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44人氣都市小說 巫師世界的大領主討論-第三百五十一章 葛拉漢展示-qi8my

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小說推薦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对不起。安娜贝。”——葛拉汉
說書小哥:帶我闖江湖 村級殘疾哥
距离奥瑞登城不远的一座渔村,莱纳德他们找到了葛拉汉。
巫医纳兹博告诉莱纳德,葛拉汉是过去渔村最有本事的年轻人,如今浑浑噩噩的和呆子傻子没有什么区别。村子里的人念着葛拉汉早些年的好,这才一起照拂着他。
面对薇丝‘女侠’的质问和威胁,身上散发着馊味的葛拉汉无动于衷。薇丝很想先揍对方一顿泻火,但却被罗契给拦了下来。
蓝衣铁卫指挥官一方面担心骨瘦如柴的葛拉汉能不能经得起薇丝的铁拳,另一方面是目前看来这个‘该死的男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无情。
在葛拉汉脏乱破旧的木屋里,唯有床头柜子附近是干净整齐的,柜子上摆放着已经发黄的一副少女的半身像。
“她是谁。”莱纳德开口道。
葛拉汉看了莱纳德一眼,没有回答。
“很漂亮。”莱纳德说道。
葛拉汉依旧沉默着,不过移向画像的目光柔和了。
“我原本是想先把你打个半死,然后再交给安娜贝,但我的导师曾教导我,事情的真相往往有两面性,所以我想听听你的解释。”莱纳德对葛拉汉说道。
莱纳德相信安娜贝给他看到的记忆画面,但他看到的葛拉汉并不像薄情之人,床头安娜贝的画像,还有摆在画像旁边还未完全腐烂的红苹果,那也是安娜贝喜欢的。
“安…安娜贝!”听到莱纳德提起她的名字,葛拉汉终于有了回应,但或许是太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缘故,男人的声音沙哑吐词也很不清晰。
“喝下这个。然后告诉我们,当年费克岛到底发生了什么。”莱纳德将一瓶乳白色的药剂递给葛拉汉,那是由珍贵材料配置而出的凝神药剂。
“你…你们到底是谁?安娜贝,对不起……”葛拉汉癫狂的大喊大叫。
砰!
莱纳德一脚踹翻葛拉汉,然后摁住还要挣扎的男人,“我见过安娜贝,就在不久之前。现在,喝下能够让你说清话语的药剂,然后把你的故事说出来。”
狼性王爺最愛壓 37度鳶尾
葛拉汉的故事。
从看到安娜贝的第一眼,葛拉汉就爱上了她。葛拉汉当然清楚他和贵族大小姐之间的地位差距,但少年还是义无反顾的追求了。
很幸运的,安娜贝并没有看轻从渔船上走下来的葛拉汉;很高兴的,葛拉汉精心的准备和真心的付出得到了安娜贝的回应;狠幸福的,葛拉汉牵上了安娜贝的手。
可就像安娜贝说的那样,她虽然也很想和葛拉汉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但她的父亲维瑟拉德男爵是绝不会同意的。葛拉汉很理解,也很无奈。
王国的动荡成为了一个契机。维瑟拉德男爵遇到了麻烦,安娜贝让葛拉汉抓住机会好好表现。
一整船的鲜鱼,几大袋粮食,还有一篮子安娜贝最喜欢的红苹果!
葛拉汉满怀期待的踏上费克岛,然而维瑟拉德男爵仅仅只有一句简单的夸赞。
在那之后,葛拉汉甚至都没办法好好回应安娜贝倾诉思念的话语和期待。
这不是葛拉汉想要的,他难过不甘迷惑愤懑,他明明已经竭尽所能了,但维瑟拉德男爵却依然没有正眼的看他,而安娜贝也不明白。
在动荡的年代,一位渔夫想要弄到一整船的鲜鱼、几大袋粮食和一篮子新鲜水果,这其中的艰难血泪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葛拉汉动摇了,这一次的打击让他意识到了他与安娜贝之间隔着的不单单是一位男爵。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葛拉汉萎靡不振,他不想就这样放弃与安娜贝的爱情,但他又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人在迷茫的时候,很容易作出错误的决定。
葛拉汉误信了朋友,向男爵推荐人才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但小村庄的闲汉赌徒之辈又有何才能可言?!
“我那时候太想念安娜贝了,我…”葛拉汉悲愤的捶打起地板。
都市花瞳少年
葛拉汉怎么也想不到,他带来的‘朋友们’在见到男爵府邸的财富后立刻凶相毕露。护卫被杀死了,想要阻止的管家被杀死了,就连维瑟拉德男爵也被杀红了眼的暴徒给砍倒了,葛拉汉认识的侍女更是遭到了更加残暴的对待。
葛拉汉被吓傻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血色大厅犹如炼狱。葛拉汉有尝试去做些什么,他想要保护他的安娜贝,但他却被他带来的朋友们给打倒在地,那些恶魔还狞笑的威胁他,若是他再多事就连他一起砍了。
亚历山大阁下出现的时候,葛拉汉是多么希望安娜贝口中这位无所不能的施法者能够消灭这些恶魔。然而葛拉汉的愿望落空了,亚历山大的法术虽然杀死了几个正面与他战斗的敌人,但不知何时隐藏到高处的偷袭者却用弩箭射中了亚历山大的要害。
在高塔的上层,葛拉汉终于找到了安娜贝,但他心爱的人已然没了呼吸。发狂的葛拉汉拼死护住了安娜贝的遗体,急于收敛财宝的恶魔放过了葛拉汉。
“我没有保护好她!我对不起安娜贝!”葛拉汉痛哭流涕,他对爱人的死无比愧疚悔恨。
“也是个可怜人。”薇丝小声的说道。
王子遇到假小子 涵涵
“但也有可恨之处。”罗契也同情葛拉汉,但蓝衣铁卫指挥官比他的下属考虑的更多,不管出于何种理由,葛拉汉在那场悲剧中都是帮凶。
“道歉的话,还是说给安娜贝听吧。”莱纳德依旧意难平,但眼前的这个男人既是帮凶,又何尝不是受害者。
—葛拉汉的分割线—
费克岛,维瑟拉德高塔。
一对久别重逢的男女。葛拉汉再一次的痛哭,而安娜贝听完莱纳德的转述也流露出悲伤的表情,但幽灵没有眼泪。
老婆,快認罰 菩提檸兒
無毒不妃:妖孽皇叔輕點疼
“对不起,安娜贝。”葛拉汉跪在了地上。
“葛拉汉…”安娜贝想要说出原谅的话语,她的爱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要伤害她,但女幽灵却还是没有原谅他,她的父亲,她的亲人,她的家族,她的生活,她的一切,终究因为这个男人而毁灭。
真爱之吻。
为了让安娜贝能够安息,葛拉汉义无反顾满怀真情的亲吻了显露真正形态的安娜贝。
致命之吻。
安娜贝并不是普通的幽魂,在这充斥着毒素的环境,她成为了连呼吸都是带有毒气的女疫妖。
吃鬼的男孩
葛拉汉死了,脸上是释然的表情。但安娜贝并没有如同猎魔人大师说的那般,通过真爱之吻摆脱咒怨得到安息。
資本對決 紫金陳
穿越之異世奪寶
大遼英後蕭綽傳 一月山河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兰伯特他们弄错了?”凯拉看着盘旋在葛拉汉尸体上的女疫妖。
“他依然爱着她,但她那份刻骨铭心的恨超过了对他的爱。”莱纳德叹息道。
故事的最后,是燃烧的‘老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