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gzk精彩玄幻小說 覓仙道 txt-第1234章 寶物的來歷-hd14e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可我拜你为师,有什么好处?你能教我什么?该不会是让我学,要怎么样吹牛?可你这方面的本领又胜不过我,我们刚才比试的结果可是平分秋色。”
“谁要教你吹牛了?”
那石头被梁啸天的问题,给噎得翻了个白眼:“吹牛靠的是天赋,要脸皮厚才可以,后天想学,虽然也不是不行,但往往却是事倍而功半,何况你小子已经这么不要脸了,我还能教你什么?”
“喂,有话就好好说,我怀疑你是在骂我。”梁啸天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不用怀疑,我就是在骂你!”
那石头倒是十分坦诚,也不藏着掖着。
“你凭什么骂我?我还没答应你,现在你就不是我师傅,你骂我,信不信我也骂你?”
秦炎扶额,他感觉自己要疯了,刚才还在吹牛装逼,现在怎么切换成了,你如果骂我,那我也就骂你的,小孩子吵架模式?
这画风转变得太突兀,秦炎真的有些不太适应来着。
而且你一块石头居然也想收徒?
当然,这不是重点。
现在的关键是,这块石头是自己所拥有的宝物,你如果受收梁啸天为徒,那是不是意味着,这宝贝的所有权,就要转移到那姓梁的臭小子的手上了?
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要知道自己今天来到这里,是要请梁啸天帮忙,而不是打算白白送给他宝物。
这件事情的结果到最后,该不会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到这里,秦炎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放心,姓秦的小家伙,本仙石即便收徒,但也同样不会亏待你的。”
令人意外的是,他还没有开口,那边石头的声音便已然传入了耳朵,看不出眼前这家伙,倒非常的擅长察言观色。
“哦,那你准备给我什么好处?”
秦炎也不客气。
属于自己的利益就要尽力去争取。
“你想要什么?”
那石头反问的声音传入耳朵。
武動九天 蘇夏
“行了,道友既然这么说,那我懒得同你废话。”秦炎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这一次,听你们俩吹牛便已经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所以干脆点,你不是收走了那什么柳长老的宝物,不如将它送给我。”
“哼,小子眼光还不错!”
赞许的声音再一次传入耳朵:“那姓柳的笨蛋虽然才迈入通玄期,实力低微不值一提,不过讲道理,他的那件宝物,却是大有来历……”
單純少女淪為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哦?”
秦炎听对方这么说,不由得也来精神了。
他同样觉得那雷霆剑光威力不俗,于是追问道:“什么来历,道友可否稍微说得详细一些?”
“当然没有问题!”
默歌盡微涼
对方答应得干脆利落,一点也没有卖关子的意图,这让秦炎对他的好感增加了许多,于是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
梁啸天也差不多。
要知道这雷霆飞剑之名,在古剑门同样是大名鼎鼎。
你别看柳师叔与秦大哥交恶,被怼得没脾气,实际上,这家伙昔日号称古剑门通玄境界下的第一强者。
腹黑爹地無良媽 青絲漸白
而且这真的是实打实,不带分毫水分的。
别的方面不说,就说他身为一个剑修,在得到这件宝物之后,居然连自己的本命飞剑都彻底放弃了。
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要么他是一个蠢货。
我的現代老婆:王妃升職記
要么,就是这雷霆剑光真的非同小可,值得他孤注一掷这么做。
而很显然,这事儿应该属于后者。
因为不论从哪个角度,柳长老都绝不是一个蠢货,而接下来的事实也证明了他的选择。
其在同阶修士中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令人为之侧目。
然而这雷霆飞剑究竟有何玄妙之处,古剑门中却几乎没有人晓得。
这也是很正常的,修仙界实力为尊,压箱底的神通与宝物,每个人当然都会拼命保密了。
除非是生死之交,或者至亲骨肉,否则哪怕是同门,也绝不会告诉。
毕竟人心隔肚皮,就算是师兄弟,现在关系不错,然而未来也未必不会有矛盾冲突,适当的留一手,当然是很有必要的。
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每个人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所以古剑门的修仙者,即便对雷霆剑光感到好奇,当然也不会有人去打探这个秘密。
否则,就会被认为是居心叵测。
修士之中,或许有不拘小节的存在,但这种缺心眼儿的家伙,那是真的不多。
無憂王妃 傑子範
所以对于这雷霆剑光,梁啸天久闻大名,但也真的不曾见过,此刻心中同样是充满了好奇。
他与秦炎一样,都想要从对方的口中,获知这件宝物的来历。
“道友请说。”
秦炎此刻也露出严肃恭敬的神色,但万万没想到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差点将他的肚皮给气破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
不死飛車 雲沖
秦炎:“……”
梁啸天:“……”
重生之終於等到你 如一一
两人面面相觑。
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刚才,秦炎请对方告诉自己这件宝物的来历,他答应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从头到尾根本就不带分毫犹豫的。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秦炎还在感叹,这石头虽然喜欢装逼,但性格一点也不小气,就冲这一点,也挺能收获好感地。
结果……就这?
你特么是不是在逗我?前脚表示愿意告诉我这件宝物的来历,结果后脚你就说你不小心给忘了。
都是閻王惹的禍 水煮蝸牛
这都不是撒不撒谎的问题,摆明了就是故意戏弄自己。
秦炎不由得怒极。
然而就在这时,对方的声音却又传入了耳朵:“道友别生气,我原本确实是打算告诉你这件宝物的秘密,但当我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却发现真的是忘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罢了。”
“这么说,这事儿道友没错,反倒是我的不是了?”秦炎差点被气笑了。
他也不是没见过别人不讲理,但像眼前这么不讲理的家伙,那还真的是极为少见地。
“也不能说是道友的不是,只能说你运气不好罢了,当然严格说来,你其实还应该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