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真的邊緣了?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談碎片化閱讀

文學真的邊緣了?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談碎片化閱讀

隨着移動互聯時代的到來,信息量爆炸式增長,與此同時生活節奏加快,閱讀多呈“碎片狀”。不少人認爲,在這個閱讀碎片化的時代,純文學已死。11月8日,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在第六屆浙江書展上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作爲當代中國報告文學領軍人物,何建明坦言面對大數據推送下的碎片化閱讀新形態,作家是“弱勢的”,而文學被邊緣化,讓許多作家“感到孤獨”。

“首先我要強調,碎片化閱讀並不完全是庸俗化閱讀,經典有經典的意義,碎片有碎片的光芒。”何建明認爲長或短從不是衡量作品優秀與否的標準。如果一定要對比,那鴻篇鉅製的挑戰在敘事結構與宏大思想主題的完成度,而越短的篇幅,對寫“故事”的要求會更高,挑戰的是作家的寫作極限。

鄉村教師支月英 托起山裏孩子的未來

在何建明看來,碎片化閱讀的好處是讀者在短時間內能汲取大量信息,但害處是讀者在快速瀏覽中很容易迷失,難以集中注意力,導致認知能力、分析能力下降,思維趨向於表面化,進而降低人們的思考能力。“閱讀時要投入到一段連續的思維中去,去前後聯想,廣泛地思索,對於那些有文藝性的文章有一個整體的把握。”

“碎片,如流動的水,它是江河中的一種常態,也是高科技條件下現代社會的正常形態。然而要真正看清‘江河’與‘水’的本質,我們仍須觀察‘凝固’狀態下的水流………”何建明如是說。

更讓何建明擔憂的是,碎片化閱讀遇到了大數據推送。“面對海量的信息,讀者很多時候是迷茫的,他們不知道什麼值得閱讀。特別是年輕人,他的人生剛剛開始,一切都是朦朧的,那個時候,他們閱讀什麼是至關重要的。”何建明告訴記者,人類的慣性讓他們喜歡去看簡單的、輕鬆的。慣性加上大數據推送閱讀,你喜歡什麼就給你推送給什麼?長此以往,不僅會對文學造成侵蝕,也會很大程度上影響青年一代的認知,需要警惕。

據第十七次全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保持增長勢頭,成年國民網上活動以閱讀新聞、社交和觀看視頻爲主,娛樂化和碎片化特徵明顯,深度圖書閱讀行爲的佔比偏低。

“作爲作家,我們無法以被動的‘寫出更好的作品’這種形式來抵禦這種社會發展形態。”何建明直言,當今社會這種形態太強大了,甚至讓文學被邊緣化,讓很多作家“感到孤獨”。

“糊弄學”是年輕人生活中的快捷鍵

對此,何建明呼籲能有更多人嘗試靜下心來深度閱讀,不能讓碎片化閱讀剝奪思考的深刻性。“不管是怎樣的閱讀,我們都要從深度、厚度、暖度的維度,去品味文字的力量。”此外,何建明還建言相關政府部門督促網絡平臺提供優質的精神食糧,尤其需要警惕“流量創作”,政府部門也可以利用好數字化的媒體和工具,引導人們深度閱讀。(記者 方��)

把運動種子播撒在孩子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