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ctn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984章 南邊來的風(4)展示-amixf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如果不走滏水陉的话,邺城到晋阳的距离可以说相当远。
先要走水路,沿着白河到黎阳。从黎阳再过枋头的水利设施,直接进入黄河。
沿着黄河往上游走到北豫州(今河南新乡一带),再到河内郡(今泌阳一带)。这里已经非常靠近北周的边界,如果在平时,只怕会引起宇文邕的极大震动。
不过此刻这位皇帝正御驾亲征,离晋阳以北的草原不远,倒是无暇顾及齐国国内的动静。
到了泌阳以后,北面就是晋城了,直接走陆路就能到达,没什么阻碍。泌阳是个四处漏风的地方,无险可守,北面的晋城,才是防御晋阳鲜卑唯一的,也是最后一道防线。
可以说一旦城池失陷,段韶带着人马从泌阳入中原,可以肆意驰骋,甚至还能将洛阳地区洗劫一遍。当然,北齐在洛阳也有重兵集团,这些年为了防备北周,又经营得跟堡垒一样,段韶才不会那么傻呢。
他会丢着洛阳不管,然后沿着高伯逸的行军路线一路向东,攻打邺城!
邺城西面,可没有像滏水河这样的天然防线了。事实上,历史上北周灭北齐也是打下晋阳之后,也是没有走滏水陉,而是直接沿着河东-河内这条线,长驱直入横扫北齐!
说真的,这是北齐的软肋,若是没有精兵强将,这条线神仙也防不住。
高伯逸带着神策军各部约一万五千人,沿着水路西进到伍城郡的汲县(今河南卫辉市),并在这里驻扎不走了。
汲县可是姜太公的故里,历史厚重,很早就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说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也不为过。
夏商周时代,这里发生的故事很多,一茬接一茬的。
这天冬日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高伯逸在丹水边垂钓,他的贴身护卫竹竿站在一旁把自己当成石像。
王俊凱的閃爍之戀 沫慕烊
新投靠高伯逸不久的卢勇“老将”,则是心怀忐忑的坐在高伯逸身边的大石头上,一同垂钓。
十九路軍戰 尼莫
“丹水清澈,不知为何会叫丹水呢?”
高伯逸有些疑惑的问身边的卢勇道。
“大都督,这个您有所不知了。传言秦将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卒,鲜血流入丹水,导致河水变色,丹水因此得名。”
卢勇煞有介事的说道。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丹水的上游就是高平,也就是长平。长平那边血流成河,自然会把丹水染红。
当然,只是有此一说罢了,传言的成分居多。
高伯逸虽然这么问,不过显然知道这条河为什么叫丹水。《山海经·南山经》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渤海。”
也就是说,丹水之所以叫丹水,是因为有个山叫“丹山”,矿石很多(高伯逸估计是铁矿石)。
“卢将军觉得此战我们胜算几何?”
高伯逸意有所指的问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更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特别是对于卢勇这样刚刚投靠过来的“降将”。
可是却也不能不回答。
易先生,你認錯人了! 顧念
大领导跟你谈心,问你问题,你能装作没听见么?
“末将不知道,这次晋阳六镇大军……崩溃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不是他们的水准。”
卢勇的言外之意便是:你或许能赢,但恐怕不会像你想得那么轻松。
甚至还有可能会输!
“这里是姜太公的故里,你说他当年就是在这里垂钓,碰见周文王的么?”
高伯逸问了一个跟刚才几乎毫无关系的问题,听得卢勇一脸懵逼。
“大概……不是吧。”
书上说姜尚垂钓于隐溪而遇文王,显然不是这条大河。丹水可不窄呢,再怎么看也不是“小溪”的那种规模啊。
“这年头已经没有周文王了,更没有姜尚,甚至连诸葛亮都没有!有的只是段韶之流这样的乱臣贼子!”
高伯逸的话语十分虚伪,其实卢勇此刻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你和段韶乃是一丘之貉,但是话说回来,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种时代,不是老实人的时代,而是野心家们的乐土。
就算没有段韶,也会有张韶、李韶,就算没有高伯逸,也会有张伯逸、李伯逸,实际上并没有本质区别。
煉寶專家
无非是看谁的船比较稳。
特種傭兵 一世華裳
对于这点,蛰伏了二十多年的卢勇看得十分通透。
“大都督说的是。”
“你没有说实话。”
高伯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继续说道:“其实你是想说,下次与段韶交战,他会更谨慎,犯错的可能会更小。
異世之華夏騰龍
感受到快无路可走的鲜卑军户们,很难说会不会绝地反击!若是与段韶速战,只怕会正中他的下怀,而神策军骄兵必败,胜负两说,对不对?”
穿越哈利波特之我是赫敏
高伯逸像是能猜透卢勇心中想什么一样,想到的,还没想到的,都被他说了出来。
最近一段时间,卢勇就经常听闻一些关于高伯逸的传闻,越来越是感觉此人……怎么说呢,大概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比较贴切吧,有着年轻人很少见的沉稳与城府。
“卢将军不用紧张,今日我们就是闲聊。说说看,以你对鲜卑军户们的了解,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质朴,很质朴的一群人,他们对于生活的要求不高。”
卢勇想都没想就说道。
迷霧圍城 匪我思存
所谓“质朴”,就是“愚昧”跟“食古不化”的另一种委婉说法,这就好比说“民风淳朴”在某些场合跟语境里面并不是什么好话一样。
“刚健、尚武。”
類似愛情 安敏心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喜欢用刀子解决问题,而不是喜欢用脑子去解决。
高伯逸微微点头鼓励道:“卢将军可以说得更详细一些,事无巨细的举出一些例子来。”
卢勇开始讲述晋阳鲜卑军户们的日常生活,他们是处在一种半农耕半游牧的生活方式。种地和打猎摄取肉食,都不耽误。
但是很显然,随着突厥的崛起,以及军户人口的增加,农耕所占的比例,这些年已经逐渐增加。换句话说,他们现在与汉族的农民有着更多的相似性,而渐渐的褪去了草原特色。
很容易理解这个道理,因为农耕收成相对稳定,而且北面的草原被突厥人占据,想去打猎那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
高洋出击草原带来的各种红利,这些年也都已经消失殆尽了。所以段韶起兵夺权,从内部说,他还是有底层支持的。没有邺城的财富,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很难活过今年冬天,更别说将来了。
“卢将军的话,让我心中更有底气了。走吧,一起回去,明天点兵,我来演一场戏给将军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