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4h9有口皆碑的小說 承包大明-第九百五十七章 腹黑一帝閲讀-n5v0z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李府。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萬古遺民
“秦得倚?”
李成梁倏然起身,神情紧张道:“那可有牵扯到如梅?”
“那倒是没有。”
老仆道:“因为之前郭淡已经给予老爷您两成股份,故而他们这回并没有再去找少公子他们,可能少公子也就是帮忙牵线。”
網遊之宇宙戰爭
李成梁稍稍松得一口气,坐了回去,又道:“不过得倚乃是我的旧部,要说不会牵扯如梅他们,可还为时过早啊!”
老仆道:“可是老爷,给予那些将军股份,这显然是陛下的意思,陛下又怎会责怪他们。”
李成梁叹道:“倘若只关乎股份,老夫倒也不会在意,可这里面还牵扯到家兵的事,朝中那些文官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他们这一招是非常阴险,如今得倚他们成为对付郭淡的武器,你可知道那朝中有多少人想对付郭淡吗?这闹到后面,陛下会不会弃车保帅,谁也说不准啊!”
这帅当然指得是郭淡,而非是他李成梁。
这时,一个家仆快步入得堂内,“启禀老爷,郭顾问在半天前已经启程回京了。”
李成梁闻言,不禁更显忧虑啊。
首席嬌妻難搞定
他的忧虑绝非庸人自扰,他毕竟活得这么多年,看得是非常透彻得,如今全国大势,已经变得是扑朔迷离,每个人都仿佛置身在迷雾之中。
完全没有套路可循。
原因就是因为这旧秩序的最的利益者如今要废除旧秩序。
而且是从改变的方式就做出了改变。
以往皇帝改革,那都是从上至下,一步步推行,有章有法,但是这一回万历是剑走偏锋,并非是从上至下的改革,而是从下至上。
在万历推动新政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多事在发生改变,主要就是因为卫辉府,卫辉府改变了许多事情,在国内也崛起了一股新得势力。
万历是凭借这一股势力,凭借这一股变化再推行改革。
霸氣
导致整个体制都在受到冲击。
别看表面上还算是非常平静,那只是因为万历撇开朝廷单干,朝中现在非常安静,但其实整个国家其实是处于动荡之中。
一丁点小事都可能发酵,成为改变国家走向的大事件。
事情似乎也在照着这个剧本在走。
股份贿赂案突然就开始剧烈发酵。
不但是京城的官员,就连蓟州、太原、大同、天津、大名、河间等官员也纷纷上奏弹劾那些接受大峡谷股份的将军。
给人的感觉就是破鼓万人捶。
虽然这其中也有些人是针对那些将领的,但绝大多数官员都是要借机攻击郭淡。
万历似乎也有些顶不住,于是在武英殿召开内阁会议,询问此事,他似乎不太敢召开朝会。
“关于大峡谷股份之事,乃是朕亲自准奏的,朕的目的是希望那些能征善战的将军能够给大峡谷提供经验,研发更优良的火器,如果这也算是谋反的话,那以前兵部官员,工部官员不天天都在谋反吗?”
万历气急不过道。
以前是兵部、工部负责武器生产,将军都会回馈经验给兵部或者工部,如今改为大峡谷,只是改变一种方式而已。
王家屏立刻道:“陛下,这事朝臣事先不知,可不能怪他们。”
万历道:“朕也没打算怪他们,你们去跟他们解释清楚。”
申时行道:“陛下,现在再来解释,可能为时已晚啊!”
万历皱眉道:“爱卿指得可是私养家兵一事?”
申时行点点头,道:“股份一事,可以解释清楚,但是私养家兵一事,可就不好解决,他们都已经拿出确凿证据。”
万历哼道:“关于将军私养家兵一事,又不是昨日才发生的,大家心里都有数,偏偏跟郭淡扯上关系,就开始拿出来说事,他们真当朕是傻子么,他们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朕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呐!”
许国道:“陛下心里清楚,但是…但是那些将军心里可不清楚,如今这事是越闹越大,若朝廷再不采取行动,只怕那些将军会怂恿士兵犯上作乱。”
万历皱了下眉头,道:“依卿之言,该当如何?”
许国道:“微臣建议先派人去调查,若真属实得话,暂时先免除他们的官职,以免酿成大祸。”
“这如何能行。”
万历道:“是朕允许郭淡这么做的,若又因为这事而将他们免职,将来谁还会相信……相信朕,这君无戏言啊。”
那些将军也都知道,这股份是万历赐予他们的,拿了你股份,结果连官职都丢了,你这弄得可真是出彩啊!
许国道:“可是陛下,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总不能说允许他们养家兵吧。”
“那就不说。”
万历怒哼一声道:“你们去告诉那些朝臣,股份一事是朕答应的,其余的不用多说。今日会议就到此为止吧。”
言罢,他便起身离开了。
“首辅大人,你看着如何是好?”
许国向申时行询问道。
申时行叹道:“只能尽力去跟他们去解释,这事大家心里都有数,是他们先不讲规矩得。”
王家屏道:“可就事论事,边军将领养家兵,犯了大忌,若朝廷明知而不作为,会不会助长这种气焰,长此下去,唐朝得藩镇割据只怕又会卷土重来。”
申时行紧锁眉头,左思右想后,双手一摊道:“这我也没有办法呀!”
这种事要就不说,说出来,就不能不管,当初李成梁就是如此,因为关于这种事,皇帝是非常敏感的,根据以前的事例来看,如果闹得非常凶,皇帝一般还是会做出选择,免除那些将领得官职。
其实大多数情况,都不用皇帝出声,那些将军自个就上奏请辞。
如今情况有些不同,这导火索就是皇帝自己弄的,皇帝若还将他们免职,这就说不过去了。
……
“陛下。”
万历刚刚出得武英殿,董平便来到他身边。
万历问道:“如今边镇是什么情况?”
董平道:“秦得倚他们都已经都得知此事,目前他们都非常担忧,而且九镇中许多将官都选择站在他们的对面,甚至有些将军还在收集他们的证据交给咱们在漕运的人。”
“如此朕就放心了。”
万历点点头,又道:“你要让秦得倚他们知道,朕是相信他们的,是支持他们的,是那些言官不放过他们,但朕一定会保他们周全的。”
董平抱拳道:“微臣明白。”
“你先下去吧。”
“微臣告退。”
等到董平走后,万历便向迎面走来宦官问道:“什么事?”
那宦官行礼道:“回禀陛下,郭顾问求见。”
“这小子的警觉性也不低啊!”
万历呵呵一笑。
……
你好我叫蘇小茶
书房。
“卑职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待郭淡直起身来,万历便问道:“关于钱庄的事,进行得如何?”
郭淡忙道:“回禀陛下,一切都非常顺利。”
“那就好!”
万历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是已经处理完事,本就该回来的,还是为了大峡谷股份一事回来的?”
郭淡讪笑道:“回禀陛下,原本卑职也快回来了,只不过之前是想见证第一批一诺币发行后再回来,可又听到朝中又有不少人弹劾卑职,卑职就提早几日回来了。”
万历饶有兴趣道:“此事你犯得着害怕么?”
郭淡一脸憨厚道:“陛下圣明,卑职刚开始还真是不害怕,可是卑职的夫人提醒卑职,这事牵连许多边镇将军,可能会给陛下您带来一些麻烦,故此卑职就赶了回来。”
万历呵呵道:“那朕倒是要恭喜你多了一位贤内助。”
郭淡嘿嘿道:“什么贤内助,请了个姑奶奶回来。”
安眠
万历听得哈哈一笑,揶揄道:“作为天下第一赘婿,不就是转请姑奶奶回家的么。”
“陛下说得好像也对。”
“哈哈…!”
万历挺喜欢跟郭淡闲聊,但凡太规矩的事情,他都不喜欢,跟申时行他们那些老头,是他最痛苦的事,他就比较喜欢随意,而郭淡恰好年纪跟他们差不多,且又不太懂规矩。
郭淡见肥宅一脸轻松,心里已经是松了口气。
这一切应该还在掌握之中。
“这事确实有些麻烦。”万历突然笑意一敛,又道:“但这麻烦是朕自己制造的。”
郭淡一愣,道:“陛下,卑职…卑职听得不是很明白。”
万历道:“那些关于你将股份赠予边将得证据,其实都是朕让人传出去的。”
郭淡眨了眨眼,一头雾水道:“陛下,这…这是为什么?”
万历面色凝重道:“因为你当初的计划,在朕看来,太过缓慢,且治标不治本,尤其是在新政出来之后,边镇也变得有些不安,但朕绝不允许军中出事,故此朕选择先下手为强。”
郭淡兀自听得不是很明白,眼中充满着困惑。
魅王妃 秦三
万历道:“如今边镇卫所制已经崩溃,大量的兵户逃离边镇,故此多半都是采取募兵制,而当地许多将军都是世袭制的,他们与当地士绅勾结,私占原本属于兵户的田地,故此他们才有钱养一些家兵,虽然目前那点家兵还不足为虑,但是朕也不能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
这国库每年的八成税入都用在边镇上面,但每年仍然拖欠不少军饷,而你在宁夏推行的制度,既省钱,又能够提高士兵们的战斗力,深得朕心,故而朕打算全面普及这种兵制。”
郭淡忙道:“陛下,卑职之所以可以在宁夏那么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宁夏一战,当地最势力的将军都被一网打尽,故而才有那么多田地供卑职所用。”
万历点点头道:“这就朕为什么说你的办法治标不治本,你只是用大峡谷的股份去笼络那些将军,但并不能解决土地问题,那些世袭得将军与当地士绅,控制着边镇大量的土地,平时他们是将粮食高价卖给朝廷,可一旦发生战事,他们便借这粮食私募兵马,以前朕没有办法,故而只要他们做得不过分,朕也就由着他们,但是如今朕在国内推行新政,他们个个都是免税大户,虽然朕给予他们一些股份,但是你能指望他们就一定会站在朕这边吗?”