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ub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線上看-第679章 畫中女人閲讀-py8jx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汪公公,赵仙师呢?”
朱无视上前两步,低声问道。
汪直则是沉默不语,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动过,片刻之后,才低声开口道:“王爷,赵仙师已经被奸人所害!”
朱无视愣了愣,却再也不去多问,旁边的诸葛正我、捕神以及青龙等人,也都是彼此对视了一眼。
汪直的话,已经足以证明他们的猜测了。
此刻看到汪直面色沉重的上前,几人也都是连忙跟上,想要看一看这件事情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到了宫殿外,几人便都是沉默的站着,等待着小黄门的通报。
没多久,就有小太监传来了皇帝的旨意:“圣上有旨,召汪直、朱无视、诸葛正我、青龙、捕神以及赵奔三入内觐见!”
听到皇帝要召见赵奔三,众人都是心神一凛,汪直的脸色更是微不可查的变了变,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垂着头进入其中。
刚刚进入,就看到皇帝正满脸兴奋的和曹正淳说着什么。
看到汪直等人进来了,皇帝才回头开口笑道:“没想到赵仙师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传闻,汪大人,赵仙师呢?快让他来给朕算一算!”
汪直面色一滞,上前几步,直接跪伏在在地,低声道:“微臣无能,请皇上责罚!”
皇帝面色一怔,看了眼汪直几人身后,在也没有其他人,瞬间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劲,脸色一黑,就开口轻喝道:“汪直,朕让你把赵奔三赵仙师带来,仙师人呢?”
汪直垂头,声音低沉:“微臣死罪,赵仙师被奸人偷袭,已经身死了!”
“什么!”
皇帝脸色一变,忍不住的站起身来。
旁边的曹正淳见状急忙上前半步,低声劝道:“皇上,不要动怒啊!还是听一听汪大人的解释!”
媽咪,休了總裁爹地 愛放晴
曹正淳的话,似乎也让皇帝平复了一些,瞪了眼汪直,皇帝才厉声开口道:“汪直,你必须给朕一个解释,否则的话……哼……”
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谁都知道,如果汪直没办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到时候皇帝可不会轻饶他!
只不过汪直却久久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才低声道:“臣,无话可说!”
“……”
一时之间,场中不光是几大部门的大佬,就连皇帝也是被汪直这一副样子给弄的怒火上窜。
“汪直!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连解释都没有解释,你……你……”
皇帝气急,在金銮殿上忍不住的来回踱步,指着汪直的手,更是不断的发抖。
看到皇帝如此,旁边的朱无视就急忙站出来,低声开口道:“皇上息怒,刚才捕神大人来之前曾经收到消息,说西厂遭受到奸人偷袭,恐怕赵仙师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杀的!”
“什么!竟然还有人敢偷袭西厂?”
皇帝猛的停住来回踱步,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汪直开口问道:“汪直,可有此事?”
汪直依旧是跪伏在地,低声道:“启禀皇上,确有此事,来人共七十六人,西厂击毙六十五人,活捉六人,还有五人逃脱……”
“你……你……”
皇帝被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汪直怒骂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西厂是干什么吃的?对方是什么人?干什么的?这般胆大妄为的狂徒,你们竟然还放跑了几个?”
汪直垂头不语,只是跪伏的更深一些。
看到汪直不说话,皇帝显然是更加的生气,怒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要跟朕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否则的话,你这个西厂厂公就没必要继续做下去了!
、看到汪直不说话,皇帝显然是更加的生气,怒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要跟朕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否则的话,你这个西厂厂公就没必要继续做下去了!”
“微臣……无话可说!”
汪直再次低声回答,不过声音之中,却多了几分的无奈。
“好!好!堂堂西厂厂公,对贼人的信息一无所知,朕要你何用?”
皇帝冷笑连连,又是死死的盯着汪直,咬牙之中,就准备开口惩罚。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捕神忽然站出来,微微躬身开口恭敬道:“陛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西厂突遭袭击,恐怕是对方早有蓄谋,若不然,有汪大人坐镇,那些贼人又怎么敢这么嚣张?”
一句话,算是为汪直解了围,而皇帝也同样是冷静了一些,看着捕神等人,开口冷声问道:“也就是说,现在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还需要慢慢的去查?”
“皇上息怒,若是对方早有准备,恐怕还真是无法在一时半会就查出来!”
朱无视同样是开口,为汪直解围,不过片刻之后,却又是开口提议道:“若是皇上不放心,本王麾下还有几个高手,可以派来保护皇上!”
“皇叔有心了,这就不劳烦皇叔了!最近锦衣卫一直都在皇宫里保护朕,有青龙在,朕还不怕那些乱臣贼子!”
皇帝微微摇头,直接否决了朱无视的提议。
在前一段时间里,皇帝每天都感到不安全,故而才把锦衣卫调集到宫中,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也正是因此,在前一段时间西厂牵头抓捕段英雄的时候,锦衣卫压根就没有参加。
朱无视看到皇帝否决自己的提议,也知道不能强求,又是不咸不淡的替汪直说了几句好话,才退了回去。
只不过说到现在,皇帝依旧是没有气消,此刻正看着在场的各部门大佬,开口冷声道:“朕早就知道这皇城不安全,朕也早就知道朝中有着同舟会的逆党存在,这些乱臣贼子,每一天都想着如何要朕的命,现在更是出手围攻西厂,猖狂!实在是猖狂!”
说到这里,他有是指着汪直怒声道:“汪直,朕要你实话实说,你说说,到底有没有同舟会的逆党存在?”
“皇上,同舟会一事还在调查之中,不过属下觉得,此事多半是和同舟会脱不了关系了!”
此时,汪直也开口说道。
皇帝则是低笑了—声,随后却又是看向旁边的曹正淳,开口问道:”曹公公,你们东厂也负责了同舟会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言下之意,自然是问责东厂,毕竟同舟会的案子是东厂和西厂共同负责的,现在西厂出了事情,皇帝自然是要去问东厂为何没有得到消息了。
只不过曹正淳却面色不变,只是微微躬身,开口回到:“皇上息怒,老奴最近一直在调查朝中官员之中的身份问题,并且已经有了不少的进展了!”
众人都是有些无语,东厂最近说是在严查同舟会的同党,倒不如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最近这一段时间里,曹正淳可是在整个朝堂上呼风唤雨,任何敢和曹正淳作对的人,都会被直接扣上一顶同舟会的大帽子。
以至于最近这段时间里,朝堂之上人人自危,不管你是清官还是贪官,只要招惹了曹正淳,那一群东厂番子,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抓人,只要抓到人,自然有各种办法证明对方是同舟会的奸细。
而此刻曹正淳的话虽然听起来简单,但是落在几个大老的耳中,可就不一样了。
所谓的进展,完全就是由曹正淳来说了算的,到时候曹正淳想要栽赃陷害谁,恐怕都是易如反掌了。
一想到这些,众多大佬都是微微皱眉,忍不住的看向曹正淳。
而另一边的皇帝,在听到曹正淳的话之后,也同样是开口问道;“曹公公,东厂查出什么来了?”
曹正淳微微一笑,随后才低声道:“皇上担心的极有道理,最近我们已经在朝廷里查出好几个和同舟会有关联的官员,并且在大力挖掘之中,相信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把这些恶贼全部连根拔起!”
曹正淳说话的时候,似乎还刻意的看了眼朱无视等人,只要东厂握着同舟会这个大棒子,到时候不管是谁,恐怕都无法挡住曹正淳的栽赃诬陷。
一时间,朱无视、诸葛正我等人都是面色难看,只不过此时此刻,显然不是和曹正淳撕破脸皮的时候,毕竟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关于赵奔三和西厂的事情。
旁边的皇帝显然也知道这些,此刻看到曹正淳炫耀,却并不领情,只是开口继续问道;“曹公公,朕问的是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难道你们东厂在事先就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吗?”
曹正淳神色一怔,显然没有想到皇帝会把矛头对准他。
不过如曹正淳这般老奸巨猾之人,又怎么会不知道皇帝在想什么,略微沉吟片刻,曹正淳才低声回道:“陛下,并非是东厂查不出来,而是此事实在有着太多的蹊跷!”
“蹊跷?什么蹊跷?”
皇帝忍不住的看向曹正淳,开口惊疑不定的问道。
曹正淳则是满脸笑意的看向汪直,随后开口道;“汪大人,还希望您能够把这次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汪直深深的看了眼曹正淳,随后看向皇帝,等到皇帝点头之后,他才轻叹一声,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汪直才低声道:“皇上,此事是微臣之罪,请皇上责罚!”
皇帝冷哼了一声,随后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曹正淳,开口问道:“曹公公,你来说说,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曹正淳点了点头,随后才低声道:“皇上,且听老奴细细道来!”
说罢,他便抬脚缓缓踱步,脸上也带了几分的诡异笑容,低声开口道:“第一点,汪大人来面见圣上的时候,西厂就恰好遇到了袭击,并且还有内奸作乱,这是第一个疑点,这一点,足以说明西厂已经被对方渗透进来,甚至很多次机密之事,都有可能已经被对方得知!”
皇帝点了点头,看着汪直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怒色。
似乎是察觉到皇帝的神情,曹正淳再次开口低声道:“第二点,汪大人说派遣了不少人保护赵奔三赵仙师,可是在当时,却只有西厂的三位档头和小部分人马及时的赶到!这一点……不知是否是有人刻意为之呢?”
一句话,让周围的众人都是忍不住的震惊,就连皇帝,似乎也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汪直。
谁都知道,如果曹正淳的假设成立,恐怕汪直就只能是和同舟会脱不开联系了。
而此刻曹正淳的话,也让汪直瞬间就是脸色大变,不仅仅是汪直,旁边的诸葛正我、朱无视、捕神甚至是请了青龙,此刻都是脸上浮出几分愤怒之意。
然而此刻在台上的曹正淳,则是再次开口轻笑道:“单凭这两点疑点,老奴就觉得呀,这西厂里面肯定还埋伏了不少的奸贼!”
现在的曹正淳,可是直接撕破了脸皮,准备在这个时候对汪直落井下石了。
而此刻的皇帝,也同样是不断的点头,片刻之后,才猛的开口冷笑道:“汪直,曹公公所言,可是真的?”
汪直不言,只不过却猛的抬起头,看向曹正淳。
到了现在,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一切恐怕都是东厂曹正淳在搞得鬼,先是假借同舟会之手除掉赵奔三,随后又是劝说皇上,让皇帝提前召见赵奔三,让西厂根本就没有任何时间来准备,而到了现在,更是图穷匕见,已经是准备直接把汪直打入十八层地狱了。
另一边的朱无视等人也都是对视了一眼,忽然上前几步,低声开口道:“曹公公,你说的这些,可都是无凭无据,汪大人也是皇上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若是曹正淳的奸计得逞,到时候西厂倾塌,六大部门之间的平衡,就要被彻底打破。
朱无视的护龙山庄原本就和东厂之间明争暗斗旦未来西厌没了,与西厂对敌的锦衣卫就会成为多余的,而两厂一卫原本{就是同出一源,到时候一旦锦衣卫投靠曹正淳,恐怕他朱无视在想对付曹正淳就更难了……u纟曹正淳低笑了—声,随后开口低声道:“王爷,您不用着急,老奴这就是随口一猜而已,还要看皇上怎么决断!”
说话之中,已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不着痕迹的推到了皇帝的身上。
朱无视面色一寒,刚想要开口劝说皇帝,旁边的捕神、诸葛正我,也都是站出来替汪直说话。
不过青龙却始终没有动作,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几人,他当然知道汪直的重要性,但青龙也同样知道,若是现在所有人都跑去给汪直求情,恐怕反而会因此而害了汪直。
更何况,西厂和锦衣卫之间可是有着不少的嫌隙的,这也是各个部门之间为了让皇帝放心才故意为之,若是现在锦衣卫也为汪直求情,恐怕难免会被皇帝怀疑。
只不过金銮殿上的皇帝却是满脸的不耐,此刻正愤恨的看着汪直,脸色阴沉无比。
不过目光之中,似乎却还夹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但是表面上,此刻的皇帝,显然是已经被曹正淳说动了,此刻听着朱无视等人为汪直求情,便是忍不住的冷笑道:“怎么?难道你们还以为汪大人这一次做的是对的?”
一句话,让朱无视、诸葛正我等人都是连忙停住。
而皇帝则是站起身来,神情激动,甚至有些夸张的挥舞着手臂,大声吼道:“汪直,朕现在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同舟会的人?”
汪直面色一顿,不过急忙又是跪伏在地,低声道:、“皇上明鉴,微臣跟随皇上多年,绝对不敢有二心!”
“嘿!好一个跟随朕多年!”
皇帝冷笑看着汪直,片刻之后,才满脸寒霜的开口道:“青龙何在?”
听到皇帝的命令,旁边的青龙就急忙上前几步,低声开口道:“微臣在!”
“汪直玩忽职守,甚至有嫌疑和同舟会勾结,我命你全力侦破此案!”
皇帝冷生开口……
腹黑師兄很妖孽
青龙闻言也恭敬无比的拱手领命道:“陛下放心,锦衣卫绝对会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谁都知道锦衣卫和西厂之间的宿怨,现在皇帝让锦衣卫关押汪直,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只不过在皇帝身边的曹正淳却略微有些失望,这件事,原本就是他想要趁机打掉汪直的,只不过现在看来,显然皇帝还留了一手,虽然相信了他曹正淳的说辞,但是却并没有把此事交给他。
待到青龙领命之后,皇帝才重新开口道:“即日起,暂停西厂所有的活动,必须给我彻2.6查此事,一日不揪出来同舟会,此事就一日不了结!”
这句话,却是模棱两可,似乎是对青龙说的,却似乎也是让西厂自己勘察。在场的几个大佬虽然都感到疑惑,但是却都知道,现在可不是问的时候。
而皇帝在交代了青龙之后,又重新看向曹正淳,开口说道:“曹公公,既然你在抓捕朝中的奸细,那就多多用心,早日铲除同舟会,若不然,朕就一天不能安生!”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陛下放心,此乃老奴职责所在!”
曹正淳微微躬身回应道。
而曹正淳也明白,皇帝的这话,表面上看似在勉力他曹正淳,实际上却也有在敲打他的意思。
虽然曹正淳出言害了汪直,但是皇帝显然是不愿意让曹正淳继续插手此事,这一句话,也是让曹正淳摆清自己的位置,若是曹正淳敢于掺手锦衣卫的事情,恐怕到时候皇帝就不会轻饶了。
天山牧場
而在下达了这两道命令之后,皇帝又是狠狠的瞪了眼汪直,随后才一甩袖子,就此离开。
剩余的各部门大佬,则都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场中的汪直。
前妻,乖乖入懷 初見
谁都知道,这一次皇帝虽然惩罚了汪直和西厂,但是却也同样是保住了对方,就算是青龙得了命令,现在也不敢对汪直有任何的不敬。
上前几步,青龙走到汪直的身边,低声开口道:“汪大人,还是随我来吧!”
汪直不语,只是朝着皇帝离开的方形恭敬的磕了几个头,随后才起身,跟着青龙离开。
等到汪直和青龙离开这金銮殿,旁边的捕神和诸葛正我两人就忍不住的叹了一声,倒是朱无视,此刻看了眼曹正淳,忍不住的开口冷笑道:“12曹公公真是好大的威风,六大部门乃是朝廷栋梁,曹公公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可就断了朝廷的一个手臂!”
“王爷何出此言?老奴只是为皇上着想而已!”
曹正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朱无视,随后才低声道:“老奴所言,也只是猜测而已,真正做决定的,是圣上,若是王爷有什么异议,大可以去找圣上说一说!”
朱无视哑口无言,他自然是不可能去找皇帝说这些的,此刻面对如此嚣张的曹正淳,也只能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