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uwf火熱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討論-第兩千三百四十九章 溫酒斬華雄-vvah3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林美女联系了冯君,然后就傻眼了,“他不在洛华……去哪儿了?”
冯君已经带着三女离开,现在洛华负责的人是好风景——张采歆、喻轻竹和红姐都在朝阳,小天师跟着冯君走了,现在洛华又空了不少。
梅老师其实不喜欢这种独当一面的感觉,但是嘎子表示没兴趣接手,能负责的就是她了——其实嘎子是有资格处理这些事的,可是他跟罗玉环奸恋情热,避嫌还来不及。
所以好风景就只能赶着鸭子硬上架了,她真不喜欢应付这种事情,但是本质上来说,此前她在应付单位的事务之后,还能去到处旅游,她在交际方面有相当的天赋。
这次林美女联系冯君,这消息按理说很久之后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但是冯君不在,别人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在修真小院里,比较早地知道了消息。
所以她主动出来接洽林美女,但是冯君去了哪里,这话她就不能乱说了——反正这种技巧她真的不缺,“他肯定在他该在的地方。”
“这个我比你清楚,他肯定在关键地方,”林美女苦恼地摸一摸额头,“我就想知道,他现在在哪儿……论坛马上要结束了,后面很多事等着呢。”
总共五天的论坛,除了华夏国和布锐藤警官的事情,别的花絮也不少,以至于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接近了尾声。
好风景就有点好奇了,“你们没有给他交流团的行程表吗?”
“行程表当然给了,”林美女还不至于犯下这么大的疏忽,而且她要做的事情,还不是特别方便明说,“主要是有些事的操作,我们希望能设计得更合理一点,争取利益最大化。”
这话已经算点得差不多了,但是好风景反问一句,“你们这是不信任他吗?”
“当然不是!”林美女有点气馁,这人说话怎么这样?真不敢相信,你以前还是个小领导,她悻悻地表示,“利益最大化……如果冯君在的话,应该听得懂。”
“说到底,还是不相信他的能力,”好风景无视了她的讥讽,面无表情地表示,她的交际水平其实不低,这么说话纯粹就是不想让对方再问下去。
征禦諸天 緣洛生
果不其然,这句话顶得林美女无话可说,他们都认为,冯君个人实力虽强,但是整体的规划能力有所欠缺,正需要他们的帮助。
这个认知肯定没有问题,私下也能这么说,但是如果当着冯君的人说,那就不合适了。
所以林美女只能扬一扬眉头,“好吧,等你能联系上冯君,麻烦你转告他一声。”
对于这个要求,好风景倒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的,没有问题。”
林美女离开之后,还忍不住愤愤地想:也不过就是早认识他几天,如果我在你前面认识他,还有你的事儿吗?
得知她没有联系上冯君,她的上级沉默良久,最终化作一声长叹,很艰涩地发话,“唉,算了,现在是咱求人家,不是人家求咱。”
冯君去哪儿了?他又带着三女去高卢了,正是交流团的第二站。
尋美之不死高手 雙魚
虽然高卢首都帕瑞斯的治安相当糟糕,但是这四位谁还没有点自保能力?
为了防止有那些不开眼家伙扫兴,冯君变化为一名白种男人,年轻且高大,为此他不得不又买了一身衣服,毕竟他原本的身高堪堪一米八,现在已经一米九五了。
所以他虽然带着三女逛街,但是两个白人和两个黄种人在一起,一般来说也没人找茬。
不过他终究还是高估了帕瑞斯的治安,四人路过一条小胡同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一名北非模样的少年猛地一个加速,拽住小天师的包包,转身蹿向小胡同。
此人意识到冯君不好惹,索菲亚也是白种人,那么两名黄种人就是不错的下手对象——谁都知道,欺负亚裔的风险最小,这些人相对胆怯。
至于同行的两个白人会不会帮忙?懂得“明哲保身”这道理的,可不止是华夏人。
说到底还是四人的衣着打扮太时尚了,作为时尚之都,小偷和劫匪的眼力也锻炼了出来,他甚至敏锐地判断出,这四人是外地来的游客。
吸血千金的男妖仆 天下為奴
然而非常悲催的是,这名北非少年还是走眼了,他居然抢到了一个先天高手的头上。
小天师从小练武,反应也相当快,她的内气瞬间就运到了包包上,也不见作势,抖手就将少年拽了回来,往地上一摔。
那少年真的是要钱不要命,将包包拽得非常紧——严格来说,他是指望自己猛地发出这股大力,能将那女人拽得摔一个跟头,他可以在得手之后迅速跑掉。
至于对方摔个跟头之后的伤势,那不是他要考虑的,他甚至希望女人能摔成轻伤,那样的话对方会救人,他就更容易脱身了。
不滅傳說 黑雨傘
以往他就用这一招坑过不少人,不过今天……他终于遭到了报应。
“嗵”的一声大响,整个地面似乎都抖了一抖,但是那少年瞬间又跳了起来,他的一条胳膊不自然地扭曲着,显然已经骨折,但他还是咬牙向小胡同里跑去。
要不说,能吃了这碗饭的也不容易,杂草虽然卑贱,但是这生命力不是一般的顽强。
“还敢跑?”小天师抬脚就要追,倒是冯君冲她摇摇头,“算了,就是这么个地方,帕瑞斯警方也不可能给你发工资。”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除恶务尽,”小天师收起了架子,随口回答一句,“不过你说得也对,这破地方的人,不值得咱们帮。”
这时旁边有人围过来,想要对着小天师拍照,冯君摆一摆手,嘴里不住地说着“骚瑞”,拉着她们快步离开了。
事实上,冯君的神识一直还锁定着那个北非少年,而事实也像他想的那样,小巷子里果然有此人的接应——足足有六七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手里还玩弄着一把狗腿刀。
不过冯君还能感应到,那个叼着烟卷的年轻人,怀里应该揣着一把手木仓。
当然,不管是狗腿刀、手木仓还是六七个年轻人,基本不可能对小天师造成什么伤害,可冯君担心的是,她追进去之后,事态肯定会激化,那么这些人该怎么处理?
所以他也只能招呼小天师走人,且不说保护任务了,只说他们现在都是“偷渡”入境的,就足以让他生不起太多的闲气。
现在他还关注着那一伙人,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如果就此罢手的话也就算了,若是想继续纠缠下去,他也不介意施展辣手。
走着走着,他的脸色就是一变,然后轻喟一声,“还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原来,那帮人本来都打算放弃了,但是那个北非少年不依不饶,一定要报仇。
因为他的胳膊骨折了,不但要休息几个月,就算治好了,也很难回到从前了——他从小就混迹街头,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
两个年纪大点的青年并不理会他,少年急了,说自己好了以后,愿意降低收入,只求能杀伤那个可恶的女人——“我不想让别人笑话我,居然输给了一个华夏女表子!”
他并不确定小天师的国籍,但是那么能打——应该是华夏的吧?
雲龍井蛙 來走走呀
那名玩弄着狗腿刀的年轻人听进去这话了,他点点头表示,脸上露出一丝怪笑,“也是哦,被一个女人打了,还是来自亚洲的……这事情确实有点耻辱。”
冯君心里已经判了这几人的死刑,刚才少年抢包时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根本不考虑可能带给失主多大的危险——头着地的话,摔死人都是有可能的。
这种毫无人性,自己却还要讲面子的……好吧,只冲他们辱骂华夏人,那就该死!
冯君也不着急出手,神识标志了这几人之后,又带着三女逛街,逛完了又去公园里游玩,一直玩到了夜幕即将降临。
正好这时下起了雨,小天师突发奇想,想在公园里扎营,说大不了架设一个隐匿阵。
冯君也愿意满足她们这些小愿望,于是支起一顶帐篷,又放出一顶硕大的阳伞。
此刻正值高卢的初春,夜雨中很是有几分料峭的寒意,不过四人都是修炼者,冯君和小天师更是可以持续打坐多天,那顶帐篷主要是提供给钟丽菁和索菲亚。
索菲亚表示自己也不需要帐篷,她坐在阳伞下,喝着啤酒吃着干果,优哉游哉的。
差不多到了夜里九点,冯君感觉到几个神念点聚集在了一起,于是站起身来沉声发话,“我去清除几个垃圾,你们做个火锅,等我回来一起吃。”
见他离开,小天师拿出了燃气灶和液化气瓶,开始烧水,“这天气吃点火锅最爽了。”
钟丽菁也开始切葱末,搅拌芝麻酱等等,她虽然家境很好,但是一点都没有耽误她的厨艺,“老大今天有兴趣,来个温酒斩华雄,咱们速度快一点,一定要配合好了。”
“嗯?”小天师听得就是一愣,“他是这个意思吗?”
錦醫
吉翁軍特殊武裝部隊之回歸 藍色目光
钟丽菁随口回答,“快一点总没错。”
然而她还是猜错了,两个小时之后,冯君才悄然回来,脸色很不好看。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