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aui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笔趣-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早就已經突破!鑒賞-1yl32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是的,二十万的禁忌法术,这是夏渊曾经都无法达到的极致,但是此刻在这极限状态之下,在这极致的加持之下,夏渊却做到了!
双魂的神通,已经达到了极致!
虽然号称双魂,可以让夏渊同时使用能量一道的力量和元神一道的力量。
但实际上呢!
所谓的双魂,也是有着极限的!
当这两种力量施展的程度超越了极限的时刻,那么这双魂神通也会达到极致的。
而此刻,夏渊的元神一魂,已经到达了极致了!
不过,夏渊已经不在意这些东西了!
那一刻,极致的幻灭,彻底的出现了!
足足二十万禁忌法术!
这可不是之前十万可以相比的。
十万禁忌法术,或者说禁忌法术每一次增加一道,那么威能也不是加一这样简单的,这都是一种基础之上加成,可怕到无法想象!
而当这样的加成之后,夏渊的可怕,已经更加无法想象了!
刹那间,完全彻底的绽放,轰然间虚无一切!
那二十万的禁忌法术,就这样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极致杀伐之术,彻底的碰撞在了一起…
一瞬间,无数的禁忌法术完全的绽放了,其中属于禁忌的威能以一种不朽的姿态彻底喷发,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身体之上,到处都是虚无的痕迹!
只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是掌控了禁忌的存在!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法做到和夏渊一般,近乎完全的免疫这些禁忌之力的存在,但只是凭借这些禁忌之力就想要直接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抹杀,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伤害,还是出现了,还是一定的!
不断的毁灭,不断的破灭,不断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身体开始崩溃!
然而,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他,为了规则,甚至引动这无尽规则的惩罚,就是为了击杀夏渊!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害怕了!
是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已经彻底的害怕了!
他真的害怕等待有一天,自己真正可以走出这里的时候,遇到的是一尊走到了大成境界的夏渊!
曾经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认为,如果自己可以完成这极致的魔化状态,那么就算是他再度醒来,从时空长河之中复苏,那么也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可现在…
夏渊出现了!
这,是一尊比起他来更加可怕,甚至是可怕无数倍的存在!
而这样一尊存在如果真的走出,如果真的绽放的话,那么…
无法想象,无法形容啊!
我的專屬神級副本
这种可怕的威能,这种无法描述的震撼,这种可以毁天灭地,将一切都虚无的力量,一旦彻底绽放的话,那么就算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如何强大也不是对手!
所以,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真的害怕了!
他害怕这样的夏渊,害怕夏渊走到大成!
那样的话,就算是他脱离了封印,那么也绝对不是夏渊的对手,甚至夏渊掌控时间和空间,是完全有希望将他斩杀的!
这,才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最为害怕的地方!
因此,就算是牺牲这足足的三成本源,甚至甘愿承受那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惩罚,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依然还是动用了这样的力量,借来了本体之上的力量,就是为了可以将夏渊击杀!
所以,当那足足二十万的禁忌法术完全绽放的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不关不顾了!
只要,可以将夏渊斩杀,那么就算是损失这一道分身,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所以,所以!
疯狂,极致彻底的疯狂,完全彻底的疯狂!
那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直接化作了那最为黑暗的沉沦之光,瞬间出现了!
就这样完全绽放在了夏渊的面前!
如今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双眼之中的色彩,和夏渊是如此的相似!
都是疯狂,都是极致的疯狂!
而夏渊,同样也是如此!
看着那承受了无尽杀伐,却依然将这最终一击绽放出来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夏渊笑了。
那一刻,时间仿佛暂停一般…
最为可怕的力量,在这一刻绽放了。
五道轮回!
庶女醫經
虽然,不是最为可怕的六道轮回,可此刻这五道轮回的力量也是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
因为这其中,融合了夏渊的无上之道,融合了夏渊最为彻底的极致之力!
融合了,无上之力,融合了轮回之力,融合了夏渊的血脉之力,融合了夏渊掌控的九种本源属性之力!
只是五道轮回,但是它的威能,无法描述…
瞬间,虚无了…
整个空间,瞬间,虚无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彻底的虚无…
所有的所有,都在彻底的消失。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时间,一尊虚幻的身影就这样出现了。
如果夏渊可以看到的,那么就会认出来!
这出现的存在,正是之前已经陨落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
只是,此刻出现的这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已经不是之前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
因为,这只是一道意志烙印,是没有任何实力的意志烙印!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已经无法在分出更多的力量来了!
为了阻止夏渊继续前进,之前为了斩杀夏渊,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分化出了足足三成的本源!
只是可惜,他失败了!
而为了可以将夏渊斩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三成本源化作的极致化身,就这样彻底的消失了!
而且同样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甚至违背了这界域战场的规则,插手了这一次的试炼!
所以,他同样受到了相应程度的伤害!
这让他同样损失了不少的本源,如果在加上夏渊之前第七关和第八关之中通过后得到的考核提升,这一次他足足损失了四成的本源了…
本源…
那可是本源啊!
那可是对于任何的存在,都重要到无法想象的本源啊!
别说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尚未恢复到圆满,就算是已经恢复了,这四成本源的损失,也是需要他无数的时代岁月才可能恢复过来的!
五成本源,是一个极限!
如果损失超过五成本源的话,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随时都会陷入到陷入沉眠之中,而是不是可以在一次的醒来,就算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自己都不知道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明白的,那就是即便是自己可以复苏,也是无数的时代之后的事情了。
这段期间,整个东源之地将会恢复到之前的那种情况之中,他将会彻底的失去自己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疆域。
而那样的话,这里又会成为那些顶尖极致妖孽的试炼之力!
如果这期间,真的有存在可以通过考核的话——
不需要太多的存在,只是几尊存在,只是每个时代之中,出现几尊可以通过其中一两个考核,那恢复到了原样,那简单无比的考核的话,那么他一个时代之中恢复的本源都会彻底的消耗干净!
每个时代之中都出现的话,那么将会永远都无法醒来。
甚至,如果每个时代之中这样的存在多起来的话…
那么,那么——
他的本源就算是再多,也终究会有着彻底消失的一天!
所以,所以…
现在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不敢再分化出任何本源的化身了…
他,只能分出这样一道纯粹的意志烙印…
看着那无尽湮灭的第九层,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出现了动荡的色彩。
“你,确实是我无数的时代之中看到的最为可怕的盖世妖孽!”
“是,最为可怕,无数的时代之中,唯一存在的妖孽!”
“我不相信,自从我们的时代结束之后,还会有其他的妖孽存在可以和你比肩的!”
“就算是当初我的,就算是当初我们的存在,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过,可惜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深深的看着那无尽毁灭的中心!
“可惜,实在太可惜了,因为你,已经没有以后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知道,如果夏渊如今要是成为了无上之上,甚至哪怕成为了一尊神话级别的存在,那么或者他还有着重生的可能!
但问题,夏渊不是!
只是这样弱小的境界,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真的不算什么!
况且,这里是界域战场!
这里,有着这里的规则!
而夏渊代表的,就是这里的近乎极致的实力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很清楚,除非是自己的本体走出,而夏渊依然还是现在的境界,那么或者夏渊可能不是第一强者!
但如果自己的本体不出,而夏渊要是走到了那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境界,那么夏渊绝对就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真正意义上第一的存在了!
如此的存在,想要复活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有开天圣皇这样存在,对方也无法在这界域战场的规则之下,将夏渊复活的。
毕竟,复活一尊这样规则之下最为顶尖的存在,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当初夏渊为了复活夏紫,这尊远在那些禁忌之主之下的存在,甚至已经九死一生,就算是最终将夏紫复活,可夏渊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法想象的。
不然,也不会有着现在的这一幕了。
而想要复活夏渊的话…
那是没有可能的!
纵然是开天圣皇,也只是有着将这界域战场毁灭的力量。
可一旦将这界域战场崩灭,将在那里的规则完全毁灭的话,那么处于这一段规则时空长河之中的夏渊,也会彻底的消失的!
所以,夏渊复活,是不可能的!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绝对不会相信,夏渊是可以复活的!
当然,前提就是夏渊已经陨落在这里了!
夏渊是不是死了呢?!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很确定!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之前的一击,是否已经将夏渊完全的斩杀了,而就算是没有斩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看出了夏渊的状态!
如今的夏渊,早就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极致了。
这样的夏渊,寿元已经达到了极致,只剩下不到五年的时间了!
而这,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看出来了,那是被时空长河斩断的寿元。
这样的寿元,除非是夏渊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不然永远无法补充回来。
至于说提升境界…
想到这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嘴角就出现了一丝笑容。
这,同样也是不可能,也是不存在的!
很简单,因为这样的夏渊,因为这样的存在,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这一次的重创,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来,就算是给夏渊十年的时间都未必可以恢复过来。
如果不能恢复过来,那么还谈什么突破呢?!
这一次,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来,夏渊是必死无疑的了…
“可惜,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是的,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夏渊就是必死无疑的了…
看着那无尽湮灭的中心,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等待了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转身了。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之前已经肯定了这样的结果,但他还是出现了。
这就足以说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心中对于夏渊的忌惮了…
“结束了,一切都已经彻底的——”
“结束了…”
——
“结束了吗…”
就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身体即将彻底淡化的那一刻,一道声音出现了…
那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脚步已经停止。
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不过最终他还是转身,看向了那无尽湮灭的最深处!
哪怕只是存在一丝一毫的力量,那么这一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分身烙印,都是可以走进那无尽虚无之中,去看到夏渊如今的状态。
不过可惜,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不想在浪费一丝一毫了。
所以,他只能站在这里。
虽然不曾走入其中,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依然还是笃定自己的判断!
他不相信,夏渊会是一个例外…
“你没有陨落?”
“这可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啊!”
“不过,那有如何呢?”
“反正你,都是必死的存在了…”
是的,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来,夏渊就是必死的存在了!
许久之中,没有任何的恢复,似乎那深渊之中的夏渊也默认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话。
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脸上都是一种诡异的笑容。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听到了…
那是,一道道枷锁粉碎的声音,那是,一种清脆的声响…
曾经,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自己也听过无数次这样的声响!
因为,每一次当他突破的时刻,都会出现这样的声响!
这,也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最喜欢听到的声音!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知道,当这一到声音响起的时刻,代表的,就是他又一次打碎了一个桎梏,又一次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之中!
是的,就是这样!
可是这一次,可是现在…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确实如此的恐惧,如此的厌烦,甚至是有些疯狂的听到这声音!
“不,不可能的!”
“不会的!!”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不可能在那样的状态之下,突破的!!”
是的,绝对不可能!
在这样极致重创的情况夏渊是无法突破的!
这一点,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比肯定!
“这,不可能的!”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声音不断响彻,响彻在了天地之中。
许久之后,一道气息出现了。
那,只是一道属于高阶圣贤霸主的气息,平淡无比,似乎没有什么强大的威严在其中。
但这一瞬间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却出现了一抹色彩,那是叫做绝望的色彩!
是的,此刻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近乎完全的绝望了!
他,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夏渊,真的走来了…
夏渊,真的突破了…
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
这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带着一丝迷茫的色彩。
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他不知道,夏渊为何会颠覆自己的认知呢?!
“你说的,没有错…”
夏渊的面容之上,是一种平淡的笑容。
这一刻,一种种气息开始复苏了,从那平淡无奇的身体之上,开始逐渐绽放了!
“重创之下的我,确实是没有办法!”
“根本没有办法,冲击那突破的境界…”
“可是…”
夏渊看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的笑容,是如此的刺眼。
“如果我在最终和你一战之前,已经突破了呢…”
这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烙印,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如果,我要是在和你战斗之前,就已经突破了呢…

如果,我要是在战斗之前,已经突破呢?
夏渊的话,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瞬间呆滞了。
此刻的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夏渊,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这种情况!
是的,他根本不会想到这种情况的!
“不可能的!”
“如果你最终一战之前就已经突破的话,那么为何你不突破!”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相信夏渊战斗之前已经突破了!
如果那时候夏渊已经突破,已经可以突破的话,那么为何不突破呢!
要知道,之前的一战之中,就算是夏渊如何强大,但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在自己本体无上之力的加持之下,依然有着灭杀一切的威能!
如果那时候夏渊要是突破的话,那么赢的希望很大很大!
而不会和之前的时候一般,处于那种即便是胜利,也需要付出无数的代价,甚至就算是活着,依然和死去没有多少区别的状态了!
所以,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相信,他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情况的。
夏渊就这样看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带着一种嘲讽无比的笑容。
“是啊,这些都是,都是你觉得…”
——
“你以为,我真的会死去吗?”
“你以为,我无法突破吗?”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真的吗…”
你觉得,你以为的,就是真的吗?!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着夏渊,那虚幻无比的身体微微动荡了一下!
他的眼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色彩。
我以为的,就是真的吗?
“那么,为什么?”
夏渊没有说话,只是依然一脸微笑的看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过此刻夏渊眼中,看向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时候,已经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凝重和忌惮了。
是的,在这最终一战之前,夏渊是可以做到突破的,那时候凭借之前可怕的积累,凭借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一战之后带来的那种契机,夏渊终于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
那是,最为边缘的地方,只需要轻轻的一碰,夏渊就可以直接进入到高阶圣贤霸主的领域之中了!
一切,就是那么简单!
只是,只是…
只是夏渊却没有那样做!
是的,他没有那样做,始终不曾那样去做!
因为夏渊明白自己的内心!
曾经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是和自己处于完全一样层次之中的存在了,夏渊的无敌,是同样境界之中完全无敌的存在!
如果他选择了提升自己的境界,那么到时候买对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时候,就是碾压!
是的,碾压!
只是一个境界的提升,足以让夏渊彻底的碾压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
可是,可是…
可是这样的胜利,真的是他夏渊需要的胜利吗?
不,不是的!
他夏渊,是无敌,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如果这样的胜利出现之后,那么就不是他夏渊无敌的胜利!
这,对于夏渊的道,将会有着无法想象的伤害!
夏渊,从来不是这样的存在!
他的境界很重要,可夏渊从来不认为自己真的无法突破,真的将会因为寿元耗尽而陨落天地的!
但是,他的道无比的重要!
因为他夏渊的存在,就是这天地之中最为永恒的存在,因为他夏渊的存在,无敌的道路之上,不容许任何的失败!
如果面的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那么失败都是在必然之中,这样的失败不会影响到夏渊的无敌之路,但现在…
面对的只是同样境界之中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如果夏渊要是通过提升境界斩杀对手的话,那么这就等于是夏渊承认在同样境界之中,自己是不如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
如此,对于夏渊的影响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而夏渊,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情况出现的!
所以,夏渊选择了压制!
就算夏渊明明知道,如果在那个时候将自己的境界提升上来才是最好的,才是最安全的,可夏渊依然没有这样去做!
这,就是他夏渊!
一个疯狂无比的夏渊,一个不被任何的存在理解的夏渊…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呆呆的看着夏渊。
此刻当夏渊绽放出那种无敌气息的时候,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似乎明白了!
这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是无比恍惚的。
因为他曾经,也是无敌道路之上的一尊强者,是无敌之上的一尊至强者啊!
但凡是可以成为他这样的存在,成为永恒之王的存在,哪一尊不是走出了无敌的道路!
如果对于自己都有所怀疑的话,那么怎么可能走到无敌的境界之中呢!
不能,不行,不会!
这,就是现实!
所以,只有对自己无敌的存在,只有坚信自己无敌的存在,才可以在这一条道路之上走出久远之外!
但是…
这一条道路真的就是那么容易吗?
怎么可能!
这是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
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于这样一条道路之上也是会磕磕绊绊,也是无法走出太远的距离啊!
太难,真的太难太难了!
这无敌的道路之上,你想要走出久远的距离,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失败是在所难免的,就算是你如何的强大,可在你之上始终还有更加的强大的存在!
当你认为无敌的时候,那么面对一些曾经时代之中无上存在的意志呢?!
他们,本身就算是可以和你处于同样的境界之中,但是凭借那无数的经验,那无数对于力量的感悟和杀伐之术,也是碾压你的存在!
所以,所谓的无敌,是不存在的无敌!
可现在…
现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到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到了夏渊的无敌!
这是,真正的无敌之路!
那一瞬间,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似乎明白了,他终于懂了!
为何,夏渊可以凝练出这无数的时代之中,从未有任何存在可以凝练出来的那属于本体的无敌的自我异象啊!
原来,是这样…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微微沉默了,他深深的看着夏渊。
无数的岁月之中,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数次的冲击这封印,那么就代表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无数次的失败了!
他,早就已经不在是无敌的存在了,他的心,已经不再是无敌的存在了!
所以,此刻的他,已经忘记了什么才是无敌的道路了!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实力依然还是无尽可怕的,但是在无敌之路上,他却已经走到了终点!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了。
可是,虽然已经走到了终点,但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曾经毕竟是真正无敌之上的存在,他对于无敌之路的理解,远在任何的存在之上啊…
看着夏渊,就这样深深的看着夏渊,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中已经只剩下了平静的色彩…
“那么,我等待那一天!”
“等待,你超越历史!”
“等待看到你,杀入到历史长河之中!”
“等待,看到那一段,历史的真相…”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声音越来越虚无,最终彻底的消失了。
因为这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那尊化身,就这样彻底的消失了…
而后,夏渊感受到整个天地,都在不断的震颤!
整个九玄墟秘境似乎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变化!
夏渊一愣,面色开始有些诡异起来。
他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夏渊可不认为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放弃了这九玄墟。
因为,谁都可以放弃这九玄墟,谁都可以无视这九玄墟的存在,甚至将这九玄墟是否存在当成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唯独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行!
因为,这九玄墟的存在,其实就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啊!
如果这九玄墟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就等于,近乎彻底的消失了!
这,就是当初他的手段!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比痛恨自己的本体被封印制作成为了这九玄墟秘境,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还是不得不维护这九玄墟的存在!
一旦要是让这九玄墟秘境彻底消失,那么代表的就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彻底的消失了!
所以,夏渊不认为此刻的动荡,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要毁灭这九玄墟,要将自己一切埋葬!
很简单,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这样的勇气!
没错,夏渊已经看出来了!
如果是曾经时刻,那个时代之中可以和他争锋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或者真的有可能这样做!
但是无数岁月之中,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数次冲击这封印失败之后,已经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了当初的盖世威严,没有了当初那种覆盖天地之间一切的霸道和盖世!
现在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不是从前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
因此,现在的夏渊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夏渊不担心,却代表外面那诸多的禁忌之主不担心!
因为,此刻整个界域战场之中诸多的禁忌之主,都是感受到了这里的动荡了!
不过,最终却始终没有一尊出现!
因为这些禁忌之主,都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们都是有着自己的计划…

古苍始祖呆呆的看着此刻的东渊之地,眼中都是无法相信的骇然色彩!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多么强大,古苍始祖是知道的,深刻明白的!
他,虽然是永恒之王,无尽可怕的极致存在,但是如果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比起来,却什么都不算!
就算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此刻已经失去了自己昔日那种盖世的威严,失去了曾经的雄心壮志,可依然不是现在的古苍始祖能够相比的!
对方,强大,无比的强大可怕,仿佛就是无尽时空之中,那永恒唯一的存在一般!
这是,无法描述无法想象的!
可这样的一尊存在,此刻却封印了,自我封印了!
没错,此刻东源之地的情况,古苍始祖已经算是看明白了!
之前,那种压制的力量已经消失了,之前那窃取了这界域战场之中无数时代的力量和权利,已经全部归还了!
如今的九玄墟,宛若封闭了一般,之前那些可怕的威严,已经统统的消失不见了。
这代表什么,古苍始祖自然是知道的!
微微犹豫了一下,古苍始祖还是瞬间消失,瞬间出现在了这东渊之地的边缘地带!
曾经,这里就算是他们的禁地了!
是的,属于他们这些禁忌之主的禁地了!
一旦在走一步,就要走入到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统御的疆域之中!
或者古苍始祖这样的永恒之王还不怕什么,但是除了他和另外的一尊永恒之王以外,其他的那些禁忌之主,就算是强大如鬼鸮之主这样的存在一旦走入其中,那么随时都有陨落的危险!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如果出手的话,那么他们没有任何的能力可以对抗!
这,就是事实!
他们本身就是掌控了规则的存在,无比的强大可怕,但同样的,他们也是失去了这规则的庇护!
所以,一旦他们走入到这其中,那么将会受到此刻的攻击杀伐!
如果要是被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发现他们到来的话,那么也许只是一个瞬间,就会倾尽一切将他们化作虚无的吧!
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身就是渴望将他们完全的抹杀!
一旦将他们抹杀,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就可以吞噬他们所代表的权利和那界域战场之中规则的本源了!
这,会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进一步强大起来,会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更加容易脱离这一方疆域,彻底的摆脱封印!
所以,除了古苍始祖和另外一尊盖世的永恒之王以外,其他的任何存在都是不敢轻易的走入这其中!
但是此刻…
虽然降临的只是属于古苍始祖的一道意志化身,可这一道意志化身之中,依然还是携带了不少古苍始祖的本源意志在其中!
如果要是被吞噬的话,那么对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来说也算是惊天的好处了!
此刻的古苍始祖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走入其中呢!
他觉得,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可能是在布置什么诡计,想要勾引他们进入其中!
当然,这是之前认为的!
之前的时候,古苍始祖面对这样的情况,肯定就是这样认为的。
但现在…
不同了!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夏渊进入了这九玄墟之中!
甚至随后,发生了无数的动荡!
古苍始祖可是还清楚的记得,夏渊进入其中之后,引动的那可怕的动荡啊!
那是,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甚至违背规则,承受无尽的惩罚都要出售的动荡啊!
所以,如今这一切,是不是和夏渊有着关系呢!
想到这里,古苍始祖最终还是缓缓走出了脚步…
没有,任何的威胁存在,一切都是如此的平淡,似乎不存在任何的动荡和气息!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出现!
这一刻,古苍始祖双眼之中出现了明亮的色彩!
难道,自己真的猜对了吗?!
可如果要是自己猜对的话,那么真相,未免实在是有些太过可怕了!
是的,可怕,无尽震撼的可怕!
如果自己要是真的猜对了,这里真的已经被被封印。
这九玄墟真的已经被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自我封印的话,那么这就太可怕了!
因为这代表的,就是处于这九玄墟之中,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对抗的夏渊,已经做出了什么惊世的举动,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得不自我封印了!
这,就太可怕了!
因为,古苍始祖实在想不到,夏渊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在古苍始祖心中,始终对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有着无比的忌惮!
他是知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真正陨落的!
甚至,无数时代之前的那一次动荡,那一次让九玄墟周围化作禁地的动荡,更是直接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有着无法想象的威能了!
古苍始祖知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醒来了,他已经复苏了!
只是,现在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依然还是处于被封印之中,他无法打碎那些封印的存在,只能受困于这其中!
可这样,不是永远的!
终有一天,等待时间差不多之后,等待力量足够强大之后,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始终还是会彻底打碎封印,始终还是会彻底走出的!
而到时候,只是自己和另外一尊永恒之王,真的是对方的对手吗?!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算是处于永恒之王的境界之中,但对方,却又是已经超过了这样的存在!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准皇级别的存在!
其实,皇道之下,都算是王的领域!
就算是准皇领域,也算是王的领域!
可古苍始祖知道,自己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比起来,差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古苍始祖的心中始终有着这样的担心!
但是现在,不同了!
完全的不同了!
因为现在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竟然又一次选择了自我的封印!
这代表,对方自然还是有走出的可能,但需要的时间,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甚至,如果夏渊存在的时代之中,那么估计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甚至不会在作出任何动作来了…
“可怕!”
“无尽可怕啊!”
“这,就是你吗?”
此刻的古苍始祖双眼中之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色彩!
这,就是夏渊吗?!
只是孤身一人,却让曾经时代之中,两大无敌的主角,让整个时空长河之中,原始时代终结之后站在一切最巅峰的存在之一,放弃了一个时代,甚至放弃了自己之前无数岁月的努力!
自我封印!
这,就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最终做出的选择,而这样的选择,也是代表了一点,那就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对于夏渊,妥协了!
没错,就是妥协了!!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认为,自己不是夏渊的对手,他和夏渊比起来,差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选择了妥协。
“真的期待,你可以成长起来啊!”
此刻的古苍始祖眼中带着无尽复杂的色彩,不过更多的还是一种希望!
因为夏渊,不仅仅镇压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放弃了之前的一切努力选择了自我封印,更加也是因为夏渊——
是他们人皇夏家的未来啊!

九玄墟之中,夏渊呆呆的看着周围…
说好的奖励呢?!
这,这,这…
这是什么鬼?!
说好的那无数的奖励!
说好的,本源奖励呢!
这一次他夏渊终于完成了突破,进入到了圣贤霸主高阶的境界之中,寿元得到了无尽的补充。
而夏渊这样的存在,只是提升一个层次之后,本身带来的寿元加持也是无法想象的!
所以现在的夏渊,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寿元问题了!
而既然寿元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继续提升啊!
没错,就继续提升下去啊!
夏渊还打算借着这里出现的那些本源,打磨一下自己呢!
夏渊就觉得吧,如果要是将这里的一切本源,将这九层本源,那尊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放置在这里的终极本源拿走的话,那么自己说不定可以让自己的肉身能量一道,同样提升就是三百九十九禁忌呼吸的极限惊悸之中!
是的,夏渊很肯定,一定可以做到的!
虽然在夏渊眼中,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一个失败者,是一个懦夫,但夏渊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
太过可怕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进入到魔化之后,无比的可怕!
现在的夏渊,各种加持之术已经提升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他的底蕴雄厚的连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可就算是如此强大的存在,同样境界之中,也差一点被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直接打爆!
这,就是对方的实力,这就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可怕实力!
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本源,蕴含的力量何等恐怖强大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在夏渊看来,就算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一点点本源,比不上道藏之地那尊无上之上的法师存在本源,当想来也不会差太多了!
毕竟,道藏之地的那尊无上之上的法师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啊…
所以,所以…
就在夏渊信心满满,打算借着这些本源突破的时候,却发现此刻飘过来的一道本源,竟然,竟然——
雾草!
夏渊不是没有得到过本源,可如今这些本源之中蕴含的力量,就算是当初在那些无上神话的葬地之中都要远远超过啊!
要说夏渊不知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一份本源奖励有多么的可怕,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之前夏渊已经走过了第七层第八层了!
所以夏渊对于这样的本源,那是无比清楚无比了解的!
可就是因为知道,此刻也仅仅只是得到这样一点点本源,这让夏渊的心态有点崩了。
尼玛,说好的本源降临无尽丰富呢!
说好的,可以让人蜕变呢?!
夏渊看着那无尽虚空,面色红一阵黑一阵的。
不过最终,夏渊还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哼,这一层的本源,小爷不要也罢!
所以,下一刻夏渊直接走出了!
而后,夏渊就这样出现在了外面的世界之中!
之前的时候,从外面的世界去看,这东渊之地仿佛笼罩在无尽阴云之中,充满了一种可怕的威严!
虽然夏渊本身是妖孽,和那些禁忌之主同,夏渊自身就是受到那些规则庇护的。
但第一次看到那东渊之地的时候,夏渊心中还是充满了一种压抑的!
他知道自己受到这界域战场规则的庇护,但想到自己要走入到东渊之地的时候,夏渊心中还是充满了一种危机感的!
可现在…
“这里,真的就是东渊之地?”
夏渊无比的迷茫!
周围,已经没有了那些压抑恐怖的气息了!
甚至别说压抑的恐怖气息了,就算是一点点的危机感夏渊都没有感受到!
如果不是面前这高耸的九层宝塔依然存在的话,那么夏渊甚至以为他到了其他的域了呢!
“这,怎么可能呢?!”
夏渊的眼中,都是迷茫的色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不过很快,夏渊又一次看向了那九层秘境!
这,就是九玄墟的存在!
九层宝塔九玄墟!
只是,如今的九玄墟在夏渊眼中,就是香馍馍啊!
在这里,夏渊感觉自己可以得到惊世的蜕变了!
是的,就是无比惊世的蜕变,可以得到那惊骇世俗的蜕变了!
“那么,就不要在浪费时间,直接既进入其中了!”
夏渊没有任何犹豫,又一次踏足进入到了第一层之中…
而后,一道光芒出现,夏渊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古老的兽场之中。
周围都一些十分——
平凡的凶兽?
夏渊呆呆的看着那些看起来庞大无比,但实际上气息却弱的一笔的凶兽,脑海中有点转不过来了。
没办法,这些凶兽看上去庞大无比,然而却真的很弱,弱小到夏渊甚至都没有出手的欲望!
当然,这弱小也是相对于夏渊而言的,如果要是一尊王者甚至皇极战力的妖孽来到这里,那么面对这些凶兽的话,甚至可能打不过其中随便的一尊,更加别说这里足足有着数百的数量了。
但可惜,这些凶兽对于现在的夏渊而言,简直就是没有一点威胁,没有一点伤害的啊!
夏渊的脸,有点黑!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到底在搞什么?!”
夏渊甚至怀疑,这会不会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阴谋?
故意麻痹自己?
想了一下,夏渊决定还是谨慎一点!
毕竟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无比可怕的存在,而且存在了无数的时间!
对方如果要是真的算计自己的话,夏渊还是需要注意的!
他面对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时候,可是没有碾压级别的实力!
夏渊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可以碾压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话,那么完全无所谓这样小心翼翼,但现在他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其实是差不了很多的,甚至哪怕就是自己突破进入到了这样的境界之中,可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不会弱于夏渊多少的。
很简单,因为对方也会根据夏渊的提升,在规则的允许之下,制造出一个和夏渊差不多级别的存在来!
因此,现在夏渊就算是已经提升了自己的境界,可是如果真的面对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时候,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碾压的实力!
不过,夏渊无惧就是了!
就算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又一次出现,就算是现在夏渊还是处于这刚刚突破的境界之中,可夏渊依然不会在意就对了!
但现在…
夏渊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瞬间出现在了那些凶兽的旁边!
夏渊没有任何的犹豫,彻底的绽放,直接就是极致强大的一击!
那一瞬间,彻底的虚无了!
是的,彻底的虚无了!
如今夏渊的实力多么强大…
估计就算是现在夏渊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有一点夏渊可以确定,那就是如今的自己,就算是面对那全盛时期,完美状态之下的鬼鸮之主,也不会失败的!
没错,就是如此的强大!
要知道,那鬼鸮之主可是能够排名前十的顶尖存在,是这诸多禁忌之主中,最巅峰的可怕存在啊!
而夏渊此刻要是在面对那样鬼鸮之主的时候,却有着可以直接对抗对方,甚至如果要是夏渊选择极致疯狂的话,那么真的有很大的希望可以将那鬼鸮之主击杀!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夏渊不想承受的!
总之,夏渊是和鬼鸮之主一般的存在就对了!
因此,现在夏渊认真无比的一击,虽然不是全力的一击,可其中蕴含的威能也是无法想象的!
瞬间出现,瞬间绽放,然后——
瞬间虚无了…
是的,虚无了,完全彻底的虚无了!
那足足上百尊可怕的凶兽,就这样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夏渊站在原地,脸上面色变化不定!
这样的上百只凶兽,只是对于夏渊来说弱的可怜,但如果一尊帝耀级别的存在进入到这里的话,那么不说九死一生,但是起码七八死还是有的!
但,这对于夏渊来说,还是太弱小了!
此刻的夏渊,似乎有些明白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究竟要做什么了!
他想到了之前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彻底的消失,想到了这九玄墟的动荡,想到了,现在这些弱的可以的考核!
夏渊的面色,终于还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混蛋,你这可真会玩啊!”
夏渊看着无尽虚空,狠狠的骂了一声。
而后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传送门户,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进了其中。
下一刻,一道本源出现在了夏渊的身边。
而后,这些本源瞬间进入到身体之中!
如果这本源要是和夏渊在第七层第八层之中得到的本源一样的话,那么现在的夏渊将会得到无数的好处,那么现在的夏渊,甚至可以直接进入到一个强大的境界之中!
这些本源,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无上本源,都是十分夸张珍贵的,可以让夏渊的各个方面都不断的蜕变。
之前的时候,夏渊是为了突破,所以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本源都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可现在,不同了!
因为现在夏渊已经成功了,他现在就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战力!
而按照夏渊之前的估算,这九玄墟九层之中本源都是堪称终极的本源,而之前第八层和第七层之中的本源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要是得到一份这样本源的话,那么绝对可以让自己的能量一道或者肉身一道,提升二十个呼吸之上!
是,最少!
是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源就是这样可怕!
这还是夏渊,这还是夏渊在如今的境界之中,已经达到了皇道领域之上的原因!
如果要是普通妖孽,那么就算只是一尊王者级别的妖孽,如果要是可以得到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源的话,那么甚至可以得到一种最为完全的提升!
甚至,可以成为一尊真正无上之上的妖孽!
这,就是少年至尊的可怕,当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是少年至尊了,但他在曾经的时代之中,必然是少年至尊的存在,而且还是少年至尊之中的极致存在!
就算是不如他夏渊,但也是少年至尊的极致存在了,是属于历史级别的无上少年至尊。
而如今,成为了那无敌存在,只差一步就可以踏足到皇道领域的无上存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一丝本源都可以缔造出一尊逆天的妖孽来,缔造出一尊帝耀级别存在!
如果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放在这九玄墟之中的本源,那么他的本源,一定,最少!
是可以缔造出一尊无上之上妖孽来的。
只是,可惜,可惜了…
夏渊得到了这一层的本源,果然没有超出夏渊的想象,这本源和第九层之中之前得到的本源差不多!
虽然这只是一丝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本源,但就是这一丝本源的存在,甚至可以让一尊极致皇极,堪堪成为帝耀了…
但是,但是…
但是这些本源,对于夏渊来说,那是没有一点用途的!
以夏渊的强大之处,这样的一丝本源,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用途啊!
甚至吞噬之后,就连让夏渊的战力层次,哪怕就是能量一道和肉身一道,提升一点点都无法做到!
夏渊,简直就是要吐血啊!
“这混蛋!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他可是一尊霸绝一个时代的无上存在啊!!”
“他可是,无数的时代之中,原始时代之后,最接近真正无敌领域的存在啊!!”
“他怎么,能够这样做呢!!”
此刻夏渊不断的骂骂咧咧,但夏渊也知道,就算是自己骂的在凶也没有什么用途了。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陷入到了沉睡之中了!
不得不说,夏渊如果仔细想想的话,那么还是可以有些骄傲的。
他,夏渊!
只是一尊高阶圣贤霸主的存在,却逼迫一尊无限临近开天圣皇的伟大存在,不得不自我封印,陷入到了不知道多么漫长的休眠之中!
甚至,将自己之前得到的一切全部放弃!
而想要在恢复之前的情况,更加不知道要的多少的时间,甚至是不是可以恢复,都是一个未知数了…
夏渊,是可以骄傲了…
不过可惜,这样的骄傲,夏渊是宁可不要的!
虽然夏渊也不想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解封,毕竟自己现在对付的,只是这规则之下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而已。
如果要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真的解封之后…
呵呵,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只是一个念头,夏渊都会彻底化作虚无的!
但夏渊,同样也不希望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就这样彻底的自我封印啊!
自我封印之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失去了一切,可是同样的,他之前设置的考核都算是彻底的消失了,那些本源都算是被他自己收回去了。
而接下来,有人通过考核,是可以得到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本源,不过这点本源…
和之前他设置的本源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级别啊!
况且…
“真特吗鸡贼啊!”
夏渊骂骂咧咧,眼中都是不善的色彩!
只是这一第一层的考验,就足以让一尊帝耀级别的盖世妖孽折戟沉沙,甚至有很大可能无法渡过!
除非是那些帝耀之中强大,或者极致圆满巅峰存在,不然想要通过这九玄墟的第一层,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而这样的考核之下,又有几尊存在可以走到第九层之中呢?!
别说第九层了…
夏渊走在这第二层之中,就知道基本上没有存在可以通过第二层…
第一层之中,是那些帝耀之中极致的实力才可以有把握通过,但是这第二层,上来就是无尽意志的压迫!
这种意志,十分可怕强大,当然和夏渊之前通过的那玄冥秘境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很多!
而在玄冥秘境之中,夏渊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和蜕变,这让夏渊走在这里,不能说不受到丝毫的影响,但起码不会和正常的存在一般,寸步难行了!
帝耀级别的意志…
而且,还是帝耀极致圆满巅峰,那些最为可怕的帝耀存在,并且还需要是帝耀之中的意志逆天的存在,才有希望才有资格在这里站稳脚跟!
是的,只是站稳脚跟!
想要走过这不知道多远的长廊…
太难太难了!
这,就是考核吗?!
夏渊觉得,除了自己之外,也就是夏紫这样的少年至尊级别的妖孽,才有把握走过这长廊了。
夏渊没有犹豫,虽然他的速度不是飞快,但也不算慢了。
这里的意志威严确实强大,但还是不足以让夏渊受到太多可怕的压制。
很快,夏渊通过了!
而如果!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留在这里,或者说是规则自动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之上割裂出来的本源,也只是很少的一点点。
这样的一点点,虽然比起第一层来多了不少,但也只是一点点啊!
夏渊有些绝望,他真的不想继续走下去了…
不过…
已经走到了这里,夏渊也是下了狠心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确实混蛋,让夏渊心中不爽!
所以,就算是一点点,夏渊也要!
虽然对于夏渊来说,这提升的幅度有限,可谁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不让他夏少爷开心呢!
既然有人要倒霉,既然他夏渊不开心,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别想好过!
能割一点就是一点,总之夏渊就是决定了,不管如何也不能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好过的…
所以,夏渊继续走着…
不得不说,这九玄墟的存在,就算是没有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控制,依然还是属于最顶尖的可怕秘境,这里的考验,都是困难的可怕。
其他的那些秘境,本身只是王者级别实力,最少也是可以通过一两层了!
当然,那两处八层秘境除外。
可在这九玄墟之中,如果你只是王者级别的实力,那么甚至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在第一关之中,就瞬间要化作虚无了!
而就算是皇极级别——
算了,还是从帝耀…
帝耀也不行,还是从无上之上说起吧!
就算是无上之上的那些可怕到极致的妖孽,在这里最多就是走出三关!
没错,三关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能力了…
而夏渊,自然不再这样的行列之中,很快夏渊已经走到了第六层之中。
这第六层,是肉身的考验,无数的星辰幻灭,不断冲击夏渊的身体,而此刻夏渊的能量和元神一道的力量已经被彻底的禁止,不过…
不过夏渊的肉身,那是何等可怕强大的肉身啊…
只是这样的一些考验就想要阻拦夏渊,根本就是天大的笑话!
所以,所以…
战斗的结果,十分简单…
夏渊就这样轻轻松松的通过了!
夏渊的肉身,那是帝道轮回战体,那是有着可怕的无上之力加持的至强战体!
这样的战体,根本不是这区区第六层的考验和阻止的。
然后,夏渊继续走,就这样…
出来了?
夏渊看着面前这九玄墟的存在,眼神之中一片呆滞茫然。
这,又是什么鬼?!
怎么就要进入到第七层之中的时候,就直接出来了呢?!
夏渊还打算在刷一遍第九层呢!
虽然现在的奖励比起之前的时候来,肯定是少了不少,但这第九层之中的奖励,那本源的数量,应该也不会少到什么地方去才对啊!
所以,第九层!
夏渊就是打算在去第九层的!
然而,然而…
神特吗的第九层,第七层就没了!
夏渊不信邪,又一次进入到了这九玄墟之中,而这一次则是更加的简单,夏渊直接出现了…
站在原地,夏渊深吸一口气,他似乎已经明白了!
“这混蛋!”
是的,规则,还是规则!
此地的规则,就是你一旦通过之后,无法第二次进入其中,再度得到一边奖励!
夏渊以为这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弄出来的,但实际上,这件事情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一切,都是当初的他设置的!
这规则,就是当初的他弄出来的!
是那个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镇压的他弄出来的!
难道他没有想过,让那些可以通过这里考核的盖世妖孽,多多走几次,不断的削弱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源吗?
想过,肯定是想过的!
但是他也知道一件事情,也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样的本源,是不可能多刷的!
很简单,因为,那是本源!
虽然看似只是一些简单的本源,但其中还是有着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意志烙印在其中!!
如果只是一点半点的话,那么依靠时间,依靠那些盖世妖孽自己本身的力量,还是可以将那些本源之中蕴含的意志烙印彻底粉碎虚无的。
但如果,要是数量过多的话…
那么…
夺舍重生这件事情,还是可能会发生的!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他的阅历也不是那些盖世妖孽可以想象的,他可以在无声无息之中控制你的存在,让你浑然不知!
所以,就算是他的存在,也不敢让那些顶尖妖孽过多的得到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源!
虽然,他很想依靠这样的办法,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彻底的抹杀…
或者,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无数的时代之后竟然会出现一尊如夏渊一般逆天的存在啊!
竟然,可以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在复苏之后,都宁可选择自我封印也不想再一次面对夏渊的怪物吧…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夏渊站在那九玄墟门口,就这样骂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很久很久的时间,久到旁边的古苍始祖都已经出现了,夏渊还没有察觉到。
古苍始祖看着那边的夏渊,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不得不说,夏渊的骂人那是相当的精彩,而古苍尊者这样当初就只人皇夏家之中长大,接触的都是那些顶尖世家豪门的孩子的人,是不会知道知道夏渊这样一尊从市井之中走出的存在,词汇量是多么丰富的…
此刻,通过夏渊的骂声内容,古苍始祖也是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九玄墟之中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果然是已经选择了自我封印!
恩,是被夏渊逼的迫不得已,而选择自我封印的!
其实,这时候的古苍始祖,甚至有些可怜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了…
虽然大家都是对手,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曾经也是他们时代之中的两极之一,是可以和他大哥比肩,甚至是远远超过了他的存在啊!
这样一尊可怕的存在,曾经让自己的大哥都束手无策的盖世存在,却被夏渊逼迫的不得不放弃无数时代的努力…
这,这,这…
深一口气,古苍始祖终于开口了。
“夏渊,好了,不用在骂了…”
那边正在骂的开心的夏渊,表情微微凝滞了一下。
刚才实在是太入神了,让夏渊竟然没有察觉到古苍始祖的到来!
如果要是古苍始祖本体的话,那么夏渊觉得自己感受不到也是应该的,可问题这一尊来到的古苍始祖,只是古苍始祖的分身啊!
这都感受不到,可见夏渊之前是有多么的激动了…
夏渊的表情瞬间从之前的有些狰狞,变的和善无比。
“见过大人…”
夏紫都是称呼始祖大人的,可夏渊始终还是大人。
这一点古苍始祖也不是很在意!
当然,如果夏渊不是现在的夏渊的话,那么古苍始祖就要介意了!
这么滴,老夫当你的始祖很丢人吗?
还是说,人皇夏家不配成为你的家族?!
不过现在…
见识了夏渊的可怕之后,古苍始祖态度那是完全的不同了。
如今看到夏渊,就算是古苍始祖都带着笑容的!
没错,就是笑容!
之前虽然古苍始祖就知道夏渊的可怕,可那些可怕,都是从画面之中看到的,和听说的没有多少区别!
但现在…
他可是亲眼见证这九玄墟,是如何自我封印的…
所以,现在古苍始祖对于夏渊的态度,那是亲热的不得了!
因为古苍始祖似乎意识到,他们人皇夏家,似乎要再度成为,人皇夏家了…

“夏渊,你也不用在意,当初我大哥设立这样的规则,也是迫不得已的…”
说话间,古苍始祖就将当初他的担心讲清楚了。
而夏渊虽然有些理解,可还是无比的郁闷啊!
这样的情况,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而且真的很容易出现的!
可那些对于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而言的,如果要是放在他们肆意吞噬吸收的话,那么危险就真的有点太大太大了!
毕竟,他们可不是夏渊!
夏渊的话,是完全无视这些的。
因为夏渊本身的意志坚定,因为夏渊心海之中那无上之力的存在!
因为夏渊自己的存在,就这样站在一切巅峰的可怕存在!
所以,古苍始祖知道这对于夏渊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但如果换成其他存在的话,那么,真的就未必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
“我有预感,这一个时代之中,或者说这一次界域苍生榜期间,似乎要发生一些什么变故…”
是的,古苍始祖已经感受到了!
之前的古苍始祖,在夏紫他们唤醒他之前,始终都是处于沉睡之中的。
甚至,就连两尊禁忌之主被夏渊斩杀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
可醒来之后的古苍始祖,却已经感受到了!
古苍始祖只是感受到,整个界域战场之中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具体为何,古苍始祖却真的不是很清楚!
毕竟,古苍始祖只是这界域战场的管理者,而不是这界域战场的掌控者!
所以,这里如何,古苍始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
不过有一点古苍始祖还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里,真的要出现什么变化了!
所以,现在的古苍始祖打算就是让夏渊老老实实的回去!
毕竟,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夏渊看着古苍始祖,突然间笑了起来,而这笑容,让古苍始祖总是感觉有些怪异!
虽然此刻的夏渊努力在保持自己那种单纯和善的笑容,但古苍始祖已经是看过之前夏渊破口大骂的样子了!
所以,古苍始祖也再也不会相信夏渊是一个单纯的人了…
甚至现在夏渊每一次笑,哪怕就是夏渊发自内心深处真诚无比的笑容,在古苍始祖眼中,也都是带着几分怪异的。
“大人,我们现在不着急离开的…”
不着急?
古苍始祖有点迷惑,既然这九玄墟已经注定不能在进入其中,夏渊已经注定无法得到任何的好处了,那么继续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古苍始祖可不认为,没有好处的事情,夏渊是会去做的!
然而,然后…
然后古苍始祖知道了…
果然!
没有好处的事情,夏渊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可问题,这好处真的有点太大太大了!
就算是古苍始祖这样的存在,此刻也是有些微微的动荡啊!
因为,他看到开始了!
他从最靠近自己的一个葬地开始,不断的走入其中了…
这东渊之地中,曾经埋葬了无数的生灵,埋葬了无数的盖世生灵!
这其中,神族的存在就有无数!
而且,能够在这里化作葬地神族生灵,最少都是无上神皇级别的存在!
神族多么富有…
这一点现在的古苍始祖已经清楚了!
毕竟,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再有几个时代就是神话时代了!
而且神话时代和他们所在的时代不同,他们的时代只是一个小时代,最终被他的大哥亲手终结。
但神话时代…
所以叫做神话时代,除了因为这个时代之中走出无数惊天动地的强者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神字!
这是,神族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之中,神族几乎统御超过了一大半的时间!
也就说,神族,是个时代之中真正当之无愧的掌控者!
而这样的种族之中,就算只是无上神话级别的存在,估计也要比起那些顶尖族群之中无上神皇级别的存在更加的富有!
而要是一些无上神皇的话…
那么,简直就是无法想象了!
这里,足足有着数百出这样的葬地,而这其中埋葬的,大部分都是无上神皇级别的存在,当然也有一些无上圣尊留下来的葬地!
如果只是一处两处的话,那么或者古苍始祖还不是怎么在乎的,但如果要是数百的话…
那么这惊天的财富,就算是古苍始祖也不能等闲视之啊!
对于夏渊的这种行为,虽然古苍始祖口头之上是不支持不反对,但是在古苍始祖内心深处,还是无比支持夏渊的!
毕竟,夏渊是他们夏家的人!
而且,身为这里的镇守,身为这禁忌之主的存在,古苍始祖是无法亲自既然其中得到这些惊天宝物的!
当然,就算是得到了古苍始祖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用途的。
到了他这样的级别,一般的东西是无法给他带来任何的帮助了。
而要是可以给他们带来帮助的那些神圣之物…
估计这里也不会出现了!
那些,都在主世界之中那些神族的无上之上存在手中攥着呢!
这区区一个虚幻世界之中,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当然,古苍始祖也知道一点,那就是这里的情况,也只是适合夏渊自己而已。
如果要是换成其他存在的话,那么是无法得到任何的。
洪荒兇獸傳
毕竟,这是无上神皇乃至无上圣尊传承的,其中的考核难度虽然和九玄墟比起来,甚至和那些顶尖的秘境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但是对比现在的这些妖孽而言,却已经是足够可怕了!
一般,这里的无上圣尊传承,除非是帝耀级别的妖孽才有希望,而且还是比较强大的一些帝耀!
至于说那些无上神皇的传承…
或者最少也是需要极致圆满的皇极,乃至于帝耀吧!
当然,就算是他们,可以得到其中的一两处传承已经殊为不易了,但如果换成夏渊的话…
古苍始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古苍始祖计算了一下,夏渊从进入到这无上圣尊传承之中到离开,一共花费了不到两天的时间!
两天时间…
这已经算是无比震撼了!
要知道,这些传承,可不是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可以瞬间通过的。
彪悍之旅
有很多考核,都是时间的考核,比方说你需要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下坚持多久的时间。
这些,就算是你实力在强大,也是不是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中通过的…
所以,两天真的已经十分夸张了!
然后,古苍始祖就这样看着夏渊从一处葬地之中前往另外一处葬地!
而此刻夏渊脸上的笑容,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之前因为那九玄墟的封闭,让夏渊郁闷了很久很久,甚至骂了很久很久,可这一波——
回血了!
是的,在夏渊看来,自己这一波算是回血了,而且还是回了大血!
没办法,这里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而且都是一些珍贵到极致的宝物!
都是足以让夏渊双眼通红的宝物啊!
这些宝物,之前的时候可是没有任何的生灵动过,全部都是他夏渊的!
这其中的东西,也许古苍始祖看不上眼,对于古苍始祖而言是没有任何用途的,可对于夏渊来说,却是有着天大用途的!
而且,那些无上神皇的传承…
夏渊是留着没有什么用,但他却有朋友啊!
现在夏渊就是打算让李二少他们,一人一个无上圣尊传承!
恩,这些货的资质虽然有限,但是得到了这样的一些传承,加上自己提供的那些力量,未来成为一尊无上神皇或者无上神皇还是没啥问题的。
这,就完美了。
短短的一年时间之中,夏渊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是来来回回往返于这数百传承之中!
这些传承,无数的时代之中,就算是这里没有出现之前的那种毁灭,可也不会有多少的妖孽可以得到其中传承。
就好像这极武时代以来,之前无尽级别的妖孽已经算是顶尖极致,已经足以让那些混沌圣殿疯狂了。
而王者?
皇极?
帝耀?
那甚至连传说都不是了!
因为,在出现这界域苍生榜之前,大部分的存在都是没有听过那些名字的…
夏渊现在,感觉简直就是舒服到了极致了!
太多了,真的太多太多了!
这些好处,都是当初数个无上神朝甚至无上圣朝的绝对底蕴啊!
夏渊从其中得到的好处,简直足以让夏渊起飞了!
而且,就算是不用的那些东西,夏渊也是可以随便拿出来交换一些自己需要东西的!
夏渊知道,只是这一波,自己接下来修炼之中,就算是以他这可怕的底蕴,估计在成为无上境之前,什么都不会缺少了!
爽,太爽了!
就在夏渊将目光投向最外围那些无上神话的葬地的时候,一边终于看不下去的古苍始祖还是将夏渊拖走了!
虽然那些无上神话之中,可能也是有着不少的好东西,不过浪费这时间去弄那些的,实在不值得的!
虽然古苍始祖不知道夏渊究竟得到了多少好处,但只要稍微判断一些就可以出来了。
古苍始祖也是十分无语,感觉夏渊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啊…
夏渊最终也是从善如流…
不是因为夏渊真的想要放弃那些无上神话的葬地,毕竟在夏渊眼中,那其中的东西虽然无法和无上神皇相比,但绝对也不再少数,有着很多很多!
所以放弃,只是因为夏渊的装备空间——
满了!
没错,就是满了!
那无尽巨大的装备空间之中,到处都是各种惊世的装备至宝等等!
就算是造化级别的装备,夏渊都收集了超过五十件了!
这,可是神话时代之中锻造出来的造化装备,每一件都是使用了上百甚至数百的造化材料!
而且,这些造化装备使用的材料都是最为顶尖的,甚至本身价值都不弱于那些造化材料了。
不过,这些造化装备夏渊没有打算自己使用,因为对于夏渊来说,这些东西实际上效果不是很大!
因为,只有最适合自己的造化装备,才是最合适的,而这些——
交易了吧!
到时候换来足够珍贵的材料,将那圣器六件套,直接锻造成为造化六件套!
恩,想到这里,夏渊眼中那种兴奋的色彩就再也难以掩饰了…
最终,夏渊还是跟着古苍始祖离开了。
按照古苍始祖的说法,他已经越发的感受到了这时空之中弥漫的那种压抑的气息!
虽然古苍始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古苍始祖却有着一种预感。那就是这里,这界域战场之中,将会真正出现惊世的危机!
所以,现在古苍始祖是打算让夏渊回去慢慢修炼的。
夏渊也没有反驳,因为夏渊知道,自己还有很大的不足之处,如今得到的好处已经足够多了,继续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找个安安静静的修炼一下才好。
夏渊目前,已经有了自己修炼的方向了。
那就是,领域!
人家都已经世界了,自己这边还是领域呢!
同样境界的那些存在,都是已经凝练了神国,甚至将神国凝练到了极致,甚至等待他们感悟的大道力量的瞬间,就可以将他们的神国化作真正的世界!
而夏渊呢…
就算是距离神国的领域,都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啊!
這些獸人都是攻
所以,继续留下来也是浪费时间,不如赶紧回去,提升自己才是根本啊…

夏渊离开古苍始祖所在的禁地,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可是在夏紫的眼中,却仿佛已经过去了亿万年的时间!
虽然一年多之前的时候古苍始祖就带回来消息,说如今的夏渊已经成功突破,进入到了那高阶圣贤霸主的领域之中,而本身的寿元也得到了彻底的补充,可夏紫没有看到夏渊的时候,心中始终还是无比的担忧的。
所以,在看到夏渊出现的时候,夏紫那种激动的心情已经溢于言表了。
看到这一幕,夏渊也是有些懊恼。
他知道夏紫对于自己那种亲情无比的看重,但是夏渊没有想到夏紫竟然担心到这样的程度!
要知道,他已经将成功突破境界,并且寿元得到了补充的消息让古苍始祖帮忙传递回去了,在夏渊看来,夏紫应该已经安心了。
但是如今看来,自己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是了,夏渊很快就算是完全想明白了。
夏紫和他是不同的。
在夏紫眼中,夏渊始终还是夏渊,因为夏紫没有失去记忆,所以他感觉夏渊从未离开过一般。
而夏渊却不同。
面对夏紫,虽然夏渊那一部分封印的记忆已经彻底的恢复,但实际上那些也只是记忆,只是一些,仿佛另外一个存在观看的角度。
所以,那种感情虽然也有,但是却无法和感情浓郁的夏紫相比的。
“姐姐,我回来了…”
夏渊看着那紧紧楼主自己的夏紫,最终还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女王媽咪駕到 齊成琨
“回来就好,会拉就好啊…”
夏紫终究是夏紫,情绪的崩溃也仅仅只是那一瞬间而已,很快夏紫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正常状态之中。
不过一边的帝御轩就不是那么很好了,此刻他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这当然,面对帝御轩如此‘真诚’的表现,夏渊只是不咸不淡的送去了一个眼神之后,就没有在搭理了…
没办法,帝御轩实在太不争气了!
足足一年的时间,帝御轩提升的境界极其有限。
虽然提拉克苏他们也没有提升,但人家是什么境界?
那是已经真神境和灾变境的存在了!
就算是夏渊处于这样的境界之中,那么也是绝对不可能轻松突破的。
而帝御轩呢?!
只是大能而已!
可大能境界都提升的这样缓慢…
在者,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帝御轩和提拉克苏他们是不同的,因为提拉克苏他们的资质上限就是那样了,虽然因为夏渊气运的反馈,让他们得到了本质提升,但得到提升的不仅仅只是他们!
当初作为夏渊签订了契约的帝御轩,得到的更多更多!
而且,帝御轩本身的起点就非常之恐怖了!
按照夏紫的说法,虽然没有听说过帝御轩所属的这一脉名字,但仅仅只是知识传承,甚至知道如此诸多辛秘的事情的传承真灵一脉,绝对就是真灵一脉之中的无上皇族了!
而一个无上皇族,他们的后裔资质可以想象了。
所以,帝御轩被古苍始祖训练了一年多时间,竟然没有丝毫的进步,这就足以让夏渊待见帝御轩了…
那边的帝御轩看到夏渊嫌弃的眼神之后,瞬间开始变得有些自怨自艾了。
他总感觉,自己的大哥已经抛弃自己了…
本来帝御轩还是和大哥唠唠,能不能被训练了,不过看样子…
希望不大啊!
接下来的时间之中,夏渊没有立刻进入到修炼的状态,而是选择了安安静静休养一段时间!
是的,那一战之后夏渊确实是自己突破了,甚至在那一战之前夏渊就已经突破,可夏渊受伤也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换成是其他的存在,那么只是当初的那一战,已经足以让他们彻底的崩溃了,而夏渊虽然没有崩溃,不过本身也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只是因为后来那些葬地的存在,让夏渊压制了那些伤势。
不过好在接下来的那些葬地,虽然都是无比的强大可怕,但夏渊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对于夏渊来说,都是比较轻松的就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现在的夏渊隐藏在身体之中的伤势不算太眼中。
而且,这一次一次性收割了足足数百的葬地存在,让夏渊的收获简直就是惊世骇俗,其中各种秘宝至宝,何种顶尖天材地宝甚至是奇珍异宝了都是数不胜数。
借助这些东西,夏渊的恢复速度也是不断的提升起来。
得到了如此之多的好处,夏渊自然也需要整理一下。
几天的时间之中,夏渊都是在这样生活之中渡过的。
算下来,夏渊感觉自己得到的好处是真的无法想象了,起码想要锻造自己的圣器六件套的材料,夏渊是已经准备完全了。
甚至这其中,还有不少剩余,而无数的紫苑等等,一些珍贵的辅助修炼甚至是觉醒神通的东西,夏渊自然是不需要了,不过夏渊不需要,却不代表身边之人也不需要。
当然,夏紫不在这其中。
不是因为夏渊不想给夏紫,而是因为夏渊知道夏紫不需要这些东西的!
以夏紫的强大程度,这些东西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况且人皇夏家的存在,虽然无法和神族无数的时代历史之中全部的积累相比,但如果只是稍微比较神族的一个时代,或者几百几千乃至几万个时代,还是轻轻松松的。
夏紫,从来不缺资源,不缺这些修炼需要的东西,这一点夏渊是完全明白的。
因此,夏渊从来就没有想过夏紫的问题…
终于,在夏渊安稳恢复足足半个月之后,古苍始祖又一次出现了。
这一次古苍始祖的出现,是有事情要来找夏渊的。
当然,除了夏渊之外,夏紫也在这其中。
因为有些事情,古苍始祖是打算和夏渊夏紫说明白的。
“你们,知道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是无法使用大道之力的吧!”
看着夏紫和夏渊,古苍始祖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而夏渊看来夏紫一眼,然后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在这界域战场之中,起码这界域战场一层的世界之中,是封禁大道之力的。
任何存在都无法施展出大道的力量来!
不然的话,夏渊也不可能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成为无敌的存在了。
其实,夏渊已经从夏紫那里知道了很多的事情。
他知道,真正的界域战场,其实就是只有这一重天而已!
后面的八重天,看似方便了许多,似乎重要了许多,但实际上就只是一些通道!
是当初那尊无上的存在为了方便这一方区域之中,那些盖世生灵交流使用的。
当然,这也设定了层次。
如果你的实力不够,那么可以行使的权利就有限,自然无法进入到更高的层次之中了。
至于说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根本——
还是第一层,只有第一层的存在!
唯有这第一层,才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根本,才是界域战场之中的本质。
其他的八层,也只是属于一些分支而已,也只有在如今的时代之中,那些不明真相的存在才会无比的重视吧!
如果要是在曾经的时代之中,那么根本不会有那么多生灵争夺那其他七层界域战场的!
第一层,是根本!
其实大部分的道统传承都是意识到了,不过他们却没有什么办法啊!
越是往上,那些压制之力就越低,而到了九层之后,那么就没有什么压制力了。
可是在这一层之中,却是连大道之力都无法施展出来的!
这就注定,第一层的世界,是属于那些盖世妖孽的世界,和那些顶尖存在没有多少的关系。
古苍始祖看着夏渊和夏紫,眼中带着一种莫名的色彩。
“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是无法动用大道之力的。”
“这样,理论之上想要在这第一层之中,你也是无法感悟大道之力的…”
夏渊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异样的看着古苍始祖。
因为,夏渊已经从古苍始祖听出来一些深奥的含义了!
古苍始祖说的,是理论上!
是的,理论上,这一层之中是无法感悟出大道之力来的!
如果要是其他的存在,那么或者听不出古苍始祖的意思来,可夏渊不同!
因为,夏渊借助时空长河之中的行走,虽然让夏渊失去了无数的生命力,但是却让夏渊对于时间之力的领悟,已经达到了极致之中的极致,达到了一种无比可怕的程度之中了!
而这意味着什么,夏渊明白!
或者其他的存在不会知道,可夏渊自己却是无比清楚的!
在这里,他对于时间之力的感悟已经达到了这样极致的程度,那么…
那么很显然,现在的夏渊,真的有希望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感悟出大道级别的时间之力了!
现在古苍始祖突然说起这个来,夏渊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那边的古苍始祖似乎是感受到了夏渊那种异样的眼神,这时候的他只是轻轻一笑,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
“是的,夏渊,如你所想的一样!”
“这里,只是理论之上不能感悟大道之力!”
“但是,也并非绝对…”
夏渊微微沉默,他就知道是这样的!
其他的夏渊还不敢说什么,但是时间之力…
虽然这界域战场之中,已经修改了时间的流速,和外面世界之中的时间流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可夏渊,却知道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是无法限制时间存在的!
如果是其他的道路,那么夏渊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突破进入到大道级别的力量之中,但唯独对于这空间实力和时间之力,夏渊却有着任何存在都无法想象的自信!
甚至,不需要百年的时间,只要夏渊可以静下心来不断的凝练,那么很快,他就可以成功了!
之前,是因为寿元即将耗尽,夏渊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东西的,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因为现在,已经让夏渊有着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时间之力,去考虑这大道之力了!
“很多的存在,都是从来不去想这个问题,而就算是他们想到了,也不会浪费时间去尝试的!”
“因为,对于那些存在而言,这样的付出完全和得到的回报,完全就是不成正比的!”
古苍始祖缓缓的说着,而夏渊和夏紫就这样安静的听着。
“毕竟,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就算是你真的有可能突破感悟大道的力量,那么没有什么意义了…”
“要是你走出这界域战场,在外面的世界之中,那么绝对可以轻松的突破束缚,进入到大道领域之中!”
“一个是需要付出无数的代价无数的努力才有希望,但另外一个却就是这样轻轻松松的。”
“只要不是白痴,那么都会知道应该如何夏渊的…”
古苍始祖的声音不断在夏渊和夏紫的耳边响起,而此刻夏渊和夏紫也是一幅认同的表情。
之前的时候,夏渊和夏紫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你在这界域战场之中,花费一百倍一千倍的努力才可以突破,但是离开这里之后,那么也许只是一份努力就可以轻松突破了呢!
在这里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去突然,那可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了…
不过,夏渊和夏紫不是白痴。
他们从古苍始祖的话语之中,似乎听出来一种其他的意思来!
如果,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古苍始祖为何要浪费时间专门来说这个呢?
所以,夏渊看来夏紫一眼,而从夏紫的眼中,夏渊看到了同样的意思。
这一刻,夏渊走出,他看着古苍始祖,认真的问到:“难道,在这里突破之后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吗?”
古苍始祖轻轻一笑,他已经给出了那么多的明示暗示了,如果夏渊和夏紫要是还不知道的话,那么古苍始祖或者就要重新思考一下这两人了。
毕竟,你资质在强大,没有一个头脑也是白搭的。
“没错,同样都是突破,进入到大道的领域之中,可是在不同的地方,那么最终的结果也是不同的!”
“就好像,是在这界域战场之中!”
“如果,你要是可以在这里突破进入到大道的领域之中,那么…”
古苍始祖眼中出现了一抹异样的色彩。
“那么,你的境界将会得到一种可怕的提升速度!”
“你们应该知道,至尊天王到道境的修炼步骤了吧!”
到境,便是古天王境界之后的入道境!
这道,是自己的道,是在你感悟出来的大道基础之后,凝练出有着自己烙印的本源大道!
当然,这道可以是九条本源大道,不过那上面已经多出了属于你的本源痕迹了。
最好,也是本源大道!
当然,如果你有着其他大道的话,那么也是可以的!
其实,这所谓凝练自己的道,这修炼的道,都是依托那三千大道而存在的!
像是夏渊的无敌之道等等,不算是修炼大道,只是自己要走的一条道路!
在真正的世界之中,在曾经最为璀璨的辉煌时代之中,入道境,被称之为道境的存在。
而道境,才算是真正有资格走出来的。
这样的存在,才有资格让其他的生灵另眼相看。
至尊天王到道境的存在,这是一尊养道的过程。
在曾经的时代之中,也没有什么至尊天王,盖世真王,绝世圣王和所谓的古王境!
其实,就是养道初阶,中阶,高阶和巅峰的阶段而已!
这一点,夏渊已经从夏紫那里知道了。
不过接下来的道路…
夏渊却就不是很清楚了,因为夏渊没有问,而夏紫也忘记和夏渊说了。
对于这些东西,夏渊也没有在继续询问,因为对于夏渊来说,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毕竟现在他距离这些还是很远很远的!
夏渊,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