸的符青岚咋呼出声。
“这就是权贵之家。”曾经的易经学习小组组长,现在的调查组组长楚芒十分冷静地分析,“只要陈二郎想要有所作为,必然不会允许在他之前有一个同名之人声名鹊起。”【1】
楚芒看向自己的组员,继续道:“否则的话,先入为主之下,一提起陈孚,所有人的都会想到前一个,之后才会疑惑,到底说的是谁。除非……”
他顿了顿。
“除非陈二郎的功勋成就远超前人。但未能起居八座,能为之事就那么些,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远胜同侪。”
众人恍然,关于陈孚的讨论到此结束,开始七嘴八舌地准备明天的计划。
夜色渐深,各自回房,楚芒突然叫住陈衡:“时溪,我们出去转转吧。”
陈衡停住脚步,应了一声好。
其他人没凑热闹,楚芒关好门后,同陈衡一道下楼。
他们是以周山书院的名义出来的,已经履职教育监的曹骢给他们开了证明公文,让他们得以享受一些便利。
只不过他们通常不怎么使用这种便利,比如今晚入住驿站,只不过是一个掏钱一个收钱的正常商业行为。驿站没问他们要官方身份的文书,甚至还明示如果加钱可以享受更多的服务。
与其说钱越来越重要,倒不如说钱在社会运行中的使用范围越来越广。
原先只能使用权力的场合,现在用钱也能达到同样甚至更好的效果。
以调查组众人的视角来看,这样的景象究竟有没有后患暂且不知,至少各个地方倒是越来越繁荣。
走出驿站,入眼不是一片荒芜,也非城中闹市,而是一个集市。
这是围绕驿馆形成的集市,晚上不说灯火通明,可也有人点着灯趁着夜色交易。
陈衡等人好奇,却又知道不能直接问。
今晚被楚芒叫出来,陈衡还以为组长有了新点子能打探到其中隐秘。
只是楚芒却没有向星星点点的灯火走去,而是朝向集市边缘。
“组长?”
陈衡有些诧异。
曖昧全才 一支煙的快感
楚芒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用陈衡将将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这是魏、李两位相公在给二郎造势吧?”
这一伙人关系很好,楚芒自然知道陈孚是魏仁浦的弟子、李明卿的外孙。
青春心 蓬萊客
陈衡闻言,闭上嘴巴不再说话,跟在楚芒身后慢慢朝前走。
没走多远,楚芒停步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阑珊灯火,出声道:“我其实很羡慕你们这些人。”
陈衡挑眉,他没想到组长会这么说。
稍一思忖,他开口道:“如果组长需要,我可以去找大人说项。”
顿了顿,他补充一句:“大人向来喜欢提携才俊。”
禦醫 夜的邂逅
楚芒愣了一下,无奈地转身笑骂一声:“小乙你啊!”
陈衡也露出笑容,然后轻声道:“其实我并不在意。”
只是心中怅然若失。
这句话他没说,楚芒也懂。
身为陈家子,该有的从来不缺。
只是,因为母家背景不同,陈孚会有一个宰相主动收徒,陈衡却只是叫一个志同道合的老师看重。
除非十多年后陈孚不堪其用,而陈衡却渐露锋芒,那时候就没几个人会在意两人的出身不同,都是前首相的儿子。
沉默一阵,楚芒再次开口:“我现在依然羡慕你们这种人。”
“嗯,我还是那句话。”
楚芒闻言笑笑,然后看着陈衡的双眼,十分认真的回道:“但我希望以后所有人都可以不用羡慕。”
陈衡心神剧震,他看着楚芒,点点灯火映照在楚芒眼中,闪烁不息。
一瞬,又或者许久。
精靈殤
陈衡嘴角上翘:“我也是。”
短短的一番交谈,陈衡不说心事尽去,至少没再把这事放在心上。
次日一早,调查组众人陆续起床,今天的任务十分繁重。
他们所在的驿站叫马鞍山驿,位于丽水县和松阳县之间的交通要道上。
因为松阳以及更西边的遂昌都位于山区,在遂昌通往龙游的河道没有开辟之前,马鞍山驿所在的这条路是他们的与外界的唯一通道——足以供车马行进的大道,山间小路不去说它。
时间一久,就以驿馆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集市。
随着商业的发展,通过马鞍山驿的行商增多,这边的集市也愈加庞大,驿馆收入日渐增加。
都市奇人錄 杏林春暖
管辖马鞍山驿的松阳县为了驿馆的收入,对此处安全极为重视,特意安排一支十人团练,带着一干时常轮换的民兵负责此处安保,团练队长兼任驿馆驿长。
而据陈衡等人了解,这驿长本身也是县里大户人家子弟,上任才三年,就在马鞍山驿养了一支百余人的常备民兵。原先把他当成下属棋子的县令,现在跟他说话都客客气气,不是百里侯,胜似百里侯。
陈衡等人本是要去遂昌,路上得知驿长事迹之后,临时改变主意准备在这调查一段时间,看看这种奇特的政治环境下,松阳县是如何运转的。
他们已经在驿站住了两天,能旁敲侧击的全都尝试过了,如果不想叫驿长警惕,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在商讨后,他们决定朝松阳县城去,在去县城的路上一路寻找村庄打探消息。
路途遥远只是身体上的磨难,路上村民们那听不懂的口音才是完完全全的折磨。
听说教育监有意借助军队识字计划推广正音雅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普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