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2f8精彩都市小说 道門大門道 愛下-第429章 九曲連環熱推-b17zc

道門大門道
小說推薦道門大門道
祸斗这货,临战突破,进阶了!
祸斗在鸡鸣休眠火山下沉睡上万年,在热力暖流的烘烤滋养下本就快到了突破的边缘,火山喷发后又吞食了大量高温熔岩流明火,再一奔跑战斗血液沸腾,刺激得它晋级了。
祸斗的身形不增反减,恢复到正常旺财的大小,欢喜地呜嗷一声大叫,身躯小小,但吼叫声动四野,有地动山摇之势,引起群山回响,端的是非同小可。
鲁小袂和器灵齐齐色变。
之前虽然胜不得,一时三刻也不至落败,现在就不一样了,两人甚至在祸斗的威压面前生出了无力感,斗志都要没了,只想赶快逃走。
祸斗升级后,似乎连带着智力也提高了,变得聪明了一丢丢,竟然一下子想起来了要利用兽类的身体优势,不等两名敌手作出反应,它猛然前窜,疾电般冲过来,首先撞向了鲁小袂。
妖孽少爺的奇葩女
暴君,臣妾做不到!
鲁小袂想躲却没躲开,被祸斗撞了个正着,惨叫着远远飞了出去,碰断了一座小山峰,落地后哼唧着挣扎了几下,死是死不了,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身来了。
祸斗感受到自己澎湃的力量,这次汪了一声,如法炮制,转身向器灵冲去。
器灵多了点儿时间反应,仍是躲不开,他无奈施展了一招解体大法,虚幻的身体突然四分五裂向外崩开。
器灵手中托举的宝塔飞上半空,等祸斗从中间的空档窜了过去,器灵分散的身体归拢,手一招,要收回飞离的宝塔。
器灵扑空后疾停,没有调头,脑袋一伏,屁股撅起,一个火团从后门喷出,直奔宝塔而去。
器灵施展这招不是没有代价,身体重新聚合后的反应迟钝,宝塔不幸被火团先行击中,七零八落解体,华澜庭几人被抛了出来。
拽千金誤惹腹黑少爺
华澜庭放出了变色龙蜥和八极阵灵,这两只受益于华澜庭的提升,修为也到了相当于瑶池的境界,即便如此,在鲁小袂和器灵先后受伤的情况下,他们的阵容面对升级后的祸斗还是不够看。
知道形势危急,华澜庭掐诀念咒,施放了五雷鸣光掌。
到了半步瑶池阶段,他的五雷鸣光掌已经升至十二层,而且是双手连挥不间断连发十二掌,掌力一掌猛过一掌,前赴后继层层叠加。
这就是精妙武技的好处了,以玄珠境修为,打出了不亚于无极境的一击。
祸斗哪里会把这些后生小子放在眼里,不闪不避迎上。
五雷鸣光掌鸣光轰电,命中祸斗。
祸斗吱吱叫了几声,被霹雳般的掌力打了一个滚,它马上翻身站稳。
但也就是这样了,双方的差距过大,除了来了个后滚翻和被击中地方的表面毛色有些焦糊,没给祸斗带来更多的伤害。
身边这么多同伴,华澜庭不能独自逃走,只能全力以赴,他接着发出了自己的最强杀招——道光一击。
这次有了效果,蕴含了更多仙意的道光一击使得祸斗的前胸皮开肉绽并且见血了,脏腑也受到了震动。
被华澜庭的五雷鸣光掌打了个滚翻已是出乎祸斗的意外,但它对这种比挠痒痒强上几分的攻击并不在意,没想到华澜庭又来了一下更为强悍的,这让祸斗觉得身为神兽后裔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祸斗生气了。
压下脏腑震动造成的伤势,祸斗又开始变大,身体表面的火光膨胀,受损的皮肉迅速愈合,它含怒再次前冲。
华澜庭连放两记大招,在他修为增长后,内息并未像以前一样被抽干枯竭,但也需要时间缓一口气才能再战。
好在有龙蜥和阵灵挺身而出护主。
这两只长期在一起早已配合无间,阵灵的虚体和龙蜥的实体重叠,硬抗祸斗的肉身冲撞。
在实打实的对抗下,两只九阶灵物再怎么能耐,也搞不过一只十阶中后期的异兽,它们阻挡住了祸斗,但一起应声而飞。
无巧不巧,飞出的方向正好是薛稼依和罗洗砚所在的方位。
薛稼依和罗洗砚也想帮忙,但刚才几下交手电光石火,再说以二人的修为也无法对祸斗造成什么影响,只好不安地闪到一旁观战。
见龙蜥被祸斗撞得不受控制地急飞而来,眨眼即至,显见避让不及,罗洗砚了解薛稼依,故意慢了半分,让薛稼依在前,直到最后方才闪身而出,一如既往地护住了薛稼依。
龙蜥来势极猛,罗洗砚被撞开后昏迷了过去,薛稼依抱住他,反手背在身后。
祸斗停了一下,继续扑向华澜庭。
龙蜥与阵灵和鲁小袂一样,在被撞击后没了续战之力,但两只灵物年老成精,又精通迷幻之术,它们审时度势,在被华澜庭收回到体内之前,同时用尽最后的气力施法。
这里还有一人,就是那商晨阳。
此子修为既弱又贪生怕死,出来后就一直躲在华澜庭身后,此时见华澜庭自身都不安全,立即弃了众人,向斜下里飞走逃遁。
龙蜥和阵灵判断祸斗被华澜庭激怒,势必针对他要置之于死地,于是共同施展幻术,把商晨阳幻化做华澜庭的模样及气息,华澜庭则伪装成商晨阳。
两人在秘境里已从器灵口中得知商晨阳对华澜庭下过暗手,这么做自然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以术法而论,祸斗远不及龙蜥和阵灵,立即就被蒙蔽,它顿了顿,调头冲向逃跑的商晨阳。
商晨阳的速度身法如何逃得掉,不知道为什么祸斗直奔他而来,只得拼命逃窜,吓得亡魂皆冒,命在旦夕。
缓过气来的华澜庭在心里叹息一声,龙蜥和阵灵是好意,问题是他做不到借机脱身,而眼看着商晨阳替自己引开祸斗去死。
白天不懂夜的黑
商晨阳是害过自己,但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人好歹是商家的人,商家和商晨曦对自己有恩,和商晨阳的帐可以以后有机会再算,此人尚罪不至死。
华澜庭主动解除了伪装,并发动了寸步千里缩地术直追祸斗,为商晨阳解围。
祸斗也明白过来,收势转向华澜庭。
华澜庭虽行有余力,但独自面对祸斗肯定凶多吉少,他只有拼死一搏一条路。
不计生死战意勃发之时,一道流光忽自后飞来,倏然没入华澜庭体内。
华澜庭一惊,这是?器灵大人!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华澜庭就觉胸前空天青烟玉一热,腹下雷丹博山炉再热,红光迸发,炉火熊熊燃起,四肢百骸里千百条温热的线路直蹿。
这是?
是平时难以详查,隐秘存在于人体十二经脉之络脉所属的数以万计的最细小的分支,俗称孙络。
龍騰宇內2
孙络尽数打通拓宽后,人体经络全部通畅,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并络脉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但得一口气在,三四百岁的寿数不在话下,真正有了追求长生久视的资本。
按照自在万象门的修炼理论与体系,大境界有十重,大阶段分几个——最初的入门筑基阶段后,是精满气通的炼精化气阶段,然后是气满化神后的炼气化神阶段,再到神足入虚后的炼神还虚阶段,此时肉身和宇宙天地相通。
经络全通后,自八门金锁步入九曲连环境界,意味着迈进炼虚合道阶段,十方无极境之后等炼虚合道圆满大成,再后就是冲击最终道法自然阶段的飞升了。
器灵化身入体,这是要助他再进半步,成为真正的九曲连环境瑶池大能!
无法拒绝,无暇细想,华澜庭抱神守一,默运玄功,专心致志感受万千微小孙络的位置走向,气息节节攀升,一气圆满,进入九曲连环境后继续上行。
祸斗眨眨血红的小眼睛,知道这是修士的晋级,变得聪明不少的它开始合计。
瑶池境在它看来也不过尔尔,不过这个人类小子每每出人意表,能发出比境界修为还要高得多的攻击,自己是以强力还是以巧劲扰乱其心神,让他气血逆行走火入魔呢?
这小子很邪门,万一一下子拍不死整不残,反倒助他凝练稳固气息,不如……
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薛稼依,祸斗计上心头,撒腿奔出。
攻敌之所必救!
华澜庭惊觉。
他不得不中断,强压气血,去救薛稼依和罗洗砚。
祸斗急刹车,趁华澜庭气息起伏不定,它也有藏着没用的修为提升后获得的新的天赋杀招——红眼杀!
两道殷红如火的光线从其眸中电射而出,势不可挡。
薛稼依见状惊呼,飞扑过来。
两道射线斜斜打在华澜庭的胸口。
华澜庭受创,抬头身子向后一仰,双臂像车把一样伸开,负痛张嘴。
薛稼依一把把“把”把住。
华澜庭没忍住,一口带着火焰的鲜血喷出,落在薛稼依胸前,却不留痕迹,迅速气化蒸发了。
这两道火线好厉害!
华澜庭气息萎靡,身子一坠,带着薛稼依下落。
下面是缓慢翻动的火山岩浆。
祸斗知机,冲撞过来,要把两人打入熔岩流内火化。
薛稼依大急,冲口而出:“卫展眉,你醒醒!”
华澜庭迷迷糊糊中听到卫展眉三个字,霍然一振,昔日从中央天井里穿越到秦陆的种种浮上心头,喃喃道:“你是,季瑜?”
如同暗号解锁。
当两人同时忆起了穿越到青川和朝华所在的秦陆小世界位面的事情,想起了那时各自的身份和经历,那个曾经灭杀成大坚的灰色死亡丝网再度从两人的识念中浮现出来,合二为一。
这次,也是只有华澜庭和薛稼依二人能感受到丝网的存在。
祸斗看不见,但这并不妨碍它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祸斗惊恐欲逃。
在两人的注视下,灰网罩住了祸斗。
灰网落下,祸斗被网线无声无息大卸八块,碎尸落入岩浆。
网洞中,只有红色一物悬于空中,那是祸斗的内丹,华澜庭一手拿过。
内丹高温,华澜庭触之烫手,拿不住。
他想起自己出来时从门中领了一个宝葫芦,连忙取出盛放。
“咦?”华澜庭心里传来器灵的声音,“相思灰?”
器灵并没有逝去?什么是相思灰?
华澜庭充满疑问之际,器灵又道:“你受了祸斗火线之伤,此物正好可以医治,另外此异兽内丹等阶极高,不但能治愈各种火毒,更有补全神魂与道基损伤之效,你可用来痊愈被那姓商的小子下药带来的未除尽的隐患。”
华澜庭一喜,顾不上细问其他,自己的伤倒在其次,内丹能用于弥补道基损伤,这不正是自己此行的目的吗?
半日后,华澜庭在山外的一个路口与人道别。
他的伤势基本上好了,因急于回到万象门用祸斗内丹救治林弦惊等人,所以归心似箭。
器灵和博山丹炉融为一体,博山炉更具灵性。
鲁小袂借用内丹稳固住了当前境界,决定回洞府继续修行,并告诫华澜庭殊玄七劫一事虽是虚妄,但还不知会掀起什么风浪,要他今后小心行事。
薛稼依说为免师父担心,她要先回去一趟,罗洗砚将和薛稼依同路一段,然后回归拂晨堡。
商晨阳趁乱逃走,不知所踪,大家也没人关心他的死活。
众人惜别。
有道是江湖路远,修真日长,大家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