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qv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扶明錄 ptt-第1487章 明教相伴-hxe20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翌日一早常宇洗漱完后在堂上吃早餐,春祥走进来脸色有些凝重:“刘泽清被抄家的事已传到京里头了,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他先前在济南封城戒严小半个月,外人进不去里边出不来以至于抄家之事丝毫没有外泄,结果前脚刚走消息也长了翅膀。
“少不得又要掀起一番惊涛骇浪了,听闻已经有人嚼舌头了说刘泽清打安庆攻城战死,理当有功竟还落得抄家大罪”。
且,常宇嘴巴一撇:“有功当赏有罪该罚,刘泽清那么多恶迹随便抓出来一个都是杀头大罪,仅抄家不牵连他家人族人已是开恩了,还想翻案?做梦!”
“那要不然让衙门列其十大罪昭告天下堵那悠悠之口?”春祥想了一下说道,常宇摇摇头:“没必要,朝野上下谁不知道刘泽清那厮是个祸害,老百姓心里都有秆秤,有人为他惋惜不平,但更多的人是拍手称快,你就是列出他一百条大罪,那些惋惜不平的人依然如故!”
春祥恍然大悟:“大哥是说那些鸣不平的人是“有心人””
美利堅怪俠 半仙算命
常宇笑而不语。
無限進化海盜船
重生之探路人
就在这时有番子急急来报,崇祯帝召春祥入宫面圣。
春祥和常宇对视一眼,知道必为刘泽清事说来:“去吧,有啥说啥,没必要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春祥起身急急离去却差点和素净撞了个满怀,常宇抬头看了素净一眼:“昼伏夜出,可是行侠仗义去了?”
素净不理他打趣:“诏狱里那厮确定是血蝙蝠?”
“反正他亲口承认了……吴中也确认过了正是那厮……”常宇话没说完,素净脸上杀气蔓延:“待我去杀了此獠”。
“慢着”常宇喝住她:“咱们这是衙门凡事要讲律法要走流程,不是江湖仇杀上去一刀就剁了……还有,你也想杀他,吴中也想亲手宰了他,回头本督点你二人为刽子手去给他行刑就是咯”。
素净还想争辩但忍住了,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将那和尚赶走了?”
“走了么?”常宇一怔。
“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回来时见他拎着一个包袱离去”素净眯着眼盯着常宇:“你可是逼迫出家人行那血腥之事了?”
常宇苦笑,摇了摇头,他没想到海弘竟然走了,而且不告而别:“本督这里不养闲人”。
“那我也是闲人咯?”素净眉头一扬,常宇苦笑更浓:“你哪是闲人哦,你都是仙人,本督求之不得的仙人呀”。
素净哼了一声,神色有些得意和一丝愉快。
“吴殳不会也走了吧?”常宇忽然想到昨晚自己是不是太过了些,素净摇摇头:“没走,但疯了”。
啊,常宇大吃一惊。
高門庶女
“昨夜在武安侯胡同那边我遇到一人在街角时而低吼时而啜泣,好奇近前看了却是他,刚想说话他见是我,突的嗷嗷大哭撒腿就奔了……不过在天亮那会和尚刚走,他又回来……”素净说着双手一摊:“你真有本事,逼走一个,逼疯一个”。
常宇苦笑不已,看着素净道:“你一晚上没睡现在还这么好精神,再不去睡觉你也会疯的”。
素净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督公,吃完饭是要去衙门么,奴婢让常弁准备马车去”莲心走进来问道,常宇摇摇头:“如料不差半个时辰内皇上必召我入宫,便在这等着吧”说着眉头一皱:“莲心啊,在家里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督公,奴婢什么的叫么,听着太别扭啊”。
“不行啊,督公,胡管家说这是规矩,您亲和可以,但下人们不能不守规矩的”。
常宇翻白眼,很是无语,总感觉特别别扭。
宫里的传旨太监没等到,东厂的番子却先来了,来的还是个心腹。
蒋全曾经和春祥常宇一样都是一个底层的打杂太监三人在同一监舍,蒋全就是个太监里的混混,那时候没少欺负春祥和常宇,后来成为常宇的一个心腹,因心狠手辣又阴险专门负责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緋色豪門,總裁畫地為婚
常宇南征之前,京城发生一件大案,竟有一股黑暗势力隐藏在京城,而后在锦衣卫和番子的追查之下,发现其在京郊西山还有据点,蒋全则被派往负责追查此案。
大半年过去了蒋全早已不是太监里的那个恶霸了,已成了东厂的恶霸,混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狠辣阴险的劲让人看一眼都心惊胆颤,衙门里都知道这厮是个狠茬子。
可就这么个在衙门里人人闻之变色的狠茬子一见到常宇后,脸上狠辣劲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十里春风:“督公大人许久不见,可想煞卑职了”。
“别”常宇打趣道:“衙门里都说你是东厂丧门星咱家可不想你哈”。
蒋全脸上一红:“卑职一心为皇上为督公大人办事可能得罪了些人吧”。
“只要忠心办事,管别人说些什么本督都当耳旁风,且说今儿有什么事,可是案子破了?”常宇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蒋全委身坐下自有婢女给他奉茶。
“回,督公,案子破了……”蒋全赶紧回道,常宇一抬手:“你先莫说,容本督猜上一猜,幕后可是有教派之流背景”。
“督公真乃神人也”蒋发大赞:“卑职动用一切关系和手段追查此案,本以为是京外藩王同内臣联手密谋图事,然事情却远出意料之外,竟然是……”
“是白莲教对不对?”常宇冷笑不已。
蒋全脸色有些不自然了:“咳咳,督公,是明教!”
啥玩意!常宇一怔,满脸的惊讶:“明教,你说的那个摩尼教,太祖皇帝那个……咳咳”。
嗯,蒋全使劲点了点头。
明教,大家都很熟悉了,张无忌那个嘛,不要以为是武侠就以为里边都是瞎扯,金庸先生写时就喜欢将一些真实史料放进去,明教就是如此,而朱元璋也的确和明教有关系,大明朝的明也的确和明教有千丝万缕撇不清的孽缘。
明教很早时就传入中国,唐朝时在内地盛行,但因其喜欢造反各朝各代都将其作乱党镇压。
其教主也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佬,宋时的方腊,南宋的王宗石,余五婆,张三枪,元末和朱元璋一起造反打天下的韩山童就是号称明王转世,还有他儿子小明王韩林儿都是明教的教主。
老朱上台后,自然要消灭这个造反专业户,立法禁止传教,疯狂的清剿使之销声匿迹,但若想斩草除根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而明教对老朱这个卸磨杀驴的白眼狼自也是恨之入骨,想尽一切办法要报复打击朱家王朝,比如永乐年间的唐赛儿起义。
若是碰到个没用的皇帝或许他们还能掀起些风浪,奈何老朱父子都是雄才大略的绝代霸主,两代人百余年的重拳打击终将明教打的早无反手之力。
单挑打不过那就群殴,于是明教便和弥勒教,白莲社结盟一起干,终在明末天下大乱之际找到了机会扯旗造反,不管是李自成的还是张献忠的队伍,只要有造反的地方几乎都有这些教派教徒的身影。
“可是听闻三教结盟后逐渐合一成为白莲教,怎么还有明教一支?”。常宇很是纳闷,白莲教这些年如雷贯耳,但久不闻明教之名了。
“三教虽合一,但其主脉依各自行事,而这明教好似对朝廷……特别的仇视,一直密谋寻机干票大的,他们在京中潜伏数年之久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机会”。蒋全沉声道。
常宇苦笑,朱元璋当年利用明教起家,然后窃取果实反手一刀将他们几乎全砍了,明教自是对他恨之入骨,不管是过去一百年还是两百年,这世仇愈来愈深,而明教徒未雨绸缪潜伏在京中等机会,无疑就是等贼军打到京城时他们来个暴起,想到此处常宇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历史上李自成围城后,几乎没费劲就攻破防线,这里边是不是也有城里头暗伏势力的因素……
“可曾深挖出些东西?”常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往日都是在里知道的人和事突然就出现在他眼前了,实在是奇妙的很。
“明教大部分已和白莲教融合,四处蛊惑造反,但其主脉尚存,行事低调而隐秘,这次抓获数十人里竟有大半不知自己真实身份亦不知背后真正黑手……被真正的明教徒当傀儡当刀使……”
呃……常宇倒吸一口冷气。
“其在京城有两个据点,一在城中,一在城外西郊,据说其在南京等地亦有据点但所知并不多,因为他们之间几乎不联系……”
“不是不联系,而是单线联系,他们之间必有一个专门负责联络的人”常宇毕竟谍战戏看过不少,蒋全点头:“尚未捉到那人,便是京城这边的那个所谓的香主也逃脱了”。
常宇眼睛眯了起来:“继续追查,对了,可知他们现在的教主何人?”
“张无机,号称无机天人……”蒋全话还没说完常宇一口茶水喷了他一脸。
“呃……督公……可是听过此人”蒋全用衣袖抹了抹了脸好奇问道,常宇尴尬不已:“咳咳,一言难尽”。
斬聖 豬奇駿
“据教徒供词,那张无机武技奇高是个有大神通的人,来去无影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就没人见过他真容”。
常宇点点头:“嗯,他修习的是九阳神功,九阴真经还有乾坤大挪移,老厉害了”。
这下轮到蒋全懵逼了,摸摸头一脸愕然:“这些功法听着就不简单,莫非其当真会仙术”。
常宇撇嘴:“就算仙术又如何,咱家还有屠龙刀呢”
“督公大人”蒋全一惊,常宇立刻反应过来,忍不住叹口气,这年头说句话都得斟酌再三,不然传出去又有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