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x5z精华言情小說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笔趣-第503章 你永遠不能讓一個裝聾作啞的人說話讀書-ijxwz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你个疯婆娘,再这么胡搅蛮缠,我就跟你翻脸了!”
小铃儿黑着脸,没好气地看着王舞说道:“我是认真的,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我也是认真的……好吧,看在小嘤嘤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王舞说到一半突然改口了。
“哼,我也是看在小嘤嘤的面子上,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小铃儿冷哼了一声,鄙视的看了王舞一眼,然后走到了小嘤嘤的身边,抓着小嘤嘤的手,拉着她走到了做好了的美食面前,笑着说道:“小嘤嘤,来尝尝我给你准备的美食。”
“铃姐姐,谢谢你了。”
韩嘤嘤感激地道谢。
“哎,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看到你这么伤心难过,我也很难受的。”
小铃儿连忙说道。
“铃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哭了。”
韩嘤嘤保证道。
“不哭就对了,姐姐今天跟你说一个道理,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所以能不哭就不哭。”
小铃儿一本正经的传授着她道听途说来的道理。
“好的,铃姐姐,我都记住了。”
韩嘤嘤点头道。
“记住了就好,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快点来尝尝这些美食吧,都是为了你准备的。”
小铃儿笑着说道。
“铃姐姐,你们也来吃吧。”
韩嘤嘤说道。
“不了,我们就不吃了,你快点吃吧。”
小铃儿说道。
“可是,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呀。”
韩嘤嘤说道。
“不可能的哦,我做的也不算是多,就算你胃口变小了,也能都吃掉的。”
傾宋
小铃儿说道:“你就别拒绝了,快点吃吧,如果你觉得我在这里,让你不好意思了,我现在就离开。”
“不用了,铃姐姐,我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韩嘤嘤马上说道。
“既然没觉得不好意思,你就快点吃呀。”
小铃儿催促道。
“好吧,我会吃的。”
韩嘤嘤有些无奈地说道。
“小嘤嘤,你慢慢吃吧,我跟你师父有点事,先到一边去了,你吃完了之后,就过来找我们呀。”
小铃儿看着韩嘤嘤说了一句,然后就拉着王舞走了。
尽管王舞不舍的离开,好想厚着脸皮跟韩嘤嘤一块吃点,但最后还是被小铃儿给拉走了。
小铃儿的力气还是蛮大的。
当然,也在与王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厚颜无耻,在徒弟面前,多少还是要点脸的。
“小铃儿,你拉着我离开要做什么?”
王舞被小铃儿拉着走出去了不远的距离,然后觉得差不多了,她就选择停了下来。
任凭小铃儿如何用力,都拉不动她了。
小铃儿倒也放弃了继续拉着王舞走的想法,直接松了手,转身看向王舞说道:“你自己应该清楚的,别在这里给我装糊涂了。”
王舞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小铃儿没好气地说道:“别装傻,你肯定清楚的。”
王舞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说我清楚,但我一点都不清楚。”
小铃儿笑着说道:“你非要让我说出来吗?”
高四高四
王舞说道:“你快点说吧。”
小铃儿神色复杂地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不要脸的份上,我就跟你说了,你留下来的话,小嘤嘤不好意思一个人吃的。”
王舞咽下口水,然后看着小铃儿说道:“可是,那么一大桌子的美食,小嘤嘤一个人也吃不掉的,我作为小嘤嘤的师父,有责任,也有义务,帮助小嘤嘤分担的!”
小铃儿没好气地说道:“我头回见到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王舞笑着说道:“谢谢夸奖,人不要脸就无敌,我现在已经无敌了,你别来招惹我哦!”
小铃儿忍着怒火道:“我就要来招惹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王舞深深地看了小铃儿一眼,然后说道:“小铃儿,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小铃儿冷冷的说道:“不用给我机会了,我跟之前一样,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最初的想法,你这个不摇碧莲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王舞不解的问道:“我哪里可恶了?”
小铃儿说道:“你哪里可恶,你自己清楚,不要来问我。”
王舞说道:“但我不清楚呀。”
小铃儿冷嘲热讽:“装傻充愣,不摇碧莲!”
王舞说道:“小铃儿,你太坏了,动不动就骂我,反观我一直都是好言相待,我跟你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呀。”
小铃儿气的都说不话来了:“你,你不摇碧莲!”
王舞好奇地问道:“喂,小铃儿,你来来回回的,怎么就这么两句话?”
小铃儿没说话,只是用杀人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王舞,一直看的她都有些发毛了,然后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喂,小铃儿,你要去哪里?”
王舞看向小铃儿离去的方向,大声的开口询问道。
“我去哪里,你管不着!”
小铃儿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要乱跑呀,我们一会儿就要离开了,到时候,你就找不到我们了!”
王舞好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
小铃儿回了一句,然后身影就从王舞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进入了不远处的密林之中,让枝繁叶茂的密林挡住了视线。
看不到小铃儿之后,王舞有心去找韩嘤嘤商量一下,让自己的这个好徒弟,看在她这个当师父的面子上,把小铃儿准备好的美食,分给她一点尝尝。
反正这么多的美食,小嘤嘤一个人也吃不完的,分给她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小铃儿喜欢斤斤计较。
不过,现在小铃儿都不在了,最起码在小铃儿回来之前,是不用担心她的诘难了。
王舞兴奋的准备过去,但走了没两步,却遇到了一个拦路虎,脸色顿时变了。
“群主,你干嘛要拦我?”
“我没有拦你呀,路这么宽敞,你可以绕路走的呀。”
苏昊笑着对王舞说道。
“不是,群主,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找我的麻烦呢?”
王舞怀疑的问道。
“你想多了。”
苏昊淡淡地说道。
“或许是我想多了,但我觉得自己没有想多,你确实是在找我的麻烦。”
王舞语气怪异的说道。
“你精分了吗?”
苏昊震惊的看着王舞问道。
“群主,我听得懂,你才精分了呢。”
王舞黑着脸说道。
“既然你还没有精分,为什么要说这种奇怪的话呢?”
苏昊疑惑的问道:“我都没有找你的麻烦,结果你却觉得我找你麻烦,这是什么道理?”
“我就是觉得群主要找我的麻烦。”
王舞直言道。
“哦,我明白了,你不是精分了,而是脑补过头了。”
苏昊语气坚定地说道。
“不不不,群主,你弄错了,我没有脑补过头。”
王舞连忙反驳道。
“你要是没脑补过头,怎么会觉得我要找你麻烦?明明只是个绕路的问题罢了,你却脑补出来我要找你的麻烦,你是不是患了一种名为被迫害妄想症的病?”
苏昊眼神古怪的看着王舞说道。
“喂,群主,不要乱说话呀,我怎么会患病呢?”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其实我觉得你早就犯病了,主要是你精神不太正常,可能你早就精分了,但你自己却不清楚,听我一句劝,对自己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检查吧。”
苏昊好心的劝说道。
“群主,我有感受到了冒犯。”
王舞黑着脸说道。
“谁冒犯你了?”
苏昊惊讶的说道。
“是你呀,群主,你说我精分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冒犯!”
王舞有些生气地说道。
“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苏白问道。
“不是不对,是绝对不对!”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你还是觉得你没有精分吗?”
苏昊直接问道。
“我当然没有精分了!”
王舞说道。
“不,你早就精分了,只是你自己不清楚罢了,还有现在呀,你这么生气,是因为我把你的秘密给说出来了吧?”
苏昊笑着说道。
“群主,我不得不说一句,您这个脑补能力可真够强的,说起来呀,这个精分,说的难道不是您吗?”
王舞怀疑的看着苏昊说道。
“你这都学会倒打一耙了。”
苏昊诧异道。
“群主,我说的都是实话。”
王舞坚持道。
“你说的哪里是实话,分明是假话嘛。”
苏昊说道。
“群主,你太过分了,我不跟你说了!”
王舞恶狠狠的瞪了苏昊一眼,然后绕路而行,不想跟苏昊继续说下去了。
“喂,别走呀,我们还没有讨论清楚呢。”
苏昊追了上去说道。
“群主,别闹了,我们没必要讨论这个的,我还要去看看小嘤嘤现在怎么样了呢。”
王舞说道。
“不用看了,小嘤嘤现在很好的。”
苏昊说道。
“不,没有亲眼见到,我是不会相信的。”
王舞直言道。
隱婚老婆不動心
“你远远地看一眼,难道还不行吗?”
苏昊问道。
“当然不行了,远远地看上一眼,谁知道小嘤嘤是不是装出来的?”
王舞说道。
“小嘤嘤为什么会装?”
苏昊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为了让我放心了呀,真是一个好孩子呀。”
王舞忍不住感叹道。
“你都说小嘤嘤是好孩子了,为什么你平时还老是坑小嘤嘤?”
苏昊问道。
“谁说我坑小嘤嘤了?”
王舞打死都不承认。
“你可真够不摇碧莲的,做过的事都不敢认了。”
苏昊鄙视的看了王舞一眼说道。
異界變身
“群主,是我做的,我当然要认,但不是我做的,我是不会承认的。”
王舞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好想问一下,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么不摇碧莲的说出这种话来的?”
苏昊好奇地问道。
“群主,你又污蔑我,这就过分了啊!”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是不是污蔑,我们大家都清楚的,你也别在这里嘴硬了,老实的接受现实不好吗?”
苏昊说道。
“群主,你太过分了,我不跟你说了。”
王舞最后丢下一句话,然后就不再跟苏昊说话了,径直朝着韩嘤嘤所在的地方而去。
不管苏昊跟在身后说了什么,她都是不说话,好像是没有听到似的。
但怎么可能听不到,只不过是不想接受现实罢了。
人呀,总是喜欢逃避残酷的现实,在那虚幻的梦里追求着并不存在的幸福。
等到美梦破灭,一切重归旧日,残酷的现实依旧,差不多能击垮一个人。
苏昊喋喋不休的叫嚷道:“你都精分了,就别嘴硬了,快点承认了吧,这一点都不丢脸的,当然,精分的人,一般都不会承认自己精分了,你也不例外,我就当你没有精分好了,但是……”
嘯世淩雲 尐白之殤
王舞听到这些,气的脸都白了,伸手捂住了耳朵,想要堵住传入耳朵里的声音。
但声音是堵不住的,只要稍微有点缝隙,就能钻进去。
王舞堵的不是很严实,给声音的传播留了一道缝隙,然后……喋喋不休的叫嚷,就这么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太多的声音传了进去,令她处理不过来,恨不得解决制造这些声音的人。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了制造问题的人。
王舞也想过这么做,但考虑到自己跟群主之间的差距,恐怕到时候就是解决不成反被解决了。
好好地活着,就不要去送死了。
王舞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就放弃了这个诱人的选择,转而做了最为稳妥的选择——装聋作哑。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也永远无法让一个装聋作哑的人说话。
苏昊一直跟在王舞身后说个不停,即使王舞没有回应,他也继续说下去,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这么跟着王舞走了一路,来到了韩嘤嘤的面前,苏昊还是没有停下来,依旧在说话。
“群主,能不能别说了?”
王舞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只好转身看向苏昊求饶道。
“哎,你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要装聋作哑到最后呢,没想到你居然坚持不下去了!”
魔龍翻天
苏昊笑着说道。
“群主,我错了,不该不搭理你的,求你别再说了。”
王舞委屈的恳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