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dd9超棒的都市言情 奧特世界傳討論-第445章 月夜的士兵[1]讀書-7lrqd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在解决掉索德姆后,因为特训的功劳让大家的体质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因此大家并没有因为温度忽冷忽热而与原著一样感了冒。
驚世王妃:皇叔你別跑 八月未央
而这天与发生索德姆那件事距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这段时间因为怪兽都变得很安静,因此无事可做的大家听起假屋狩矢讲起关于前不久在地下都市工地里面挖出来的那个青铜镜来历的古代传说,当做是不一样的故事来听,打发打发时间。
那枚青铜镜的来历,与古坟时代月夜的士兵的古代传说有关。
传说……
月夜的士兵的传说起源于公元四世纪,据说当时的士兵们有着一个叫摩志的守护神在保护着,只要在出征之前握着一块石头来到一个叫月夜泉的泉水边将石头投入月夜泉中,士兵们就能变得无所畏惧,勇往直前,所向睥睨……
飞鸟信和绿川麻衣听的很认真,在假屋狩矢讲古代传说的时候有什么疑惑也会直接问,直到假屋狩矢把这则古代传说给讲完。
“一块石头?摩志只要一块石头,就能够让士兵们变成无敌的士兵了?”飞鸟信惊奇地说道。
“你傻啊?”中岛勉走过来给飞鸟信敲了一记爆栗:“在出征之前,士兵们扔到泉水里面的石头肯定是注入了他们对于胜利的愿望……”
“那么摩志就会在泉水底下一个一个的听着士兵们的愿望是吗?”绿川麻衣双手握起兴奋地说道。
“士兵们有着这么一个守护神挺好的。”幸田也不住的点点头。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喜比刚助笑着站起身来,看着一众队员不明所以的目光聚集在这里的身上,喜比刚助哼笑道:“可是在士兵们打完仗后,他们可是把摩志封印到了冰泉里呢!在将摩志封印到冰泉里之后,这些月夜的士兵也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为什么?”飞鸟信等几个没有对古代传说有过研究的队员对于喜比刚助此时讲的话表示很疑惑。
而一向喜欢研究古代传说的假屋狩矢却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喜比刚助:“队长,你怎么知道的?”
“刚好有看到过。”喜比刚助解释了一下。
在队员们身后冲泡着奶茶的风野信则是替喜比刚助解释道:“因为士兵们在后来发现了摩志其实是就是一个会吞食人恐惧的怪物。”
“吞食人恐惧的怪物?”
这边,司令室内还在对月夜的士兵的古代传说热火朝天的讨论着。
而在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里。
正在对青铜镜进行外皮切割的主要研究员绫野塔子将青铜镜生锈的外壳切割下来后,看着里面还宛若崭新却布满了灰尘的青铜镜,绫野塔子微微一笑:“果然这个外壳是故意做成这样的。”
绫野塔子随手从桌子的一旁扯下几张纸巾叠好在布满灰尘的青铜镜镜面轻轻的擦拭了一角,刚好擦拭出来的一角映照出了此时天空中悬挂着的一轮极其明亮的圆月。
绫野塔子心中顿时没由来的咯噔了一下,然后陡然又迅速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且这股危机感越来越强烈。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中悬挂着的皎月,再低头看了眼手中青铜镜上那映照的极其清楚的皎月,手上摩挲着青铜镜旁边看起来没有规则又似有规律可言的凹凸不平的条痕,心中一动。
她将青铜镜微微侧过,看着上面的凹凸不平的条痕猜测道:“这会不会是文字?”
念及于此,她急忙起身来到一台电脑前,拿起一个仪器对着青铜镜旁边的凹槽开始扫描,而电脑上也逐渐的显示出翻译字体过后的翻译文字。
绫野塔子看着文字,一点一点的扫描着,同时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
“别碰这儿……”
“摩志被封存在此地……”
“一旦释放摩志……”
绫野塔子看到最后一段文字的翻译,双目猛然睁大,惊吓的整个人站起来腾腾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她身后的电话也刚好响了起来,将正处于惊惧当中的绫野塔子再度吓了一跳,她慌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电话响了,她立即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由美村良的声音:“你果然还在研究所啊,绫野学姐,你要是再不来,螃蟹可都要跑掉了!”
但是绫野塔子没有心情理会由美村良假意的责备,而是目光紧紧地盯着放在桌面上的青铜镜,将她从青铜镜上得知的消息告诉由美村良:“良,那个青铜镜,就是冰泉,摩志是真实存在的!”
由美村良听得眉毛蹙起,对绫野塔子没头没尾的话整的有点没反应过来:“诶?你说什么?”
“摩志还活着!那家伙并不是什么守护神!”绫野塔子还在说着。
生化之末世傳 量子永生
此时由美村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学姐有些不对劲,而且也在绫野塔子的话里听出了将要出事的前兆,由美村良急忙坐上车,发动汽车赶往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
大奸雄
“学姐,你冷静点,我马上就赶到研究所!”由美村良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安抚着绫野塔子现在的情绪。
但是绫野塔子在听到由美村良要赶来的话时却是意图阻止由美村良:“不!你不要来!你好好的听着,摩志想要石头,相比起我来,你会比我更危险!”
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放在桌面上的青铜镜开始不住的颤动起来。
但是专心给由美村良传递讯息的绫野塔子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青铜镜的异常。
“为什么我会更危险?”由美村良对于这番话表示不理解。
绫野塔子急道:“因为你是超级胜利队的队员!超级胜利队的队员,是……”
绫野塔子话还未说完,放置于桌面上的青铜镜轰然炸开,研究所里面的灯光瞬间受到影响尽数熄灭,而绫野塔子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她紧张的扭过头朝青铜镜的方向看去。
戒中山河
只见原本放在桌面上完好无损的青铜镜此时已经炸裂成数块碎片散落在地面上,而在这些厚实的镜片之上,一团只有一双猩红双目的雾气正紧紧地盯着她。
绫野塔子呼吸瞬间停滞了一下,电话筒从她的手上脱离垂直在桌旁。
由美村良在听绫野塔子说到一半以后没声,心中一阵不好的预感升起,电话那边的绫野塔子可能是出事了!
她当即挂断电话,一脚油门踩到底,加快速度往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赶去。
绫野塔子双目盯着一团雾状的摩志,搀扶在后面的手却是在与摩志对抗的时候赶紧将有关于摩志的信息传输到光盘之中。
好在虽然研究所因为摩志的原因导致停电,但是电脑还能运行并且快速地将她所需要的资料全部传输到了光盘,在光盘从电脑主机弹出来后,与摩志对持的绫野塔子迅速抽出电脑主机上的光盘,顺手拍下了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专属的报警器,然后拔腿就跑。
但,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走廊里面的镜子不说最多,却也有不少,不论绫野塔子跑到哪里,可以随意穿梭在镜子里面的摩志都能轻而易举的追上绫野塔子。
而刚刚好,在它追击绫野塔子的过程中,让赶来的由美村良目睹到了它的真实面目,同时因摩志是以恐惧为食的怪兽,全身上下都有种能让人瞬间感到恐惧的感觉。
由美村良定了定神,迈步追了上去。
在转过走廊转角后,由美村良与摩志打了个照面,由美村良盯着摩志,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连大脑都开始产生眩晕的状态,一股恐惧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到整个心。
在目光触及到生死未卜的绫野塔子时,由美村良再恐惧的心也瞬间平静下来,但此时摩志却是突然向她冲过来,化成一团黑雾穿过了由美村良回到了镜子里。
由美村良见摩志离开了,急忙赶上去扶起嘴角流着鲜血,已经昏迷过去不省人事的绫野塔子,呼唤着绫野塔子,但绫野塔子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另一边。
在绫野塔子拍下报警器,便立即接到警报的司令室在报警器拍下后没多久就赶往了神之子社古代史研究所。
赶到研究所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再次跟着过来明明是作战指挥却硬生生当成了前线作战人员的风野信在走到走廊时,双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安装在走廊尽头的镜子,在那里,也仿佛有着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
“良,你先把绫野博士带到医疗中心救治吧,在这里调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风野信回过头来,走到满心难过的由美村良身旁说道。
“明白,风野指挥。”由美村良将绫野塔子抱起,一步一步快步的往车子的位置赶去,然后将绫野塔子抱上车后便快速地赶往医疗中心。
在由美村良离开之后,风野信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你们都在周围搜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然后再到绫野博士之前呆着的研究室去集合。”
“明白!”队员们声音铿锵有力地应道,随后大家都分散了开来。
风野信却是在队员们分头搜查的时候,走到一个有着沙土的位置,拨开沙土将藏在里面的光盘给拿了出来,再随手捡起一根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木根,反手将身后的镜子打碎,一团黑雾随着镜子的破碎消散,风野信将光盘装进衣服里,又在周边将发现的镜子尽数打碎后才赶往研究室。
此时队员们已经在研究室里集合了。
假屋狩矢捡起地面七零八落的青铜镜镜片,仔细的打量着。
中岛勉看着走过来刚打完通讯的幸田问道:“幸田,绫野博士怎么样了?”
幸田看了中岛勉一眼,叹了口气:“今明两天是关键,就看绫野博士能不能挺过来了。”
风野信赶到研究室,看着大家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风野信看了看大家:“既然今天没什么发现的话,那大家都先回去吧,再研究一下关于摩志的事。”
“是……”队员们有些有气无力的应道,大家收拾收拾便返回了基地。
由美村良已经换好了队服坐在了会议桌旁,飞鸟信拿着从食堂“顺”来的饮料来到由美村良的面前,伸出手将饮料递给由美村良。
由美村良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接过飞鸟信手上的饮料,而是深叹一口气后愣愣地说道:“当时,我在看到摩志的时候,我被吓呆了……”
飞鸟信呆呆地看着由美村良。
他是第一次看见由美村良那么脆弱的样子。
由美村良站起来,眼眶里泪水在打转着:“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害怕的动不了!就是因为我这样,绫野学姐她才……”
飞鸟信顿在那里,看着流泪的由美村良有些手足无措。
首席契約女傭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时候,会害怕并不是坏事,但要努力去克服恐惧才行啊!”风野信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由美村良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月夜的士兵要将摩志给封印起来吗?”一直都在司令室里的喜比刚助盯着此时很是无助的由美村良自问自答道:“因为他们没有了恐惧,所以他们对自己的生命,对别人的生命都不会产生反省的念头,他们活着也只知道杀戮和破坏,而月夜的士兵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恐惧并不是不好意思的事情,但是重要的是,能够直面自己的恐惧,这就是所谓的战斗!”
“队长……”由美村良看着喜比刚助严肃的脸,微微的抿了抿嘴巴,在喜比刚助的一番开导下,由美村良心中的恐惧仿若消散了不少。
看由美村良好像恢复了不少,喜比刚助拍了拍手召集着队员们坐到会议桌旁,准备召开会议。
大家都在会议桌前坐好。
喜比刚助看着大家伙,环绕着会议桌踱步,“现在我们知道的是,第一,传说中所谓的冰泉,指的就是青铜镜,第二,摩志,并不是传说中的守护神,而且,我们对摩志下一次出现的地点,出现的时间,都没有办法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