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bx火熱都市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一千零四章 英雄救美推薦-nochr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不远处的街角,几个人刚好往这边走来。
这几人手中都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两本纸质的书籍,奉若珍宝,再加上他们穿着太学学子和教习的服饰,显然是刚刚从太学而来。
“德祖,可喜可贺啊,你刚从外地县令任上,回到洛阳,便被陛下任命为太学经院的监事,这可是千石俸禄的职位,比得上一州别驾之位了。”
“是啊,这足见陛下,还有卢院长对你才学的信任与器重。”
“那是自然,杨兄可是我等士族领袖之一——弘农杨氏的嫡长子,雅量高致,才思敏捷,岂是凡俗可比?”
几位学子模样的人,对着那唯一一个身穿教习服饰的青年,连番吹捧。
那青年正是当今太尉杨彪的长子,杨修。他半个多月之前,被太学总院长卢植,还有经院的司院崔琰,联名举荐,让他担任经院监事,被刘赫批准后,就从外地县令任上,调回了洛阳。
太学虽然只是教学之所,可其中的教职人员,都是享用国家俸禄,且按照官场俸禄同等类比,再加上如今太学影响深远,几乎成了大汉百姓以文取仕的唯一途径,因此其中负责教学、考核的这些教职人员,地位也自然是水涨船高。
因此,杨修能够从一个六百石县令任上,调到太学担任一院监事,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
“呵呵,诸位过誉了。我等自幼相熟,修不过稍长两岁罢了,几位贤弟毕业在即,日后飞黄腾达,也是不在话下了。”
杨修说话虽然谦逊,可那表情却是眉飞色舞,得意洋洋。
“走,今日左右无事,修请诸位去濂珊酒楼痛饮一番。”
“那可太好了,我等正好借此机会,向德祖讨教些学问上的事,也好应对几个月后的年终毕业考校。”
几人正说着,忽听得一阵吵闹声传来,循声望去,这便见到了馆驿门口的这一幕。
“那不是王司徒的表外孙么?还有那个,是朱车骑将军家的侄孙,他们怎么都跑到馆驿来闹事了?”
“陛下对此次收服西域各国,可是十分欢喜,这几个家伙不要命了么,敢来这里惹是生非?”
“嗨,这些家伙向来胆大包天,往日里没少干那欺男霸女之事,只是这两年陛下对整肃法纪一事看得极重,王晨做洛阳令时,就已是十分严厉,后来那满宠来了,就更不必多说了,他们有族中长辈教训后,算是收敛了不少了。只是今日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其中几人想要上去一探究竟,却被杨修拦了下来:“不必着急,事情尚未弄明白,此刻上前,徒惹是非而已。先看看再说。”
無限恐怖之誤闖者
几人看了一会儿,便大概看出了端倪。
“似乎……似乎是和那乌孙国的使节有关?”
“不会吧,他们真的有这么大胆子,敢与这些番邦使节为难?这要让陛下知道了,只怕就是王司徒本人,也保不住他们啊。”
杨修眯着双眼,盯着看了半晌,忽然莞尔一笑:“原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看,那乌孙国使节身边的那名侍女,生得如此艳丽,定是他们几个看中了此女,想来讨要,对方不肯,这才起了冲突。”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也都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不过就是一个侍女而已,那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不过他们终究与禁军打斗,这可不是小事啊。”
“嗨,那算得了什么。城中的巡逻卫队,虽然比不上禁军,却也同样不容侵犯,可是这些年各大家族的子弟,与他们斗殴,甚至抗拒执法等事,还出得少了么?依照大汉律例,抗拒官府执法,那是可以就地处决的,可何时见过有哪家子弟被当街打死的?只要不是犯下什么重罪,那些差役和官员,总归还是会给他们身后家族几分薄面的。最后无非是把这些子弟打上一顿,然后把动手的那些家奴送交法办,家族再赔些钱粮,上可以对朝廷交差,下足以平息民怨。”
“嗯,你说得也在理。”众人连连点头。
冤家鬥:盛世萌妻
他们又朝那名外邦女子看了一眼,一个个也是露出了眼馋的神色。
“如此世间绝色,艳美之中又有几分清丽,高傲之中还带着一丝柔弱,啧啧啧,惹人怜爱啊,能得到如此美女,哪怕被杖责一顿,也是值了。”
其中一人想了想,又道:“不过他们与馆驿周围的这些护卫起冲突,总归是惹祸了,咱们也算相熟,要不要上去劝一劝?”
杨修眉目一挑“嗯,理当如此。大家同为士族子弟,自应相互提携,走,上去将他们拉开。”
有了他的发话,其他几位学子也当即朝馆驿门口快步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杨修的余光,忽然瞄到了一个人。
那人坐在馆驿门口马路对面的酒肆二楼,顶上戴着斗笠,还刻意将头压得很低,不过还是能依稀看出脸上的络腮胡子。
而在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人,一人身形魁梧,一人则很是瘦小,二人也是一样的装扮,看不清面容。
滿城盡是黃巾軍
“这人的侧脸,怎得如此熟悉?”杨修心中犯起了嘀咕。
電競王者傳說
他正琢磨着,那人将头转了过来,也朝着馆驿门口看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让杨修得以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这是……”杨修大为震惊,不过转念一想,他很快又发笑起来。
“呵呵,明白了,都明白了。”
身边的几个学子好奇道:“德祖,你说什么?”
冷君悄悄拐回家 簫溪
杨修瞥了他们一眼:“好了,不必去了,我们走吧。”
“啊?这是为何?难道就坐视他们闯下祸事而不闻不问么?”
杨修看着馆驿门口那些人,鄙夷一笑:“为何要管?他们自寻死路,咱们又何必受此牵连?”
几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杨兄此话何解?”
杨修高昂着头,双目朝天:“不必多问,还想自求前程,乃至保住身家性命的,最好就跟我走,对馆驿门口之事,莫说是去过问了,连看也不能看,目不斜视,径直离去。”
说完,他也不管几人作何反应,自顾自昂首挺胸,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开去。
其他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也都跟着他离开了。
不过就在他们走远之后,杨修却忽然从某个角落中再次闪现出来,他朝着那座酒楼瞄了一眼,眼珠一转,便迈开脚步,从一边绕了过去。
却说那数百名随从,和这一队禁军打了起来,虽然护卫馆驿的禁军有上千人,可是他们分散在馆驿内外四周,而此刻在这门口的,也只有几十人。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面对十余倍甚至二十倍的敌人,禁军纵然精锐无比,一时间也难以将这些公子哥赶走。
其中一名公子似乎也有些武艺,在混战的人群中一番游走,很快便来到了那位乌孙国公主的身后。
“给本公子过来吧。”
他一把抓住了公主,直接就拉到了自己怀里。
公主好不容易被难铎赫暂时护在身后,陡然之间遭此巨变,自然吓得不轻。
“啊……救命……”
她使劲挣扎,用力拍打着那名公子哥,可是她虽然长得高大,力气却实在与寻常女子毫无不同,这一下下拍打在对方身上,在那名公子哥的眼中,简直与撒娇无异。
永生之太極仙尊
大亨獨占小妻
“放开她,我等乃是外邦使节,你怎敢如此无礼?”
难铎赫怒喝道。
“哈哈哈……莫要小气嘛,区区一个侍女,本公子出钱买就是了,你要多少金银,多少丝绸,尽管开口,本公子绝不还价。”
难铎赫显然是被逼急了,直接开口喝道:“她不是我的侍女,她是我乌孙国的公主,我王最宠爱的三公主,伊莉娅公主,你们快放开她。”
这一声大吼之下,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毕竟如果这名女子果真是乌孙国公主的话,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当街抢夺身为使臣的外邦公主,这一项罪名,足以让在场的所有公子哥统统人头落地,无论他们的家世如何显赫。
可是,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哄然大笑。
“哈哈哈……这家伙为了保住一个侍女,连这等弥天大谎也说的出口。”
“就是就是,如果真是他们的公主,为何不公开身份,来向太后祝寿,反而遮遮掩掩,藏在这馆驿里?”
“我看呐,这女子定与那番邦使节好上了,那使节不舍得吧?”
“那是自然,这等绝色美女,换做我也不舍得送给别人啊。”
这些公子哥一边嬉笑,一边嘲讽和调戏着二人,让难铎赫与乌孙公主又气又羞。
“你们……你们……我说的是真的啊,她果真是我国的公主……”
难铎赫急的团团转,此刻他心中也万分懊悔,为何要答应公主,让她乔装成侍女的模样混入使团,否则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了。
酒楼之上的那名络腮胡男子,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乌孙国公主?有趣,有趣得很。这乌孙国千里迢迢派了一个公主过来,却不表明身份,呵呵,看来这位公主有些顽皮啊。”
他身后那魁梧男子说道:“这几名世家公子,未免太过放肆,是否要出手教训他们一番?”
络腮胡男子摇了摇头:“不必着急,先下去看看再说。”
说罢,他离开座位,转身下楼,那一壮一瘦二人也急忙跟上。
然而,三人刚刚走到楼下,也就和馆驿大门口,相隔一条大道,那名公子哥已然强行拉扯着乌孙公主,从人群中撤了出来。
“啊呀……你这个坏人,放开我……”
狼性大叔你好壞 小小肉丸子
乌孙公主拼命挣扎,奈何她一个女子,又怎能抵得过对方的力气?
那公子兴奋地双目都有些泛红:“哈哈哈,本公子拔得头筹了,诸位可莫要羡慕才好。”
其他公子一看他抢到了那名侍女,个个都露出了羡慕之色。
那人正要拽着乌孙公主离去时,忽然肩膀上被人用力一抓,顿时让他疼得呲牙咧嘴。
“哇呀呀……疼……哪个不长眼的小贼……”
他反手一拳砸了过去,可转眼之间,他的拳头就被对方死死抓住,对方力气显然极大,这一抓,抓得他的拳头几乎要裂开一般。
“哼,光天化日,强抢他人之女,还胆大包天与禁军动手,我看你等是不想活了。”
“啊呀呀呀……疼……疼啊……”
公子哥只觉得手上剧痛难忍,不觉便浑身一松,那乌孙公主趁势,直接在他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哇……”公子哥吃痛之下,本能地一把将乌孙公主狠狠推了出去。
“啊……”乌孙公主措不及防,整个人被推出了几步远,重心不稳,眼看便要摔倒在地。
“殿下……”难铎赫急切难耐,一个箭步冲过去,试图救下公主,奈何他和公主距离太远,实在是远水难解近渴了。
乌孙公主只觉得自己眼前天旋地转,就在自己快要摔倒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臂膀,直接将她抱住。
她虽然没看到这条臂膀的主人,可是就这一瞬间,巨大的安全感,袭上了她的心头。
难铎赫见到公主无恙,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看了那出手相助之人一眼:“这人怎得有些面熟……”
而那公子哥眼看自己已经抢到手的美女,莫名其妙被人夺走了,自是大为光火。
“你是哪里来的小贼,怎敢坏本公子的好事?”
络腮胡男子却好似没听见一般,只对乌孙公主柔声道:“姑娘可有受伤么?”
乌孙公主看着眼前这名男子,高大威猛,器宇轩昂,顿觉心中小鹿乱撞,脸颊也有些发烫。
男子见她没有回话,又问了一遍:“姑娘,你可是伤到哪里了?”
乌孙公主这才缓过神来,忙道:“啊……没有,没有,我……我很好。”
难铎赫快步走来,对着男子拱手致谢:“多谢壮士相助,在下乌孙国使节,壮士大恩,定有厚报。”
“呵呵,使节先生客……”
男子刚要客套一番时,那公子却是勃然大怒。
“统统给我上,把这个臭小子,给我抓回去,本公子要好好折磨他一番,以些心头之恨。”
他这一声令下,正与禁军纠缠的那些随从护卫,便迅速朝着男子围了过来。
之前一直跟着男子的那名魁梧大汉,急忙想要上前相助,却忽然被一人从身后拉住。
他回头一看,却是一惊:“这不是太尉家的杨修公子么,你为何拦我?”
杨修笑道:“张颌将军,这等情况下,将军还是不出手为好啊。”
这名壮汉正是张颌,而他身边的那名瘦弱男子,便是龚三儿,至于那络腮胡男子,不必多问,自然就是天子刘赫了。
张颌见杨修拦住了自己,万分疑惑:“杨公子既然认出了我等,那也该知道那人正是陛下,陛下有难,我等臣子岂能不去救驾?”
杨修却自顾自摇起了头:“非也,英雄救美女,这等出风头之事,若是被将军你抢了去,陛下能高兴得了么?”
张颌闻言一愣,又朝刘赫那边看了一眼,见刘赫果然沉着镇定。
“嗯……杨公子说得对,张某险些坏了陛下的大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