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bym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八十九章 神仙打架讀書-kqjq8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一只跑得飞快的兔子,跑着跑着,突然发现自己悬空了。四条小短腿疯狂在半空中挣扎,可惜,难以逃脱魔爪。
噗。
光华一爆,半空中只剩下一颗圆润的种子。
“仙葫种子。”
桑道人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抹土地干裂般的笑容。
他扬手将仙葫种子摄到掌心,翻手收起。忽听得远处一阵轰鸣,他神识一扫,眉头皱了皱。
強取豪奪:黑帝的替身戀人
“哼。”
接着,就见他迈出一步,原地就只剩下一声冷哼。
“惩戒。”
一道白色羽毛瞬间消失。
嗖——嘭!
抗日之異時空軍威
一道耀眼的红色匹练从天而降,海潮般的真气倾泻在金刚奴的身上,他却好像越来越兴奋似的。
“再来!噗——”
喊声刚过,他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火诸葛眉头紧锁,他自小到大,还从没见过金刚奴被人打伤过,更遑论伤成了这个样子。
天生金刚之体,若非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何至于斯?
无奈,他只得传音道:“金刚奴,你把我放下,我们分头走吧,说不定他的目标是我。”
破雲
金刚奴仍旧大步跑着,仿似逐日的巨人。
火诸葛被他拎着后脖领甩来甩去,仿佛巨人手里拎着一只瘸猫。
“不行,你伤得这么重,跑不了的。”
金刚奴摇摇头,顺手抹去嘴角的鲜血。
半空中,玄鸽尊者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天生金刚,想必来历不凡,不知道能接我几道法则?”
他正想再摘一根羽毛,骤然间,前方风云突变,蓦地乾坤逆卷,凭空出现一道巨大的黑洞,带着强劲的吸力。
周遭的流云瞬间被吸进去,消失不见。
玄鸽尊者若是稍不留神,恐怕也要就此神魂渺渺。
“咦?”
女孩也能這樣酷
玄鸽尊者直到此时才完全睁开眼睛,精光隐现,看向了那黑洞背后的高空。
远远的,有一位青衣道人与他隔空对峙。
“桑道人?”玄鸽尊者念出这个名字,“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你们乌巢观不是早已经分崩离析了?”
下方,金刚奴也停下脚步,回头一望,就看见高天之上两位大能相对而立。
火诸葛长舒一口气,“得救了?”
“你那两个属下没跟你说吗?”桑道人举起生花笔,道:“这个就是我从他们手里抢过来的。”
“那两个废物……”
玄鸽尊者正想骂一句,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才到,甚至都没见到两个属下——毕竟只剩一个了。
想了想,他一摇头:“无所谓的,你抢过去,我再抢过来就是了。不过……你别拦我,我先把那两个小子杀了再回来跟你决一死战。”
桑道人眉头一皱,正想阻拦,忽然想起下面那小子也是魔门中人,一肚子坏水。
他干脆一摊手:“那行,你快点。”
火诸葛心里当时就是一句话。
日了你家狗了。
金刚奴平日里虽然憨直,但是逃命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听见桑道人的话,都不用火诸葛提醒,他迈开大脚撒丫子就跑了。
但跑得再快,又哪里甩得开大能的锁定。
当即火诸葛心思急转,而后向高空传音道:“桑前辈!晚辈不才,但也是柳姥姥的孙辈,姥姥一向对我疼爱有加。若我到了九泉之下,说是因你袖手旁观而死,姥姥一定不会原谅你!”
听到这话,桑道人默然了下,随即叹了口气。
“罢了。”
“今日我便救你一次,不过也仅此一次,今后你当好自为之。”
说话间,他又迈出一步,拦在了玄鸽尊者的身前。
玄鸽尊者轻轻蹙眉,“你这人怎出尔反尔?不说好待会儿打吗?”
桑道人回以又一声冷哼:“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吗?”
“呵。”玄鸽尊者气极反笑,“你要战,那便战!”
嘭——
一声震响,他背后大氅陡然展开,竟化作宽大横空的两翼!
一时间无数白羽坠落,但都没有浪费。玄鸽尊者一招手,所有飘落的羽毛都悬空漂浮在他身边。
“杀。”
一声清叱,白羽如箭。
每一道羽毛,都代表着一道法则。
桑道人手掐诀、口念咒,怒喝一声:“给我镇压!”
轰——
苍穹之顶,无限风云陡然凌乱。
整片秘境的天,在飞速下沉!
而玄鸽尊者打出的法则,瞬间被下沉的天空所碾碎。
而玄鸽尊者还没有被这片苍穹压垮,周遭的空间却向出现了龟裂状的破碎!
飞快地蔓延——
这一方秘境,根本经不住这样的大战!
“金刚奴,跑!快跑!”
火诸葛又大喊了一声,这种大能级别的斗法,不是同境之人,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若是被那凌乱的法则波及到一下,又没有金刚奴的身躯,那就必然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
秘境某处密林中。
一株大树下,小月儿挠挠脑袋。
“好无聊哦,主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过来啊。”
话音未落。
就听前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凌乱的脚步声靠近过来。
穿越之萌妃愛淘寶 喵嗚
小锦鲤的呆毛一竖,紧张起来。
“月儿。”李楚令人心安的声音传来。
方才靠近了两界林,他的心目就扫到了此间气运滔天的小锦鲤,赶紧就带着两头牛找了过来。
“吖。”小锦鲤欢呼一声,跳了过来,“你终于来了,我在这等了好久。”
李楚见到她平平安安,也放松的一笑,“我这段时间去收集了很多宝物。”
他向小锦鲤扬了扬自己的收获,“整整五件。”
“好厉害。”小锦鲤鼓了鼓掌。
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说起来,我也捡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说着,她从腰上解下一个金丝锦囊,向下一倒。
那巴掌大的锦囊里,居然轰隆隆地倒出一人高的一堆宝物。
金光闪闪,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嗯……”李楚陷入沉思。
傾星 席絹
驅魔人 柳暗花溟
“额……”大牛一时语塞。
“这……”牛头人也呆滞了一下下,然后道:“小李道长,我感觉你不用找了……整个两界林的宝物,应该都在这里了。”
李楚勉强一笑:“呵呵,是吗?”
七品女官:單挑妖孽師爺 燕琦兒
棄妃絕愛 呂顏
“应该还不止……附近可能还溜过来不少别的。”牛头人挠了挠头。
穿越之農門閑妻 言輕
这小丫头……什么路数?
众人正在一片惊诧中时,忽然听见远方惊雷滚滚,骤然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天幕出现了大片的龟裂!
“什么情况?”大牛瞬间抱头躲到李楚身后。
牛头人凝视那片天际,沉声道:“有大能在斗法,整片秘境的法则都乱成一锅粥了!”
“这是……神仙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